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一卷 第64章「飘忽不定的友军」

第十一卷 第64章「飘忽不定的友军」

学院的喧嚣声响被隔绝在少女意识的远方,鸟儿的啼叫更是完全传不进她的耳中。

伴随着不断涌现的不快回忆,忒丝菲娅的心中只剩下无声的寂静。

在亚尔斯等人护送之下,来到保健室的她在病床上坐下,视线心不在焉地落在了床上。

那对微启的樱唇莫名有种娇媚感,室内只听得到从那张小嘴里吐出的呼吸声。忒丝菲娅的眼眸宛如梦游症患者般空洞而无神,就像是什么故障的机械,只剩下每隔几秒钟眨一次眼的反射动作。

首先得帮忒丝菲娅做应急处置才行,至于治疗坐在椅子上的艾莉丝──这项工作就交给莉莉夏和露姬来负责。

在两名少女寻找简易的医疗包和药品期间,亚尔斯站到了坐在病床上的忒丝菲娅的正前方。

他先把手放到忒丝菲娅的衣服上面,接着伸出双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整个人轻轻抬了起来。在让忒丝菲娅背对自己坐下之后,他立刻不由分说地脱掉了她身上的衣服。

无论是露姬还是莉莉夏,都停下了搜寻架子的动作,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艾莉丝也一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唯独失魂落魄的忒丝菲娅,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做了什么事情。亚尔斯丝毫不理会几名少女的反应,快速地解开了忒丝菲娅的内衣背扣,把内衣挪到一旁。

然后,他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掌,按在她裸露的光滑肌肤上。

亚尔斯将自身的魔力化为波状,一口气从忒丝菲娅的背部灌注进去。

这是治愈魔法师也会采取的治疗方式,专门用来治疗在魔物战斗中受到精神性创伤的病人,或是遭到暗系统精神侵蚀的初期症状患者。

具体来说,就是配合心脏的跳动和血流的节奏,把一定程度的魔力注入患者体内,从而改善精神和魔力的混浊状态。

除了精神方面的治疗效果以外,这个治疗方式还具有止痛的效果,尽管需要相当高水准的技术,不过在战场上算是相当普及的应急处置措施。

幸好忒丝菲娅的症状比亚尔斯想像中轻微,很快地,她体内的魔力就因为自净作用的关系,找回了原本的节奏。不过之后假如没有持续好转的迹象,就必须寻求专业医疗人员的协助了。

慢慢地,忒丝菲娅的眼眸也开始恢复了光彩。最后,她终于缓缓地清醒过来。

「唔……」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对白皙的双峰,也就是自己只剩下一片薄布包裹的胸部。俯视着自己胸前的她,整个人的意识顿时变得无比清明。

「#$%>&%+$#!!」

虽然脑袋还有几分昏沉,但是忒丝菲娅还是勉强看清了自己的仪容。

在察觉到这一点的瞬间,她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部。

「咦、欸、骗人的吧!为什么我会全裸啊!?」

007

「别鬼吼鬼叫的,这样很让人心烦啊。」

转过头去的忒丝菲娅,脸上顿时满是惊愕的神情。瞬间达到最高点的羞耻心,马上化为淹没脸蛋的红潮,仿佛火山熔岩一般喷发了出来。

忒丝菲娅好不容易才抑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声。

在悄悄环顾周遭之后,她这才发现在场的不仅是作为异性的「他」而已,还有除了希耶尔以外,今日所有共进午餐的成员。因为察觉到其他人也都在场,忒丝菲娅总算多少冷静了下来。

「咦?我……刚才应该是在……」

在回想起先前场景的下一秒钟,忒丝菲娅注意到了自己内衣背扣被解开的事实。然而令人头疼的是,她如果在这时候放下护住胸部的双手,非常有可能直接引发「事故」。换句话说,她迫切需要别人帮她重新扣上背扣……经过一阵犹豫之后,忒丝菲娅以细若蚊蚋的声音嗫嚅道:

「帮、帮人家把背扣扣起来啦……」

只听她一句话才刚说完,就已经因为涌上心头的羞耻感而瑟缩起身子,整条脊梁骨都突了出来。婀娜多姿的少女玉背所勾勒出的优美曲线,在某些人眼中看来无疑是煽情的美景。只是身为当事人的忒丝菲娅,完全没有心力注意到这种事情。

「嗯?噢~也是呢。」

亚尔斯浑然没有察觉豆蔻少女的害羞心思,立刻毫不犹豫地把手伸向忒丝菲娅的后背──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娇小的人影以电光石火的速度,倏地介入他们两人之间。

「亚尔斯大人,请您转过身去!!」

听见露姬不容反驳的强硬语气,亚尔斯尽管感到哑然,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转过身去。

「真是得救了,多谢你,露姬。」

「这种事情一开始就该由我代劳。话说回来,忒丝菲娅同学,你为什么会散发出娇媚的感觉啊?还有,你身上的这件内衣意外地很可爱呢。」

「咦?这种事情现在根本不重要吧?你也用不着特地说出来吧?」

或许是赤身裸体,导致感觉也变得敏锐,忒丝菲娅总觉得露姬盯着自己后背的视线令人有一点刺痛。

「你后背的赘肉都被内衣挤出来了呢,你最近变胖了吗?」

「露姬?你……这是在捉弄我吧?你绝对是为了捉弄我,才故意说这种惹人生气的话吧?」

「是的。」

露姬笑着回答道,脸上没有丝毫愧疚之意。

不过,她最后还是好好地替忒丝菲娅扣上了内衣背扣。

于是,忒丝菲娅立即抓起上衣,匆匆忙忙地把衣服穿回身上,这才总算稍微冷静了下来。

几分钟过后。

「……那么,可以麻烦你说明一下吗?」

重新调整好情绪的亚尔斯,仿佛是为了掩饰刚才的失态(?),开门见山地抛出了这个问题。忒丝菲娅则是表情难堪地看向了亚尔斯。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露姬已经先一步插话。

「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亚尔斯大人为什么会知道女性内衣的穿脱方法,也是同样重要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就暂且留到之后再说吧。」

忒丝菲娅一时不明白亚尔斯是要自己说明什么,但是她马上就想起自己才是更需要别人说明的一方。

「欸~我想先问一下,为什么我刚才会是半裸状态啊?」

在问出这个单纯的疑问之后,忒丝菲娅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虽然提出这个问题的是她自己,但是她也不确定自己想不想听到答案……这种妙龄少女的内心纠葛,直接呈现在她的脸上。

「简单来说,就是那个名叫『艾尔』的家伙,对你下了催眠术之类的心理暗示。为了对你进行应急处置,亚尔斯大人必须……咳咳,不得不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值得庆幸的是,看来催眠已经顺利解开了。」

经过露姬这番说明,忒丝菲娅心中的疑惑应该已经获得解决,于是亚尔斯迅速地把话题拉回正题。老实说,他不是很想在这个话题浪费太多时间。

「所以说,那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既然我已经被卷入了这件事情,你好歹也该跟我说明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我刚才要问的就是这些而已。」

紧接在亚尔斯之后,脖子缠上了绷带的艾莉丝,也把身子探过来,向好友强调道:

「菲娅,我们都会站在你这边的,所以你就尽管说出来吧。你们两个真的订有婚约吗?而且那个蛮横的贵族少爷……甚至还自说自话地说要让你从学院退学耶。」

「……对不起。归根究柢,这完全是我们斐培尔家的家务事。可是,那家伙说的那些话实在太奇怪了。说到底,斐培尔家和威穆琉纳家明明是处于对立的关系啊。」

如果忒丝菲娅的记忆没有错误,这个问题应该早就彻底解决了。因为从斐培尔家的立场来说,所谓的忒丝菲娅和艾尔之间的婚约,是老早就作废的约定。

「可是,也或许有可能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忒丝菲娅不自在地捏起浏海,浮现出不知如何是好的阴郁表情。

但就算中间真有什么差错,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旧事重提?──她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困惑之情。

「假如对方的主张还有效力,那会演变成什么情况?」

露姬抛出了单纯的疑问。她当然也和亚尔斯一样,并不怎么了解这种贵族之间的事情。

而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和其他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表情泰然自若的莉莉夏。

「欸,如果对方还保留着证书之类的东西,别说是还有效力了,原则上就是直接生效。更何况这可是位列三大贵族的两个家族所订立的约定。」

莉莉夏只有在和忒丝菲娅说话的时候,会很自然地换上口无遮拦的说话方式。

「很遗憾,你只能幸福圆满地和那家伙成婚了。而且照理来说,这也不完全是贵族之间的问题,毕竟天底下没人会接受单方面毁约这种事情。三大贵族的一大职责,不正是负责调解这类纠纷吗?然而,身为三大贵族之一的斐培尔家,却打算撕毁已经订下的婚约,这种事情当然是不被允许的。当然,在无论如何都必须毁约的情况下,的确可以透过双方家族协商的方式来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