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二卷 第69章「深夜的血宴」

第十二卷 第69章「深夜的血宴」

亚尔斯在房里稍事休息后,紧接着就迎来了斐培尔家的晚宴。

前所未见的狭长餐桌上,摆满了精心烹调的各式料理。令人意外的是,这场晚宴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繁文缛节,而是采取仆人也一同用餐的自助形式。

虽然有主厨在一旁絮叨地说明菜色,但是并没有先前忒丝菲娅所说的那般讲究排场。这场晚宴的氛围之所以没那么正式拘谨,大概也是斐培尔家的贴心安排吧。不过说到底,就算要求亚尔斯拿出绅士淑女的餐桌礼仪,他也只会两手一摊地表示无能为力。

至于菜色部分则是十分豪华丰盛。从作为主菜的肉类料理,到各式各样的蔬菜水果,可说是应有尽有。饮料部分同样一应倶全,不但有高级矿泉水、果汁,还有葡萄酒等果酒,甚至连红茶都有提供。

席间众人谈笑甚欢,在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中,整场晚宴就此圆满落幕。

晚餐过后,亚尔斯在仆人的引导下前往大得夸张的浴场,洗去残留一身的疲惫。

从浴场放眼望去,夜晚中的宽敞庭园尽收眼底。亚尔斯长长地吁了口气,将全身浸入浴池后,不知不觉间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夜色就这样逐渐深沉。

附带一提,露姬比亚尔斯先一步洗好澡,但刚出浴室就被等在外头的忒丝菲娅一把抓住,然后不晓得被硬拉到什么地方去了──多半是忒丝菲娅的寝室吧。

虽然忒丝菲娅一脸乐呵呵地表示「夜晚从现在才开始哟」,但是对露姬来说,这肯定会是一晚犹如拷问的漫漫长夜。

「亚尔斯大人啊啊啊啊──」听着露姬逐渐远去的凄惨求救声,亚尔斯刻意垂下眼睛并闭起耳朵,自始至终都保持沉默。

两名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想必会在忒丝菲娅的寝室里彻夜畅谈。少女的亲密谈话将营造出五彩缤纷的绚烂花田,还会有一股令人心痒难耐的甜腻芳香飘荡于整个空间。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在于:假如事情真有按照亚尔斯的美好想像发展的话。

(这是理解『普通女孩生活方式』的代价。现在正是你该努力的时候喔,露姬。)

亚尔斯在内心默默为露姬加油打气。而且,让忒丝菲娅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其实也是当前的重要任务之一。

「虽然平常傻乎乎的,但是那丫头也有太过钻牛角尖的一面啊。」

那名红发少女的心情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上一秒还露出开心的表情,下一秒可能已经转为失落的情绪,因此亚尔斯实在搞不懂她的性格是乐观还是消极。或许最符合实际情况的说法,是她同时拥有这两种极端的特质。

(不管怎样,这丫头和她的母亲完全不像呢。是继承了父亲的性格吗?)

亚尔斯一边琢磨着这些事,一边走出浴场回到房间。眼下没有急需处理的事情,如今手边可以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也只有放在口袋里的书籍,以及为防万一而带着的AWR。话虽如此,他前几天才刚保养完【宵雾】。

说到底,他们这次拜访斐培尔家,本就用不上AWR。只不过,之前和榭路巴交手一事至今仍记忆犹新;再加上先前的谈判中,威穆琉纳家展现出了不可估量、诡谲危险的气息,因此他不得不谨慎行事。尽管亚尔斯觉得不太可能,可是万一威穆琉纳家改变主意,直接派出暗杀者对付自己,那可就一点都不好笑了。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检查过窗帘后面和房间周围后,亚尔斯躺在床上,思索起斐培尔家的事。

「斐培尔家对刀术的追求和坚持,在众多贵族中显得有些突出。难道说每个贵族家族都有类似的专属技艺?不,至少我未曾从维札斯特爵士那里听说这类事情。」

维札斯特•索卡连托是率领谍报部队的著名魔法师。另一方面,这名豪杰并不执着于在他这一代取得的贵族地位,经常夸口表示在必要情况下随时都可以放弃爵位。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维札斯特的言行和索卡连托的家风,显然无法作为一般贵族的参照标准。

总而言之,斐培尔家不仅注重魔法的育成,同时也非常重视以刀术为代表的武艺。

(在侍从之中也混杂着不少战斗人员呢。)

这一点是在先前的晚宴中得到验证的事实。虽然众人伪装得相当巧妙,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难免会流露出蛛丝马迹。而且以单纯的仆人来说,其中好几人的眼神都太过凌厉了。不过,忒丝菲娅的贴身侍女似乎都不是战斗人员。从忒丝菲娅对待贴身侍女的态度来看,更像是把她们当成同龄朋友或大姐姐,说起来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暂且不论菲娅的贴身侍女,斐培尔家的战斗人员似乎都饱经锻炼,而且能力应该不是为了对付魔物,而是专门进行对人战斗。)

负责训练这批战斗人员的,多半就是榭路巴这位管家吧。

包含先前谈过的家传魔法和「继承人」在内,此刻的亚尔斯隐约理解了斐培尔家的运作模式。亚尔斯向来对贵族深恶痛绝,不过像这样敞开心胸交流之后,他发现贵族其实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可以缔结合作关系,也可以互相交换情报,一言以蔽之就是有着充足的「利用价值」。

光是这样,这趟斐培尔家之行就已经算是大有收获了。

尤其在情报方面。

具体来说,就是关于那名「雪男」的真实身分。虽然详细情形依旧不明,但是亚尔斯很笃定自己找对方向了。

当他在说明「雪男」的长相特征,以及对方的魔力给自己留下的独特印象时,他眼尖地注意到芙萝婕脸上出现动摇的神色。身为权倾一方的三大贵族之一的当家,芙萝婕居然没能隐藏住自己的心绪,可想而知她的内心受到了多么剧烈的冲击。

而芙萝婕在察觉到自己失态的当下,立刻就重新装出镇定自若的样子,这反而让亚尔斯领会到事态的严重性。正因如此,他在听完家传魔法的概要之后,并没有再深入追问下去,而是选择直接鸣金收兵。

(话说回来,她当时的反应……与其说是感到惊讶,不如说是动摇的成分更多一些。就像是她所认知的事实,和我所坦承的报告有所矛盾。)

可是就算继续追查下去,现阶段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发展性。能够多少更了解斐培尔家的家传魔法,对亚尔斯来说才是更有意义的事。

截至目前为止,亚尔斯已经解读了大量的【佚失之咒】,并开发出各式各样的魔法。其中大多数都有向相关机构报告,从而收录在【魔法大典】之中。然而,亚尔斯其实还自己偷偷藏了一手,保留了相当数量的绝对机密魔法。

对于这样的亚尔斯而言,至今仍未显露全貌的斐培尔家家传魔法,以及芙萝婕讳莫如深的态度,就像是在他面前扔出一张挑战书。

身为一名魔法研究者,亚尔斯的好奇心已经被彻底挑动起来,若是机会允许的话,他很想征服这座高耸的山峰。没错,他之后要传授给忒丝菲娅的全新魔法,将会是足以比肩斐培尔家家传魔法的杰作──不,甚至是超越斐培尔家家传魔法的级别。光是如此想像,他就感到一阵心潮澎湃。

根据亚尔斯的推测,在斐培尔的家传魔法之中,恐怕有好几项魔法都位于同一条延长线上。

换句话说,【冰柱巨剑】相当于一个入口。通往更高级别魔法的提示,其实就隐藏在【冰柱巨剑】的魔法构成里。

最后会成为关键的究竟是什么呢?探索并思考其中的各种可能性,是一个相当愉快的过程。要是手边有纸笔的话,亚尔斯很可能一路奋战到天亮。

事实上,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稍微沉思了一会儿,可是当他不经意地看到墙上的大时钟时,才赫然发现时针早已过了十二点的位置。

「太过安静也很伤脑筋呢。」

如果连到别人家做客的时候,也只一心想着魔法研究的事情,那他未免太无药可救了,甚至可以说是到了病态的程度。

意识到自己该睡了的亚尔斯,立刻停下所有思考,关灯后躺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在那之后不知过了多久时间,亚尔斯突然在一片黑暗中醒了过来。他迅速地瞥了一眼时钟,发现离自己入睡连一个小时都不到。

在外界露宿的时候,因突发状况或魔物来袭而被打断睡眠可说是家常便饭;但如果连回到墙内世界也不得安宁,实在是一件非常恼人的事情。

亚尔斯将视线转向窗外,确认那个把自己吵醒的原因就在不远处。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但看样子完全没有要隐藏魔力的意思呢。居然三更半夜找上门来,还真是莫名其妙的不速之客。)

亚尔斯瞬间犹豫了一下该怎么做,毕竟自己总不能在别人家里随便动手。最后他姑且展开了【视野】,试着感知周围一带的状况。由于这是亚尔斯特有的能力,不同于普通探查魔法的原理,因此基本上不会被任何人察觉。但假如对方是擅长魔力操作的高手,就有可能发现到自己正在被人探查。考虑到这样的风险,亚尔斯尽可能地缩小探查范围,把它控制在足以「环顾」斐培尔家腹地的程度。

(!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