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九卷 第49章「虚实莫辨的项圈」

第九卷 第49章「虚实莫辨的项圈」

没有任何人料想得到,居然能在模拟战中见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准魔法战。

亚尔斯和伊莉依丝比赛的模样,很快就传遍了第二魔法学院的每个角落。由于校内的许多学生都亲眼目睹了整场比赛的过程,因此整件事情的热度完全超出了街谈巷议的范畴。在【学园祭】的第一天就陷入死局的亚尔斯,最后几乎是抱头鼠窜地溜回研究室。但是即使到了隔天,这场骚动也没有任何平息的迹象。

然而,既然自己接下了警备任务,就不能随便丢下工作不管。姑且不说会遇到的麻烦事,亚尔斯身为亚鲁法光荣的现役首席,若是因为在意乌合之众的动向而放弃任务,未免有失身分。

可是,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于自己身上的情况下,即使是亚尔斯也不由得感到有些如坐针毡。而麻烦事总是会在这种时候找上门来,亚尔斯对这样的世间真理早有深刻体会。

现在是【学园祭】的第二天,时间是正午时分。

亚尔斯全神贯注地监看着主校舍前方并列的摊位。尽管他很罕见地鼓起干劲执行警备任务,可是……

(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这个程度也太夸张了吧……)

就连位居魔法师顶点的亚尔斯,也不禁感到头痛了起来。

如果众人对自己还是先前那种避而远之的态度,倒还比较好。那样对亚尔斯来说,完全称得上太平无事。可是今天的情况明显和平常不一样。

首先,令人在意的是主校舍前方的拥挤人潮。从他们完全没有沿着路线前进这点来看,这群男女显然不是【学园祭】的参访游客。只见他们不时停下脚步,向亚尔斯投以意味深长的视线;有些人还装模作样地交头接耳,或是在同一个地方来回打转好几遍,明显是一群形迹可疑的家伙。

亚尔斯大致猜得到是怎么回事,他的脸上逐渐蒙上阴霾。眼下的状况可说前路茫茫。

今天的整体入场人数,似乎和第一天差不多,可是唯独亚尔斯的周围有着极为异常的人员密度。

不用说,这种现象的原因出在亚尔斯自己身上。

(虽然我觉得自己已经处理得很好了,不过这就是无可避免的代价吧。)

亚尔斯强行压抑脸颊的抽搐,尽力克制发牢骚的冲动。至少要完美达成警备任务的微薄心愿,如今逐渐变得希望渺茫。

(要说我在第一天里做了些什么,除了开幕的时候救了几名游客以外,再来就是解决了发生在我们班上的纠纷……不对,那起纠纷的起因是作为奖品的东西太有价值,所以追根究柢,原因出在我身上?再来就是……为有意入学者导览学院,然后和费莉共进午餐……这个应该不能算在工作里头吧?也就是说,原因果然是……)

在结束和伊莉依丝的那场「模拟战」之后,亚尔斯直接和理事长一起离场商谈事后处理事宜,这不管怎么说都会让人浮想联翩吧。

事实上,费莉涅菈甚至主动建议他今天就别在人前露面,但是亚尔斯拒绝了这个好心的提议,硬是坚守自己的岗位。

这不仅关系到自尊心的问题,在任务达成率百分之百的亚尔斯眼中看来,他本来以为这场风波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如今因为自己在场的关系,反而有可能引发更多无谓的事端。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

只见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之中、探头探脑地望向自己的那些学生,眼神里全都带着前所未有的狂热之色。那是一种近乎羡慕或憧憬的目光。

看完昨天那场令人叹为观止的比赛之后,年轻的魔法师幼雏无不感到心潮澎湃。他们从来不曾想像到,魔法居然蕴含着几近无限的可能性,而一流魔法师的真正实力又是如此地深不可测。

「……看来要蒙混过去是不太可能了。」

伴随着一声叹息,亚尔斯抱着且战且走的心情,迈步离开了校舍前方。于是那群学生也隔着一定的距离,浩浩荡荡地尾随着他离开,简直像是跟随母鸟的雏鸟一般。亚尔斯就这样拖着这群莫名其妙的家伙,朝着食堂的露台走了过去。

在空间较为宽敞的食堂露台那里,应该可以稍微缓解一下当前的情况。虽然从警备任务的角度来说,将会有些远离人潮最多的校舍周边区域,但是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下的选择。

然而,在亚尔斯抵达露台并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之后,情况依旧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他的心里油然升起一股走投无路的绝望感。

此刻也不时有人在亚尔斯的背后窃窃私语,像是故意说给他听似地谈论着谣言。这些加入讨论行列的学生,恐怕都亲眼目睹或听说了昨天的那场比赛,每个人都试图透过某些方法接近亚尔斯。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希望能够确认亚尔斯的全部实力,甚至是他始终没有公开的真正排名。若是能够和亚尔斯打好关系,自然是最理想不过;即使退而求其次,也期待亚尔斯能出手指点几招──这种很像学生会有的天真想法,可说全都写在他们的脸上。

可是,这样的想法正是亚尔斯最不乐见的结果。被这群根本不怎么认识的乌合之众擅自视为英雄,并且不负责任地强加期待,是亚尔斯无论如何都想避免的结局。

而这群学生和亚尔斯之间,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微妙距离,这是因为他们心里也感到相当困惑。直到昨天为止都还是自己同学的一年级生,在一夕之间就变成了轰动学院的话题人物,因此众人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位名人。他们当然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随便地对待亚尔斯,但是突然对他百般奉承似乎也不是很恰当。

然而,在这群畏缩不前的学生之中,还是有胆大无畏的勇者存在──亚尔斯光是看到那名少女意志坚强的表情,就隐约感觉得出对方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你好,亚尔斯同学。我还是第一次像这样向你打招呼呢。」

只见那名少女甩动着一头素雅的金发,毫无惧色地走上前来,落落大方地在亚尔斯坐着的椅子前面站定。修得短短的刘海不仅没有给人稚气的感觉,反而更加突显出清秀的五官。

那双散发着强烈光芒的眼眸,直勾勾地锁定在亚尔斯身上,和其他畏畏缩缩的凑热闹学生截然不同。

记得忒丝菲娅先前曾经说过,这名少女是在七国亲善魔法大会结束之后,才进入第二魔法学院就读。而亚尔斯的本能告诉自己,无论是基于什么理由,这名少女都是不容小觑的人物。

「我的名字是莉莉夏•隆恩•铎•利姆弗杰•弗琉斯埃文。」

那名少女──莉莉夏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以大方的语气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从长长一串的姓氏来看,这名少女显然是贵族出身。莉莉夏不仅容貌秀丽,身上还隐隐带着一股吸引男性的气质。在她每个举手投足之间,都会带起一阵轻柔的甜香,营造出魅惑人心的氛围。

除了天生的美貌以外,她身上那套特别量身订做的制服,也让莉莉夏整个人的存在感显得格外强烈。

「你好,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利姆弗杰小姐……不,还是该用『弗琉斯埃文小姐』来称呼你?」

「亚尔斯同学,你真爱说笑呢。你不仅和斐培尔家的大小姐交情匪浅,连和索卡连托家的【傀儡舞者悬丝傀儡之舞】也有亲近往来吧?你如果对我有特别待遇,说不定会害我被卷进什么麻烦事,感觉之后会很恐怖呢……请你直接称呼我『莉莉夏』就可以了。毕竟我们是同一个年级,说话不用那么拘谨。」

尽管是第一次面对面交谈,但是莉莉夏似乎听出了亚尔斯话语里的不自在。于是她露出高雅的微笑,以无懈可击的说话技巧,巧妙地引导着话题,让场面不至于冷下去。

只是亚尔斯反而更加提高了戒心。仿佛全都是演的一般……莉莉夏的笑容与其说是在向自己表达善意,不如说是做给周围其他学生看的,亚尔斯敏锐地感知到了这个事实。

「你似乎一直缺席到【学园祭】前才返校上课,是因为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吗?」

虽然亚尔斯忘记自己是从哪里听来的了,但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毕竟忒丝菲娅的那一次已经害他吃过苦头了,这时候最妥善的处理方式,就是给一个四平八稳的回答。

而莉莉夏这名少女在亚尔斯的心中,已经被「升级」为必须提防的人物。明明只是一介学生,莉莉夏却莫名熟悉亚尔斯周围的各种事情。尽管这应该只是因为她在军方那边有些门路,但是亚尔斯总觉得这名金发少女很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自己目前已经摇摇欲坠的日常生活轰然崩塌。

(该像露姬之前所说的那样,稍微出手教训她一下吗?)

虽然两人之间的气氛看起来似乎很不错,可是亚尔斯已经在考虑这样的选项。不过,在侧耳倾听的学生面前,又不能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更重要的是,亚尔斯有一件颇为在意的事情。

最近在学院的谣言中心,似乎总是可以看到莉莉夏的身影。当然,这并不是在说她本人是热门的话题人物。真要说起来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