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四卷 第17章「贵族的茶会」

第四卷 第17章「贵族的茶会」

那一天,忒丝菲娅又像前一阵子那样,在宿舍大门前和艾莉丝上演宛如今生永别的一幕。

忒丝菲娅正准备返回老家,而在家里等着她的,是她最不会应付的母亲。一度在暑假期间返家的她,因为学院遇袭的事件而匆忙中断行程,返乡之旅就这样戛然而止。由于这样的关系,在事件告一段落之后,母亲于昨晚再次联络忒丝菲娅,命令她回家一趟。

按照母亲的性格来看,她绝对不是只要自己回去报告近况而已。忒丝菲娅很容易就能猜想到这一点,所以无法隐藏脸上闷闷不乐的表情。

光是想到要和母亲见面,就让她感到一阵难受。

忒丝菲娅的母亲芙萝婕原为军人,而且是跻身将级军官的高层阶级,还曾经统领一大群魔法师,负责指挥大规模的魔物歼灭战。在那之后,芙萝婕转为担任指导教官,栽培出许多擅长实战的魔法师。因此她面对魔法之道的态度比任何人都要严苛,即使是在教导亲生女儿忒丝菲娅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顺带一提,芙萝婕选择退役的时间点,是在她觉得栽培新人的任务,已经做到足够给自己一个交代的时候。芙萝婕本人甚至以相当豁达的口吻表示,她已经栽培出优秀的后继者来接替这项任务。

只是从忒丝菲娅这个女儿的眼中看来,她不免猜想母亲的这项决定,是否和同为贵族的父亲在外界任务中殒命有关。因为父亲的英年早逝,使得母亲将自己的所有心力,全都倾注在这个母女相依为命的家庭里,而其结果就是对忒丝菲娅的严格教育。

忒丝菲娅本人也有身为贵族的自豪感,亦自认有勤加努力以匹配上贵族的身分。但是无论她怎么拼命努力,印象里母亲温柔地摸头夸奖自己的次数,只能说屈指可数。

不管忒丝菲娅从学院拿了多么亮眼的成绩回来,母亲好像永远都没有感到满意的时候。尤其是最近这一阵子,母亲的这种倾向似乎变得愈加明显。正因如此,这种有别于前次返乡之行的不安感,让少女的脚步变得沉重了起来。

「那么……我出发啰。」

「路上小心。不过你上一次回家的时候,至少成绩方面没被你母亲挑毛病吧?」

「嗯,可是被她盘问了一大堆事情……」

「这样子啊,毕竟阿尔的事情是不能泄漏出去的呢。」

艾莉丝之所以会不由得说出这么一句,也是因为她曾经亲身领教过芙萝婕的声色倶厉。芙萝婕若是对亚尔斯的事情严加追问,在母亲面前摆不出强硬态度的忒丝菲娅,或许会被逼到走投无路,最后选择在精神上投降。

然而,忒丝菲娅担心的其实不仅是亚尔斯的事情。面对好友的关心,忒丝菲娅表情黯淡地摇了摇头说道:

「只是啊,不仅这件事情……不,没什么事。那么,我出发啰!」

忒丝菲娅硬是装出开朗的模样,走进转移门《圆阵港埠》。

和前次返家不同,这次没必要携带大量行李,她带在身上的东西只有一把爱刀……

接下来预计会经过好几座城市,然后在途中换乘前来迎接自己的车辆。附带一提,接送车辆的动力来源当然是虚拟魔力。虽然这种类型的交通工具近来已蔚为主流,但是价格依然相当昂贵,因此目前主要还是贵族之类的富裕阶层才能拥有。

在穿过不晓得已是第几座圆阵港埠的瞬间,忒丝菲娅再次忍不住叹了口气。她今天已经叹了无数次气。而她心里所烦恼的事情,当然就是自己该如何向母亲报告这次的事件。

随着斐培尔家腹地的愈发接近,忒丝菲娅身上的活力,似乎也跟着叹息一起散逸到了体外。

由于一开始是经由转移门来移动,因此当她走在生气盎然的街头时,多少还能排遣一下心中的忧郁之情──然而,在她前往贵族和富裕阶层居多的巴比伦塔中心区的路程时,原本热闹欢腾的街景也逐渐换了个样貌。

只见道路两旁全是装潢讲究的高级店家,从这里再穿过两三座圆阵港埠之后,忒丝菲娅终于来到中层街区的最北端。这个区域的居民,主要是富裕阶层里相对没那么有钱的富豪。话虽如此,这里当然也称得上是高级住宅区,因此街灯的数量相当充足,即使到了夜晚,人工灯光依旧能将路上行人的身影照得一清二楚。

这里的每一座庭园都经过精心修整,像是在强调居住者的地位及格调,忒丝菲娅对这样的整齐街景非常熟悉。

她只觉得这幅光景直接压到了自己肩上,而在旅途中就感受到的那股不安,也逐渐变成一股更加深沉的忧郁。

在和亚尔斯相遇之后,忒丝菲娅认识到过去的自己有多么养尊处优……简直就是个无忧无虑的傻瓜。

──这里绝大多数的居民,肯定都不曾亲眼见识过魔物吧。

彷佛是在借用亚尔斯说过的话,看着从窗户透出来的宁静灯火,忒丝菲娅不禁暗自这么想着。

「大小姐,让您久等了。」

某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虽然有那么一点措手不及,但是忒丝菲娅也早已预想到对方会在这里出现。

那道声音的主人,是长年侍奉斐培尔家的管家──榭路巴•古利努斯。

白发苍苍的老管家,优雅地站在通体漆黑的车辆前方,脸上带着无比温和的表情。他的手掌放在打开的车门上,像是在催促忒丝菲娅上车一样。

「榭路巴,谢谢你来接我。」

在忒丝菲娅出生以前,榭路巴便已经在斐培尔家工作。从那满头的白发也可以看出,他的年龄已经远远超出五十来岁的阶段。脸上一道道饱含岁月沧桑的深邃皱纹,更是散发着老年人独有的稳重沉着。

身材高挑纤痩的榭路巴,如今依旧是腰杆笔直,宛若管家优雅风范的直接体现。端正整齐的白发固然是年老的证明,但是榭路巴的白发甚至发挥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更加彰显出整体的高雅格调。

事实上,榭路巴原本也是一名魔法师。不,他的情况有那么一点特殊,榭路巴虽然会使用魔法,但是在立场上并非魔法师──这或许才是更加正确的说法。

榭路巴当初是以护卫的身分被斐培尔家雇用,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参与护卫以外的工作,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成为相当于管家的角色。如今护卫任务的部分,反倒变得像是他的次要业务。

无论如何,榭路巴拥有极为优异的对人战斗能力,尽管在体力方面已经过了高峰期,但是运用魔法的对人战斗技巧,至今仍是宝刀未老。和瘪脚的年轻护卫相比,这名老人更能胜任护卫的工作。

「这次的事情真的是不得了呢。听说最后是有惊无险,我才好不容易放下心来。」

「我没有立刻跟家里联络,真是对不起。」

看到忒丝菲娅沮丧低头的模样,榭路巴抖了抖胡子,温柔地垂下眼角说道:

「没事的。只要大小姐能平安无事就好……您路上累了吧?好了,请您快坐上来吧。」

忒丝菲娅坐进那台被称作《魔动车》的车辆,顿时感受到些微的飘浮之感。

由于是以魔力为动力来源,因此魔动车行験起来非常平稳,乘客甚至连起步的摇晃都感受不太到。轮胎之类的东西已经是旧时代的遗物,魔动车的车体此刻是凭借虚拟魔力的力量,稍微飘浮在地面上行驶。

在人类的生存区域里,有许多被刻意保留下来的旧时代产物,掺杂在充满未来感的系统和物品之中。魔物的侵攻虽然导致了文明衰退,但另一方面也促成了人类技术的新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有些东西就被保留了下来,彷佛是在怀念旧时的美好时光。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文化上的闲情逸致。

例如魔法师在前往外界时,若是距离允许,有时也会选择骑乘马匹,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大小姐,您上次回家的时候,我曾跟您说过,您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对吧?就像当家的芙萝婕夫人一样,随着年月的增长变得更加美丽动人……」

「嗯……不过,你说得太夸张了啦,我离开家里也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吧?」

从忒丝菲娅小时候开始,便已经在斐培尔家工作的榭路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榭路巴的那副神情,简直就像是发自内心地为孙女的成长感到高兴的老人。

或许是母亲的名字唤起了心中的不安,忒丝菲娅的表情显得郁郁寡欢。察觉到忒丝菲娅心事的榭路巴,语气温和地开口说道:

「不,和时间的长短无关。我很清楚一件事情……年轻人的成长速度是相当惊人的。忒丝菲娅大小姐将会踏上的道路,不同于芙萝婕夫人从前走过的路,您会有您自己的成长历程。因此我是真的感到很高兴喔。」

榭路巴露出像是看穿一切的笑容,接着闭上一只眼睛并竖起一根手指,补上一句叮嘱:「方才那些话,您可得对芙萝婕夫人保密喔。」

「……谢谢。」

忒丝菲娅心中的烦恼,果然瞒不过这位老练的管家。

可是,相对于特意透露些许内心想法的榭路巴,忒丝菲娅到头来还是只能苦笑以对。坐在驾驶座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