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二卷 第67章「层出不穷的圈套」

第十二卷 第67章「层出不穷的圈套」

会客室的内部装潢,出乎意料地简单朴素。

即使在第一印象过去之后,也还是显得十分简朴单调,整个房间没有特别引人注目之处。除了桌子、沙发及最基本款的热水器和餐具以外,不见任何精致的家具。或许是因为入学测验时的面试会用到这些会客室,为了避免影响应试学生才做这番摆设吧。

而在这间有些乏味的房间里,关键的谈判对象──艾尔只是用温和的视线注视着亚尔斯和莉莉夏,既不焦躁,也没有摆出什么傲慢的姿态。

房间中央摆设着一组沙发,中间围绕着一张毛玻璃的桌子。艾尔就挺直背脊地坐在宽敞的沙发正中间,面露微笑地开口:

「看来我没被放鸽子呢,这下子总算松一口气了。」

亚尔斯毫不客气地对他投以尖锐的视线,就像在说「你以为现在这样是谁害的啊」,接着姑且出声回应:

「就算我想要放你鸽子,在学院里也无处可藏啊。虽然我觉得很麻烦,但是只要你们赖在学院里不走,早晚会把理事长害得操心过度。毕竟你们威穆琉纳家似乎很难搞啊。」

亚尔斯一边这么说,一边将视线移向站在艾尔所坐的沙发后方的两名随扈身上。

如果他刚才有记得先敲门,过来开门的应该就是他们两人的其中之一。而且多半是那位名叫「席露西菈」的女性随扈。

这名女子和侍奉斐培尔家的老管家──榭路巴给人相同的感觉。看起来就是一名老练的随从人员,非常熟悉社交待客的各种礼仪规范。

至于另一名同样做着随扈打扮的男子,尽管有着一张堪称美男子的俊秀脸庞,却给人一种有些粗犷的武人印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可以感受到闯过无数鬼门关的强者独有的凌厉气息。

仿佛是察觉到亚尔斯打量的目光,那名男性随扈立刻微微垂下了眼睛。

也不晓得艾尔是怎么解读这个状况,只听他若无其事地说:

「对了,在进入正题前,先让我来介绍一下吧。」

闻言,亚尔斯只是不发一语地点了点头。

艾尔没有转过头去,而是直接抬起手来比向了那名女性随扈。

「这位是我的专属随扈,席露西菈•希库欧连。她同时身兼我的护卫人员。」

(果然如此。)

亚尔斯在内心咕哝了一句。他早已猜想到两人不是什么普通随扈,而是有能力应付突发状况的战斗人员。

被艾尔如此介绍的女性随扈彬彬有礼地把手按在胸口上,行云流水地弯腰行了一礼。

那是一个简洁俐落的优美动作。看着这个可能重复了好几万次的行礼姿态,亚尔斯忍不住在心里嘟囔了起来。

(从她的举手投足来看,显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为什么像她这样的卓越人才,会甘愿待在这种家伙身边?)

当然,从这里就可以窥见威穆琉纳家的权势有多么庞大。除了财力和政治影响力外,听说威穆琉纳家的私兵数量同样非比寻常。不过,亚尔斯可以想像得到,这两位随扈在众多私兵中,多半也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存在。

紧接着,从席露西菈口中吐出了一道宛如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

「很抱歉现在才向您致上问候,亚尔斯大人。由于事出突然,还请您原谅我的无礼。毕竟这次的事情完全是艾尔少爷的临时起意……」

「赔罪到此即可。」亚尔斯一脸冷淡地扬起手,阻止席露西菈继续说下去。接受这种徒具形式的道歉也没有任何意义。这种贵族作风的冗长开场白,根本就是不需要的东西。

「咦?是我的错吗?你的话里暗中带刺啊,席露西菈。」

面对苦笑起来的艾尔,席露西菈依旧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

「我作为每次都奉陪艾尔少爷心血来潮的人,实在是吃尽了苦头。」

「这也没办法呢,谁教我就是这样的家伙。尽管如此,你还是愿意留下来侍候我,我心里其实非常感激喔。」

「谨遵汝意。」

席露西菈以毕恭毕敬的语气,给出了这么一句虚应故事的回答。

只见艾尔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表情,随即像是忽然想起来似地抬起另一只手。

「失礼了,接着是这位男士……明确地说的话,他是彻头彻尾的护卫人员。虽然他和席露西菈一样是我的专属随扈,但是他泡的红茶实在是难喝到无法入喉。」

「那真是失礼了,艾尔少爷。不过,我想我应该不会有泡红茶的第二次机会了。」

男性随扈态度从容地如此回答,同时向前踏出半步,朝亚尔斯投去打量的目光。

「亚尔斯•雷金大人,我从许久以前就听说过您的事迹。今天有幸亲眼瞻仰您的风采,着实深感光荣。请您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奥尔聂乌斯』就好,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

虽然对方的措词相当客气,但是感觉不到对他有什么敬意,反倒是那道不客气的打量目光,让人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亚尔斯姑且默默点头应下,心里同时感到有些诧异。

(就只有单名『奥尔聂乌斯』吗?他不愿意说出姓氏的理由是什么?)

亚尔斯在这个场合中好歹算是上位者,向他自我介绍时报上全名,应该才是符合礼仪的做法。

而奥尔聂乌斯之所以没这么做,单纯只是因为本人没有姓氏?还是说有什么无法透露姓氏的理由?

亚尔斯姑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莉莉夏则是绕到后面继续站着。她刻意站在一旁待命,不和亚尔斯及艾尔同席而坐,以此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尽管这也算是一种谦逊的表现,不过她同时在暗示着自己不愿「公亲变事主」的态度。

莉莉夏出身贵族,自然比亚尔斯更了解贵族圈的规矩礼仪。想必她非常清楚自己所处的立场,不愿过度干涉斐培尔家和威穆琉纳家之间的问题。

总而言之,莉莉夏在这场谈判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在一旁见证整个过程的「公证人」。也就是以类似「观察员」的身分参加会谈。

(那么……)

亚尔斯向艾尔投去一个「开始吧」的眼神。但艾尔似乎误解了什么,以为他是在责难奥尔聂乌斯表面恭敬实则无礼的态度,于是满脸苦笑地道歉:

「不好意思啊,奥尔聂乌斯性格过于耿直了。」

这句半开玩笑的圆场话语,反而让亚尔斯感到更加不快。毕竟和他的这位主人相比,奥尔聂乌斯的态度还算得上是诚实直率。

这不是艾尔有没有诚意的问题,而是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艾尔完全没有情绪的起伏,他的一切情感表现都只是「假装出来」的。

别说是好恶的情绪表现,他所有的内心想法都不会流露在表情上或声音里。正因如此,这位名叫艾尔的少年,言行举止全都给人一种矫揉造作的可疑之感。

那张过于完美的扑克脸,让人强烈地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协调感,仿佛不是在面对有血有肉的人类,而是在和某种异形存在打交道。

「我并没有生气。那么,包含莉莉夏在内,我们这边应该不需要特别做自我介绍吧?」

「当然,在场没有人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不过……这位小姐是叫『莉莉夏』吧?她的存在挺让人在意的呢。毕竟我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列席会谈。如果利姆弗杰家也介入此事,那可就不只是两家之间的问题了喔。说到底,利姆弗杰家的『头领』知道这件事情吗?」

莉莉夏大概早已料到艾尔会这么质问。可想而知,身为大贵族的艾尔自然十分明白莉莉夏一方的弱点。只见莉莉夏严肃地板着脸孔,说出预先准备好的回答。

「头领并不知情。」

「是你的专断独行吗?」

「是的,但我想这应该不会构成问题。我确实不是出身于三大贵族的家系,不过我同时拥有利姆弗杰和弗琉斯埃文两家的姓氏。除此之外,站在军方的立场上,我也必须陪同亚尔斯大人出席才行。毕竟您在应对军方无双魔法师的时候,态度实在太过傲慢无礼。还请您将我视为中立的见证人。」

「哎呀~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不过,贝利克总督的鼻子果然非常灵敏呢。这样很好、这样很好。不如说,有你在场的话,谈话会进行得更顺利吧。」

「感谢您的理解。」

始终泰然处之的艾尔丝毫没有露出扫兴的神色,就这么轻轻地抬起一只手。

席露西菈立刻走上前来,悄无声息地将热气氤氲的红茶端到桌上,也不晓得她是什么时候冲泡好的。

「这当然不是这房间里的便宜货,而是我们随时带在身边的珍品。」

面对艾尔的劝茶,亚尔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想说能够稍微滋润一下喉咙也好。

这杯大方使用最高级茶叶的红茶,确实散发着沁入鼻腔的芳醇香气。然而,光靠香气一项还不足以达到合格的标准。由于平常喝惯了露姬冲泡的红茶,亚尔斯的舌头被养得非常挑剔。对他来说,红茶并不是愈贵愈好的东西……他原本

铅笔小说 23qb.net

<=22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