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三卷 第73章「如影之物」

第十三卷 第73章「如影之物」

且将时间倒回几天之前,也就是亚尔斯介入斐培尔家的战斗、放莉莉夏逃跑之后的那个时间带。

在斐培尔家的宅邸里,首席管家榭路巴和侍从长西托荷玛,一起被召集到当家芙萝婕的书房。

事实上,芙萝婕当年决定聘用榭路巴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总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就连她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天居然会在将近三十年后才到来。

而且当这个时刻真的到来时,或许是整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太久,芙萝婕意外地没有太多惊讶的感觉。

至于榭路巴当然是一个劲地向芙萝婕谢罪。因为自己不仅招引来了维克塔这样的危险分子,在那之后还擅自把莉莉夏的处置权交给亚尔斯,任由他放跑了这名胆敢闯入斐培尔家的暗杀者。

然而,芙萝婕却是一副没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轻描淡写地带过了榭路巴的道歉。

「亚尔斯先生应该有他自己的打算。既然那名少女是【亚菲鲁卡】底下的人,那么他多半就是被卷入与之相关的麻烦事了吧。总而言之,榭路巴,你先把头抬起来,我们主仆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说到底,我们都知道这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我之所以持续扩建斐培尔家的战力,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应对这一天的到来。」

「夫人所言极是。我由衷感谢您的宽容大度。」

看着再次恭敬地弯腰鞠躬的榭路巴,侍从长西托荷玛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说道:

「容我多嘴一句,夫人,那女孩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对手,她的每一步几乎都摊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与其说她是潜入斐培尔家执行暗杀任务,不如说是天真无知的小朋友在玩捉迷藏。榭路巴先生也真是的,这种程度的入侵者,交给赫诗朵和埃伊朵处理就绰绰有余了吧?」

只见她的嘴唇上扬得更加明显,也不知道是忍俊不禁还是单纯的嘲笑。

听完西托荷玛这番话,榭路巴只是淡淡地回应道:

「不,如果交给那两个人处理的话,她们肯定会马上杀了对方吧。再加上那名暗杀者和我一样,都是以魔力钢丝作为武器的人……」

榭路巴的眼角微微垂了下来,表情也跟着变得柔和了几分。那名「刺客」是和忒丝菲娅年纪相仿的少女。她那还带着几分青涩的战斗技巧,以及明显还不够成熟的临场判断,甚至令榭路巴有种想要捻须微笑的感觉。事实上,如果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此时的榭路巴完全就是个笑呵呵的慈祥老爷爷。不过,他当然不是为了寻开心才亲自出面和莉莉夏周旋。证据是芙萝婕也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你的判断非常正确。我们不能放着如此显而易见的疑点不管,因此你特地亲自出马,好摸清楚『后面的人』。」

「诚如夫人所言。在实际和对方交手过后,我的确明白了许多事情。那名暗杀者少女的魔力钢丝技术,很有可能是米尔托莉雅•特利斯汀所亲自传授的。」

「她是你还待在【亚菲鲁卡】时的另一位首领吧?」

「是的,只是我没想到她居然还在人世。无论如何,虽然这么说有些僭越,但从亚尔斯大人的模样来看,由我出面应对那名暗杀者少女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榭路巴有些意在言外地如此说道。即使撇开女婿候选人这一点不说,芙萝婕对亚尔斯这名少年也是格外青眼相加。榭路巴敏锐地看出了主人的心思,为了避免双方的关系出现微妙的裂痕,于是特地把莉莉夏的处置权让给了亚尔斯。

除此之外,既然米尔托莉雅•特利斯汀也牵涉其中,随便杀死这名稚嫩的刺客就不是明智的选择了。

「的确是呢。虽然事情会变得有点复杂,但最好还是放这名暗杀者一马──假如你是这么判断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任何意见。好啦,榭路巴,你应该还有其他事情要报告吧?」

这对主仆有着长年的默契,即便榭路巴没有真的说出弦外之音,芙萝婕也能明白他内心想说的事情。果不其然,只见榭路巴微微垂下眼睛,开始补充他认为最重要的情报。

「虽然这是尚未得到确证的情报,但是这次的风波似乎和『某位大人』脱不了关系。」

「……你这种说法,是指那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元首大人啰?倘若是这样的话,那的确一切都说得通了呢,这一连串事件发生的时机未免太巧合了一点,我们和威穆琉纳家的【贵族仲裁】一事也是如此。这么说起来,榭路巴,你查出【亚菲鲁卡】和威穆琉纳家之间的关系了吗?」

芙萝婕的行事风格一如平日,直截了当地向榭路巴抛出了关键问题。

「这一点目前正在调查当中,只是详细情形我还未能完全掌握。还有关于昨晚的另一名入侵者……说来惭愧,那位名叫维克塔的男子是我的旧识,我也针对他做了一番调查,因为他似乎是从某处监狱里逃出来的囚犯。然而,顺着这条线调查到中层街区之后,所有的线索在【赫兹希拉姆】一带就中断了……」

在人类的生存区域里,中层街区属于一般市民居住的地区,【赫兹希拉姆】就座落于这个区块。那是一座荒凉的乡下小镇,居住人口自然也非常稀少,几乎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地方,当地甚至还保留着大量的木造民宅。真要说这座乡下小镇有什么卖点的话,大概也只有古色古香的感觉了吧。

「【赫兹希拉姆】啊……别说是可疑的火药味了,那个地方一直处于与世无争的状态吧?我听说因为人口稀少的关系,那里的治安似乎相当稳定。然后呢?」

「根据最早的报告,有几名可疑分子出现在了那座小镇,而且都是身手不俗的高手……我没说错吧?西托荷玛侍从长。」

被榭路巴点到名的西托荷玛,用公事公办的语气接着说:

「是的,正如榭路巴先生的报告。我们确认到五名形迹可疑的男女,这是他们从旅店走出来时拍下的影像。」

西托荷玛显然是有备而来,她将一张画质模糊的照片放到桌上。

「生存区域里居然还残存着如此危险的亡命之徒啊。咦……!!」

芙萝婕先是眯起眼睛,接着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正如夫人所注意到的,这个女人察觉到了摄影者的存在。从拍摄角度和清晰程度来看,摄影距离大约在两百公尺左右。」

「能在这种距离下察觉到异状的人可不多呢。」

「这个女人的名字是『蜜儿•欧斯泰卡』,是身上背了几十条人命的重度魔法犯罪者。根据治安军的资料库记载,由于她在逮捕过程中激烈抵抗,因此最后只能直接将她当场击杀。」

西托荷玛淡淡地陈述了这一段事实。

「不管怎么看都很可疑呢。你们说调查的线索在这里中断了,换句话说就是那么一回事啰?」

「是的,我托人找了在中层街区活动的情报贩子,可是对方在传来这张照片之后就此音信全无。夫人,需要我去调查军方本部的资料库吗?」

虽然西托荷玛说得轻描淡写,但入侵资料库当然是违法的行为,芙萝婕立刻摇了摇头。

因为结果显而易见。如果是这种级别的重度犯罪者,在军方本部所管理的资料库里,要不是记载着和治安军一样的情报,不然就是根本没有这个人的相关资讯。

而且关于这些重度的魔法犯罪者,近年来有个甚嚣尘上的古怪传闻。这则传闻的具体内容是这么说的:大约从十几年前开始,军方开始严格控管讯息的流通,那些犯行和魔法有关的重大犯罪者,在落网之后几乎没人知道他们被怎么处置。据说其中有不少被官方宣布已经死亡的人,其实基于某些理由,仍存活在这个世界。

然后,这些魔法犯罪者的资料并非掌握在军方手中,而是由七国全体所共同拥有,甚至为此建立了一套独立的管理系统。至于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采取这种做法,传闻的后半部分给出了问题的答案:据说这群犯人全被暗地集中起来,接着被统一送往生存区域外。

当然,主事者不可能配发武器给这群犯人,因此被扔到外界的他们只有死路一条。尽管可以把这想成是一种拐弯抹角的死刑,可是特地采取如此危险的做法实在很不合情理,因此这则传闻的可信度自然遭受许多质疑。

直到方才为止,芙萝婕对这则传闻也抱持着怀疑的态度,然而──

「蜜儿•欧斯泰卡……早该死去的魔法犯罪者不仅还活在人世,甚至还在中层街区和朋友开了庆祝出狱的派对?就算要放死者到阳间走动,应该也有正经一点的人选吧?居然偏偏挑中了这样的犯罪者,老天爷真是搞错了奇迹的使用方式呢。」

芙萝婕语带讽刺地吐出这番话。就在这个时候,榭路巴突然喃喃自语道:

「话说回来,芙萝婕夫人,您曾经听说过这件事情吗?据说外界有一座过去暗中兴建的秘密监狱。」

「的确有这么回事呢……记得它是叫【特洛伊监狱】。虽然我一直认为那只不过是谣言而已。」

芙萝婕秀眉微蹙,叨念出那座监狱的名字。

「是的。不过俗话说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