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七卷 第42章「寂静的密度」

第七卷 第42章「寂静的密度」

结束【恶食】的讨伐,并把亚尔斯送进治疗室之后,已经过了大约两个星期的时间。

目前巴鲁梅斯的防卫工作,是由其他六国共同代为分担。各国的总督和元首在事件过后,很快就齐聚于巴鲁梅斯召开了对策会议,会中也决定日后将定期举行此类会议。

本次会议的最优先议题,自然是国家麾下的魔法师几近全灭的巴鲁梅斯,今后将如何维持国防战力的问题。作为该问题的对策,从各国派遣魔法师支援的提案立刻就通过了,因为各国元首都一致认为,这样的做法是最妥当的处理方式。

各国很快就达成以下协议──前来支援的部队成员不包括无双魔法师,但是会安排几名二位数魔法师在内,以确保战力能够达到一定水平。巴鲁梅斯的防卫工作,在短期间内都会由这些支援部队负责包办。

而各国元首在经过讨论之后,裁定身为巴鲁梅斯元首的霍尔达尔必须退位,并且剥夺其同族血脉的元首继承权。被送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的总督贾加利德,在亚鲁法居中斡旋之下,勉强逃过了极刑的命运。尽管再也无法重回军队,但至少能够在边境度过余生,说起来也算是相当宽大的处置。

至于巴鲁梅斯的继任元首,将会从移居此地的旧罗姆王国王族之中,挑选出合适的成员作为候选名单。而接替贾加利德坐上总督之位的,则是妮露赫涅•奎铎卢这位铁娘子,也就是七国亲善魔法大会期间,陪同霍尔达尔出席临时会议的那位老将军。年龄约在五十五岁左右的她,投身军旅已有三十年的岁月。妮露赫涅在军方内部人望深厚,是原本呼声就很高的稳健派代表,再加上出身名门贵族,因此没有任何人反对她的上任。照理说来,总督的任命权是握在元首手里,但是这次因为元首的任命也需要相当的时间,所以就采取了这样的特例处置。

就这样,在各种善后处理工作都完成安排后……

眼看最迫切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代表各国的高官和随同前来的无双魔法师,也开始陆续返回自己的国家。巴鲁梅斯所发生的这场风波,确实是一起重大事件,但在这种情况下,更不能疏忽自己国家的防卫工作。

结果就是,如今还逗留在巴鲁梅斯的他国无双魔法师……就只有亚尔斯一个人而已。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至今都尚未清醒过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考虑到治疗上的需求,不能够随便移动伤患的身体。

先前帮忙涅库索丽丝的其他治愈魔法师,也开始陆续踏上返国的归途,让整间治疗室变得有些冷清。而在这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里,亚尔斯都静静地躺在房间中心的病床上沉睡。

在这间以白色为基调的治疗室里,除了遍布房内的治愈魔法用魔法阵以外,就连最普通的水瓶都充满了病房的风格。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至少没有弥漫着一股药品的味道。

话虽如此,整间治疗室并没有给人郁闷的感觉。因为每天都会有人在固定时间进来做定期检查,为房内带来新鲜的空气和更换的备品。而始终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那些魔法式,或许也帮忙扫除了一些阴郁的氛围。

一阵干燥的微风从窗户吹了进来,让窗帘不规则地摆动。某位探病者所送的水果,随风散发出一股清香,若有似无地挑逗着嗅觉。

位处高层的这间治疗室,此刻进入了完全的寂静之中,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安稳祥和。

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动静的亚尔斯,头发被恶作剧般的微风轻轻吹拂了起来。

就在这宁静的晨光中,突然有访客的气息出现在这间病房里。

一道人影从无声滑开的门后走了进来,蹑手蹑脚地不发出任何声音。这名访客之所以没有事先敲门,大概是因为很清楚房里没有其他人存在。为了避免惊动到亚尔斯,「她」的每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但终究还是无法避免拐杖传出的敲击声。

露姬自从清醒后,每天都会在这个时段造访亚尔斯的病房。话虽如此,她在病房里也不会特别做些什么,就只是陪伴在亚尔斯身旁而已。然而,露姬似乎把这件事情视为搭档的应尽任务,近乎死心眼地每天都这么做。甚至连定期检查中较为简单的那些项目,例如体温和心跳数的测量,她也自告奋勇地包办下来。

只见露姬摇晃着一头银发,踩着不灵活的脚步来到亚尔斯的病床旁。接着就像往常那样,单手拉过旁边的一张圆凳坐下。在悄无声息地吁了口气后,她弯下纤腰,窥伺起病床上的亚尔斯。

露姬应该早已恢复到无需辅具也能行走的程度,但她硬是以「伤势还有疑虑」为借口,拒绝卸下身上的辅具。而她的这种态度,大概是在担心自己会被强迫和亚尔斯分开,独自一个人被遣送回亚鲁法本国。

先前露姬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她首先想到的也不是自己的伤势,而是亚尔斯的安危。虽说露姬现在多少冷静了下来,但她心里还是有着强烈不安。毕竟当亚尔斯恢复意识时,应该要有人陪伴在他身边才对。而如果可能的话,她希望那个人是自己……

正因如此,露姬每天都会在这间病房里,和亚尔斯一起度过漫长的时间。

「亚尔斯大人,您如果不赶快清醒过来的话……学院的出席日数会不够的喔?」

今天的露姬同样也东拉西扯着无关紧要的话题。虽说一直都是如此,但是她的这些呼唤并没能得到任何回应。如果亚尔斯就这么一直昏迷不醒……露姬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像是要挥去不晓得已是第几次浮现于脑海里的不安。在只有两人的静谧空间里,唯有亚尔斯的规律呼吸声,能够勉强让露姬的心灵冷静下来。

虽然露姬听说亚尔斯迟早会恢复意识……但是随着每天日升日落,她的心情也变得愈发焦躁。要等到何时,才能看到亚尔斯清醒?说到底,他真的能够清醒过来吗?该不会所谓的治疗成功,根本就是骗人的吧?

「亚尔斯大人……再这样下去的话,我觉得我真的会……」

无法原谅这所有一切。无论是过度倚赖亚尔斯的军方,还是害他身陷危机的元首和总督,又或者是到头来没能赶上的蕾蒂和琳涅等人。而最让她感到无法原谅的,还是尽管赶上了紧要关头,最后却什么也做不到的自己。

然而,露姬也只能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将心中的无尽悔恨倾吐出去。不过即使这样唉声叹气,亚尔斯也不会因此清醒过来。

尽管如此……露姬还是渴望再次看到那幅闲聊拌嘴的日常画面。虽然从她眼中看来,亚尔斯实在是变得太好说话,以致于时常被忒丝菲娅她们趁火打劫,但是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自从亚尔斯进入学院就读以来……没错,和军人时代相比,他简直判若两人。

从露姬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剧烈变化,确实让她有股说不出的别扭感。只是如今细想起来,自己心中怀着的这种别扭感,不过是细微末节的问题。直到此刻露姬才领悟到,整件事情的重点在于,这些变化对亚尔斯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而不是她怎么看待这些变化。如果这对亚尔斯来说是正面的征兆,她就不该干涉过问。

如今的露姬,甚至希望见证亚尔斯的一路变化,以及这样的亚尔斯将会走上什么样的未来。

为了开创能够继续共同度过的明天,为了迎向永续安定的未来……

「请您赶快清醒过来吧,亚尔斯大人。」

仿佛是在治疗灵魂过去所受到的一切伤痛,熟睡的亚尔斯完全没有要恢复意识的迹象……露姬看着这样的亚尔斯,脸上露出一抹凄楚的笑容。为了按捺住心头涌动的思绪,她硬是站在搭档的立场,挤出一个强颜欢笑的笑容。

是因为在那场联欢会的派对上,被芙萝婕从背后推了一把的关系吗?还是因为首次遵循内心想法的行动,至少换来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虽说露姬对自己的不中用感到咬牙切齿,但若她当初没有做出这样的决定,现在肯定深陷于更加强烈的悔恨之中。

种种情绪叠加在一起,让她的自制力出现了裂痕,过去一直深藏在心底深处的任性想法,开始一点一点地泄漏出来。

露姬在椅子上挪了挪身子,缓缓地将手臂交叠放到病床旁边,轻轻地把脸趴在纤细的手臂上,格外用力地磨蹭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天气使然,还是和煦的微风所致,她就这样垂着头,娓娓道出自己的心声。

明明没有任何听众在场,露姬却深感歉疚地垂下脸,不敢正视亚尔斯的脸,只敢看向他的脚尖说道:

「请您不要再让我孤单一人……不要夺走我的生存意义……不要从我的身旁离去……」

在露姬的眼中看来,倾吐出令自己忧愁苦闷的思慕之情,只不过是一种自说自话的任性行为。因此她总是将这份情感留在心里,等待时间的流逝来抹平消弭这一切。

只是露姬从来没有想到,这种情感纠结会是如此揪心的痛楚。

因此……只要一次、只要一次就好,只要把心中的这份情感倾吐一空,从明天开始又能恢复为原来的自己。不管她说出什么蠢话,在没有听众在场的情况下,自然也不会被任何人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