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九卷 第48章「作为必要之恶的高贵项圈」

第九卷 第48章「作为必要之恶的高贵项圈」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图源:脑子有问题的惠惠

扫图:linpop

录入:kid

修图:不会修图的kid

在亚鲁法军方本部建筑物最顶楼的某个房间里,此刻可以看到两道人影。在正常情况下,只有名列前茅的魔法师或是军方的高阶将官,才有资格踏入这个房间。

因此,当不属于这两者的人被传唤到这个房间的时候,难免会感到一阵紧张不安,心里甚至浮现不祥的预感。因为这个房间正如其名,是统领亚鲁法全军的「最高司令官」的专用办公室。

话虽如此,这个房间的摆设看起来相当简朴。整体空间简洁俐落,房间里唯一引人注目的东西,大概就只有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资料而已。

这两道人影的其中一人,正是应房间主人的传唤而来。任务结束后立刻来此报到的这名男子,排名已经跻身二位数的行列,以魔法师来说,完全称得上是第一梯队的水准。如此经验丰富的沙场老将,此刻却露出新人般的紧张表情,从喉咙深处挤出带回来的难堪报告。

「非常抱歉,我们丢失了目标……对方摆脱了我们的追踪。」

在男子微垂下的那张脸孔上,满是僵硬的神色。

任务失败。对二位数魔法师来说,是令人羞愧的结果。人手不足之类的根本无法构成理由。

男子不敢直视司令官的脸孔,只能眼神空洞地注视地毯上的瑰丽花纹。

「别太在意了,毕竟这项任务原本就有点强人所难。」

「不!这次的任务失败……让我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实力不足。」

「我不是这个意思。有句话说得好:『适材适用』。在目前的军部里,没有太多适合执行这类任务的魔法师。所以不管派谁前去追踪,最后大概都会以失败收场吧。」

「……!!」

看着部下半是惊讶、半是放心的复杂表情,身为房间主人和军队司令官的初老男子,忍不住在内心嘀咕。

(如果维札斯特人在国内的话,或许还能想出什么办法。)

房间的主人──贝利克一边想着那位不在现场的谍报专家,一边寻思接下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而不由自主地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副神色凝重的模样,似乎让那名二位数魔法师感受到无言的压力,于是再次挺直背脊,端正自己的站姿。

不过,贝利克在苦恼的其实并不是事态的后续处理,而是令人伤透脑筋的「亚鲁法最强战力」的行动。

如果有人说早已过了壮年时期的贝利克,脸上的大半皱纹都是来自于「他」所引发的各种问题,相信就连贝利克本人也会认同吧。

(我本来以为亚尔斯一定会加入追踪的队伍……可那小子却巧妙地回避掉了吗?)

贝利克是在不久之前,从希丝缇那里收到【学园祭】有入侵者的报告。亚尔斯应该是基于某种想法和考量,才会要求军方派遣魔法师过去支援──做出如此推断的贝利克,在收到学院的报告之后,只下达了追踪逃离学院的入侵者的命令,并没有特别展开大规模的搜捕行动。

附带一提,这份报告的概要内容,就是入侵者拿着伪造的军方特许证潜入学院,并且对两名学生造成了危害的事实。剩下的就是入侵者的外貌情报,以及其施展出的未知魔法之类的事情。而学院方面的受害情形,除了上面所说的那两名学生以外,事实上希丝缇的前部下也不幸惨遭毒手。根据报告所言,入侵的贼人似乎有两名。除了大摇大摆地危害学生的那名入侵者以外,还有另一名负责带路的入侵者。和逃离学院的入侵者一样,负责带路的入侵者,也在随后就消失于人海之中。

奇怪的是,尽管这两名入侵者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他们都没有夺走被害者的生命。不同于其胆大包天的行事风格,两人的行动方式感觉有些自相矛盾,让人很难一口断定他们是什么凶恶的贼人。

贝利克从这点出发,推断出这两名入侵者虽然是预谋性犯案,但是并没有明确的最终目标。也就是说,虽然无法准确推测出贼人的想法,不过可以认为他们的犯案动机掺杂着私人情感,和冷静透彻的犯案手法截然相反。

无论如何,既然这两名贼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贝利克也考虑到他们是【库拉玛】成员的可能性。因此他原本就担心排行二位数这种程度的实力不足以应付这项追踪任务。然而,最令贝利克感到如鲠在喉的,还是亚尔斯没有加入追踪队伍的事情。

明明亚尔斯都特地亲自出面应对了,报告里对这名入侵者的细节描述,却是含糊地一笔带过。除此之外,身为现役首席的亚尔斯,在这么大的风波过后,照理说应该要直接联系贝利克才对;而且既然他都愿意出面和对方打一场了,实在没理由不顺势帮忙追捕逃亡的入侵者。

然而在这次的事件中,事后报告不仅是由希丝缇代为提交,而且理应压制住入侵者的亚尔斯,也没有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

尽管也有可能是他受了什么伤的关系,但是贝利克隐约感觉得到,亚尔斯的异常举动是出于自己的想法,大有刻意控制情报流出的意思。

除此之外,该说是专断独行吗?当亚尔斯断定自己能够独力解决问题的时候,往往就不会向贝利克回报这件事情。贝利克认为这次大概也是同样的情形,再加上关于那名入侵者,亚尔斯本人似乎有什么打算,所以才采取「知情不报」的做法。

思及此,贝利克蓦地注意到部下──那名二位数魔法师,一直动也不动地伫立在自己面前。

他心中感到有些过意不去,姑且送上几句慰劳,允许他离开这个房间。

那名二位数魔法师闻言,登时松了口气似地向后退去。就在他小心翼翼地准备掩上房门的时候,贝利克突然出声喊住了他。

「不好意思,麻烦你暂时守在门口,别让任何人进来房间。」

「是!!」

听着部下精神抖擞的应答和掩上房门的声音,贝利克缓缓开启可以防止窃听的私人通讯,试着直接与亚尔斯取得联系。

(好啦,如果只是追丢了入侵者的踪迹倒也罢了……问题在于「那小子的行动」是否超出我预料之外。)

伴随着呼叫的铃声,一道虚拟液晶萤幕浮现在贝利克的面前。他没有选择普通的音讯通话,而是特地打开视讯通话的功能,当然是为了当面质问亚尔斯这件事情。

虽然这样的做法给人跟不上时代的感觉,但是单凭声音所获取的资讯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对方的表情和视线自不用说,呼吸的快慢深浅或每个细微的动作,同样都能成为提供情报的线索,有时甚至会比言语透露更多的资讯。

只是真要说起来,这一套做法对亚尔斯不怎么管用就是了。但贝利克心想总是聊胜于无,至少能有个声音以外的判断依据。

呼叫的铃声已经在室内响了好几回。

亚尔斯一如往常地没有马上接起通话。贝利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执拗不休地让铃声继续响。

到了最后──

「你也太慢了吧?亚尔斯。【学园祭】的活动早就结束了吧?」

『非常抱歉。我正在忙着准备【学园祭】第二天的活动。』

听着亚尔斯冷静到有些傲慢的声音,贝利克有种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的无奈感,但他还是苦口婆心地开口说道:

「你搞错优先顺序了啊……先不说这个了。军方收到的情报之所以会如此暧昧不明,是和【学园祭】上发生的事情有关吗?」

『嗯。不过,因为这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所以我还真没想到会由总督您亲自处理。』

亚尔斯的语气一片云淡风轻。尽管虚拟液晶萤幕上的他同样面无表情,几乎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但是贝利克长年的经验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希丝缇提交的那份报告有捏造情节,或刻意模糊了关键讯息没错吧?你们两个……该不会是事先串通好的吧?」

『…………没这回事。说到底,我根本没理由这么做。』

「你就别嘴硬了……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您是指哪件事情?』

贝利克不会糊涂到在这种时候大发雷霆。

亚尔斯的装傻态度,反而让贝利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看来那股不祥的预感真的应验了。在总督亲自出面联系的情况下,留给亚尔斯的选项已经极为有限。一言以蔽之,他要不就向贝利克坦诚一切,要不就是继续隐瞒到底。

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亚尔斯似乎打算选择后者。

「亚尔斯,我作为魔法师的资质比二流还不如,但我好歹也是统领全军的总督。比你虚长了几十岁的我,多少累积了一些人生经验。」

『的确是呢。我明白了,那么,请容我再问您一次:您是指哪件事情?』

面对亚尔斯装傻到底的态度,贝利克捏着自己的眉头,无奈地叹了一口大气。

『话说回来,总督,我的学院生活好像快要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