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五卷 第26章「浴池中的少女谈心时间」

第五卷 第26章「浴池中的少女谈心时间」

七国亲善魔法大会的首日结束后,回到饭店的第二魔法学院选手团,在饭厅里摆满豪华晚餐的餐桌就座。但老实说气氛有些凝重。众人将汤匙和叉子默默送往嘴边的模样,与其说是在开心地享用眼前的佳肴,不如说是在单纯地补充营养以迎接明天的比赛。

因为在方才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全体选手都听说了今天的比赛成绩。尤其是二、三年级生,迟迟无法摆脱窝囊战绩所带来的阴影。

不过,一年级生所坐的那张餐桌拯救了现场的气氛,唯独这个角落没有飘散出丧家之犬的氛围。尽管如此,由于高年级生都是一副意气消沉的模样,因此一年级生也不好意思兴高采烈地大肆庆祝。

首先,一年级生共有九人夺下了首战的胜利。即使将亚尔斯和露姬的存在,以及忒丝菲娅和艾莉丝的急速成长考虑进去,如此亮眼的成绩也可以称得上是相当幸运。

紧接着,二年级生的成绩也算是相当不错,共有五人拿下胜利。只是原本预计至少能晋级到第三轮的选手,居然在首战就中箭落马,这样的意外结果确实是个沉重打击。话虽如此,也完全还在能够挽救的范围内。

问题在于最高年级的三年级生。在各种不幸的叠加之下,最后只拿下了区区两胜,和当初预计的五胜相差悬殊,以惨不忍睹的失败告终。

顺带一提,若是从综合积分来看,亚鲁法目前在七国之中排行第三,可说是相当不错的起头。可是在亚尔斯看来,整支队伍的士气已经大幅下滑,似乎连今后的赛事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假设这些选手已经是正式魔法师的话,在这种状况下前往外界的他们,肯定无法避免全军覆没的命运。

「喂,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啊?」

忒丝菲娅一边用叉子将料理送往嘴边,一边偷偷指着三年级生的餐桌说道。只见那张餐桌没有半个人在说话,简直像是在守灵似的。虽然亚尔斯觉得胜者对败者没有什么好说的,但他姑且还是把想到的主意说出来。

「如果这么在意的话,不如就由你们两个去哄他们开心如何?」

「嗯~这样子会不会反而触怒人家的神经啊?」

艾莉丝苦笑着这么说道。

「会吗?若是有两名美少女在旁边帮忙斟酒,搞不好他们会比输掉比赛前更有精神呢……不过这里也只有果汁就是了。」

亚尔斯原本只是想稍微开个玩笑,但是忒丝菲娅和艾莉丝都停下了进餐的动作,露出有些目瞪口呆的表情。

「咦?你说的『美少女』是指我们两个吗?也、也是呢~我们确实也称得上是美少女呢。」

「菲娅,你好歹也谦虚一下嘛。你这样一说,连我都跟着害羞了……」

两名少女的脸颊都染上淡淡的红晕;而在这段对话的脉络中,很不巧地未被算进「两名美少女」里的露姬,则是看起来有点不开心的样子。不过,亚尔斯只是若无其事地将刀子切好的肉块送进嘴里,因为他说这些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讨任何人的欢心。虽然亚尔斯对自己的审美眼光没什么信心,但是其他男学生不时飘向两名少女的视线,他其实都看在眼里。尽管如此,亚尔斯对她们的美貌还是没有太多感觉,这也可以说是这名少年的奇葩之处。

同样地,画蛇添足打破自己在不经意间营造出来的旖旎氛围,也的确像是他会干出来的事情。

「哎呀,真是遗憾呢。看来用不着你们两个出场了。」

亚尔斯用叉子指着的方向,可以看到费莉涅菈的身影。身为队长的她,走到三年级生的餐桌那里不是为了帮忙斟酒,而是特地逐一慰问每位选手,向他们送上鼓励的话语。领导者就是该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费莉涅菈适切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真不愧是费莉,很懂得这种时候该怎么做才好。不过,我的立场还是没变……再说我要是随便插嘴,反而很有可能招惹其他人反感。

考虑到这些事情的亚尔斯,决定把场面全部交给费莉涅菈处理,自己只要继续埋头用餐就好。事实上,他还有其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在和蕾蒂见面谈话之后,亚尔斯一直在思索先前特地搁置在脑海角落的某件事情。

然而,某位一年级生打乱了他的思考步调。

「我没有看到亚尔斯同学的比赛。你真的如大家所说的,只用五秒钟就解决了对手?」

希耶尔貌似漫不经心地随口问了一句。由于她在提问之前还特地先停下了用餐动作,因此大概很难随便敷衍过去。而且从希耶尔的学习热情来看,她显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提起这个话题。再加上亚尔斯如果能在这里稍微说明一下,不仅是希耶尔,同桌的一年级生应该都能从中获得一些启发。没错,不着痕迹地帮众人做好夺冠的心理准备,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特别是考虑到之后或许会发生的那种情形,这项前置工作就更有其必要性。

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除了提问的当事人希耶尔以外,忒丝菲娅和艾莉丝,以及其他成员也都停下了手中的刀叉,兴致勃勃地把注意力放到亚尔斯身上。

「听说这是大会的最高纪录呢。而且还大幅刷新了先前的纪录。」

「先发制人是魔法战里的惯用手段。更何况我们都还是一年级生,与其被动地等待对手出招,倒不如在比赛开始的同时发动攻击。我自己也完全没料到能够一击致胜,就只是想说给对手来一个迎头痛击,只能说是相当走运吧。」

在亚尔斯的这段话里,只有前半部分的心理建设是他真正想说的话;至于用来表达「我只是侥幸取胜」的后半部分则是子虚乌有,算是亚尔斯特有的自谦方式。

然而在听完这段话之后,没有人敢调侃亚尔斯只是幸运获胜。撇除亚尔斯、露姬、忒丝菲娅和艾莉丝不说,其他成员都很清楚还是一年级生的自己,和其他学院一年级生的实力只在伯仲之间。

尽管如此,那些不晓得亚尔斯真实身分的其他一年级生,也只是觉得他的实力远比自己想像的强上许多而已。毕竟从来没人见过亚尔斯认真练习的模样。就算他真的是有两把刷子的实力派角色,大概也是得益于和他形影不离的露姬的指导,以及忒丝菲娅和艾莉丝的薰陶影响。亚尔斯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因为他觉得如果要适度地隐藏自己的力量,现在这种程度刚刚好。

察觉到他心意的露姬,马上就把话头接过去说道:

「的确是呢,说起来我也是这种感觉。用来牵制的魔法刚好命中对手之后,我本来打算继续观察动静,没想到对方就直接倒下来了。」

语毕,露姬若无其事地默默啜了一口她点的红茶。看着她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希耶尔只能带着苦笑转到其他话题说道:

「不过,确实就如费莉学姐所说的,原本的规划都被彻底打乱了呢。」

「是啊。我们是不是已经没有机会争夺冠军……我实在很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

彷佛是在代表不安的一年级生发言,忒丝菲娅立刻接了这么一句。

「你是笨蛋吗?单就第一天的战绩来看,这种程度的败场只能算是轻伤而已。」

这种斩钉截铁的语气,让在座的所有人再次惊讶地看向亚尔斯。尽管他为自己的一时口快感到懊悔,面对众人紧盯不放的视线,也只能继续把话说下去。

「因为在当初的规划里,一年级生只要能拿下五胜就已经非常足够。结果最后拿下胜利的人比预期的多出四个,在分数的计算上能够弥补不少三年级生的败北。可是随着获胜场次的增加,同室操戈的可能性也会愈来愈高,考虑到正式赛只有四个出场名额,接下来的任何一场败北都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想着明天也继续保持这个人数就好了。甚至可以说不这么做的话,就无法晋级到后面的赛事,因此我们的目标是让三个人打进正式赛。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费莉学姐处理吧。」

「怎么了吗?亚尔斯学弟。」

费莉涅菈恰好在此时把话接了过去。慰劳完三年级生和二年级生的她,正好朝着一年级生的餐桌走了过来。不,其实是亚尔斯察觉到了她的气息,才故意这么说。看着微微歪起脑袋的费莉涅菈,亚尔斯刻意用着敬语,含糊其辞地说道:

「没什么,我们在说二年级生的门槛变得更高了。」

「就是说啊,真希望每个年级都有能够确实累积胜场的选手呢!」

费莉涅菈以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亚尔斯的眼睛说道。

亚尔斯只是闭上眼睛以沉默回应,这并不是因为他有着绝对的自信。事实上在亚尔斯的脑海里,甚至已经将夺冠的事情搁到一旁,全心思考刚才所想到的某种「可能性」。如果亚尔斯的预感是正确的,他或许会辜负费莉涅菈的期待。

然而,费莉涅菈大概是把他的回应解读为默认,抬起视线看着全体一年级生说道:

「今天辛苦大家了。各位超乎预期的好成绩,真的让人吓了一大跳。这也是因为大家做了坚持不懈的努力吧。我为各位的表现感到非常自豪!」

费莉涅菈坦率地称赞着一年级生的努力,只是说到最后表情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