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卷 第59章「过往的气味」

第十卷 第59章「过往的气味」

亚尔斯和露姬从巴纳利斯启程出发,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正如蕾蒂先前在去程的路途中提到的,这一带的气温已经变得和墙内世界相差无几。说到底,外界的自然环境本来就是变幻无常。因此生存在外界的生物(当然也包含魔物在内),都会重复着急速的适应和进化的过程。无论如何,这种宜人的气温,确实让路途变得轻松了许多。

既然先前在去程中已经以强行军的方式赶过路,那么回程的时候应该可以稍微放慢脚步了吧?很遗憾,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在魔物的世界,人类始终是外来的异类。而不管在哪个世界里,异类永远都是遭到憎恶和排斥的存在。但是不同于人类的世界,冷血无情的魔物在面对异类的时候,不会给予对方任何沟通谈判或政治交涉的机会。

不过,由于两人已经确认过这一带没有魔物的踪迹,因此目前算是相对比较能够放松的时候。

在这一小时的路途上,亚尔斯和露姬只有进行最低限度的交谈──毕竟外界是个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的地方,不可能容许两人在行军的过程中闲话家常。

只是对于亚尔斯这样的独行狼来说,即使好几个小时不说话,他也不会当一回事。

此刻的亚尔斯正领头跑在最前面,保持着随时都能够应对魔物来袭的警戒态势。

尽管如此,在这种沉默不语的状态,亚尔斯也很自然地陷入沉思。他再次针对那名『雪男』的真实身分做出各种推测,并且重新思索起对方仅凭精神力操纵冰刀的招式。

不,事实上或许根本没有思索的必要。在看到那项魔法的瞬间,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其中的真相。

因为那名『雪男』所使出的魔法,和亚尔斯目前在尝试确立理论和最佳化技术的魔法,在实质上是同一个东西。

不过,亚尔斯之所以研究该魔法并不是为了他自己,目前也只在设计出魔法构成的阶段,还不到能够被称作「完成」的地步。

(那个魔法的基础部分和【冰界冰冻刃】一模一样,对于位置情报有着高度的需求……)

露姬恐怕也注意到了这件事情。而她理所当然会联想到的「某个人物」──应该和亚尔斯脑海中浮现的是同一个人。

无双魔法师是有权阅览国家机密的人物,即使是被列为「禁忌」的那些魔法也不例外,因此亚尔斯只要动用这样的特权,便能够获得比谁都要丰富的知识。

尽管世上还有不少亚尔斯不知道的魔法,不过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他都能够推想出这些未知魔法的基本理论和根底。因为在当代的魔法学体系中,从无到有、完全原创魔法的开发,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是,这世上总是存在着所谓的「例外」。特别是在贵族和特权阶级之中,开发出自己家族的独特魔法、将其作为秘宝代代相承,其实是颇为常见的事情。

这种传统,就像是武道世界里的「流派和奥义」。

在这种脉络下诞生的独特魔法,基本上只会传承给嫡系子孙,就这样代代相传下去。虽然新魔法被收录进《魔法大全》这件事情,能够为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无上荣光,但是在这个魔法师地位崇高的世界里,将家传的独特魔法作为自己的秘密王牌,也是贵族用来巩固自身地位的一种手段。

思及此,亚尔斯像是要转换思绪似的,轻轻地吁了一口长气。

要是太过深究『雪男』的那个魔法,最后很有可能被卷入贵族的纷争之中。亚尔斯对于贵族社会没有半点好印象,因此他一点都不想主动跳下去搅和这趟浑水。

亚尔斯有好半晌都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就在这时,他突然回过神,转头确认露姬的身影。

「……!!」

亚尔斯有些自责地咂了咂舌,在心中暗骂自己糊涂。

他立刻降低速度,停下了脚步,过了一会儿之后,露姬才从后面追了上来,不解地歪着脑袋问道:

「亚尔斯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仿佛是想要冷却露姬发热的身体,亚尔斯伸出手,有些用力地按在她的银发上面。

「哎,要是我能早点注意到就好了。」

亚尔斯蹲下身,仔细地检查了露姬的双脚。

虽然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还是看得出施加在露姬身上的治愈魔法,似乎没有发挥预期中的恢复效果。

不,应该说治愈魔法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极限。

露姬这次的伤势其实相当严重,原本得花上好几个星期才有可能痊愈。她应该要像穆杰路一样继续躺着静养,现在就从巴纳利斯出发有点为时过早了。

看到亚尔斯皱起眉头的表情,露姬立刻一脸坚决地表达出自己的意志。

「没有问题。只要不是和高等级别魔物交战,我的伤势就不会有任何影响!」

或许是认为这样下去自己会被单独留在巴纳利斯,只听露姬拚命地如此大声主张。

为了静养而留在巴纳利斯,完全不在露姬的考虑范围内。她不希望亚尔斯的行程因为自己而被耽搁,更重要的是,她片刻都不想离开亚尔斯的身边。

尽管露姬试图为自己有些任性的想法找到合理说词,可是不管她说得多么慷慨激昂,听起来也毫无说服力可言。

「你坐下来一下。」在亚尔斯吩咐之下,露姬老实地坐到了旁边的树根上。接着她脱下长筒皮靴,把缠绕着绷带的双脚露了出来。

亚尔斯聚精会神地打量露姬的双脚。

虽然在这种荒郊野外很难做出正确判断,但是至少就亚尔斯看来,露姬双脚的状况实在不怎么乐观。尽管她身上还有其他伤口,不过在返回墙内世界的路途上,双脚的伤势会是最大的问题。而且【身体强制强化】对身体造成的负荷,很多时候也难以从表面上看出来。即使是施术者本人,都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超过自己身体能够负荷的极限。

「暂时没有大问题……吗?」

「您担心过头了!还有,这样很令人难为情,请您别一直盯着看啦……」

「不,我们放慢速度吧。你也不希望一回亚鲁法,就立刻被送进病房吧?」

就算国内的军医或治愈魔法师可以帮忙重新诊治,但是继续保持现在速度移动,有可能导致露姬的双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好啦,走吧。」

「您这是在做什么呢?亚尔斯大人。」

「嗯?我可不能看着本次任务的最大功臣继续拖着伤势赶路啊。」

亚尔斯来到露姬的面前,背对着她蹲了下去。然后他将双手绕到后腰的位置,膝盖则跪到了地上。

就算不特别说出来,任谁也能一眼看出这个姿势代表什么。

也就是「背人」的姿势。

「不,我才不是什么功臣……我什么忙都没有帮上啊。」

「是吗?就连身为队长的蕾蒂都这么说了,我想其他队员也不会有人反对吧。」

多亏了露姬当机立断,行踪曝光的『雪男』被迫暂时解除了「雪花」魔法,从而创造出讨伐【榭姆雅萨】的大好机会。如果露姬没有及时行动,两人很有可能无法像现在这样踏上归途。在那些「雪花」妨碍之下,或许还要好几天才有办法结束讨伐作战。

这种迅速察觉到『魔物以外的异常存在』之举,无疑是值得嘉许的表现。

「看你是要回巴纳利斯,还是由我背你,你自己选一个吧。学院方面的事情,贝利克和理事长会想办法打点,因此你就算留在巴纳利斯疗养几天也没问题。」

被强迫二选一的露姬,脸上登时露出不服的表情,仿佛在抗议自己实际上就只有一个选项而已。当然,面朝前方的亚尔斯看不见她这样的表情。

只见露姬很快就认命地叹了口气。紧接着,突然察觉到某件事情的她,在不让亚尔斯注意到的范围内偷偷地微笑了。没错,露姬把当年的情景和眼前的画面交织在一起了,这是她心中的小秘密。

当年那项魔法师培育计划,将露姬和亚尔斯连结在一起。

007

自己在最初的任务中被亚尔斯拯救时,同样被他背在背上。当时的自己只是一个劲地哭泣,让他看到了自己丢脸的模样。

露姬将手掌按上脑袋,像是要感受亚尔斯的手掌所留下的温度。她能够感觉到亚尔斯方才温柔抚摸头发所带来的那股温暖,如今还残留在原来的位置。这股沁人的暖意也和当年如出一辙。露姬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开朗的笑意,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将身体的重量压在亚尔斯背上。她轻轻攀住了亚尔斯的肩膀,缓缓地将身体靠到了他身上,仿佛不想让他察觉到自己这些年体重的变化。

即使加上了露姬的重量,亚尔斯的双脚也只是微微一沉。就在他打算直接利用这股反作用力站起身来的时候──

「咦?」

「……!!」

毕竟露姬也长大了,因此和以前相比当然变重了不少,但是少女心可是很敏感的东西。

「啊!如果您觉得很重的话,我就把AWR扔在这里吧!因为我身上带着的飞刀数量相当庞大。」

露姬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