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一卷 第61章「无言的捷报」

第十一卷 第61章「无言的捷报」

在完成巴纳利斯的扫荡作业之后,亚尔斯和露姬花了几天的时间回到了亚鲁法。蕾蒂发出的急报,应该已经把收复巴纳利斯的消息送回国内了。

这恐怕是亚鲁法近期斩获的最大战果。成功收复巴纳利斯,不只对蕾蒂的部队而言有重大意义,对军方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战略里程碑。

回到军方本部的亚尔斯和露姬,马上就和一支即将出发的魔法师大队擦身而过。他们当然是要前往魔物势力大幅减弱的巴纳利斯,在那块土地上建立起由人类主导的稳固支配体制。而另一方面大概也是要支援或替换蕾蒂部队的成员吧。

但一如往常的,几乎没有人向亚尔斯表现出纯粹的敬意。

哪怕只是在不打乱队伍的情况下,仓促地向亚尔斯敬个礼,在形式上都还能勉强说得过去;可是众人实际上几乎无视亚尔斯的存在,每个人都装出一副毫无反应的模样。

不,要说是「毫无反应」或许不太准确。在得知眼前的少年就是亚尔斯的瞬间,这群魔法师不是悄悄地转开视线,就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活像像泄了气的皮球。

说起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尽管亚尔斯展现出英雄式的活跃表现,可是他的存在和功绩太超乎常理,这些军方的常人实在无法热情地迎接他的归来。

姑且不论天真无邪的孩子,在清楚何谓一般常识的大人眼中看来,亚尔斯无疑就是个令人感到怪异且难以接近存在。或许这就是坚持单打独斗的亚尔斯必须付出的代价。

「也罢,如果他们如今才突然向我表示敬意,我反而会觉得很不舒服呐。而且这次任务的最大功臣,其实是硬拉着我去巴纳利斯的蕾蒂……那家伙的执着才是最关键的致胜原因。我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待我。」

「是啊。」

「露姬,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啊。看到我被其他人当成空气,是这么让你高兴的事情吗?你的性格很坏喔。」

「!?亚尔斯大人,您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啊!」

露姬立刻间不容发地如此吐槽。

然而,虽然露姬嘴巴上说出激烈的反驳,但是她的心情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依然一副愉快的模样。

尽管亚尔斯对此感到有些狐疑,不过还是把思绪转到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首先,虽说这次是以「协助者」的角色参与任务,但是战果和战斗的经过还是得自己报告。就算详细的报告书可以交给蕾蒂的部队负责制作,不过亚尔斯还是得向上面报告自己实际走访巴纳利斯所观察和感受到的种种。

这并不是强制的义务,只是如果能够把这些情报分享给全军将士,亚尔斯的个人经验和知识,就可以回馈到亚鲁法的所有魔法师身上。当然,如果有至关重要的情报,亚鲁法也理应会将其分享给其他国家。

抵达军方本部的亚尔斯和露姬,迅速地走进了各自的更衣室。

这是从外界归返时的例行程序,几乎已经是身体的下意识动作。两人只是理所当然似地执行所有行动。

此刻身在更衣室的亚尔斯,正蹙着眉头拿起一套崭新的军服。就算他在巴纳利斯的任务中所穿的那套制服已经残破到不得不直接丢弃,但是眼前的这套崭新军服,看起来不管穿得再久都不会有习惯的一天。

军队制服基本上是没有个性的标准化产物。虽然只要亚尔斯向工作人员说一声,他们或许就能立刻为他准备专用的衣服,但是这里毕竟已经不是外界。

因为不是为了和魔物战斗所穿,所以不会配合个人需求及喜好修改军服,在制作的时候也只会选用最常见的素材和布料;而这种枯燥无味的军服,穿起来简直和素色衬衫没什么两样。

因此,当亚尔斯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他刻意没有穿上那套军服的短外套。

相对于亚尔斯,露姬倒是把那套军服穿得极为合身──只是她穿着军服的模样大概是全军最娇小的吧。

「您穿起来很好看喔,亚尔斯大人。」

露姬应该只是反射性地说出惯例的感想,但是亚尔斯听了只觉得她在挖苦自己,实在高兴不起来。

「多谢你的称赞啊。」

无精打采地回应之后,亚尔斯解开颈部的扣子作为最低限度的反抗。亚尔斯向来不喜欢穿这种正式服装,愈是感觉自己受到拘束限制,他就愈是有忍不住发挥反骨精神的倾向。

「嗯,这种不拘小节的穿法也挺不错的呢!」

然而,露姬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亚尔斯的心思,只是笑咪咪地这么说道。

可是露姬的情绪为何会如此高昂呢?和她朝夕相处的亚尔斯,很明白她此刻的心情非常高兴,而且明显有点开心过头了。

现在回想起来,打从自己在归来的路途上提起那段「往事」之后,露姬看起来心情就一直是这么好。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讨厌提起过去的事情。)

真不晓得我那时候是中了什么邪──尽管亚尔斯感到懊恼不已,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说到底,在那段无聊的往事之中,究竟哪里藏着能让露姬如此情绪高昂的要素?

就亚尔斯个人来说,自己的过去真的只是不值一提的往事,甚至连作为闲聊话题的价值都没有。

但是到头来,决定说出这段往事的还是亚尔斯自己。

于是,亚尔斯不再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他隐隐有股预感:若是在这个问题上太过钻牛角尖,反而会导致自己陷入不可自拔的泥沼之中。让露姬……不,让所有女性的内心世界,永远保持黑盒子般不为人知的状态,这肯定是最明智的做法。

在心情绝佳的露姬心中,自己究竟被描绘成了什么样的形象?不用说,绝对是施加了过度的美化和装饰的完美超人。她要是脱口说出「绝世英雄」之类的丢脸词汇,到时候会感到无地自容的反而是亚尔斯自己。

真要说起来,被别人品头论足这种事情,对亚尔斯来说就不是什么愉快的经验了,更别说对方是在学院和自己朝夕相处的露姬。如果露姬真的说出她对亚尔斯的看法,亚尔斯肯定会尴尬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换句话说,继续深入这个话题,完全是百害而无一利。

「唉~……」

「您有点累了呢,亚尔斯大人。」

「怎么可能不累。光是想到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已经觉得郁闷了。」

「您怎么了呢?」

只见露姬若无其事地窥探亚尔斯的表情,并且以循循善诱的口吻如此询问,仿佛想从亚尔斯口中问出他的烦心事。而且转过头并微微歪起脑袋的她,甚至还将身子稍稍前倾了一些,动作看起来有些造作。从她脸上的表情和恶作剧似的眼神来看,几乎可以确定这丫头在明知故问。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投降。拜托你别再摆出那副表情。你要是这样去见总督,那老头肯定会借此吐槽我。」

「这样不行吗?」

「因为对手是只老狐狸,我希望尽量不要在他面前暴露弱点。」

「您如果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要不要试着找别人谈谈?」

露姬的语气简直像在说:你眼前就有一个最佳人选。

「……我也是有羞耻心的,事到如今可不会发无济于事的牢骚。」

「咦──」

露姬顿时不满地抗议了一声,仿佛小孩子在闹别扭似的。尽管这不是需要特地在军部进行的重要对话,可是如果一直闷不吭声,两人之间的气氛未免太尴尬,因此亚尔斯才刻意持续这种与平时无异的谈话。

而他之所以隐隐有种神经刺痛的感觉,果然是因为这里是军队中枢吧。光就这点来说,前阵子和忒丝菲娅及艾莉丝结伴前来的那一次,在心情上倒是轻松了许多。

亚尔斯明明也算是亚鲁法的军人,但是他只要一进到军方本部,就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如履薄冰的紧绷状态。

「好啦,玩笑话就到此为止吧。」

「……我可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喔。」

「咦?你这句话怎么好像有点火药味……?」

亚尔斯感到有些惊讶。他本来以为两人纯粹是在拌嘴打发时间,没想到露姬似乎意外地非常认真。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

「没有啦,我是在开玩笑没错。不过,假如您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动摇,那您还有办法从容不迫地和总督交谈吗?」

「噢,你的嘴巴倒是很会说嘛。」

「三公分。」

露姬用视线瞥了瞥亚尔斯的脚边。

「您的步伐乱了三公分左右。」

「唔!」

亚尔斯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这点,登时说不出下一句话。然而只要细想就会察觉,即使是心细如发的露姬,也不可能观察到如此枝微末节的小地方。

我只是想稍微捉弄您一下而已──面对露姬的淘气微笑,亚尔斯虽然多少有点不高兴,但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亚尔斯再次意识到一个事实:看来在这种日常的拌嘴对话里,谈话的主导权已经完全落到露姬手中了。

「辛苦你了。这次的任务应该挺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