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七卷 第41章「潜藏于薄暮中的旁观者」

第七卷 第41章「潜藏于薄暮中的旁观者」

激烈鏖战的痕迹,深深地镌刻在大地之上。刚才那些强大魔法所留下的魔力残渣,似乎还飘散在周围的空间中。

仿佛陨石坑一般、直径足足有一公里左右的巨大坑穴──这个座落在矿床附近的坑洞,在一切都已结束的现在,周围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

太阳终于开始西沉,照耀在这片和外界格格不入的荒地之上的阳光,逐渐变成了暗淡的橘子色。

在夕阳映照下,只见巨大坑穴的内部,有一道人影在走动。那道人影踩着悠哉的步伐,不疾不徐地朝着几小时前的鏖战地点走去。

那头顺着肩膀披散而下的美丽白发,随着高䠷人影的步伐摇曳摆动,简直像是随风飘逸的女性长发。

这名人物穿着一件蓝白条纹的长大衣,双手插在长大衣的口袋里。因为身材高䠷纤细的关保,乍看之下实在难以辨别出「他」的性别,但勉强还是能够看出是名男性。

这是因为男子给人模糊朦胧的感觉,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脱离现实的奇妙存在感。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就是存在的印象和轮廓都十分模糊,没有明确的感觉。但男子明显不是什么普通人物,即使是看似平凡无奇的步伐,也在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一股不寻常的氛围。

在西斜的夕阳中,男子喃喃自语地说道:

「伊莉依丝还是老样子,非常谨慎呢。虽然哈赞一副马上就要失控的样子,不过她还是成功制住了那匹脱缰野马。然而,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好,我本来还期待他们直接帮我收拾掉现役首席,看来我的如意算盘是打过头了。话说回来,那家伙感觉比想像中的还要难解决……亚尔斯•雷金。」

男子不带情绪起伏的声音,有着宛如女声的清脆响亮,只有在说出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流露出一丝苦涩的味道。但就在下一个瞬间,从平整刘海下露出的那张脸,已经扬起了无所畏惧的冷笑。

「哼……在这种穷山恶水的地方,不知是哪位贵客大驾光临?」

仿佛是在回应他的这句话一般。

「伊莉依丝和哈赞那个蠢货,和卢萨路卡的贵公子打起来了喔~」

原本应该只有男子一人的巨大坑穴之中,不晓得从哪里传来了一道极为悠哉的女性声音。很快就在男子视野边缘现身的那名女子,外表完全是典型的邻家女孩,仿佛能令人联想到纯朴的田园风光,和周围一片死寂的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女子身上散发出一股恬淡自得的氛围,直接体现出了一种纯朴敦厚的气质。话虽如此,若是乡间的小城镇也就罢了,在这种外界的战场遗迹里,她的这副模样反而有种非常突兀的感觉,甚至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也不晓得她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相当突兀,只见女子──妲琪娅从容自在地把手背到身后,随意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头。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名平凡的普通女孩,但是也有些许故意做给别人看的感觉。

「这可真是教人吃惊呢。你居然还活着啊?」

「你那种根本不在乎别人死活的语气,居然好意思说什么『真是教人吃惊』~?」

女子语带调侃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但是男子完全没有回头看她一眼的意思,只是继续迈着脚步走向巨大坑穴的中心地带。

「哎呀呀,你别看我这样,我其实也是很吃惊的喔。毕竟杀死你的不是别人,正是身为现役首席的亚尔斯•雷金。不过,如果是你的话,的确是有可能逃过一劫呢……话说回来,伊莉依丝有彻底解决掉约翰•伦布鲁兹吗?我个人是很希望她能做好【库拉玛】成员的本分工作啦。」

「你没从她那里收到报告吗?很遗憾地,最后似乎还是让对方溜掉了~」

从名为「妲琪娅」的女子口中听到答案之后,男子有些扫兴地哼了一声,不发一语地继续迈开步伐,最后终于停下脚步。在这个距离坑洞中心不远的位置,地面上有一大滩黑褐色的污渍。

若是知道几小时前那场变故的人,大概都会马上反应过来──这是亚尔斯殊死战斗后留下的血迹。

男子掏出插在口袋的其中一只手,抵在下巴上摆出沉吟的模样。但是和他的动作相反,他的表情看起来没有特别在思考什么。此刻站在这里的他,显然是带着明确的任务和目的。

「这下子那位大人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了,甚至还有可能称赞我做得非常好吧。古铎曼的研究也不会变成白忙一场……还真是干得相当不错呢。」

古铎曼所开发出来的强化人类技术,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研究成果,但是那种带有缺陷的技术,原本就很难达到实用化的阶段。

若是能配合最新的重大研究数据,或许多少能改善这种缺陷问题,可是这项技术已经被那位首席魔法师彻底销毁。不过单从结果来看,古铎曼先前交给男子的数据资料,已经可以算是令人满意的成果。虽然原本的计划遭到打乱,但就结果来说也只是时程有些延迟而已,甚至有机会调整成更好的规划。

男子将手臂伸到黑褐色的污渍,也就是那滩血迹的上方──立刻有无数的红色水珠飘浮了起来,仿佛是从地面上挤出来一样,只从沙子和土块之中提取出液体。那些血珠很快就集中在空中的某个位置,凝聚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球体。

凝视着那颗球体的男子,掏出了插在口袋的另一只手。一个貌似试管的容器握在那只手的手掌里。动作熟练地用拇指取下瓶盖之后,红色水珠形成的那颗球体,马上像是被吸进去似地流入容器之中。

男子立刻阖上瓶盖,对着暗红色的阳光检视了一下试管的内容物,心满意足地将它收进了口袋里。在那之后,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说道:

「这样子啊,没想到最后连约翰•伦布鲁兹都没能收拾掉……也罢,毕竟是这种状况,伊莉依丝大概没有使出四尾吧。话说回来,妲琪娅,你没有回到【库拉玛】的……」

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忍俊不禁的笑声打断。背对太阳而立的妲琪娅,在一片逆光之中露出了目中无人的笑容。

「突然跑来打扰你是我不对,不过你这样子是不行的喔~没把话说清楚就想拐人家回去……而且我个人更感兴趣的事情,是你刚才采取那些血液的动作……梅库菲斯。还是说,你现在是叫伊诺贝这个名字~?」

男子温和上扬的嘴角顿时沉了下来。只听他以带着明显敌意的语气,非常不高兴地开口说道:

「哼,我的确有段时间是叫这个名字。顺带一提,『伊诺贝』这个名字可不是我自己取的……单纯只是在那个场合下,被对方用这个名字来称呼而已。」

这名被称作「梅库菲斯」的男子,在一瞬间就恢复了笑容,以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回答了这个问题,就连夕阳的逆光也没能让他眯起眼睛。紧接着,他突然换上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你早就知道那里有什么东西了是吧?有件事情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矿床附近会这么刚好地出现棘手的魔物。你这个人的性格实在是很恶劣呢。对了,话说回来──你的那具身体,究竟又是谁的东西?」

「你说这个吗?你如果愿意告诉我那些血液的用途,那我也不是不能告诉你答案喔~」

「哼,还真敢说呢……你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老实交代的意思吧?所以说……你打算站在哪一边?」

妲琪娅一脸狡狯地露齿轻笑道:

「当然是对我有利的那一边啰~看在以前的交情上,只要你别来坏我的好事,那我们就可以相安无事~可是事情似乎没有这么容易呢?」

面对妲琪娅的这番装疯卖傻,梅库菲斯面露苦笑地回应道:

「不好说呢。不过,我个人也是真心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毕竟我实在是猜不透你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梅库菲斯一边用单手拨弄着试管,一边动作潇洒地转向妲琪娅的方向,以像是和老朋友说话的语气一般说道。

两人之间的谈话,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火药味。然而,尽管明知自己和对方不可能是同路人,但是又没有理由针锋相对的两人,只能持续着不着边际的对话,就像是没话找话地聊着天气话题一样。

最后,梅库菲斯像是对这种无谓的谈话感到厌烦,甩了甩一头白色长发,意兴阑珊地耸肩说道:

「好啦,虽然我还想再聊一会儿,但是我们好像没有时间了呢。」

梅库菲斯很快地瞥了远方一眼。他似乎确认到了正在朝着这边接近的大量人影。

「嗯,看起来的确是这样子呢~那么,我就先行告退了。」

妲琪娅踮起单脚转过身去,像是要继续刚才的散步之旅。就在这个时候,她再次隔着肩膀回头看向了梅库菲斯,脸上突然浮现一种难以抹灭的虚无感。那空洞呆滞的眼神,甚至只剩下一片浑浊。

「《费格尔四书》,第四章【欧迪奥格希多】。」

「──!!」

妲琪娅在临去之际抛出的这句话,让梅库菲斯微微眯起眼睛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