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五卷 第24章「双璧的烦恼」

第五卷 第24章「双璧的烦恼」

亚鲁法的元首并没有正式的官邸。但是,这只是因为希瑟妮娅•伊尔•艾鲁杰特的居住场所,其豪华程度是官邸望尘莫及的。也就是说,与其将居住在这种地方的人称之为「元首」,倒不如用「国王」这样的称呼会来得更加贴切。

这个场所位于富裕阶级居住区的最深处,是亚鲁法国内最靠近巴比伦塔的地方。由于只能透过在转移门输入座标码的方式前往,因此不是谁都可以轻易踏入的场所。

面积广达数公里的腹地外围设有铁栅栏,那栋建筑就座落于腹地的中心地带。而在负责警备工作的治安部队里,也包含了好几名高阶魔法师。

宏伟壮阔的宫殿有如时代错误的产物,庄严华丽到令人心生畏惧的程度。由好几根巨大支柱支撑的大回廊,和从中倾泻而出的灿烂光芒,彷佛每天晚上都有舞会在此召开。

宫殿的墙面上绘有壁画,天花板上等间隔悬挂着枝形吊灯,此外还有庄严的肖像画、装饰过多的铠甲,以及镶满宝石的长剑。

这座雄伟无比的宫殿,感觉只能用「极尽奢华之能事」形容,但是这个说法似乎又不太准确。因为陈列的这些物件,不过是钜额财富的九牛一毛,在这座宫殿的地下空间里,甚至还存在着一座前所未见的巨大宝库。只是仅有极少数人知晓这项事实。

总而言之,此处正是最配得上「王宫」两个字的场所。

但是,有别于宛如来自童话世界的梦幻外观,此处其实是主掌内政外交的政府机构,因此带着一些肃杀凝重的氛围。

此刻就有一名老者以小跑步的方式,在金碧辉煌的走廊上快步前行。这名老者若是在惊慌失措之下,不小心碰倒一旁展示台上的古瓮,很可能得做一辈子的白工赔偿,让人看了不禁替他捏把冷汗。不对,如果是他──元老长福黎帕,应该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小事受到追究。

无论如何,福黎帕可是直属元首指挥,负责职掌亚鲁法内政外交大小事的重臣,他会像现在这样气急败坏,当然是有相应的理由在。

在原本的预定行程里,有一位客人要在谒见室晋见王宫之主希瑟妮娅。但是希瑟妮娅却突然下令,要把客人带到元首室而非谒见室那里,害得福黎帕只能用跑步的方式穿越这条熟悉的长廊。因为这两个房间隔一段相当的距离,为了通知客人已经抵达的消息,他不得不像这样硬拖着自己的老骨头前进。

虽然这种事情本来并非福黎帕的工作,但是既然希瑟妮娅都这么命令了,他又怎么敢不听从。

当福黎帕终于抵达元首室时,他那身装饰着金色刺绣、深具高官气场的衣物下襬,已被泉涌的汗水浸染变色。

元首室门前,几名身穿铠甲的壮硕男子负责警卫工作。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的老者,用眼神向其中一名警卫示意。警卫立刻毕恭毕敬地敲了敲门,向房间的主人传达老者来访的讯息。

紧接着,房里响起一道年轻女性的声音,代替主君做出了回答。在这座王宫之中,恐怕没有人不认识这道清亮嗓音的主人。她正是元首希瑟妮娅的得力心腹──琳涅•京梅尔。

「福黎帕大人,请您进来吧。」

听到自己名字的老者,一边「啪哒啪哒」地用衣服搧着风,一边深深地鞠了个躬,接着就匆匆忙忙地走进了元首室。刚一踏进室内,他便立刻道出自己特地跑过来的原因。

「希瑟妮娅大人,总督已经到了。」

在福黎帕的正面位置,摆着一张宽阔的办公桌。上头堆积如山的纸张,是无数等待元首过目之后盖上玉玺的文件。

不对,如果是这位精明能干的元首,这些文件或许早已批改完毕。

希瑟妮娅缓缓抬起脸来。只见她那漆黑的秀发一阵荡漾,一股柑橘类的甜香随之弥漫,里头还掺杂了些许宫中专用的最高级墨水味道。

「辛苦了,福黎帕,我知道了。那么,虽然对急忙赶来这里的你感到很抱歉,但是能麻烦你再跑一趟,帮我把贝利克总督带过来吗?」

「欸!」

面对元首堪称天真无邪的开朗语气,福黎帕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若是再来回跑上一趟,自己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吗?而且总督本人已经抵达谒见室了,为了避免让对方久候,负责带人过来的福黎帕,只能用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赶过去。

「希瑟妮娅大人,再怎么说,这样子都太勉强元老长了。而且好像没有这么做的必要喔。」

琳涅马上出声帮忙解围。尽管被当成老人家看待,但是福黎帕并没有为此感到不高兴,甚至还想开口谢谢琳涅的仗义执言。只是他不免感到有些诧异,因为琳涅居然做出「没必要去带总督过来」这种有些不敬的发言。

「是吗?还要多久?」

「刚好两分钟左右。」

因为琳涅给出了明确的预估时间,所以福黎帕也顿时领会过来。

琳涅是被誉为「亚鲁法之眼」的优秀探查魔法师。

彷佛是在印证这一点似的,就在两分钟过去之后,卫兵再次敲响了房门,通知有客人到访。

在琳涅快速地给出回应后,房门沉重地打了开来,那名客人──身为军方首脑的男子自门后现身。配合着客人的到来,琳涅将盛满红茶的茶杯摆放到桌上。

徐徐走进房间的贝利克,在希瑟妮娅的面前深深低下头去。他那精悍俐落的举手投足,只能说无懈可击。贝利克的年龄完全说不上年轻,甚至说已经退役了也不奇怪,但是他那挺直的腰杆,以及鞠躬之后做出标准敬礼的一连串动作,完全就是军人的典范。

「谢谢你应我的传唤而来,贝利克。其实我也可以自己过去找你。」

「那样子只会引发无谓的骚动啊。先别说这个了,您既然特地把我叫来这里,就代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由于元老长也参与了这场会谈,贝利克很快就推测出事态的严重性,立刻绷紧自己的神经。

「嗯,事情有点不好办。我想你也知道,本届亲善魔法大会的召开,已在前些日子确定了。只是作为同意召开的条件,巴鲁梅斯强行通过了一项提案,内容是放宽……不对,应该说是『取消』某项限制。」

「所以您要说的是?」

「具体来说,就是各国达成了枱面下的共识,默许挖角其他国家学生的行为。」

「「──────!」」

尽管听闻此事的两人都感到惊讶不已,但是如果从程度上来说的话,福黎帕要比贝利克来得震惊许多。

「公主,万一有优秀的人才被其他国家挖走,我们亚鲁法的军事力量将会受到直接影响……哎呀,我国可是在魔法学院倾注了大量的资源,这下子该如何是好啊。」

福黎帕的神情出现明显动摇,甚至没有发现自己下意识地按照长年的习惯,用「公主」这样的称谓称呼希瑟妮娅。

「福黎帕大人,和这些问题相比,我想希瑟妮娅大人更担心的是其他事情。」

负责规划国家预算的福黎帕,似乎一时无法明白总督话里的含意,向对方投出疑问的眼神。

在隔了一个呼吸之后,贝利克重新转向希瑟妮娅,语气凝重地开口说道:

「您是要说亚尔斯的事情吧?」

「嗯,因为他目前也是学生的身分,所以也包含在允许挖角的对象里。虽然亚尔斯本人表示他没有跳槽的意思,但是既然不晓得其他国家会使出什么手段,我们就无法高枕无忧。说得极端一点,只要能将亚尔斯留下来,就算今年的参赛选手全部被其他国家挖走,从总体上来看,亚鲁法的军事优势还是稳若泰山。」

毕竟希瑟妮娅的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福黎帕自然也理解了事态的严重性。光是和今年的参赛选手相比都已经是这样子了,那么亚尔斯长年为亚鲁法奋战所累积的功绩,大概抵得上几千名的普通魔法师吧。考量到收复大陆之类的不世功勋,在表面上并没有单独算在亚尔斯头上,可见他的功绩已经达到完全无法计算的程度。

但是,亚尔斯也是血肉之躯的人类,即使有一天在外界殒命也一点都不奇怪。福黎帕非常清楚外界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无法否定这样的可能性。如果考虑到这一点,与其选择投资少数精锐,倒不如将资源分散到更多魔法师身上,才是更有效的做法。

然而,眼前的元首和总督,却根本不考虑这样的选项。

(亚尔斯这名魔法师,真的拥有如此惊人的力量吗?我记得以前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不对,那时的他就已经完全不像是个孩子了。换句话说,老夫的眼力也就只有这点程度而已。)

尽管老者在心中如此寻思,但是他当然不会在元首和总督面前说出口。

「虽然亚尔斯离开亚鲁法的可能性实在很低,不过他如果真的想要离开,也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因为就如希瑟妮娅大人所知道的,亚尔斯实际上已经提出了退役申请。」

「所以我才会找你过来啊。你这个做总督的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目前是从其他国家搜购贵重文献,作为最起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