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二卷 第7章「风波平息」

第二卷 第7章「风波平息」

亚尔斯在即将抵达本部之际,脱下了身上的面具和长袍。因为直接戴着面具闯进本部,只会被当成可疑人物,引发无谓的混乱。而且他的任务似乎已经告一段落,没必要再继续保持伪装。

抵达本部后,忒丝菲娅立刻被带去邻接本部的简易医疗设施——说是医疗设施,实际上也只是接近学院保健室的等级。为了不让烧伤留下疤痕,必须尽快采取处理措施。忒丝菲娅本人坚称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口,但满脸喜色地迎接挚友平安归来的艾莉丝,自然不会允许她这么任性。在救护人员的陪同之下,忒丝菲娅不甘不愿地走进了有治愈魔法师待命的帐篷。

尽管治愈魔法的技术不断逐年提升,但目前还无法做到瞬间治疗重伤这种事情,顶多只能增进细胞的活性化,以此来提升自身的治愈能力而已。若是由好几个人来反覆施加治愈魔法,那自然另当别论,不过现状是能够使用治愈魔法的魔法师非常稀少。因为在施展治愈魔法的时候,必须让施术者和负伤者双方的魔力同步。

魔力原本就是一种会大幅受到个人特质影响的东西,每个人的魔力波长可以说是各不相同。

首先必须针对这一点配合施术者的波长,控制住异质魔力的相斥反应;同时对细胞本身施加影响,通过魔力来促进自身的治愈能力。这已经不是魔力操作是否足够巧妙的问题,而是需要以细胞为单位的精密调整技术,完全可以将其称作「匠人技艺」。这是一种不同于亚尔斯的魔力操作的技术,不过当然也随时需要用到魔力操作的技巧。

现役魔法师的身上总是新伤不断,因此年轻少女更需要把能治疗的伤口治好。忒丝菲娅高声主张战斗的伤疤是「魔法师的勋章」,只不过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表现。值得庆幸的是,她额头和脸颊的伤口,以及全身的跌打损伤并不算严重,只要花点功夫,常驻的治愈魔法师应该也有办法处理到不留伤疤。

看到忒丝菲娅和救护人员一同离去后,艾莉丝重新朝着亚尔斯低头道谢:

「谢谢你,阿尔。」

艾莉丝的满面笑容宛如一帖清凉剂,略微消除了亚尔斯心中的郁闷,抚平他在一连串麻烦事里涌起的厌烦情绪。

但是——他所感受到的情绪,真的就只有麻烦而已吗?他在和那头大蜘蛛交战的过程里,是不是还涌现了其他情绪?如今回想起来,亚尔斯才意识到自己很少在对付魔物时那么多话。他就这样站在艾莉丝的面前,陷入片刻的沉思之中。

那时候在他心底,除了感受到些许战斗的愉悦外(不过,那种程度的敌人终究无法满足亚尔斯),似乎还有其他情感存在。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亚尔斯觉得自己那时候的言行举止,简直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似的。尽管微乎其微,但当时从心底涌起的东西,或许确实是自己许久未有、类似于「愤怒」的某种情感。

只是,亚尔斯在以往对付魔物的过程里,从未因为魔物而感到愤怒,因此就这样妄下结论,他觉得有些失之草率。

然而从结果上来说,附近一带的魔物可是被亚尔斯完全歼灭。若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应该就像是基于愤怒而做出的制裁吧?——亚尔斯刻意采取客观的分析角度。如此说来,自己为何会抱有这样的情感呢?

不过,分析无论做得多么详细,终究也就只是分析而已。若是无法得出令人信服的说明,再继续深究下去也只是徒劳无功。对奉行合理思考的亚尔斯来说,他不得不就此抛下这件事清。

「就只是碰巧而已。」

所以他以极为平淡的语调,回应艾莉丝的感谢话语。事实上,亚尔斯并不晓得最后的救援请求来自忒丝菲娅的小组,因此这确实是偶然没错。

但至少艾莉丝本人似乎完全不是这么想。只见她以不带一丝阴霾的眼神看向亚尔斯,深信少年是挂念好友的安危,全力以赴地赶往救援。看着不停向自己道谢的艾莉丝,亚尔斯彷佛在面对外星生物似的,从第二次道谢开始,便全都左耳进右耳出了。

过了一会儿,艾莉丝像是忽然在意起好友的伤势,再次向亚尔斯行了一礼后,便小跑步地赶往医疗帐篷的方向。亚尔斯则是以「你可真忙啊」的表情目送她离去。

过了半晌,艾莉丝喜孜孜地走了回来,向板着一张脸的亚尔斯露出一抹欲言又止的微笑。那是一个天真烂漫的诱人微笑,只是笑容的后头肯定藏着什么东西。

「阿尔,接下来的实习阶段……我们小组的成员都因为太累不参加。因此我有很多空白时间……」

预定在接下来举行的实习阶段为自由参加,理事长大概是考虑到参加人数不会太多,才决定继续实施户外教学。监督人员的负担若是得到减轻,需要亚尔斯出动的场面应该也会随之减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姑且还是要保持联络。

亚尔斯很清楚艾莉丝想要说什么,也很了解怂恿她这么做的人肯定是忒丝菲娅。

这种不直接开口拜托,而是拐弯抹角的请求方式,大概也是艾莉丝的一种客气表现吧。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有种小心机的感觉就是了。

「我知道了。」

尽管陪艾莉丝讨伐魔物耗费不了多少精力,但坦白来说,亚尔斯觉得有点麻烦。不过,他没把这些话说出口,因为这样会导致自己在两人的指导上出现差别待遇。对【雾结侵蚀】感到兴趣十足的忒丝菲娅也是一样,这两名少女都是有些难缠的学生,只是在热心学习这一点上,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你也成功讨伐了魔物对吧?唉~你们两个我都看走眼了。」

换句话说,忒丝菲娅和艾莉丝都成功达到了合格标准。从今以后,两名少女都能心无挂碍地接受亚尔斯的指导。这这是亚尔斯自己说出口的话,事到如今,想要出尔反尔也来不及了。

「就算以B级别的魔物为对手,也没有问题喔!」

那个大嘴巴全都跟你说了是吧——亚尔斯有些没好气地看向窃笑的艾莉丝。

「少得意忘形啦。」

因为知道艾莉丝是在开玩笑,亚尔斯只是轻轻戳了下她的额头。即使如此,艾莉丝依旧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优雅的步伐带着一股欢快的味道。在那之后,亚尔斯慰劳了返回本部的露姬几句,尽管觉得对她很不好意思,但他还是把后续照看实习组的工作交给了她。

亚尔斯和艾莉丝展开了只有两人的一对一指导。刚一离开本部,艾莉丝便像是忽然想起似地问了一个问题。不过亚尔斯从她的态度察觉到,她已经压抑自己的好奇心很久了。

「那个就是……阿尔的AWR吗?」

她指着在亚尔斯腰间若隐若现的【宵雾】问道。身为魔法师幼雏的艾莉丝,在这一点上和忒丝菲娅有着共通的性格。两人都是一遇到在意的事情,就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脾气,更别说那是最强魔法师持有的AWR。

「你想瞧瞧吗?」

不用问也知道,艾莉丝已经把答案全写在脸上,但亚尔斯还是姑且确认。由于答案就明摆在那里,所以他在开口询问的同时,便已经将腰间的短剑连着剑鞘解下。不出所料,艾莉丝没有半点客气和犹豫,立刻用力点了点头。

「有点重喔。」

艾莉丝小心翼翼地以双手捧住短剑,彷佛是在对待什么高价的艺术品一样。那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宛如是从主君手中接过贵重宝剑的家臣。

「真的耶!」

短剑出乎意料的重量,让艾莉丝接过短剑的手臂瞬间下沉。她重新将手伸向剑柄,轻声呢喃了一句:

「真漂亮呢。」

「……」

过去从未有人对【宵雾】发出这样的感想,因此亚尔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如果非要说的话,带着漆黑剑刃的【宵雾】,给人一种阴森粗犷的感觉。在亚尔斯眼中看来,【宵雾】从里到外,都散发出歼灭魔物的AWR应有的存在感。

她的感性真是异于常人啊——亚尔斯在心中暗忖,接着姑且向艾莉丝说明了一番。至于说明的内容,当然就是他以前曾经和露姬说过的那些。

「我可以试试看吗?」

艾莉丝的意思当然不是指要用【宵雾】来讨伐魔物,而是指能不能用【宵雾】做魔力赋予吧。

「可以啊。」

亚尔斯不假思索地答道。因为【宵雾】上头虽然刻有魔法式,但光是赋予魔力,实际上并不会引发任何反应。再说如果是由艾莉丝来做魔力赋予,应该会和平常训练时一样,以未完成的拙劣形式告终。不过,艾莉丝近来确实有了明显成长,不过亚尔斯没有特地将这件事说出来。所谓的「愈是夸奖,表现愈好」听起来是很好听,但在亚尔斯看来,若让对方得意忘形,只会让自己感到更加厌烦而已。

艾莉丝马上就尝试对【宵雾】赋予魔力。

「……?」

只有亚尔斯注意到了那股不对劲的感觉;艾莉丝则是一如往常地集中于魔力操作。在对【宵雾】赋予魔力时,因为形状的关系,魔力的包覆范围不会仅限于剑刃的部位。艾莉丝赋予上去的魔力,很自然地流入位于剑鞘内部的锁链,但是亚尔斯凭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