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四卷 第18章「荣耀和纠葛」

第四卷 第18章「荣耀和纠葛」

烈日当空,亚尔斯默默地移动着脚步。只见他以极度不悦的视线,看向身旁垂头丧气地走着的红发少女,彷佛在嘀咕自己为什么要奉陪这种蠢事。

因为两人是在障壁围绕的人类生存区域内,所以头顶的烈日当然只是模拟出来的人工天气,而气温也同样是经过调整的产物。可是目前毕竟时值夏日,因此天气称不上舒适宜人,炎热的暑气让人汗珠直冒,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忒丝菲娅同样以手遮阳,抬头望向蓝天中的模拟太阳,像是在抱怨究竟是谁把温度调得这么高。

亚尔斯是在几分钟前,才从忒丝菲娅那里听说事情的原委。虽然走去转移门《圆阵港埠》那里算不了什么,但是中间的路途却无比遥远。虽然实际上只是徒步五分钟的距离,可是亚尔斯之所以会觉得如此漫长,主要还是受到室内外的巨大温差影响。

学院里头设置的转移门主要有两种类型。具体来说,一种是用来在学院腹地内移动的类型,另一种则是外出时用来长距离转移的类型。

转移门的设置场所并没有什么特别规定,不过一般认为以看起来很荒凉的场所为佳,因为这类地方通常比较没有会干扰魔法构筑的杂讯。由于转移过程需要进行精密的魔力复制,因此必须留意魔力残渣所造成的影响。如果有傻瓜在转移门的旁边随意施展魔法,有可能导致转移门的运作出现些许偏差。因为这样的关系,转移门的周围通常设有用来隔绝魔力的障壁。

而此刻朝着转移门前进的,就只有亚尔斯和忒丝菲娅两人而已。不过,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从两天一夜的返乡之旅中归来的忒丝菲娅,带着严肃的表情拜托亚尔斯跟自己来一下。因此亚尔斯的表情有那么一点僵硬。

因为忒丝菲娅表示有重要的事情,所以亚尔斯才特地拨冗奉陪……只是在亚尔斯看来,这名少女带回来的麻烦问题,可说是远超出他用来听取这件事情的劳力。在被忒丝菲娅叫出去之后,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亚尔斯,瞬间就想掉头走人。面对亚尔斯的反应,忒丝菲娅合起手掌向他苦苦哀求道:

「求求你,希望你能和我母亲谈上一次话。」

虽然在听说训练棒被发现的时间点上,亚尔斯就隐约有不祥的预感,但是当这股预感演变成浪费时间的具体麻烦时,就又成了另一个令他头痛的问题。

尽管忒丝菲娅也有尽力试图抵抗的样子,可是斐培尔家的当主芙萝婕是着名的女中豪杰,大概没有人能够让她收回做出的决定,亚尔斯也能谅解忒丝菲娅的苦衷。

「我如果拒绝的话会怎么样?」

「……最糟的情况是,我可能得从学院退学。」

和炫目的夏日阳光相反,忒丝菲娅的表情骤然黯淡了下来,整个人都阴沉了下去。

──这种阴险又麻烦的做法,的确很像贵族的作风呢。

忒丝菲娅不肯交代详细的原委,她恐怕也不愿意从学院退学吧。不过就算是亚尔斯也非常清楚,名门贵族的陈腐规矩及奇妙强制力,肯定和这整件事情脱不了关系。

「我可真是听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这样子啊,原来如此,因为这次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所以你才特地叫我出来啊……一直以来真是辛苦你了。」

亚尔斯有些坏心眼地装出雀跃的语调。相对于此,忒丝菲娅则是语气严肃地大声说道:

「我知道这样说很任性……但是,我不想止步于此!在你的眼中看来,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程度,但是我确实有了一些成长。因此我不想见到自己作为魔法师的未来被封闭起来!所以拜托你帮帮我!」

忒丝菲娅倏地停下脚步,朝着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的亚尔斯背影,深深低下头去恳求道。

亚尔斯转过头来,隔着肩膀看着这一幕,随即用力地叹了口气,沙沙地挠了挠后脑勺。

「真是个喜欢没事找事做的家伙。」

他低声嘟囔道。

在先前古铎曼引发的一连串事件里,忒丝菲娅可说是历劫余生,对于魔法师这个职业的本质,她应该已经有了相当的理解。尽管如此,忒丝菲娅还是一心想要踏上魔法师的道路,因此不得不说她是个喜欢没事找事做的人。

明明绝大部分的魔法师,都只是类似消耗品的存在。

「虽然实在是很麻烦,但是任由你母亲摆布也很让人不爽。」

「所以……」

「我就稍微帮你一下吧。毕竟训练棒的事情我也有点责任,我就不跟你计较这么多了。」

忒丝菲娅瞬间换上开心的表情,几个箭步就抢到亚尔斯身旁。

「谢谢你!阿尔!……然后啊,我姑且也想了一下类似剧本的东西。」

「别开玩笑了。凭你这种程度的智慧,居然好意思说写了剧本出来?只有平常就在潜心构思的人,才有资格说这种话好吗?我都已经纡尊降贵地表示要帮忙了,你就别干些多余的事情捣乱。」

「唔……可是……」

「别再跟我废话了。你如果是主动放弃训练的话也就罢了,但若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外力介入而中止,我会感到相当火大的。我还在军队的时候就已经看那些家伙不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或许是个出气的好机会。」

在亚尔斯所知的范围里,所谓的「贵族」从以前开始就是那副德性。虽然不能说是全部,但大部分的贵族都是不愿意踏进外界半步的家伙,他们只懂得出一张嘴,并且在暗地里策划各种阴谋诡计。

「那个……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对方是我的母亲喔。」

虽然亚尔斯的气势显得相当可靠,但是他的表情简直像是逮到了宣泄多年积愤的机会。看着亚尔斯的模样,忒丝菲娅不由得更加不安了起来。她在心中下定决心,这下子无论如何,自己都一定得在旁边监视两人的情况不可。

时间来到隔天训练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忒丝菲娅和艾莉丝两人,都隐约感觉得到训练有了成果。虽然是和往常一样,将魔力压制在训练棒表面的训练,可是魔力赋予的持续时间明显比以前来得长。尽管「年轻人就是成长得快」之类的胡说八道不值一哂,但是在魔力的领域里,当事人的精神状态起着极大作用,很容易因为某些导火线而一飞冲天。

以前些日子的事件为契机,两名少女的魔力密度都变得更加紧实。在魔力本身所具有的资讯里,包含着当事人的经验之类的一切资讯。也就是说,当事人的新体验和巨大的想法变化,全都会如实反映在魔力资讯里头。因此在当事人还不够成熟的时候,魔力甚至有可能出现失控的情形,反过来说也一样。随着精神的成长和情感驾驭能力的增强,魔力及操纵魔力的技巧,都会逐渐变得更加牢固且安定。

再加上先前的勤奋训练,两名少女或许已经跨越了某道难关。接下来就是要日积月累地持续训练,一点一点地把成长的部分固定下来。从淋浴室走出来的亚尔斯,看着两名少女的模样说道:

「嗯,非常好。」

「──喂!你在搞什么啊!别说这些了,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啦!」

脸蛋一下就红起来的忒丝菲娅,立刻别过脸去背向亚尔斯,丝毫看不出训练所造成的疲惫。刚冲完澡的亚尔斯,简单来说就是裸着上半身的状态。

只见亚尔斯把浴巾挂到肩上,像是在降温似地吁了口气说道:

「你是小朋友吗?话说回来~这里可是我的房间,我要穿成什么样子都随我高兴吧?」

亚尔斯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他其实多少也有一点不自在,因为一旁的艾莉丝在有些天然呆地惊呼一声后,便开始目不转睛地直盯着他瞧。

事实上,亚尔斯作为一名魔法师,同样没有疏忽日常的身体锻炼。因此他的身材相当紧实,全身上下没有多余的肌肉。毋庸置疑是经过精雕细琢的完美肉体。

就连应该已经见惯了的露姬,都加入了艾莉丝的行列,不断偷偷地将视线朝着亚尔斯的方向看过去,再次将这幅美景保留在自己的重要记忆之中。

「亚尔斯大人,请您把头发好好擦干了再出来,您这样子会把地板弄湿的。」

在说话的同时,露姬沿着亚尔斯走动的轨迹,弯下腰去擦拭地板上的水滴。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母亲在照顾令人费心的孩子。

「啊,抱歉。」

亚尔斯一边向露姬赔不是,一边用挂在肩头的浴巾随意地擦起头发。他那胡乱的擦拭方式,甚至给人一种粗鲁之感,这大概是因为他之前从未留意过这种事情吧。

结果亚尔斯手中的浴巾,就这样冷不防地被某人抢走。

「真是的,你那样子的擦法,可是会让头发受伤的啊。」

不同于忒丝菲娅,看不下去的艾莉丝毫不害臊地伸出手来,将浴巾抢了过去。她让亚尔斯当场坐下,用两手拿着浴巾,将头发温柔地裹在里头擦去水分。

「艾、艾莉丝……真亏你敢碰那种东西呢。」

仍然不知该把视线往哪儿摆的忒丝菲娅,总算将涨红的脸蛋转了回来,战战兢兢地指着亚尔斯,勉强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喂,别把人说得像是脏东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