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九卷 第50章「天真烂漫的化身」

第九卷 第50章「天真烂漫的化身」

那是在亚尔斯一脸厌烦地拖着大群学生,离开原本的管辖范围之后发生的事情。

被【学园祭】的喧嚣氛围所笼罩的学院腹地,延续着各方面都喧闹不已的首日盛况,整座校园变得更加人山人海。只要看到这幅热闹非凡的景象,亚尔斯应该也会觉得自己舍命奉陪伊莉依丝的那场闹剧,不算平白浪费了力气。毕竟即使经历了如此惊心动魄的事件,【学园祭】最后还是平安无事地继续举行了。

然而,只要凝神细看,就会发现人群之中混杂着貌似军方人士的身影。前来支援警备工作的魔法师自不用说,不少经过乔装打扮的各国魔法师,也带着侦察的目的造访第二魔法学院。

从这层角度上来说,整体氛围会比首日来得肃杀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尽管如此,那些会破坏难得的节日气氛的不识趣行为,当然是被严格禁止的。明明没有负责警备工作,却穿着军服造访【学园祭】的军人,往往会惹来其他人的白眼相看。话是这么说,但是因为有不少新人魔法师重回母校造访,而负责物色人才的人员也会前来拉拢优秀学生,所以中间的界线其实相当模糊。

一言以蔽之,就是所有入场者都要有基本的自觉,注意不要破坏这股难得的节日氛围。

但即使是在这样的自我约束之下,那名人物的存在感还是格外地引人注目。不,「引人注目」这样的说法或许不甚准确。因为尽管有好几个人都察觉到了那名人物的存在,但是没有任何人主动向「她」打招呼。

正确来说,应该是「不敢主动打招呼」才对。好听一点的说法是认为自己没资格向对方攀谈;难听一点的说法则是早就已经吓得腿软。除此之外,在这场一年一度的【学园祭】活动里,或许大家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每个察觉到那名人物的军方人士,全都悄悄地把脸背了过去,像是在说「我什么也没看到」似地将视线转到一旁。

相信有不少人都庆幸自己没有穿着军服过来。毕竟身上如果穿着代表身分的军服,就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无视那名人物的存在,因为「她」可是亚鲁法全体军人都必须表示敬意的对象。

总而言之,在校园里撞见那名人物的军方人士,尽管都担心着「她」会引发什么巨大骚动,但最后还是把不安的情绪裹上乐观的糖衣,暗自把这样的忧虑吞下肚,安慰自己不会有任何问题。

◇ ◇ ◇

如果从上方俯瞰现在的【学园祭】会场,大概只会看到万头攒动的小黑点,甚至无法辨别出学院本身的建筑轮廓。整座学院的腹地被无数来场者挤得水泄不通。

而在如此汹涌的人潮之中,每当有人和那名人物擦身而过时,都会忍不住因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而回过头。

伴随着这股女性特有的轻柔香气,那名人物风姿绰约地走在人来人往的校园之中。但不可思议的是,明明周围是如此拥挤,却没有任何人撞到这名女子,她的肩膀甚至从未碰到别人的肩膀。而那连蹦带跳的轻快脚步,仿佛是用全身来表现自己的兴高采烈。

只见这名容貌秀丽的女子,摇曳着长裙的裙摆向前走去。

扎成一条的长长辫子,随着步伐在背后上下跳动,看起来像小狗开心地摇着尾巴。踩在石板路上的清脆脚步声,宛如赞叹女子美貌的颂歌,为她整个人添上了更多的婀娜韵味。

穿着成熟服装的这名女子,心情愉快到几乎要哼起小曲,仿佛是被宜人的气候所吸引的蝴蝶一般。她那欢欣雀跃的漫步身影,牢牢地吸引住了周遭所有人的目光。

然而,即使有人想要凝神细看这道身影的主人,肯定也只能捕捉到一闪而过的残影。因为这名女子的动作优雅轻快到宛如背上长了翅膀,每当她眼尖地发现有兴趣的东西时,便会身轻如燕地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

「真是有够热闹啊。感觉比我夺冠那年的【学园祭】还要盛况空前呢。」

打扮成普通市民模样的蕾蒂•库鲁托卡,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喜悦的表情,自豪地回忆起自己几年前为母校夺下的荣耀。只要想到亚尔斯也置身于这片热闹的景象之中,蕾蒂的心情就不由得有些飘飘然起来。

在毕业多年之后,蕾蒂之所以会想要重访母校,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因为亚尔斯的存在。

蕾蒂一边回想着往日的时光,一边视线游移地四处张望,仿佛在和自己的记忆进行比对似的,寻找着已和当年不一样的场所和建筑物。这种物是人非的复杂心情,让她始终无法沉下心来。

或许是因为几经改装和增建的关系,校舍的外观已经和当年的模样相去甚远。没错,第二魔法学院仍然在持续成长,不断扩大整个校园的规模。

虽然蕾蒂没有特别涌起怀古之情,但是她也有一种新鲜的感觉,重新体认到了原来岁月流逝所带来的变化,并不全是腐朽和衰败而已。每当她看到不存在于记忆之中的东西时──诸如崭新的研究大楼、宽阔平整的道路,以及遍布于校园各处的转移门圆阵港埠──过去的记忆都会跟着一点一点地刷新。

身为亚鲁法引以为傲的无双魔法师,蕾蒂的平日行程可说是繁忙至极。事实上,她几乎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在国内游山玩水。如果从七国亲善魔法大会被召回国内的那个时间点算起,蕾蒂差不多已经有好几个月都没有放松一下了。

而像这样私下造访第二魔法学院,更是毕业之后的头一遭。

「仔细一想,这里也发生过不少有趣的事情呢。」

一句缅怀过去的话语,陡然从蕾蒂的口中蹦了出来。

在自己的同学之中,究竟还有多少人幸存至今?只要想到这件事情,蕾蒂的心情就不禁黯淡下来。尽管如此,那段和同窗互相切磋琢磨的光辉岁月,依旧是无可取代的宝贵记忆。

然而,一旦将思绪转到墙内的日常和生活,就会马上意识到外界实在不是人类应当涉足的地方。因为即使蕾蒂试图追溯过去的记忆,也已经无法清楚想起曾经共度那段光辉岁月的伙伴脸孔。

外界是一个杀机四伏的世界,往往瞬息之间的判断就会决定生死。在那样的修罗地狱之中,每一天的日子都在消磨自己的生命,就连无法忘怀的珍贵回忆或无可取代的重要记忆,都会轻易地消亡褪色。

「……哎,这种郁郁寡欢的模样,可真不像我呢。」

为了扫去蒙在脸上的那层阴霾,蕾蒂刻意露齿一笑。在那之后,她像是突然发现什么似的蓦地停下脚步,并且使劲地嗅着鼻子。就在下一个瞬间,蕾蒂毫不犹豫地锁定了某个摊位,以小跑步的方式奔向主校舍的前方。

「毕竟我可是没吃早餐就过来了呢。」

蕾蒂已经饥肠辘辘。只见她两眼放光地物色着陈列于店前的各种串烧。那些串烧全都刷上了看起来相当美味的酱料,而蕾蒂紧盯不放的模样完全可以用「垂涎三尺」来形容,就只差口水没流下来而已。

「老爹!先给我来上十支!」

紧接着,从这位清秀佳人口中蹦出来的这句话,让怎么看都称不上是「老爹」的男学生店员吓了一大跳。当然,这句台词纯粹只是蕾蒂的心血来潮,但是她却完全不晓得「老爹」这个称呼,意外地在一名男学生的心中留下了创伤。

结果,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蕾蒂的双手就已全被食物占满。除了夹在十指之间的大量串烧以外,手臂上还挂着装在提袋里的各家摊位料理。

因为各种食物香气混合在一起的关系,已经完全辨别不出蕾蒂究竟买了哪些料理。这些食物全是她在食欲驱使之下,从各个摊位搜罗而来的战利品。

此刻蕾蒂的嘴巴里也塞了满满的食物,她像是在尽情享受难得的假日时光似的,脸上露出酣畅淋漓的痛快表情说道:

「难得有这种放松的机会,令人想稍微喝点酒;不过这样的愿望似乎太奢侈了呢~」

因为接下来还有主校舍里头的摊位,所以蕾蒂的期待感变得愈发高涨。在【学园祭】这样的盛大活动里,目前的这个阶段只能算是开胃菜而已。

不久之后,只见蕾蒂以秋风扫落叶的气势,横扫了各个摊位的拿手料理,这才心满意足地踏着悠哉的步伐,继续往下一个目的地前进。

事情发生在蕾蒂准备把手上最后一支串烧塞进嘴里的时候。她在走进主校舍之前特地戴上的太阳眼镜,突然从脸上滑落,朝着地面掉下去。虽然蕾蒂立刻手忙脚乱地在空中接住太阳眼镜……但是一切为时已晚,只听周围响起一阵不寻常的窃窃私语,并且全都传进了她的耳中。

(那位女士该不会是……?)

(她和那位大人长得好像啊,果然就是……?)

周围的气氛瞬间变了个模样。就像细小的涟漪在水面上荡漾开来一样,群众动摇的情绪和议论声音,逐渐化为汹涌的波涛向外扩散而去。

「哎呀呀~看来是被发现了呢。」

把整支串烧塞进嘴里之后,蕾蒂用牙齿叼着离手的竹签,心神不宁地左右游移着视线,试图寻找合适的藏身之处。

然而,这样的努力只能以徒劳告终,难得的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