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四卷 第79章「看不见的居民」

第十四卷 第79章「看不见的居民」

这里是位于亚鲁法中层地区的边境地带。

远离都市地区的这一带,如今已是一片散发着寂寥气息的荒凉景色。即便全人类的既有文明已经缩减到七个国家,也不是生存区域内的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丰衣足食的生活。穷途潦倒的原市民、被逐出共同体的流民……事实上,有不少为生存所迫的人,都只能在这种荒芜的边境地带讨生活。

那些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文明恩惠,在都市地区和边境地带几乎是呈现断崖式的两极分化。

边境地带至今仍然残留着旧时代的样貌。在这片贫穷的土地上看不到贵族的豪宅大院,只有一望无际的广大田地、经年使用的农业道路,以及古意盎然的传统生产设施。而在这一片辽阔的景色当中,还稀稀落落地散布着几栋造型不一的木造房屋,其中的居民如今都还过着运用古老智慧的生活。

在这个遭到魔物蹂躏的世界之尽头,居然出现了这么一幅宛如重新回到田园诗歌时代的光景,说起来也是一件格外令人讽刺的事情。

迥异于融合各种文化的都市地区,孤绝于世的边境地带仿佛是拒绝一切的发展。这些被重重树木包围起来的村落,就像是一个和文明隔绝的封闭性社会,与此同时,又像是古老画作里所描绘的世外桃源,带给观者一种莫名独特的乡愁之感。

镜头来到其中的一座村落。

只听周围忽然响起一阵鞋子和砂石的摩擦声,在夜幕笼罩的一片寂静之中显得格外清晰响亮。那行色匆匆的脚步声,仿佛在主张这里不必讲究什么上流贵族的礼仪规矩。

此刻只有月光照耀着这座村落。不过,要是气象模拟装置或模拟影像突然心血来潮,用厚重的云层遮蔽住虚假的月亮的话,失去光源的这座村落将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吧。

在杳无人迹的村落小径上,一名容貌美丽的少女正在快步疾行。毕竟在这荒凉偏僻的边境地带,并没有设置集结魔法科学智慧结晶的转移门《圆阵港埠》。从距离最近的转移门过来这座村落,就算全速奔跑也要花一小时以上的时间。

(真是伤脑筋呢。居然偏偏在这种时候联络不上人。明明是紧急到不能再紧急的状况,难道他都没有察觉到情况不对劲吗?)

虽然少女的夜视能力不俗,但女性实在不应该一个人走这样的夜路。不过不幸中的大幸是,即便真有什么东西袭击过来,对方也只有可能是人类而已。

因为在人类的生存区域内,不存在魔法所无法对抗的凶恶猛兽,纵使是在这样的穷乡僻壤之处,也顶多只会有野狗或毒蛇之类的生物。

然而,这座村落的夜晚,却有一股异于寻常的氛围。对于习惯都会贵族生活的少女来说,夜色里仿佛有一处唤起本能恐惧的黑暗深渊。

只见她轻轻撩起垂在丰满胸脯前的几缕青丝,像是试图抹去心中这种难以言喻的不安感觉。就连在如此简单的动作之中,都飘散出一股优雅女性的气质和魅力。犹如盛开的花朵发出阵阵清香似的,在月夜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娇美动人。

「是这里吧……」

最后,少女站在一间看似民宅的建筑物前低声嘟囔道。这是一间独立于主屋的木造小屋,屋里只隐隐透出了一丝静谧的橘红色灯火。

少女在这户寂寥人家的玄关前重新站定。下一瞬间,原本还能隐约感知到的屋内活动气息,一下子完全消失不见……周围一片鸦雀无声。明显是在察觉到玄关的访客之后,里头的人所刻意制造出来的安静。

(这么说起来,我们没有约定好暗号呢。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

少女先是嫣然一笑,然后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恶作剧的笑意。只见她用手轻轻按着喉咙,用特地切换的声线大声喊道:

「真是的……亲爱的,你到底要我说几遍啊?你如果没有要回家吃晚餐的话,好歹也早点通知我一声,每次都……」

话音未落,只听屋内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然后房门便「砰」一声地打开了。

「费莉涅菈!快给我停下来!」

脸色大变地开门现身的,正是少女的父亲──维札斯特•索卡连托。

他是三大贵族之一索卡连托家的当家,同时在军中也是位高权重的显赫人物。这位一手率领亚鲁法谍报部队的彪形大汉,有着高强的战斗力和充满存在感的精悍肉体,尽管年龄已经步入壮年,智力和体力却丝毫没有出现衰退的迹象。然而,这名令人闻风丧胆的猛将一旦回到家里,在他的宝贝娇妻面前完全是一副百依百顺的模样。

刚才的那句话就是一句魔法的咒语,能够让宠爱母亲的父亲在良心的呵责下,宛如条件反射般立即做出明确反应。

在稍微清了清嗓子之后,费莉涅菈带着满面笑容向父亲这么回答道:

「那么,请您下次记得留下联络手段,爸爸。」

而谍报部队的其他成员,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哑巴吃黄莲的维札斯特身后。他们认出这位不速之客不是外人,于是都幸灾乐祸地欣赏这场有趣的闹剧。维札斯特的五名部下的眼睛,此刻都注视着威严尽失的上司及其美丽的女儿,眼神里除了傻眼之外还带着几分温馨的味道。

003

「咳咳……算了,进来再说吧。」

不劳一脸尴尬的维札斯特费舌,费莉涅菈一溜烟地钻进了这个谍报员的临时据点。里头是一间平凡无奇的普通房间。

屋内摆放着最低限度的家具,用来营造出这里有人居住的生活感。其中不乏生锈的铁水壶之类的日常器物,整个伪装工作可以说是做得十分到位。壁炉里也烧着几根柴火,将整间屋子都烤得暖烘烘的。

据说是在原屋主的老人过世之后,连同家具一起买下了这栋旧民宅。当然,这笔支出是不能用公款报销的,因此是透过中间人购入之后,再转交给维札斯特等人作为据点。

附带一提,撇开维札斯特不说,其他队员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身分,此刻都是打扮成普通老百姓的模样。

「您连个联络也没有就突然潜伏起来,会害我不晓得您究竟是躲到哪里去了喔,爸爸。」

费莉涅菈的声音带有几分生闷气的味道,仿佛是在怨怼父亲害她找得如此辛苦。

「我也正想着要回去一趟共享搜集到的情报,总之你先找张椅子坐下吧。」

伴随着这句像是借口的理由,维札斯特把一个冒着热气的铝杯递给女儿。杯里装的是即溶咖啡。

房间里有四张桌子被拼凑在一起,上头散乱着各式各样的文件资料,还有几张貌似是用来汇整这些情报的大型纸张。

虽然看起来好像很落伍,但在不允许留下任何痕迹的谍报活动中,这种原始的方法反而才是最方便有效的。因为相较于不易销毁的记录媒体,纸张既可以点火烧掉又可以直接吞下肚去,能用来湮灭证据的手段可说是要多少有多少。

费莉涅菈姑且接过刚泡好的咖啡,用双手捧着温热的铝杯暖和寒冷的身体。想要互相分享情报的,并不只是维札斯特而已。

她重新端正起自己的姿势,在父亲和其他队员的环视之下,用条理分明的清晰语调开始娓娓道来:

「亚尔斯学弟的那件事情目前算是告一段落了。企图政变的【亚菲鲁卡】实质领导者──雷利•隆恩•铎•利姆弗杰•弗琉斯埃文确定下台。接着,元首颁布了【亚菲鲁卡】的组织重整公告,由幺女莉莉夏•隆恩•铎•利姆弗杰•弗琉斯埃文作为领衔,将【亚菲鲁卡】重新打造为全新的元首直属近卫队,」

听完费莉涅菈的简洁报告,维札斯特并不怎么惊讶的样子,甚至有点意兴阑珊地说:

「成立近卫队是吗?看来那位元首大人有惊无险地赌赢了呢。这种简直是在玩命的赌博,也真亏贝利克有胆子插一脚。」

维札斯特坐在粗糙的木头椅子上,频频摩挲着变长不少的下巴胡须。

「对了,这么说起来,弗琉斯埃文家的那个小女儿,也是在贝利克的引荐之下才转入学院就读的嘛。哼,居然想得出这么明显的花招。该说他是很了解亚尔斯的性格呢,还是完全不了解这小子的臭脾气呢……」

维札斯特皲起眉头嘟囔了这么一句,随即很不以为然似地冷哼一声。

「不过,在这次的事件中,理事长……希丝缇•涅库索菲亚也有出面提供协助。关于亚尔斯学弟的特殊待遇问题,今后应该可以暂时堵住贵族们的悠悠之口。」

听费莉涅菈说完,维札斯特这次有些高兴地拍了一下桌子。

「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谁教贝利克要做得那么过火啊。那家伙有一大堆把柄落在希丝缇手里,光是算起他过去欠下的那些烂帐,就已经足够教他头痛了。如果希丝缇这次又被卷进来,贝利克可又要欠下一笔巨大的人情债了。」

然而实际上,贝利克很可能连希丝缇出面干预的可能性都算进去了。尽管如此,他还是主动选择承担风险,将弗琉斯埃文家的幺女派到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