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卷 第55章「雪空的阴影」

第十卷 第55章「雪空的阴影」

飞蛾之王。

那几乎是只存在于神话世界的异形怪物。

如此夸张的怪物若是出现在现实世界,又有谁能责怪那些屈膝跪地的人们?

也难怪会有人把魔物视为世界的救世主,将魔物作为信仰崇拜的对象。毕竟神明和恶魔都是超越人类智慧的存在,要证明他们不存在,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正因如此,面对那些超出理解范围的现象和事物,人们都会为其赋予神明或恶魔的形象。如此一来,原本暧昧不明的东西,便能够勉强获得合理性。

人类就是这样的弱小生物。

但是,亚尔斯并非如此。不管是神明也好,恶魔也罢,这些用来解释世界为何如此残酷无情的偶像,在他眼中看来,全是可以一脚踢开的无用之物。

至少对亚尔斯来说,这些东西无法让他涌起半点兴趣。

要是会造成阻碍,无论是神明还是恶魔,都予以消亡就好了。对亚尔斯而言,只要还有活下去的意志,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要做的事情都只有一件:那就是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而全力反抗。

不过,用恶魔的名字来帮魔物命名……若夹带着讽刺和恶意,或许与其十分相应。

亚尔斯想起了恶魔崇拜者广为信仰的某位邪神之名。

「【榭姆雅萨】……飞蛾之王。」

尽管是有点夸张的名字,不过大概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毕竟这头怪物马上就会死在这里。

亚尔斯朝着上空举起没拿AWR的左手。

「去死吧。」

五颗火球立刻从高空飞了过来。这是属于炎系统高阶魔法的【炼狱熔岩《volcano》】。虽然说是火球,但是每颗的大小都相当于迷你陨石那么巨大。不仅规模惊人,就连威力也远远凌驾于普通的高阶魔法。

原本覆满白雪的地面,也被逐渐逼近的巨大火球晕染上一层红光。

以惊人速度飞过来的火球,散发着烧灼空气的炽热烈焰。亚尔斯的座标设定堪称准确无误,五颗火球都集中在【榭姆雅萨】周围数百公尺的范围。然而……

「啧。」

感知到魔法显现征兆的亚尔斯,一脸不悦地咂舌。他并未因此感到焦躁,只是普通的方法果然对付不了眼前的魔物。

正如亚尔斯所预想,在火球接近蛾型魔物至一定距离之后,五颗巨大火球都从内部四分五裂开了──它们被【榭姆雅萨】强行解除构成魔法式,所以这并不是表面出现裂缝,而是魔力泄漏所导致的自我崩溃。

简直像是教官在对菜鸟学生进行如何消除魔法的实战指导。即使和专门的炎系统魔法师相比,亚尔斯的炎系统魔法构成也算得上水准极高,但是在【榭姆雅萨】的面前却完全不堪一击。

「连牛刀小试都算不上呐……话说回来,你这家伙是打算跟我比拚魔法吗?」

亚尔斯不由得感到怒火中烧。姑且不论学院生活,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战场上涌现类似愤怒的情感了。

不过,亚尔斯也不会轻举妄动地发动反击。在见识到敌人对第一波攻击的应对之后,他已经在脑海里迅速地切换战略。

(如果没办法速战速决的话,这家伙的空中优势对战局非常不利。明明身形如此巨大,却能够用那么快的速度在空中自由飞翔,实在教人受不了啊。有办法把这家伙弄下来吗?)

【榭姆雅萨】的惊人机动力,恐怕是风系统魔法或某种魔力的作用。

说到底,光是凭着翅膀上下拍打,根本不可能让如此沉重的庞然身躯悬停在半空中。即使在此刻,【榭姆雅萨】也只从容优雅地拍打着两对翅膀中的后翅而已。

(而且……现在可不能让这家伙溜了。它要是脱离我的掌控,跑去找其他小队麻烦的话,恐怕没有人对付得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在这里和它慢慢缠斗比较保险。)

亚尔斯把视线转向垂在魔物躯干前的虫脚。如果把前端的钩爪部分也包含进去,【榭姆雅萨】的虫脚实在长得离谱,一点都不符合飞蛾的比例。

下一秒钟,【榭姆雅萨】用力拍打了一下巨大的翅膀。光是这样的动作,就在周围掀起一阵暴风般的乱流。

只见地面的积雪全被席卷到半空中,周遭的树木倒成一片,数不清的枝叶乘风而起。紧接着,这些东西全都混杂在一起,化为白色的狂暴气浪,直扑亚尔斯而去。

因为规模过于庞大,亚尔斯根本无处可躲。

于是他立刻将双手往后收,配合着风势稍微减缓的那一瞬间,倏地把双手向前推了出去。

(【西风护岭】。)

顺着手臂的挥舞之势,一道蓝风形成了一堵巨大的风之障壁。亚尔斯发动了风系统最高级别的防御魔法,从正面迎击来势汹汹的白色暴风。

事实上,如果这股白色暴风只是普通的强风,应该可以用更简单的魔法对抗即可。然而,从中感受到些许异常的亚尔斯,决定把这股吞噬地上一切事物的气浪全部挡在前方。

亚尔斯举起双手、掌心向前,尽管有【西风护岭】的庇护,他整个人还是被巨大的风势吹得摇摇晃晃。

白风和蓝风在他的眼前撞在一起,产生了空气的裂缝和境界线。简直像是互相吞食的蛟龙,双方都想要侵吞吸收对方的存在,一来一往地互不相让。

眼看时机差不多了,亚尔斯倏地将前举的手臂向上一抬。于是,宛如蛟龙般翻卷的两道狂风,就这样紧紧地互相缠绕,伴随着不断鸣响的风声,逐渐升向上空消失踪影。

然而,漫天卷起的雪花,彻底遮蔽住了亚尔斯的视野。就在下一秒钟,一道黑影从白茫茫的视野深处浮现出来。

将蕾蒂轻易踢飞出去的魔物虫脚,再次在冰雪帷幕的另一头抬了起来。那只长脚前一秒还在刨开地面,下一秒已经逼近亚尔斯眼前。

除了视野受阻以外,这些卷起的雪花同样带有干扰魔力的效果,因此使得亚尔斯的应对出现了瞬间的迟滞。

而亚尔斯之所以会将自己的右手迅速拉回,或许是长年经验所培养的反射动作。也可以说是削除多余的思考、深藏在意识深处的斗争本能,驱使亚尔斯采取这样的行动。

那双微微睁开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动摇之色,只有无尽的空洞虚无。紧接着,亚尔斯向前踏出一步,轻声说道:「这招我已经见识过了。」

面对逼近而来的恐怖踢击,他却踩着不慌不忙的脚步,主动把自己的身体迎了上去。

尽管激烈的狂风将头发吹得恣意飞扬,亚尔斯的眼神始终澄澈如水……然后,他轻启嘴唇,宣读出魔法的名称:

「【冻魔蚀手《cocytus》】。」

只见亚尔斯潇洒自若地掸了掸手,仿佛是在挥去烟雾般──而他冒出冷气的手掌和表面覆盖着冰霜的手指──隔着一层魔力薄膜──像是微风一样抚过了魔物的那只虫脚。

004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青白色的光芒爆射而出,瞬间遭到冻结的虫脚就这样静止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定格』才对。因为这不仅是单纯的冻结而已,而是连动能本身都被直接归零。

整个过程甚至没有时间先后的问题。只要是被【冻魔蚀手】触碰到的东西,别说物体本身的存在,连魔力的循环和魔力学上的座标,乃至于能量本身都会遭到完全冻结。这是无法以物理学常识来理解的现象,几乎可说是空间和时间一起静止在那一刻。

可谓不负【极致级魔法】之名的强大效果。

而更加令人讶异的是,这种魔法能够把效果控制在精准范围内。具体来说,处于空间上的绝对静止状态的对象,就只有那只宛如被罩上银白色冰棺的虫脚;至于虫脚以上的魔物本体,则依然遵循着物理法则运作。

打个比方来说,假如有一台巨大的魔动车在超高速行驶的过程中,突然有一颗车轮完全停止下来,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而且这可不是机械方面的故障,而是魔法这种超常现象引发的空间绝对停止。

不用说……当然是会变得四分五裂。夹带着庞大动能向前奔驰的车体,和完全静止下来的车轮,将会在两者的交界处硬生生地断裂开来。

此刻回荡在巴纳利斯雪原上的那道声音。

有点类似于冻结的树木被巨力拦腰折断时发出的啪嚓声。

伴随着冻结虫脚被折断的清脆声响,魔物浓烈的体液喷洒在雪地上,将雪面染成了一片诡异的颜色。

「…………」

亚尔斯微微垂下视线,看着方才缠裹着【冻魔蚀手】的右手。魔法本身已经完全解除。然而,即使亚尔斯拥有无比渊博的知识,能够驾驭二极属性以外的所有系统,也还是需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例如魔力的消耗量会非常可观,或是对魔法的显现速度造成影响。

但是真要说起来,【冻魔蚀手】的施展条件极为严苛,说是只有具备冰系统适性的魔法师才有可能驾驭也不为过。因此不具备任何系统适性的亚尔斯,当然得为自己强行驾驭此招付出代价。

在冷气的浸染之下,亚尔斯的右手已经出现皮肤发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