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一卷 第60章「追忆的白狼」

第十一卷 第60章「追忆的白狼」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图源:脑子有问题的惠惠

扫图:撸管娘

录入:kid

修图:不会修图的kid

在完成收复巴纳利斯的任务之后。

亚尔斯终于可以背着露姬踏上返国的归途。

先前冰天雪地的银白景色,像幻觉似地消失无踪。穿梭在巨树之间的亚尔斯不经意地抬头一看,赫然发现晴朗的阳光正从树冠层的缝隙间倾泻而下,在地上形成了无数道富有幻想色彩的瑰丽光柱。

而如此宜人的天气,自然让他原本急促的脚步放慢了几分。

就在这个时候,趴在亚尔斯背上的露姬突然发出了疑问。

仿佛在耳边呢喃一般,露姬轻声地提出问题──亚尔斯为什么要拒绝蕾蒂的邀请?

那是发生在收复巴纳利斯之后的事情……正确来说,也不过是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蕾蒂主动向亚尔斯伸出手,希望他能陪伴自己一起走下去。

她将深藏内心多年的想法全都释放出来……向亚尔斯提出了邀请。

──再次前往外界吧,这次你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着能够真正信赖的伙伴。

蕾蒂伸出的对亚尔斯来说无异于救赎之手。

而亚尔斯在听到邀约的当下,也确实感到心中的大石头仿佛被移开了。

除了露姬她们几个女孩以外,终于有其他人能够在不同意义上肯定自己。

因此,他确实充分考虑过伸手回应的可能性。

然而,亚尔斯最后还是没有接受蕾蒂的邀请。

于是,露姬拐弯抹角地询问亚尔斯──他之所以拒绝蕾蒂的邀请,是否和过去发生的事情有关?

于是,亚尔斯不情不愿地打开记忆的门扉。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发生在亚尔斯连记忆都还模糊不清的年纪……

自从进入学院生活之后,那些每天都为了任务奔波的日子,逐渐在亚尔斯的脑海里淡去,化为尘封于角落的记忆。

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记忆无论如何也难以忘怀。

每当他触碰到这些记忆的时候,往往会伴随着一股苦涩的伤痛。

换句话说,这些记忆与其说是回忆,不如说是「创伤」。

因此,亚尔斯原本准备开启的双唇,自然会显得无比沉重,就像被挂锁牢牢锁上一样。毕竟一般来说,不会有人想要再次揭开自己过去的伤疤。

但若是此刻,或许就能说出来──亚尔斯在心中暗忖。

如果是现在──尽管身处外界,气候却如此舒适宜人,在澄澈空气和蔚蓝天空包围之下,就算提起那段无聊的往事,也许就不会太过扫兴吧?

那真的是一段无聊的往事……不过,亚尔斯并不完全是为了说给露姬听。

没错,为了再次告诫自己,重新替心灵捆上束缚的锁链,刻意揭开过去的伤疤或许不失为一剂良药。

但即使真是如此,这种事情终究也只能做一次而已。

因为这是一道永远无法治愈、同时也永远难以忘却的伤疤。

身为挖掘亚尔斯记忆的始作俑者,露姬或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犹豫吧,她只是不发一语地等待他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如果露姬能就这样趴在自己背上入睡,自己应该多少能更轻松地开口吧?

不,就连这样的想法,在此时此刻也不过是企图逃避的感伤。

亚尔斯微微眯起眼睛──仿佛是被外界的明亮景色照得睁不开眼。

露姬说的没错,透过倾诉这段记忆,或许有机会发现自己无法察觉到的事情。虽说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如今的自己不仅进入学院就读,身边还有一位搭档,一切都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

亚尔斯回忆起过往,挖开至今仍然怵目惊心的伤疤,轻轻触碰深藏其中的那些记忆。即使事已至此,他的心里还是带着些许仿徨和迟疑。

因此,亚尔斯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真正下定决心开始讲述这段往事。

◇ ◇ ◇

亚尔斯所要讲述的故事,并不是什么足以流芳百世的恢宏史诗,单纯只是一段少有人知的往事──在过去的亚鲁法军中,曾经存在着一支大放异彩的部队。

特殊魔攻部队,通称【特队】。

这是一支新成立没多久的部队。虽然在军队里有许多类似的组织,其中也不乏被冠上「特别部队」之名者,但是说起「特殊部队」这四个字,几乎所有人都只会联想到【特队】,甚至可以说是这支部队的正式名称了。

只有被认为具备足够指挥能力的魔法师或高官政要,才有资格以个人名义申请成立新部队。而其基准并不是单纯地视排名顺位来决定,还会把申请人的国内功绩和服役年数也纳入考量。

不过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成立新设部队都是军方高层的决策,由个人所发起的新设部队,可说是例外中的例外。

而军方高层在宣布成立新部队的同时,通常就会在命令书上一并载明队长和队员的姓名。当然,这样的指名具备强制力,并非视个人意志自由参加。

而在高层授意下成立的这些部队,基本上都是派往外界的战线防卫部队,又或是专门负责支援或调查之类的工作。

另外,每支新部队在成立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必须经过将官阶级的军方人员批准。因此那些不是出于防卫目的,而是打算主动向魔物发起攻势的新部队,基本上很难获得成立许可。

这是因为主动打入外界、驱逐人类威胁──亦即魔物──的做法,在当年还只是一股不成气候的潮流。军方在决定作战方针的时候,往往会倾向于贯彻防守的思路。大多数的高层都以人民安全为第一考量,也就是认为无论如何,都要把墙内世界的安危列为最优先事项。

然而,「特殊魔攻部队」这支【特队】的情况,就不太适用前面所说的基本原则了。因为【特队】不仅是以当时而言罕见的「对魔物歼灭部队」,而且还是经由个人申请所成立的部队。

由维札斯特•索卡连托提出成立申请的【特队】,背后实际上是出自贝利克的意旨。而从贝利克特地找来老友维札斯特出任队长一职,便不难看出他有多么重视这支部队。事实上,亚尔斯这名少年的存在就是如此重要。

毕竟亚尔斯只用了短短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一般来说需要花费好几年的特殊训练课程。

在贝利克看来,亚尔斯作为魔法师的实力和未来性可说不可限量,为了让亚鲁法高层──亦即周围的高官政要──也能够认知这一点,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让这名少年累积足够的实绩。

这是因为亚尔斯所接受的特殊训练课程,是以沦为孤儿的孩子为训练对象,引发了不少批评和质疑的缘故。

除此之外,亚尔斯本人是个出身不明的士兵,而且也还太过年轻,若是将这样的少年投入实战,不仅是违反军规的行为,同时还会招来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不难想见军方人士一定会出现反弹声浪。

虽然必须采取有点强硬的手段,但是亚尔斯正是值得让他做到这种程度的宝贵存在──贝利克当时就已经如此判断。当然,对于在前总督的命令下启动的魔法师培育计划,贝利克本人原先也抱持质疑的态度。尽管如此,这项备受争议的计划确实存在着可能性,值得为其独排众议,甚至暂时无视伦理上的禁忌。没错,有些事情一旦去做,势必要冒着一定的风险。尽管人类和魔物之间的战争,目前还能保持相互抗衡的状态,可是敌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威胁,而且蕴藏着超乎想像的进化可能性。人类若是一味采取守势,总有一天会走进死胡同,甚至面临种族存亡的危机。

既然如此,就不能为了保护儿童权益的名目,从而埋没这位亚鲁法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毕竟亚尔斯的力量完全超出了常识边界。

基于这样的原因,贝利克才成立了【特队】,暂时性地安置亚尔斯于其中。当时的贝利克才刚就任总督之职,在政敌环伺的情势下,他这个军方首脑的位子其实坐得还不算安稳。考量到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书面文件上的提案兼申请人便用了维札斯特的名义。

而贝利克之所以指派维札斯特出任队长一职,一方面是期待手腕高超的他能够巧妙地驾驭亚尔斯,另一方面也希望他可以借此进入军方高层。因为贝利克的身边还没有几个值得信赖的伙伴,作为总督的根基尚不稳固。

由于其中包含着这样的目的,因此被选入【特队】的这些成员,可以说集合了众多贝利克阵营的魔法师。为了避免引来无谓的关注,贝利克在挑选成员的时候特地下了一番功夫:他没有尽可能地选择优秀的人才,而是刻意找了各种被视为怪咖的边缘人物。

然而事与愿违,贝利克的心思,最后似乎造成了反效果。这种仿佛故意标新立异的部队成员编制,在顷刻间就让【特队】成了亚鲁法全军的关注焦点。

作为亟需累积实绩的新设部队,哪怕是有些强人所难的任务,【特队】也只能硬着头皮承接下来。因为以个人名义申请成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