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二卷 第9章「暗影崇动」

第二卷 第9章「暗影崇动」

自那之后过了几天,在某个大多数人都已结束生物日常活动的深夜里。

那是一片被浓重夜幕笼罩的土地,足以唤起人们对黑夜的永恒恐惧。

没错,无论在人类生存区域的哪个角落,恐怕都很难找到如此漆黑的地方——此处是亚鲁法境内某座远离公路的广袤森林。这座森林当初会被刻意保留下来,本意应该是为了提醒人类不要忘记过往的领土,并将其作为一种缅怀过去荣光的凭借。

不仅亚鲁法如此。时至今日,七国之所以仍在各自的领土里保留自然风光,目的就是要昭示世人,人类所拥有的世界,绝不只是这片狭小的生存区域而已。为了提醒世人记住这件事情,七国在巴比伦塔张设的魔力障壁内,将这些森林一路保留到现在。为的就是不让曾经盛极一时的人类,完全遗忘自己应当回归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地方,就是亚鲁法的这座广阔森林,这是一片几乎会让人错以为这里是外界的巨大树海。一旦离开公路,就会直接迷失在浩瀚无际的树海里。若没有取得国家许可,普通人是禁止进入这座森林的。

而在这座森林里,有一个区域的树木格外繁茂,交错盘旋的枝叶,遮天蔽日般地投下浓密的阴影。「浓密的阴影」这种说法非只是单纯的比喻。事实上在那个区域里,散落着好几座已成废墟的研究设施,全是以研发各种丧尽天良的技术为目的。这些设施过往所从事的不人道研究,如今已全数作废,沦为名副其实的负面遗产废弃场。

此刻在夜幕降临的深夜树海里,唯一存在的光源,就只有人工仿造的月亮自天上倾泻而下的月光。

在这种愈加令人感到心里发毛的夜晚,树海里出现了某种异状,即使是能从空中俯瞰地面的鸟儿也难以察觉。若是听觉无比灵敏的人,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或许能依稀听见宛若夜风的空气震颤声。而在那里来回交错的,是人类的声音。

全体队员都已在探查范围的边缘就定位,并将意识集中到佩戴在耳朵上的共振器。

『那么,请各位和以前的任务一样,谨记迅速果断,不留任何痕迹。预祝各位奋战到底,「沉默者」!』

在一片黑暗之中,队员齐声回应。通讯中断后的下一瞬间,他们立刻将意识从耳朵的共振器收回,集中贯彻在自己的任务上头。

然而,其中唯一被允许的一道私人通讯,蓦地在其中一名队员耳边响起。

『费莉,你千万别太过自信了……还有切记不可穷追。你如此热衷于这次的任务是很好,但是……』

「请您毋须为我担心。我很清楚分寸在哪里,维札斯特队长。那么,我要开始执行任务了。」

这番从容不迫的答话声,来自一名年龄还称得上是少女的年轻女性。很快地,伴随着一声放弃的叹息,被她称作队长的男子中断了通讯。因为在接下来的任务过程里,除非有紧急必要,否则不得使用通讯。方才的那段通讯,是维札斯特身为父亲的关心,但他心里也很清楚,对于即将执行任务的少女——费莉涅菈•索卡连托来说,自己这样的叮嘱其实是多余的。

不久之后,全身施加了迷彩魔法、彷佛融入夜色之中的队员们,开始在树海里疾速奔跑,朝着各自被分派的地点前进。

这片树海四处散落着废弃的研究设施及实验场,而他们现在就是要将这些设施及实验场全找出来。

费莉涅菈遁入夜幕之中,跑在队伍前头。缠裹在她身上的魔法,将一层黑雾笼罩在包覆住全身的长袍上,使她的身形和夜色完全融为一体。没过多久工夫,她已经抵达行动开始后的第三个地点,为了将此处的全貌尽收眼底,费莉涅菈灵巧地纵身一跃。只见她顺着葱郁茂密的树木不断往上跳,以犹如不受重力影响的动作站到树上,穿过枝叶的缝隙望了出去。

座落在费莉涅菈视线彼端的建筑物,外形一如她在事前的作战简报里看到的那样。这栋建筑物在过去是一座和魔法相关的研究设施。光是看到那斑驳剥落的壁面,便可以知道这栋建筑物有多么破败陈旧,事实上它不管在什么时候倒塌都不奇怪。

——差不多也该让我中奖了吧。

费莉涅菈的一头黑发随着夜风飘扬,和缠裹在身上的黑雾融为一体。她已经确认完两个地点了,结果全部落空。适才对徒劳无功之感的那声喟叹,让费莉涅菈的精神瞬间松懈了一下,她立刻重新绷紧神经,一双暗红色的眼眸锐利地眯了起来。

费莉涅菈凭着优异的直觉,从那栋建筑物里感受到了些许异状和不对劲。能从远处看到的那栋建筑物,是一栋天花板异常低矮的两层楼建筑。出现局部崩塌的外墙,在建筑物的内部投下了几道阴影。尽管完全感觉不到有人存在的气息,但是方才随着夜晚的冷空气飘散过来的违和感,让费莉涅菈的脖颈一带感到微微的麻痹刺痛。她的直觉告诉自己,那栋建筑物里肯定有什么古怪。

费莉涅菈舔了一下手指,就这样任凭夜风吹拂着秀发,站在树上将手轻轻举到半空中。

「真舒服的风……」

只见她那双暗红色的眼眸反射着月光,散发出淡淡的妖艳光芒。

场景切换到费莉涅菈眺望的那座研究设施废墟。这座研究设施虽然是两层楼建筑,但其钢骨外露、贴地而建的建筑外观,彷佛打从兴建之初就希望避人耳目一样。整栋建筑物的天花板低矮到不自然的程度,若是再矮那么一些,甚至能完全隐没在森林的群树之间。

环顾建筑物的内部,留在屋里的东西遭到漫长的岁月遗忘,全都已经彻底腐朽毁坏。若要说有什么引人注目的东西,也就只有材质劣化的废材和满地散乱的玻璃碎片;再来就是吹进室内的尘土,以及不走运地顺着雨水流进室内,从而驻留在满地都是的雨水坑里的树叶。自崩塌外墙射入的月光,将弥漫于光柱之中的细小尘埃,全都一清二楚地映照了出来。

单凭遗留在现场的这些东西,大概完全想像不出这座设施究竟是从事何种研究。真要说起来,这个世界上或许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这座设施为何会遭到废弃并任其腐朽毁坏的理由。

此处理应是空无一人的废墟。从遭到世界抛弃的角度来说,这座废墟里的东西全都是如此,沉默不语的它们,宛如放弃了一切希望。在只有月光照耀的角落里倚墙而坐的两道人影也不例外。分别占据一、二楼的这两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古坟的守护者一般。

从头发的长度来看,其中一名似乎是男性,另外一名则是女性的样子。但两人身上都披着脏污破旧的斗篷,看不清楚全身的模样。两人瘫软的手脚和脑袋,感觉没有注入任何力气,就这样软弱无力地垂在身旁。即使有尘土跑进两人微微张开的眼睛,想必他们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两人的装束打扮,像是流浪者之类的人物。或许他们是选择了这里,作为结束自己生命的最终场所。

两人垂首的姿势隐藏了各自的容貌,但那宛若人偶的黑色剪影,散发出明确的存在感,让他们从黑暗中显露了出来。定睛一看,才发现两人瘫软低垂的手上,都轻轻握着寒光闪闪的利刃。那把貌似柴刀的武器,泛着森然冷冽的锋利刀光,彷佛只有它拒绝与此处的腐朽同化一般。

忽然间,犹如断线人偶般无力垂首的人影头发,被一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夜风吹得扰动起来。然后是一道踩到玻璃碎片上的声音,回荡在整座设施里头。尽管那只是非常细微的声响,在这一片寂静之中,却成了让人听得一清二楚的异音,并传遍了黑暗的每个角落。

下一瞬间,灵魂看起来俨然已离体而去的人影,突然动了两下手指。两人干涸的双眼唐突地动了起来,彷佛要从眼眶中蹦出来似的。他们的视线就像是被什么牵引着,瞪大眼睛盯住声音的方向。两人霍然站起身来,宛如有人从上方一把拉起操控他们四肢的丝线。与此同时,他们重新握紧了原本轻握在手中的利刃刀柄,力道大到足以在干瘪的手掌上留下痕迹。

首先,开始行动的是二楼的人影,接着是一楼的人影。在地板上拖着脚步移动的两人,只是一声不响地朝着声音的方向前进。一度吹遍整栋建筑物内部的夜风,此刻已化为不自然的逆风,重新返回建筑物的入口。两道人影彷佛是被这阵夜风引诱似的,盲目地移动着槁木死灰的双腿。

两人看似沉重地拖着武器,在一楼完成了会合。紧接着,入口附近蓦地传来声响。那是一道年轻女性的声音。于是原本有如死尸的两具身体,登时涌现出强烈的憎恶气息,并且开始从喉咙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两人朝着声音方位接近的双腿,逐渐变得强而有力,他们就这样打着赤脚,穿越满是玻璃碎片的地板。

只见男女二人的身影一齐冲向外头,从外表完全想像不到他们能做出如此敏捷的动作。两人奔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并且各自将手上的武器高举过顶。

但就在下一个瞬间,他们燃烧着莫名憎恶之火的眼眸,蓦地茫然了起来,在黑暗之中游移不定。两人的脚下掉落着共振器的其中一边。刚才的女性声音,似乎就是从共振器里发出来的。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