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六卷 特典「生锈心灵的清凉剂」

第六卷 特典「生锈心灵的清凉剂」

心灵是会生锈的存在。当人们注意到锈蚀扩散时,身体器官已经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影响。

魔法师也是人类,在外界出生入死的残酷经验,往往会加速心灵的锈蚀。尤其是那些不幸被魔物生吞下肚的同伴,在临死前发出的绝望哀号,听在耳里简直像是来自地狱的音色,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

魔物将同伴嚼成碎片的残忍景象,会深深地烙印在眼底,化为浸染灵魂的毒素,侵蚀着观者的心灵。像这种会腐蚀心灵的毒素,在外界可说是不胜枚举。

而其引发的结果就是,不少魔法师都深受精神疾病困扰。

无论是多么优秀的魔法师,也终究是血肉之躯,无法免除这种灵魂伤痛的折磨。

当同伴的伤势无力回天时,必须亲手了断其生命;在部队溃散的情况下,不得不狠心抛下动弹不得的朋友。辗转难眠地懊侮着没能救下身旁陷入危机的同伴,对魔法师来说是家常便饭。

随着这种情形愈发严重,人类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心灵,开始选择不去想任何事。而停止思考的结果,就是进入「麻木不仁」的状态。即使是在这种状态,人类的心灵仍会一点一点磨耗──忍耐到最后,总有一天会因为忍受不了而崩溃。

因此撇除少数例外不谈,对魔法师来说,「休息」非常重要。在心灵即将到达极限时,他们会选择回到生存区域里,置身于普通市民的生活之中,疗愈伤痕累累的心灵。

外面世界的一切,绝对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墙内世界的生活,才是这个世界应有的样貌。为了不让自己的感觉麻痹,他们必须重新感知到这样的事实。

露姬之所以会察觉到自己的心灵即将崩坏,起因于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那时期的她开始频繁参与外界的实战,并且逐渐习惯同伴的死亡,最后终于进入麻木不仁的状态。

那是无法刻意察觉到的无自觉症状。

从任务中归来的露姬,当时正在和部队的其他人一同用餐。但她赫然发现,自己送入口中的料理没有半点味道。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当下,露姬不由自主地用双手环抱住身体,痩小的肩膀不停哆嗦。失去味觉固然非常恐怖,但最令人感到恐惧的是,她甚至不晓得是何时失去了味觉。居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站在崩溃边缘,一种类似战栗的感觉,打从内心深处涌上。

像这种味觉障碍的症状,是执行外界任务的魔法师的常见疾病之一,甚至已经被视为魔法师的一种职业病,军方当局并没有把这种病症当成大问题。

然而,这其实只是一种初期症状,背后隐藏着更加危险的讯息。情感麻木之类的自我防卫精神机制,必须以割舍喜悦和幸福感为代价,但这些却是人类生存在世的基本情感需求。人类在极限状态下会舍弃多余的机能,保持身体和心灵的平衡。

正因如此,露姬才感到无比恐惧。

在丧失味觉后,接下来不管是哪个感官出问题都不奇怪。会是视觉吗?还是嗅觉或痛觉呢……?无论如何,露姬都深深感到恐惧。她不是在担心会影响到魔法师的生涯,而是感觉自己正在逐渐脱离人类的范畴──对于一心渴望为「他」而活的露姬来说,这是她难以接受的生命消耗。

露姬曾经发誓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他」,但她甚至忍不住开始担心,这份珍贵且不容玷污的情感,会不会也跟着日渐模糊。因为露姬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他」而存在。

幸运的是,露姬的味觉障碍症状还在初期阶段,因此很快就得到了完善治疗。

在军队的高压环境里,味觉障碍不是什么罕见的精神疾病,当然也早已确立相应的治疗方法。

只是露姬之所以会出现味觉障碍的问题,并不是因为精神不够成熟。从统计上来说,成年人和前段排名的魔法师,更有可能出现这种感官障碍的问题──那些能够看淡生死的魔法师,从某方面来说等于是逐渐舍弃了自己的人性。无论是侥幸地保全性命,还是不幸地迎来悲惨结局,只要当事人还身为魔法师,或许就是走在一条不断迈向崩坏的道路。

经历这场风波后──

有一天,在军队食堂仔细品尝料理味道的露姬,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啊,对了,原来是这样啊。

露姬总算察觉到一件事实。亚尔斯的排名在亚鲁法国内,已经来到前五名的位置。只要再过一段日子,他肯定就会站上全体魔法师的顶点。

而当亚尔斯站上顶点的那一刻,他作为人类的那些部分,究竟已经丧失了多少宝贵的东西?

亚尔斯将会失去的,当然不仅是味觉之类的感官而已。

他将失去关心别人的能力;对于死亡也完全无动于衷。

而在这种自我防卫机制的尽头,亚尔斯这个人究竟还能剩下些什么?

思及于此,露姬心中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只要是对那位大人有益的事,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去做。如果要让「他」能感受到幸福……我首先要做的事情是……

「请问,可以教我怎么做料理吗?」

听到少女唐突的请求,食堂的厨师一开始有些惊讶,但很快就笑咪咪地招手要露姬过来厨房。对于过着军旅生活的露姬来说,她身边能找到的厨师,只有这位掌管食堂的中年女性。

在那之后,露姬只要一有空闲,就会前往食堂锻炼厨艺。她在那里学会了选择食材的重要性。如果亚尔斯真的不幸出现严重的味觉障碍,单凭厨艺或许无法应对那种困难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露姬希望透过精心挑选的食材,让亚尔斯品尝到食物的味道。她觉得只有这种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幸福,才有办法将亚尔斯拉回正常人的世界。

因此,在露姬当上亚尔斯的搭档之后,她立刻决定以红茶作为第一步。

军人的味觉障碍问题几乎都源自心因性,所以培养享受红茶的习惯,是一种相当有效的治疗方案。

在成为亚尔斯搭档的现在,露姬总是不着痕迹地寻找机会,以适当的频率帮亚尔斯冲泡红茶。亚尔斯看起来也不排斥,让露姬在这件事上算是松了口气。

正如露姬所预想的,亚尔斯的味觉一开始相当迟钝。在评论红茶的味道时,甚至会说出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感想,根本品尝不出红茶的好坏。

不过,他那味觉迟钝的症状,「似乎」有逐渐好转的迹象。

因为当露姬端出亲手烹调的菜色时,亚尔斯说出的那句「好吃」,显然是他在感受到食物美味后的肺腑之言。

就这样潜移默化地治好亚尔斯大人的毛病吧──露姬下定决心,今天也同样使用严选的茶叶,冲泡出带着沁人心脾芳香的好喝红茶。

※ ※ ※

「原来如此,你做了这种梦啊?听起来的确是很像有那么一回事,真亏你能梦到这样的内容呢。」

针对亚尔斯的迟钝味觉,露姬慷慨激昂地陈述了改善的必要。但亚尔斯只是斜眼看着她,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自顾自地啜了一口红茶。他看起来不怎么在意露姬的心情,只是淡待地咕哝了一句「这茶真好喝呢」。

站在一旁的露姬先是皲起眉头,随即不高兴地鼓起脸颊说:「有一半是真的!至少我是真的……」

「如果只有一半是真的,那不就代表还是和事实有出入吗……?」

听到这句像是在鸡蛋里挑骨头的话,露姬顿时鼓着脸颊,逼近到亚尔斯的面前说道:

「有一半『以上』是真的!亚尔斯大人明明就把吃饭这件一事,看成单纯的营养补给活动吧?所以很有可能品尝不出食物的味道啊。」

「哎,这在军队里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话说回来,你的想像力也未免太丰富了吧?这种梦境实在太牵强附会了。」

才没这回事──露姬依旧不肯退让。亚尔斯在外界战斗的时间比谁都长,自然比谁都还要熟悉外界的悲惨情景。亚尔斯只是对自己身体的异状没有自觉而已,事实上从他身上应该可以找到许多异常的征兆。

「…………我只是担心您的健康而已……那、那,这杯红茶的味道如何?」

「我刚才不是说过很好喝了吗?非常美味啊。」

亚尔斯对着露姬露出和煦的笑容,希望就此岔开话题。

过午时分的片段时光,就在两人的闲聊中过去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