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二卷 第8章「破碎记忆」

第二卷 第8章「破碎记忆」

那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对,如今回想起来,感觉从自己懂事以前就已经开始了。

【元素因子分离化计画】——这项计画成了左右艾莉丝人生的巨大分歧点。

艾莉丝的童年记忆,几乎全是和那座研究设施有关的事情。

父母每天都会来设施探望自己。性情温和的父亲与温婉美丽的母亲,笑语不断的片刻时光。在艾莉丝回想起来的记忆光景里,一家三口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或者说「应该」总是洋溢着笑容。

每次临别时,父母总会向她说「我们明天也一定会来」。会面就在父母的这句道别和挥手中结束。

对艾莉丝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此她并没有特别感到不满,就只是满心期待地等着和父母见面的日子。

艾莉丝出生在一个经济困窘的平民家庭,不过父母都将她视为带来幸福的存在。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绝对不算宽裕,但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然而,就在艾莉丝年满七岁之后没多久,她染上了流行病,于是前往医院做了精密检查。对经济原本就不富裕的提列克家来说,这笔绝对称不上便宜的检查费用,是一项巨大的负担。当然,对别无选择的艾莉丝父母来说,事实上也没有为此后悔的余地。若要说这项选择有什么问题,或许就是艾莉丝接受检查的医疗设施,不是由国家直接经营的大型医院。

若要将此事称作「命中注定」,也实在太过残酷了。

经过精密检查之后,院方确认艾莉丝身上拥有罕见的元素天资。而这同时也意味着,她能够成为理想的实验对象,在国家正准备开始着手的某项「计画」里发挥作用。原本就数量稀少的元素天资拥有者,在当时被视为能和魔物对抗的强大力量,以及代表人类未来的象徵。

为了国家和人类,请你们把女儿借给我们——艾莉丝的父母很快就收到这样的要求。两人立刻意识到国家是如何得知这条讯息的。作为整件事情的起因,艾莉丝感染的流行病在特效药的帮助下,很快便得以根除,可是这种特效药是一种昂贵无比的药品。因为是难以量产的稀少药品,院方所开出的价格,是贫困的提列克家不可能付得起的金额。即使以当时的医疗费用水平来看,这也是一笔非常离谱的金额,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市场行情。

就在这种无法怨慰任何人的窘迫情况下……

「请两位放心。我们只是想针对令千金的魔力波长,以及她的身体和特殊才能做一些精密的检查而已。」

国家方面在收到医院提供的情报之后,派遣负责推动计画的官僚到提列克家。这番经过精心修饰的话语,是这些官僚在说服同样案例的父母时最常使用的话术。

紧接着,作为协助研究的报酬,这名官僚向艾莉丝的父母提出一个超乎想像的数字。即使和高得吓人的治疗费用两相抵减,这笔巨款也依旧绰绰有余。对普通人家来说,剩下的这些金额,足以让艾莉丝的父母从此不再工作,也能衣食无虞。可是,这项提议不仅让艾莉丝的母亲无言以对,更让她父亲勃然大怒地拍桌而起。

「这不是钱的问题!」

然而,那名官僚只是若无其事地承受他的怒火,并且开口说道:

「我们并不是要你们把女儿卖掉。您说的没错,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关乎人类未来的问题。两位所提供的协助,或许能成为拯救人类的一股力量。令千金具备的资质,很有可能成为打破目前僵局的关键。两位若是能接受我们的提案,就算检查的结果不如人意,也可以保证令千金作为魔法师的未来道路。」

即使是护女心切的艾莉丝父母,也无法立刻驳斥官僚的这番说法。尽管人类当时成功阻止了魔物的侵攻,但依旧势单力薄,魔物无论在何时重新大举进攻都不奇怪。在老练魔法师的数量仍然不足的情况下,整个社会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种氛围:拥有魔法师资质的人,必然会走上为国效命的菁英之道。再加上当时的亚鲁法已开始调整国家体制,朝着大力栽培魔法师的方向前进。已经在这方面展现天资的艾莉丝,实际上几乎等同注定要走上魔法师的道路。

「只要三年就好,期间保证你们每天都有一小时的会面时间。」

那名官僚说着说着,将一大叠资料摆到桌上,上头写满了计画的详细资讯和数据。

在对专业用语一知半解的情况下,艾莉丝的父母拚命研读资料上的所有文字,反覆地努力尝试理解资料的内容。然而,从亚鲁法的国家体制上来说,打从那名官僚直接造访提列克家的那一刻起,艾莉丝的父母便已经没有拒绝的权利。即使如此,两人还是在为期一周的缓冲时间里努力到了最后,这才苦恼不已地勉强下定决心。这是他们纠结到最后的最后才做出的痛苦抉择。

于是,艾莉丝的父母和露出得意微笑的国家官僚,终于握手缔结契约。尽管在签约的同时得到了一笔庞大的契约金,但两人并没有因此辞掉工作,而是在扣除生活的最低必要开销后,便再也不去动用这笔钱。

然而,身为无辜小市民的他们,并不晓得这个世界有多么险恶。过往那些不人道的研究小组,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从前对此坐视不管的国家体制,虽说已在严格的规定下做了改正,但是当时的魔法研究伦理观,远远没有今天这般严格也是不争的事实。在对抗魔物威胁的大义名分面前,不小心跨过不可逾越的底线也是常有的事。尽管那座设施的强硬做法,几乎游走在违法边缘,但它也是在正当的目标下设立起来的——为了实现拯救人类未来的伟大成果……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根本无从得知这些阴暗纠葛的艾莉丝,就这样在设施里迎来了第二年的生活。

以元素因子的复制为目标的【元素因子分离化计画】,在研究上遇到重大瓶颈,整个计画陷入失败的危机。研究小组在数量稀少的实验对象身上,进行了从人道角度应该加以规避的魔法实验,而这些实验全都以惨痛的失败告终。

然而,研究伦理的自我规范,一旦在「为了人类」的名义下出现一次失控行为,接下来便会轻易地全盘崩毁。研究小组为了追求成果,逐步加强实验的强度,在艾莉丝的身上留下了血淋淋的伤痕。

尽管身体内部没有遭到伤害算是值得庆幸,即使如此,也很难说这是一项在正常的研究伦理下进行的实验。

研究主任探头看着躺在实验台上的艾莉丝。「没事的,马上就结束了。」他总是在施加麻醉的前一刻,笑咪咪地凑在少女的耳边说道。那张病恹恹的瘦脸,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研究者气质。而他盯着艾莉丝的那双细长眼睛,则是透露出一股无法压抑的探索冲动。艾莉丝甚至感觉得到,研究主任不是在看自己这个人,而是在透视自己的内部。

我没有被视作人类,而是被当成某种实验材料看待—尽管艾莉丝隐约感觉到这样的况味,但被下达严密封口令的她,在父母面前只能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特别是所方以不让她和父母会面作为威胁,少女只有点头同意的选项。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一起生活啊?」

「马上就可以了喔。你再忍耐一下吧。妈妈也很期待和艾莉丝一起生活的日子哟。」

母亲的微笑有如盛开的花朵。

「没错,等你回到家里来的时候,肯定会吓一大跳。家里有一大堆这么大的玩偶在等着你喔。」

父亲将双手大大张开比划了几下,逗弄着艾莉丝。然而,她其实已经不晓得自己的家里是什么模样,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位于什么地方,就彷佛记忆遭到剥除一样。即使如此,艾莉丝还是全心沉浸于快乐的片刻时光,并且尽情欢笑。尽管她实际上连自己房里有什么玩具都已经想不起来,但那些都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到来——这句话成了艾莉丝唯一的心灵支柱。

然而……

几乎每天都会来探望自己的父母,似乎就是在这次会面之后,便突然不再出现了。

设施的工作人员告诉艾莉丝,那是因为父母的工作变得忙碌了起来。身为孩子的艾莉丝,尽管感到难以接受,但她觉得自己可以理解。不,或许该说是装出可以理解的样子。自己若是尽说些任性话,肯定会给父母带来困扰。个性直接的母亲,搞不好还会为此生气。如此一来,疼爱女儿的父亲将不以为然地站到艾莉丝的一方;而认为父亲这样是过度保护的母亲,便会叫父女俩一起坐到厨房的狭小椅子上听她说教。艾莉丝试着说服自己,即使感到寂寞难过,只要再忍耐一阵子,就能够和父母一起生活了。她用自己稚拙的想像力描绘着那天到来时的喜悦,硬是支撑了下来。

而为艾莉丝带来希望、让她真正有办法承受住眼前状况的人,是另外一名少女。在这座研究设施里,孩童的管理体制极度封闭。每个孩子都被分配到一个房间。「自己的房间」这种说法只是好听,实际上对这些少女而言,那里不但不是自己专属的休息空间,甚至还给她们一种单人牢房的感觉。这些少女每天只有一小时的会面时间。会面时间结束后,她们便要再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