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三卷 第11章「狂乱的箱庭」

第三卷 第11章「狂乱的箱庭」

在亚鲁法境内,能以「自然」这个词汇来称呼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蔓延于中层街区(也被称作「市民区」)和富裕街区之间的广袤树海。然而,那片树海其实并不能算是名副其实的「自然」,而是某种似是而非的存在。诸多骇人罪行所遗留下来的痕迹,都以这片美丽壮阔的景色为掩护,隐藏在这片树海之中。过往的人类在不得不缩减生存区域之后,一度将所有资源倾注于对抗魔物的魔法研究上。当时各国都在军方的主导下,展开了各种惨无人道的研究。而亚鲁法也同样未能避免。这些堪称「过去的污点」的断垣残壁,就这样直接被弃置在这片树海里。

当然,尽管并非全部都是如此,但是其中绝大多数的研究一旦公诸于世,军方都肯定免不了责任追究的问题。

因为存在着这种背景,所以官方严禁一般人士离开公路进入树海。在目前的国际法下,七国各别订定了一套严谨的规则,以管理处置这些见不得人的负面遗产。

这片白天绿意盎然的树海,已到了夕阳西沉的时分,洒落在树叶上的橘色霞光逐渐淡去。最后群树彷佛被吞没般融入黑暗之中,让降临在林中的黑影变得更加浓密。

而在这片漆黑树海的深处,能够感受到微乎其微的人造物气息。

一座已经化为遗迹的研究设施,以葱郁茂密的树木为掩蔽物,静静地伫立在那里。那是一座饱经岁月摧残的废墟,原本应该为四层楼的建筑,最上面的那一层已经完全崩毁,目前只勉强保持着一楼到三楼的构造。

外墙表面到处都是崩塌的痕迹和突兀的大洞,凄凉地暴露出了内部的样貌——即使如此,这栋建筑物之所以还能免于倒塌的命运,大概要归功于那些已经裸露出来的厚重钢骨结构。而这股荒凉的氛围,甚至还酝酿出遗弃废墟所独有的,一种苍凉而梦幻的美感。

除了被这一点吸引而来的废墟探险者以外,这栋建筑物感觉不会有任何人想要靠近。然而,正如其诡异的外表所示,建筑物的深处其实潜藏着黑暗的秘密。

在相当于从地面往下走三层楼的地底深处,其中的一个房间,可以见到那个人的身影。

坐在好几个萤幕前面的男子,用手指轻轻推了推有些肮脏的眼镜。掺杂着银丝的头发随意地绑在脑后,身上则是穿着一件略显肮脏的白衣。男子的手掌插在同样满布污垢的口袋里,一双细长的眼睛,紧盯着其中一个不断闪烁的萤幕画面。

古铎曼•巴冯格。在过去诸多非人道的人体实验曝光之后,不得不展开逃亡生活的他,最后得到了这个地方作为藏身之处。

被古铎曼注视着的画面瞬间冒出杂讯,隔着萤幕的通话线路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接通。虽说是单方面的通讯,但在这几年的岁月里,会以这种方式和他联络的就只有一个人。

「怎么了?伊诺贝。」

古铎曼低声询问位于萤幕另一头的合作者。他的嗓音极其沙哑,听起来甚至有些刺耳。

『军方似乎会按照计画,在明天执行作战。你那边没有问题吧?』

然而,被古铎曼称作「伊诺贝」的通话对象,并没有出现在画面中。浮现在画面上的,只有和声音同步出现的无机质文字,就像是字幕一样。而且对方的声音相当含糊不清,只能勉强推测应该是一名男性。事实上,就连「伊诺贝」这个名字,也只是古铎曼为了方便称呼而使用,很有可能是个假名而已。换句话说,古铎曼对伊诺贝的真实身分,完全一无所知。

『我可是为你提供了这么多的援助,麻烦你一定要带回成果啊。』

「这不用你说我也很清楚。」

当时遭到军方追缉而无处可逃的古铎曼,从伊诺贝那里获得了这个藏身之处,不仅得到研究资金的援助,甚至还提供初期的研究设备。光是这样就已经非常足够了,没有必要再去追究更多的详情。因为古铎曼打从一开始,就只把伊诺贝视为「后援金主」的角色。对于遭到世界舍弃、同时也舍弃了世界的古铎曼来说,此刻的他只怀抱着一个心愿,那就是让毕生夙愿的这项研究开花结果。

「我知道了。那么我们就按照先前说好的,几天之后,在【安地卢的山麓】那里会合吧。」

安地卢山脉位于亚鲁法北边跨越两个国家的国境线上。伊诺贝和古铎曼很早以前就已经敲定,两人在事成之后将在此处碰头。不过凡事都谨慎万分的伊诺贝,似乎打算由代理人代为出面。

作为提供落脚之处和支援元素因子分离化计画的代价,伊诺贝向古铎曼索求的是「这项研究的成果」。也就是借由后天的元素取得和精神操作,创造出活生生的战斗人偶。而这同时也等于是要解开元素及其发生原理的谜团。

对古铎曼来说,在逃亡生活已接近山穷水尽之际,对方通过秘密管道所提出的这项提案,简直可以说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不过,当初约定的几年时间即将到期,与此同时,研究也终于推展到称得上实用阶段的地步。至少可以说已经达到伊诺贝所要求的水平。即使如此,古铎曼仍然无法感到满意。

为了让实验体能够使用光系统魔法,就必须将优良的元素因子覆写在魔力资讯上头。到这个阶段都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经过这种加工的实验体,实际上并没有办法施展出光系统魔法。其原因在于自我意识的存在。魔力资讯会随着经验的积累而逐步变化,因此会对元素的资质产生排斥作用,毕竟那只是像移植皮肤一样覆写上去的异物。作为应对的手段,古铎曼用元素因子填满了定义个人存在的魔力资讯,连作为骨干的【基础字符】也不放过,简直像是要将其全数抹消一样。结果证明,这种做法将导致实体验的自我意识崩坏,对古铎曼而言,这甚至可以说是预期之中的理想结果。因为这样就能够连带地控制实验体的脑波,制造出唯命是从的傀儡人偶。

唯一的难处,在于用来进行覆写的元素因子的详细资讯。古铎曼极度缺乏这方面的资料。无论采用什么方法对因子本身进行复制,都只能得到粗劣的成品,比不上原版的力量。他在逃走之际来得及带走的,就只有一小部分的资料和装在试管里的少量血液。那些被复制因子覆写魔力资讯的实验体,实际上只能施展出一种光系统的魔法而已。

尽管如此,多亏伊诺贝以其知识储备提供了大量数据,古铎曼的研究才一口气推进到实用化的阶段。对实验体的肉体和精神进行加工,将其改造成强化人类——虽说有些偏离原本设定的研究目标,但是作为研究成果完全绰绰有余。

古铎曼的「实验体」,或是举目无亲的孤儿,或是绑架而来的年轻男女。对于自己有能力制造出无惧刀剑加身、实力直逼三位数的魔法师,古铎曼甚至有一种愉悦的感觉。

而他正准备将这项研究推进到更高的层次。古铎曼像是在对待什么神圣至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本似乎随时都会解体的古书,让它朝着通过镜头和自己通话的伊诺贝说道:

「就连我也不禁被这本书吓了一跳呢。《费格尔四书》的原书和手抄本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难怪连手抄本都会被亚鲁法官方禁止流通。如果第一部的内容就已经如此惊人,那剩下的部分岂不是更加……」

『别去想那些多余的事情。你只需要带着成果回来就行了。只要你能做出成绩,我们自然就会给你应有的好处,总有一天会让你不必隔着萤幕或通过代理人,直接和我们会面并检视《费格尔四书》的其余内容。』

「那真是太诱人了。放心吧,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都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会好好削减亚鲁法的国力。毕竟他们可是很好心地帮忙准备了一堆祭品呢。」

『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亚鲁法可是有「现役首席」魔法师存在。』

「亚尔斯•雷金……我这边也刚确认到他的存在。不过就算是现役首席,也依旧是血肉之躯。在我的作品面前,个人的力量完全是螳臂挡车。」

君临于十万名魔法师之上的顶点存在,居然会是这样一名少年……就算是古铎曼也完全料想不到。更别说这名少年不知为何,竟然会待在新手云集的魔法学院里,就算是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古铎曼一开始还有点半信半疑,但是伊诺贝传送过来的所有情报,全都表明这名少年确实就是现役排名第一的魔法师。

彷佛是要印证这一点似的,派往市区进行测试的实验体遇上了亚尔斯,并且带回了战斗纪录。虽然这完全是出自偶然的产物,不过古铎曼也据此得出推估,只要投入三十名左右的实验体,应该能游刃有余地收拾对方。尽管他并没有傻到把亚尔斯当成普通的小鬼看待,但是其中还是有根深蒂固的轻视心理。

『……要是能这样就好了。我们想看到的研究成果,就只是实验体究竟能否在实战里派上用场。』

「若是按照逃走路线脱离,我要在四天之后才会抵达。」

这项周密计画的最后阶段,就是在大肆展示实验体战力的同时,让亚鲁法陷入一片混乱,古铎曼本人便能趁机不慌不忙地逃之夭夭。然而,伊诺贝透过画面传过来的含糊语声,完全感受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