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六卷 第33章「盲信的深渊」

第六卷 第33章「盲信的深渊」

怒涛般的欢呼声,一路传到了休息室。

那是忒丝菲娅和艾莉丝的比赛结束的信号。

在进场入口角落做着准备的露姬,悄悄拿起一件陌生大衣穿到身上。只见她抓住两端用力抖开,一把就将大衣甩到肩上披好。当然,露姬并没有刻意耍帅的意思。

这件大衣和军方的配发品颇为相似,但是长度比后者短上许多,下摆只覆盖到腰部位置。由于没有袖子,感觉更像是一件斗篷。以布制品来说,这件大衣算是相当沉重,不过露姬毫不费力地就把它穿到身上,并且俐落地扣上了领口的别扣。

这是理事长为露姬贴心准备的特殊装备。她的飞刀型AWR只要数量一多,就会不方便收纳在身上。虽然面对先前的对手时都用不着那么多把飞刀,但下一场比赛的对手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人物。

这是一件相当厚实的大衣,内侧设有背带和暗袋。虽说密密麻麻地固定在上头的飞刀重量也颇具份量,不过露姬完全没把这些重量当一回事,因为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说到底,露姬平日所做的训练内容,可不是这么点重量就受不了的轻松菜单。尽管从那双纤细的手臂实在看不出来,但是对露姬而言,这件大衣加上飞刀的重量,确实是在她日常背负的重量范围内。

露姬挥动手臂,确认着大衣的状况。不愧是特别订制的装备,整件大衣没有任何会妨碍动作的阻滞感。而且因为长度很短,大衣下摆只到手臂的一半位置,也能够保证灵活的运动性。

露姬心满意足地结束了最后确认。

「露姬学妹,虽然我没能帮上你什么忙,但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加油。」

费莉涅菈来到露姬身旁,语气有些歉然地说道。事实上,关于露姬接下来即将遇上的对手,包含使用的魔法系统在内,详细情报一切付之阙如。然而,这并不能说是费莉涅菈,又或其他观战及负责情搜的学生太过无能。单纯只是因为对手在先前的比赛里,都是以极短的时间分出胜负,所以不管是谁前去侦察,都搜集不到像样的情报。

纵使是以谍报能力见长的费莉涅菈,也不可能在亲善大会的交流比赛里,侵入对方下榻的饭店查明这件事。

「别这么说。毕竟对方也是相当的好手,不会傻到随便亮出底牌。我直接在比赛中一探究竟就行了。不过,结果打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

比平常来得多话的露姬,流露出一股凛然无畏的锐气。虽然费莉涅菈对此感到有些意外,但是看到露姬这副不需要别人担心的样子,也让她松了口气。

「不过,你可别太逞强了喔。」

「那得看对方怎么出招。而且姑且不说执行任务的情形,在众人环视的比赛舞台上,就算想要逞强也没办法吧?」

「这么说也没错,可是……」费莉涅菈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取而代之地只是叹了口气,随即站起身。

「时间差不多了呢。我们去看看她们两个吧。」费莉涅菈说完,将视线转向近旁的萤幕。显示在萤幕上的,是被抬到担架上运送的忒丝菲娅和艾莉丝。

「看她们那副惨样,已经不可能应付决赛的强度了吧?」

「看起来是这样呢。」

露姬也将视线转向萤幕,不带任何感情地如此说道。

因为两名少女都发挥出了超越百分之百的实力,所以完全可以说是燃烧殆尽了。尽管这种不顾后果的做法,让露姬感到相当傻眼,但是她也不确定自己在接下来的比赛里,能否一直保持冷静行动。

就这样,露姬在通往比赛场地的进场入口,等待着名字被叫到的那一刻。她把背靠到冰冷的墙面上,倏地闭上了眼睛。

唯独在这场比赛里,露姬也有不能败北的理由。既然这是亚尔斯的命令,露姬当然会想尽办法完成,但是除了这层原因以外,她还有着其他绝对要获胜的理由。

截至目前为止,露姬认为自己身为亚尔斯的搭档,没有做出任何像样的工作。当然,亚尔斯并没有否定她的能力,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实力确实有所不足。虽然露姬被「分工合作」的说法说服,可是这次交派给亚尔斯的任务,应该是真的困难到无法带着她同行。即使如此,露姬还是想要陪在亚尔斯身旁。她衷心希望自己能在最危急的时刻,为了亚尔斯献出生命。

对于目前和亚尔斯的同居生活,露姬没有任何不满,甚至可以说是感到相当幸福。但是露姬心里也很清楚,在两人目前的相处方式里,自己等于是被亚尔斯视为需要保护的对象。露姬一心只想成为亚尔斯的一臂之力。因此就算只能跟在亚尔斯身后,一旦真有事情发生,她也会奋不顾身地挡在亚尔斯身前。露姬一直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亚尔斯名副其实的搭档。但是自己现在究竟做到了多少?每当她这样自问自答的时候,总会感到那道高大傲岸的背影,离她愈来愈远,最后变得模糊不清。

尽管如此,露姬认为自己还是很有分寸,很少做出纠缠不休的僭越行为。这也是由于亚尔斯的存在实在太过巨大……不,这或许只是自己的借口。因为在成为亚尔斯的搭档之后,两人所共度的时光是那么令人满足,她纯粹只是不想放弃目前的安逸生活吧。

──我果然还是太过任性了。但就算是这样……

就算是这样也无所谓。在赢得胜利的那一刻,她肯定能够如此断言。露姬无论如何都想用自己的力量抓住这次的机会。

毕竟那可是亚尔斯亲口开出来的条件。

『我保证今后不会对你同行的事情多说什么。』亚尔斯当时是这么说的。他之所以把这项任务交给露姬,是因为他相信露姬能够完成这项任务;他之所以设下这种门槛,是因为他期待露姬能够跨越过去。既然如此,她当然必须回应亚尔斯的信任和期待。

因此露姬一定要赢下这场比赛;她一定要完成这项任务。

就在这个时候,露姬隐约听到场内广播在叫自己的名字,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在这名娇小魔法师的眼眸里,蕴藏着坚定不移的决心。

白天的亮光让露姬忍不住眯起眼睛,不过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则是全被集中到极致的精神挡在外头。

──阿尔不会设下无法跨越的门槛。

虽然露姬至今已经被亚尔斯指派过不少难题,但是这些难题基本上都被她解决了,又或是处于即将攻克的阶段。这次的难题肯定也是如此……亚尔斯是认为露姬能够取胜,才把这项任务交给她。

露姬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在脑海里快速预测比赛的进程,心念电转地组织起战术。相对于她在费莉涅菈面前的大胆发言,露姬的态度可说是相当谨慎,而这果然还是因为这次的对战选手很不一样。

对身为三位数魔法师的露姬来说,这场比赛的对手如果只是普通学生,那根本就和「门槛」两个字沾不上边。

露姬接下来要对上的选手,是弗利克•艾尔加农。他是卢萨路卡引以为傲的第三席无双魔法师──约翰•伦布鲁兹的得意门生。根据目前仅有的情报,弗利克虽然在排名上是三位数,但是实力似乎足以匹敌二位数魔法师。

相对于弗利克,露姬的最高排名只到100名前后,距离二位数排名还差了那么一步。然而,她并未因此感到悲观。因为和当时相比,露姬能够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实力有了明显进步。

虽说对手的实力还是未知数,但也不是要自己去和无双魔法师对打。不,就算对手比自己还强也无所谓。在这场比赛之中,并不是魔力更多的人就一定能取胜,拥有强力魔法的一方也不保证能获胜。只有在场上站到最后的人,才会成为真正的赢家。

在魔法师的同场竞技里,只要有一方受到足以成为致命伤的伤害,比赛的胜负基本上就已经分晓了。露姬在训练和模拟战中,早已深切体会到这个事实。精神伤害所导致的头痛一旦加剧,根本完全无法发动魔法。

如此说来,露姬应该采取的战术,就是先发制人啰?

答案是否定的。对方可是彻底隐藏了堪比二位数排名的实力,在几乎完全不泄漏真正本领的情况下,一路晋级到了正式赛。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普通的办法是对付不了他的。既然如此,自己就不可能采取一开始便亮出底牌的战术。

露姬思索着这些事情,缓步走到比赛场地的指定位置就位。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第一次抬起头来,将对手纳入视野之中。

弗利克•艾尔加农。卢萨路卡第一魔法学院的一年级生。虽然他的身高体格和亚尔斯颇为接近,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明显和亚尔斯不同。

尽管脸上挂着清爽的笑容,可是在弗利克的面具底下,潜藏着流露出不快感的憎恶之情。而在他紧盯着露姬的视线里,则是带着一股神经质的凶暴光芒。

距离比赛开始已经不到两分钟,接下来只要在隐隐可闻的热烈欢呼声中,静待比赛开始的那一刻──露姬原本是这么想的,可是……

「真是令人失望呢。就在好戏正要上演的时候,亚尔斯『大人』居然脚底抹油了是吗?」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