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三卷 第15章「恶梦的终点」

第三卷 第15章「恶梦的终点」

古铎曼所引发的一连串事件,迎来了暂时的结束。之所以说是「暂时」,是因为这次交派给亚尔斯的任务,并不是以单一目标的暗杀,而是以几乎歼灭整支军团的形式落幕。因此有些部分就算是军方也难以遮掩,后续发展距离真正的完全终结还相当遥远。整起事件的余波主要表现为来路不明的谣言,留下了一个长长的尾巴。不过这些谣言所造成的影响,基本上就只是军队内部人员在私下耳语的程度而已。

说起来身为军人的魔法师,通常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外界的事务上。这样的倾向不仅限于亚鲁法,而是普遍存在于各国之中,因为只要人类存在着魔物这种天敌,凝聚国内同仇敌忾的意识便极为重要,以此作为一项国家政策也卓有效益。

由于这样的关系,那些非关外界的内部犯罪或类似事件,多半会尽量避免曝光,私下在内部加以解决。军队魔法师有时也会参与这类事件的处理,因此更进一步地强化了这种倾向。而在事件余波仅止于谣言的程度,且只有军队内部人员在谈论的情况下,洋娃娃士兵这项非人道研究的产物,很快就连同名字一起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军方本部的所在位置,是最为接近外界的区域。

而本部里有一个房间,是连在此处值勤的魔法师都无法轻易进入的区块。尽管军方本部也设有拘禁犯罪者的监狱,但是只有那些无论如何都不能对外公开的特殊人物,才会被收押在这个房间里。不,说是「幽禁」或许会更加准确一些。

躺卧在朴素床铺上的那名人物,身上插着好几根医疗用的管线,而在管线上方则是层层叠叠的拘束器具,将他的身体牢牢地固定了起来。

从没有采光用窗户这一点可以看出,这里是位于地下的隔离牢房。室内是正方形的简单格局,搭配上单调死板的白色墙壁,房间四周则摆放着医疗器具。在这一片冰冷萧索的景色之中,那张床铺正好占据在房间的中央位置。而那名男子——古铎曼•巴冯格,则是被五花大绑在床铺上,犹如死去般沉睡不醒。

说到底,就算他真的清醒了过来,可能也根本用不着这些拘束器具。因为古铎曼已经丧失神志,所有的心智能力都沉入了意识的深处。此刻的他别说剩下的那条手臂,就连脚趾和眼球都几乎是动也不动。

即使有人想要走进这间昏暗的房间,古铎曼大概也对此漠不关心吧。或许他根本无法认知到这件事情。他那一度化为魔物的身体,已经恢复到接近人形,但是整个人变得极度衰弱。此刻的古铎曼纯粹是因为魔物化的不可解现象,而被作为贵重的样本延续生命保存下来。别说书写文字,就连简单的意思沟通或会话都不可能做到,但这反而让军方选择留他一命静观其变,说起来也真是命运的讽刺。

明明不是监视人员的巡房时间,房间的门却蓦地缓缓被人打开。即使在一片昏暗之中,也依稀可见笔挺的军队制服。只听异常响亮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一道黑影倏地落在古铎曼的脸孔上——那名入侵者将上半身凑近床沿,彷佛是在窥探这具苟延残喘的可怜人偶。

「你好啊,博士。」

异常高昂的声调及过于刻意的抑扬顿挫,和隔离牢房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紧接着,那名人物放下一头深棕色的头发,笑咪咪地露出微笑。

但是在她窥探古铎曼脸孔的时候,身上的服装其实已经突然变了个模样。此刻的她,身穿一件类似检查服的白色薄衣,腰间佩带着一对双刀。也不晓得她是在什么时候完成换装的,而且房间里明明没有看到任何预备的衣物。

宛若耳语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个瞬间,异变骤起。理应已经丧失神智、沦为废人的古铎曼,猛然用力睁开眼睛。尽管他还是没能把头抬起来,但是眼珠子忙碌地转个不停,寻找着强行将他拽出梦中世界的那名人物。很快地,那双再次睁大到极限的眼睛,捕捉到了站在床沿对自己露出微笑的那名女性。

古铎曼微微挣扎着身子,从喉咙深处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女子像是在炫耀似的,将一本古书亮到他的眼前。那是奇书——《费格尔四书》的其中一册。

接着「她」再次笑了起来。不,似乎笑了起来,才是正确的表达方式。那既非心系某人的怜爱眼神,亦非失去自我的空洞目光,浮现在女子脸上的那张笑容,只能用「毛骨悚然」四个字来形容。简直就像是不晓得「笑」这个概念的人,在试着勉强模仿这个动作一样。也就是说,即使女子皮笑肉不笑地挤出了一个笑容,也无法让人感受到任何真心的成分。里头不仅没有笑容应有的欢欣愉悦,反而还带着讽刺嘲弄的负面意味,宛如戴上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面具。

古铎曼直到刚才为止都动也不动的嘴唇,突然哆嗦了起来。只见他虚弱地蠕动着嘴唇,像是想要努力吐出某个名字。

他朝着那名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女子,不停发出不晓得是在尖叫还是怒吼的声音。

女子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犹如在聆听一首摇篮曲。

一阵金属的摩擦声自她的腰间响起,她的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反握着一把短刀。但是被五花大绑的古铎曼,没有将视线转到那把短刀上,而是依旧紧盯着女子的脸孔不放。他的嘴里仍在发出不成声的呢喃,宛若沙哑的呓语。

下一个瞬间,女子毫无踌躇,甚至像是能感受到恨意地猛力一刺,短刀顿时没入古铎曼的胸口,钉在他的胸膛上头。女子重复了无数次相同的动作,彷佛要在对方的胸口剜出一个洞来,全身动弹不得的古铎曼,就这样随着她的动作激烈摇晃。从他口中发出的那些声音,已经不晓得是痛苦的呻吟还是吐血的声响,但无论如何都已经不是人类的话语。

这些声音甚至没能在昏暗的室内扩散开来,便已无力地消散在空中——就这样渐渐消失不见。

女子淫靡地伸出舌头,将飞溅到嘴边的鲜血舔舐干净,脸上邪佞的笑容愈发扭曲了起来。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