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一卷 第3章「银色的邂逅」

第一卷 第3章「银色的邂逅」

亚尔斯将意识集中到手里拿着的棍子。忒丝菲娅和艾莉丝也随着他的动作凝视棍子。这实际上是两人第一次亲眼目睹亚尔斯使用魔法(尽管这能不能称作「魔法」还是个问题),但对亚尔斯来说,这曾经是他每天早上必做的功课,因此他甚至感到有些怀念。亚尔斯瞬间便在棍子上头包覆了魔力,犹如呼吸一样自然,只能以「鬼斧神工」来形容。他根本用不着特别解释自己所做的是魔力赋予。

两名少女都惊讶得瞪大了眼。这也是非常自然的反应。亚尔斯并不清楚艾莉丝魔力赋予的技巧如何,但至少自己刚才露的这一手,和忒丝菲娅那惨不忍睹的水平相比,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东西。两人连眨眼都忘记了,只是下意识地把脸凑到棍子前面。

「这是什么啊!」

「好漂亮!」

棍子的表面只包覆着薄薄几公厘的魔力。魔力形成的外膜表面,彷佛流水一样的流动,那反射着光线的美丽缎面,让人联想到潺潺的溪流。

「我不指望你们两个能做到这种程度,但好歹也努力弄个像样点的魔力赋予出来吧。不然再好的宝刀也只是被白白糟蹋而已。」

「呜……」

心里有数的忒丝菲娅,觉得自己脸上流下了一丝冷汗。两人的脸庞几乎都快贴到棍子上头,为了拉回她们的注意力,亚尔斯解除了魔力赋予。由于魔力是从人的体内向外流出,因此在赋予魔力时,首先会传导到武器的握柄,接着再逐渐往前端延伸过去。不过已赋予在武器上的魔力,不会于解除时返回体内,因此被导向体外的魔力会持续发生劣化。基于这个原因,操作者基本上必须保持不断释出魔力的状态。

「我话先说在前头,这可是初学者的训练。做不到的家伙,就不用谈什么打倒魔物了。倒不如说三两下便会沦为魔物的盘中飧,就此一命呜呼。」

两名少女都重重地咽了一口口水,喉咙发出「咕嘟」一声。话虽如此,眼前只有一根棍子而已。就在注意到这一点的艾莉丝准备开口询问时……

「那你们就开始吧——喝!」

亚尔斯手刀一闪。下一瞬间,那根棍子便从正中央漂亮地断成了两截。

「「————!!」」

刚才这一招是怎么办到的?两名少女再次感到无法理解。尽管两人听说过,血肉之躯的人类在充分锻炼之后,能够做到徒手破板。但她们已经隐约察觉到,眼前的棍子并非普通的木材,更不是玻璃之类的易碎素材。魔力本就是用来施展魔法的能源,因此就算存在着以斩切为目的的魔法,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亚尔斯既没有进行发动魔法的咏唱,也没有拿着能省略咏唱程序的AWR。虽然这个谜团马上便会从亚尔斯口中揭晓,但两人能否理解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喔,这个也是魔力赋予的一种应用。」

「你少唬我们了!!根本就没有看到魔力的影子啊!」

即使事情就实际发生在自己眼前,忒丝菲娅似乎还是难以接受,朝着亚尔斯逼问道;一旁的艾莉丝也跟着点头。尽管觉得详细解释起来很麻烦,但亚尔斯还是开口说道:

「要是凭你们的水平都能察觉,那我还有脸自称『无双』魔法师吗?」

两人无法正确理解亚尔斯话里的意思,只能满头雾水地互相歪起脑袋。如果不向好奇心和上进心强烈的两人揭晓个中原理,她们想必会因为在意真相的关系,而无法进入下一阶段。伤脑筋啊——亚尔斯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卷起手边的笔记纸,把它当作一根棍子。准备以和缓的慢动作,重新再现刚才所露的那一手。

亚尔斯的手刀缓缓地朝纸棍横扫而去。在近旁看着的两名少女,似乎是太想知晓谜底的关系,不顾危险地把脸贴了过去。不过凭自己的水平也不可能出什么岔子,所以亚尔斯就任由她们去了。

就在手刀接触到纸的前一秒,亚尔斯瞬间以魔力包覆住整个手掌。两人若不是在极近距离下凝神注视,根本无法察觉到那微弱无比的魔力量。就如同前面也曾提到的,魔力是由体内向体外流出。如果是由不成熟的两名少女来进行操作,想必无法在瞬间完成魔力的赋予,而只能观察到整个包覆的过程,也就是魔力形成的外膜,缓缓流动到对象物前端的模样。

下一瞬间,亚尔斯的手刀俐落地切开了纸棍。忒丝菲娅和艾莉丝能观察到的部分也就到此为止。

「真的耶!可是……」

「嗯,为什么这样子能切开纸棍呢?」

在一般情况下,赋予魔力的意义在于提升目标物的强度。而由于魔力具有会被有机物吸收的亲和性,因此理论上来说,对有机物进行魔力赋予几乎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就算以魔力包覆整个拳头,大部分也会被身体所吸收,剩下的则是在劣化之后,化为残渣烟消雾散。因此,亚尔斯的手刀之所以能切开纸棍,不仅仅是因为上头赋予了魔力的关系,里头当然牵涉了超出常识范围的事情。但亚尔斯认为,现在就告诉两人这件事情,只会引发不必要的混乱,于是省略了详细的说明。

亚尔斯按捺着自己快要抽搐的脸颊,很想针对这两个人是否真的天资聪颖一事,找理事长好好理论一番。但这样做大概也不会让事情好转,只会以徒劳无功收场。因此他伸出手来,打算至少用两人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来解释。

「喂,把AWR借我一下。」

他指着忒丝菲娅说道。但忒丝菲娅似乎对他以「喂」来称呼自己很不开心。

「本小姐可是有名字的好吗?」

她露出一脸不满的表情,将宝刀紧紧抱在胸前,一副「我才不给你咧」的样子。觉得这样拌嘴完全是在浪费力气的亚尔斯,彷佛在耍人似地说道:

「你叫什么来着?」

「——!!你这家伙,果然忘记了……」

「菲娅,别激动啊。」

忒丝菲娅顿时火冒三丈,挽起袖子就要拔出刀来,艾莉丝连忙在旁拦阻。

「对了,是叫『凯丝菲娅』吧。多谢你的提醒,艾莉丝。」

「才不是好吗~!」

亚尔斯一脸坏人样地笑了笑,不过再这样下去话题完全无法推进,因此他重新换上正经表情。

「你要是不把AWR借我,我们就只是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喔?你愿意这样吗?忒丝菲姬。」

亚尔斯的态度转变之快,令忒丝菲娅有点傻在原地,但她还是拗不过对方的请求——尽管余怒未消,但发现亚尔斯并没有真的忘记自己的名字,忒丝菲娅安心地偷偷吁了一口气。只是现场能正确理解她这种心情的人,大概只有艾莉丝而已。

亚尔斯从刀鞘抽出刀身后,忍不住发出赞叹之声。

「这的确是把宝刀呢。上头镌刻的魔法式也精准无比,难怪你会选择这个作为自己的AWR。」

亚尔斯毫不保留地赞美道。当然,赞美的对象不是宝刀的主人,而是宝刀本身。镌刻在刀身上的魔法式,一如亚尔斯所预想的,是用来辅助施展冰系统的魔法。亚尔斯马上用自己的魔力包覆住忒丝菲娅的宝刀。两名少女以说是陶醉也不为过的表情,入迷地盯着这幅美丽的光景——虽然她们把脸贴得离刀身太近,实在是很危险。

「我说你们两个啊……」

亚尔斯再次拉回两人的注意力,继续说了下去。

「在这种状态下,要切开纸张肯定没问题对吧?你们觉得是为什么?」

「啊————!!」

她们似乎终于察觉到了的样子。

「没错,明明连刀刃的部分都包覆了魔力,为什么还能切开纸张?那就是因为魔力准确地模拟了刀刃的形状。」

两人再次将视线移向刀刃。她们的脸贴得比刚才还要近。

「有了!」

应该只是依稀可见的程度而已。亚尔斯的魔力操纵就是如此精密纤细。

「当然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就只是在已有的实物上头,顺着轮廓把魔力包覆上去而已。」

亚尔斯固然说得简单,但根本办不到这件事的两人,想必再一次认识到了他的不凡身手。

「刚才的手刀便是运用了这样的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并非单纯把魔力包覆上去,而是操纵魔力塑造出魔力刀的形状。」

「居然能做到这种……」

艾莉丝一时难以相信地低喃道,只是做到这件事情的人就站在自己眼前,因此她的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但是,亚尔斯的解释其实存在着一个矛盾。不过,反正两人都无法察觉到这一点,亚尔斯也就刻意不说破。

既然魔力具有在被释出体外以后,内含资讯便会开始劣化的性质,那么就算理论上能以魔力包覆物体表面形成刀刃,也只能保持短短的一瞬间而已。而亚尔斯以他出类拔萃的天分解决了这个矛盾。他打算之后再找个机会跟两人解释,不过她们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你们要是能做到这样的话,就足以跻身二位数的排名啰。」

忒丝菲娅和艾莉丝对此无法坦率地感到高兴。毕竟两人现在连普通的魔力赋予都做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