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七卷 第40章「叛逆的禁忌之子/迪米·艾兹鲁」

第七卷 第40章「叛逆的禁忌之子/迪米·艾兹鲁」

令人遗憾的是,纵使强大如亚尔斯,也无法尽数改变周围的环境,将之化为一望无际的浩瀚沙漠。尽管如此,朝着四面八方延展开来的【砂国世界】,还是将视野所及的树木全都化为沙砾,原本耸立着参天巨木的那些地方,则是直接变成了一座座的小沙丘。

外界绿意盎然的景色,已经彻底变了个样──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眼前是一片反射着艳阳光芒的金黄色沙漠。

在这片沙漠之中。

不知何时,浓密的乌云已经笼罩了整个天空。直到刚才仍熠熠生辉的沙粒上,全都蒙上了昏暗的色彩。这片乌云的范围转眼扩展,逐渐将太阳遮了起来,明显感觉到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变化仅限于附近一带而已,像是把这片沙漠作为决战舞台单独切割出来。在远方云层的缝隙间,可以看到太阳依然和先前一样,朝地面洒下灿烂的阳光,为景色添上几分温暖的色彩。

在这种诡谲的天气之中。

独自对抗异形怪物的亚尔斯,感受到许久未有的战斗满足感。他过去从未遭遇过如此强大的敌人,同时也是第一次把魔力动用到这种程度。只见他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笑意。这种沉浸于死斗之中的高昂情绪,当然不是来自魔法师的理性,而是来自强者的本能渴望。

实际和【恶食】展开交战的亚尔斯,已经把那个抱怨被卷入麻烦事的自己抛到脑后。不,即使到了现在,这也依然是一件麻烦事。只是过去的他在战斗中品尝到的,不是这种兴奋的情绪,而是一种索然无味的空虚感,简直像是巨人在蹂躏婴儿一样,根本只是在屠杀魔物而已。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置身于现在这种状况的新鲜感,让亚尔斯的思绪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甚至可以说是达到海阔天空的境界。

事实上,这场战斗对亚尔斯来说,也是一个实验的好机会。因为他有了充足的理由和必然性,可以尽情地使用镌刻在锁环上的众多魔法。威力、精密度、构成程序的安定……究竟会消耗掉多少精神力?因为这些魔法过去基本上都是在瞬间歼灭掉魔物,所以顶多只能确认到可以正常发动而已。

因此能够在实战的环境下,以如此强大的敌人作为对手,就成了彻底测试【宵雾】力量的绝佳机会。

然而,尽管亚尔斯本人完全是从容不迫,但是现场如果有第三者存在,单从眼前的状况来看,大概会毫不犹豫地做出他处于下风的判断。

虽说都不到致命伤的程度,然而亚尔斯的全身上下在在可以看到渗血的伤口,衣服也到处都是撕裂的破洞,甚至还有不少烧焦的痕迹。

划破脸颊的那道伤口不断流出鲜血,于是亚尔斯用袖子抹了两下。可是胡乱擦拭伤口表面的结果,就是他的半边脸颊被鲜血染红,简直像是拿小刷子涂抹开来。虽然伤口因此暂时止住了血,但是即使有鲜血再次从伤口流出,亚尔斯大概也不会去理会这件事吧。

至于另一方面的【恶食】。

若是从亚尔斯施加的魔法和攻击的伤害总量来看,【恶食】就算已经魂归西天了都不奇怪。然而,这头可怕的敌人不管是手臂被砍飞也好,还是头部直接挨了一剑也罢,都能在一瞬间恢复原状。因此从外表上来看,【恶食】依然是完好无伤,和一开始对上亚尔斯时的模样如出一辙。尽管如此,魔法的交火和身体的恢复,理应都会消耗掉相应的魔力,其结果就是身体内部的魔力会出现显着减少──不,是「应该」会减少才对。

【恶食】毕竟是吞噬了几百名魔法师,并且吸收了他们魔力的魔物,即使是魔力量异常惊人的亚尔斯,在总量上也难以和它匹敌。

(话说回来,这家伙究竟是吃掉了多少魔法师啊……)

亚尔斯非常清楚自己拥有的魔力量有多么不寻常。他和普通魔法师之间的不同之处,不仅限于魔力操作和能够使用所有系统魔法的能力,在魔力量上更是有着一目了然的差距。

尽管如此,面对几百名魔法师加起来的魔力量,亚尔斯终究也难以望其项背。虽说他心里也早有预期,但多少还是感到有些失望。

为了转换失落的心情,亚尔斯深深地长吁了一口气,接着再次紧盯住【恶食】。周围的空气紧绷了起来……双方都在观察对手会怎么出招。

也不知道是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还是忌惮着亚尔斯的力量不敢贸然动手。

只见【恶食】迟迟没有主动进攻的意思。可是战局如果发展成持久战,总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于是亚尔斯露出无畏的笑容,像是在刻意挑衅似地开口询问【恶食】:

「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你的脚下全是这样的沙漠,你的脚力和奔跑速度就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吧。」

虽然不晓得亚尔斯的话有没有传达给对方,不过【恶食】张开了大嘴,「咔嚓咔嚓」地咬着尖牙作为回应。

(总而言之,唯有用一击必杀的方式,才有可能打倒这家伙吧。)

虽说沙漠的沙子会绊住脚步,同时也没有能够作为踏台或跳跃起点的树木,可是像【黑雷】这种在天空展开的魔法,想要直接命中动作迅捷的【恶食】,实在是极为困难的事。

就在下个瞬间,【恶食】采取了行动。只见它扬起沙尘,以「之」字形的不规则轨道,朝着亚尔斯的方向猛冲过来。转眼就从四足步行切换成二足步行的【恶食】,用力抡起几乎拖在地面上的手臂。

三根坚韧的利爪在拨起沙子的同时,于空中施放出了三道垂直的锋利斩击。

这三道凌厉无比的斩击,和【库拉玛】的哈赞先前施展的无形风刃非常相似,但是说起蕴含其中的魔力量,每一道都有哈赞的两倍以上。

而最为棘手的问题在于,风系统的斩击是将威力蕴藏在空气本身之中,因此不管是主动进攻还是被动抵挡,都没办法完全消除斩击的威力。话虽如此,倘若斩击把乌云劈出缝隙,将会影响到【黑雷】的魔法构成,到时候事情也会变得很麻烦。

(用风来对抗风是最常规的做法──直接碾碎好了。)

亚尔斯扯动AWR的锁链,将魔力注入靠近剑柄尾端的某个锁环,随即扬起手说道:

「【苍穹陨落《downburst》】。」

忽然之间,仿佛有某个无形的巨人从天空一脚踩了下来,一股强大的气浪猛烈地吹拂。这道气浪连同着空气,直接碾碎了【恶食】利爪发出的斩击,在地面上凿出一个圆形的深坑。

撞上地面的大股气浪,随后便沿着地表扩散,将细小的沙砾吹得漫天肆虐。

在这阵沙尘暴一般的风暴中,亚尔斯依旧全神贯注地盯着【恶食】,没有放松任何警戒。果不其然,有两道平行的光芒倏地激射而来。亚尔斯立刻将上半身向后仰,闪避这突如其来的高速攻击。就在他切换成向上仰望姿势的瞬间,【恶食】施放出来的两道热线,正好烧灼着空气,和他的视线交会而过。

亚尔斯顺势将视线转向了【恶食】,发现那两道热线来自两条尾巴前端的异形大嘴。只见那两条尾巴像是毒蛇昂首般扭动起来,持续喷射而出的热线也配合着尾巴的动作,毫无章法地摇摆挥舞,简直像是两根细长的火焰棒。

亚尔斯扬脚一挑,做出把东西踢起来的动作。他脚边的沙子立刻漫天飞舞,在注入魔力后化为一道沙壁,抵御即将到来的热线攻击。

就在电光石火之间,亚尔斯扭动身体做出回避动作──下一秒钟,沙壁的某个部分染上一团赤红、高高隆起,白炽的热线就这么从中心贯穿而过,以毫厘之差掠过了他的脸颊。

紧接着,【恶食】朝着亚尔斯猛冲了过来。亚尔斯马上在前方展开好几重障壁,【恶食】则是直接伸出双手和利爪作为回应,像是要强行撬开门窗,使劲撕扯着挡住去路的障壁。片刻过后,或许是觉得这种突破方式太过麻烦,【恶食】再次将魔力聚集在口腔部位。

只见【恶食】陡然停下了所有动作,像是在憋气似地闭住嘴巴,而它的胸口一带明显鼓胀起来。

「──别仗着有几分魔力,就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啊!」

就在亚尔斯不悦地如此嘟囔的瞬间,【恶食】的嘴巴张开到接近一百八十度,从中射出了一颗压缩到极致的魔力弹。那颗魔力弹摧枯拉朽地碾碎了障碍物,一口气就破坏了层层叠叠的障壁。和刚才的热线不同,魔力弹的速度并没有那么惊人,外表看起来则像是一颗漆黑的重力球。

只要被这颗重力球吞噬进去,除了物理损伤以外,魔力肯定也会受到扰乱。不,一旦和人类的脆弱身体发生正面碰撞,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亚尔斯立刻做出反应,制造出一颗用来对抗的球体。不过,这颗球体并不是魔力弹,而是魔法具体显现之后的样貌。

相对于【恶食】的漆黑魔力弹,这颗球体就像是迷你的白色太阳。

「【炼狱《astral sun》】。」

不,不仅是外表相似而已,从原理上来说,这颗球体就是压缩过后的微型太阳。

很快地,带着熊熊火焰、表面甚至冒出了螺旋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