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六卷 第30章「曝光的事实」

第六卷 第30章「曝光的事实」

整栋建筑物内依旧是欢声雷动。

这里是伊拜里斯竞技场内的亲善魔法大会会场,观众席因为才刚结束的【魔法演武】而沸腾起来,丝毫没有冷静下来的迹象。

方才那场令人瞠目结舌的魔法对决,似乎还留下了一些痕迹,周围隐约可以看到飘散的魔力残渣。兴奋到极点的观众席所发出的欢呼声,回荡在整个会场之中。对于全场观众来说,这场【魔法演武】或许还没有真正落幕。

既不是高声叫好,也不是惊愕出声,陷入狂热状态的观众,仅是兴奋不已地大吼大叫,简直像是有炸弹炸开了一样。

虽然【魔法演武】只是用来炒热大会气氛的余兴节目,但是任谁都能够感觉得出来,今年的演出水平和往年大不相同。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压迫感和大型魔法的激烈碰撞,几乎让全场观众看得如痴如醉。

即使七名魔法师都已经走下舞台,观众发自内心的掌声依然久久不歇。

当然,由于那名戴着奇妙的面具、存在感格外强烈的神秘魔法师,展现出了技压全场的实力,不少人都开始打探起他是何方神圣。不过,众人转念就改变了想法。毕竟在七国之中,亚鲁法所取得的战果可谓鹤立鸡群,代表亚鲁法出场的神秘魔法师有如此惊人的实力,说起来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更别说全场观众都处于狂热状态之中,这项疑问很快就被会场的热度淹没。

没错,魔法师的力量就等同于人类目前的力量。纵使是不谙魔法的普通人,在见识到如此强大的魔法之后,也会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远离了魔物的可怕威胁。这或许可说是一种自认置身事外,从而不负责任地享受安逸的心态。自己可以高枕无忧地过着安逸舒适的生活──如果说得更直白一点,这些观众或许只是沉醉于这种保证之中。

正因如此,那些实力超凡入圣、犹如天上星辰的超级魔法师,十分受到一般市民欢迎。纵使是来路不明的家伙,只要能够展现出所向无敌的力量,足以让人忘记魔物的可怕威胁,一般市民就不可能对魔法师表现出拒绝的态度。

暂且不说这些事情。

总而言之,假如这场演武有所谓的胜负之分,那名面具魔法师毫无疑问会摘下胜利的桂冠。虽然中间出了一些小差池,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名面具魔法师──亚尔斯的魔力量和魔法构成的细腻程度,明显高出其他人一大截。与此同时,最古老的遗产【密涅瓦】在整场演武之中,大多时候是处于哪位魔法师的支配之下,持续发挥出无比强大的魔法之力,这个问题的答案同样也是昭然若揭。

然而……对于看得懂其中奥妙的人来说,这场【魔法演武】显然还有更加值得注意的地方。

场景切换到某条通道尽头。这里不是通往观众席的一般通道,而是只有特权阶级能够走的VIP通道,和阶梯式座位的最上方相连。三名男女现在正意气风发地走在这条通道上。几名貌似高阶魔法师的护卫人员,则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走在三人前后,警戒着任何突发状况。

而春风满面地走在最前头的那名美女,自然是一行人中最引人注目的存在。这名美女正是亚鲁法的元首──希瑟妮娅•伊尔•艾鲁杰特。只见她的一头乌黑长发在背后轻轻摇摆,仿佛是在表达主人的心中有多么欢快。打从【魔法演武】结束以来,希瑟妮娅就一直是这种脚步轻快的模样,简直像是背上长出了翅膀。

紧跟在她身后的两人,则是总督贝利克和表情有些凝重的蕾蒂。

「海德兰吉的魔法师,真的是超级不妙的呢。我记得她是叫做『妲琪娅•亚古诺伊兹』吧……总督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吗?」

「就只是略有耳闻而已。但既然蕾蒂你都这么说了,就代表她是实力相当不凡的魔法师啰?」

「真的假的?您没有察觉到她有多危险吗?」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啊?难道你以为我和站在前线的你及亚尔斯一样,在魔法方面有着超级敏锐的直觉吗?如果我真有这种本事的话,就会把体态保持得更像现场的第一线人员了。」

「哎~总督,您那只是单纯的怠惰喔。我看您还是别再整天埋在办公桌前,直接杀到前线活动活动身体吧。」

「那样只会变成你们的拖油瓶。早在几十年前,我就已经认清自己的天赋在哪里,知道什么才是最适合我的工作。」

虽然贝利克嘴巴上这么说,但是在看了看被赘肉淹没的军服腰身之后,也不由自主地苦笑,像是在同意自己确实该抽出一点时间运动。

尽管气氛轻松愉快,蕾蒂的表情却一点都不像是在谈笑,紧蹙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

「……那名魔法师真的有那么危险?」

「因为阿尔小弟及时处理掉了,所以没出事,但最后的那一波──那个女的打算施展的魔法,真的是非常危险的玩意儿喔。」

「你说的也太抽象了吧。」

「我说总督,您把人家想成什么人了啊?我可不是像阿尔小弟那样的超级魔法专家极客耶!?」

蕾蒂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像是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似的,不过她也不是不能理解贝利克的不满。蕾蒂也非常清楚,自己的说明太过笼统了。

真要说起来,这是蕾蒂在执行外界任务的过程中,逐渐培养起来的危机察觉能力,有点像是能够闻到危险的嗅觉,因此也可以说是几近本能的反应。在【魔法演武】的尾声,蕾蒂本能地感觉到皮肤有股强烈的刺痛感,这在外界是绝对无法忽视的危险讯号。虽然很难用语言表达清楚,但她还是试着向不算精通魔法的贝利克解释这件事情。

「那项魔法和我们所用的魔法,的确是有点不一样呢。或许可以说是目的不一样吧。那是绝对不该在【魔法演武】上使出的魔法……举例来说的话,有点类似『禁忌』的感觉吧?」

「──!!等一下,这话可不能听过就算了啊!?」

「我只是举例而已啦。」

所谓的「禁忌」,指的是被国际禁止使用的某些魔法。在国际法的规定中,不仅禁止施展这些魔法,同时也不允许任何人修习。

纵观魔法的发展史,尽管目的基本上都是要驱逐魔物,但是早期的魔法研究并没有严谨的规则,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几乎可以用「无法无天」来形容。

在过去的时代里,因为很难在魔物身上直接进行实验,所以魔法的杀伤力和威力,都是以人类作为衡量的基准。其结果就是,有许多极度危险、以无差别杀戮为目的的魔法,就在这种背景下被开发出来。

时至今日,这些危险的魔法几乎都被指定为「禁忌」。简单来说,所谓的「禁忌」,绝大多数都是更适合拿来屠戮人类,而非歼灭魔物的魔法。除了这类魔法以外,那些必须付出惨无人道的代价才能施展的魔法,或者是伴随着高度风险的魔法,同样也被列入「禁忌」之中,成为国际法的限制对象。

当然,这些残忍脱序的研究,确实也为现在的魔法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也就是说,人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现代的魔法学研究是奠基于过去的污点之上。

在这种前提之下,蕾蒂刚才的说明,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严厉的指控。因为这等于在说,隶属于某国军方的魔法师,居然踩在国际法的灰色地带上,动用了类似「禁忌」的魔法。

因此贝利克忍不住瞪大眼睛,表情严肃地逼问蕾蒂:

「你给我详细说明。」

「哎,我说的『禁忌』,不是总督您想的那个意思啦。我要表达的是魔法构成上的不同。」

「你的表达方式太感觉派了。我不奢求你像亚尔斯那样用专业术语解说,不过你好歹用我听得懂的方式说明吧。」

「真没办法呢……魔法体系这种东西,每个国家都有擅长的领域,存在着微妙差异。虽然各国偏重的方向各不相同,但是在发展过程中,会自然而然地趋近完善。当然,这里所说的『完善』,指的是魔法的完成形,也就是更加完美无缺的魔法。」

「嗯,这个部分我还是知道的。毕竟魔法得以成功转用至军事用途,就是因为人类掌握了透过特定魔法式来改变现象的技术,并且确认了攻击和防御等各式各样的特性。我们之所以不断追求魔法的精益求精,就是为了达到世上最完美无缺的魔法,而【魔物】所使用的魔法,正是其中最理想的一种型态。不过,这不是能大肆张扬的事情就是了。」

「我说总督,您这是在照搬阿尔小弟说过的话吧?不过,确实是这样子。只是非要说的话,我感觉到的是那方面的『危险讯号』呢……」

「什么意思?」

「更准确来说,我觉得那个女的打算构筑的,是类似于如今被指定为『禁忌』的那些魔法,也就是以过去的研究为基础的魔法。因为那个时代的魔法有着独特的程序,就连构成都和现在不太一样。」

「我听说那个时代开发出来的魔法,即使没有被指定为『禁忌』,基本上也都要在特定条件下才能发挥出作用。若妲琪娅•亚古诺伊兹是这类魔法的好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