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五卷 第84章「虚虚实实的邂逅」

第十五卷 第84章「虚虚实实的邂逅」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轻之国度×天使动漫录入组

图源:脑子有问题的惠惠

扫图:风

录入:kid

修图:撸管娘

镜头来到临近于亚鲁法和库列比迪多国境线的交界地带。

费莉涅菈•索卡连托正巧笑倩兮地站在那里,脸上还露出任谁看到都会觉得「温柔婉约」的表情。

若要说这个充满淑女风范的笑容有什么特别涵义……

最大的可能性就只有两种,不是是当事人的心情好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就是当事人的怒火已经达到极点的地步。

然而,由于费莉涅菈的这张笑容实在是太过完美,以致于旁人完全看不出她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以淑女面具的标准来说,已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无论如何,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两大国爆发正面冲突的巨大危机,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得到了及时化解。

一方是魔法大国亚鲁法的首席魔法师亚尔斯•雷金;另一方则是铁壁之国库列比迪多的第四席魔法师法诺•托鲁帕。虽说两人这次的邂逅完全是不期而遇,但只要走错一步就会演变成敏感的政治事件,甚至很有可能进一步导致最糟糕的军事冲突。

只要再慢了那么一会儿──没错,倘若再迟个零点几秒,亚尔斯先一步释放魔法,便会让这场恶梦当场化为现实。

事情一旦演变到这个地步,就已经不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了。唯一摆在眼前的严峻事实,就只有两国的无双魔法师在这里相遇,并且爆发了一场武力冲突而已。

单是这么一个言简意赅的事实,就足以在两国之间掀起滔天巨浪。而这场世纪性的重大事件之所以能得到及时制止,完全就只是因为费莉涅菈•索卡连托刚好赶到了现场。

作为亚尔斯与法诺双方的共同熟人,费莉涅菈是唯一能够充当两国桥梁的调停人。正因为这名少女有着如此重要的特殊性,面对这两位宛如脱缰野马一般的无双魔法师,她是现场所有人之中唯一有办法拉住他们的人物。

在那之后,一行人在费莉涅菈的带路下前往一栋破旧民宅,只是他们这一伙人的行迹实在是可疑到了极点。

即便是默默地跟随在亚尔斯身后的露姬,都不禁觉得这幅画面有种莫名的诡异感──一群全身裹在长袍或斗篷之中的兜帽客,就这么往和废屋没两样的古老民宅鱼贯而入。

若是被不知内情的普通百姓撞见这一幕,八成会怀疑这栋破屋里准备要举行某种邪教的黑暗仪式。

不过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样的直觉或许也可以说是一语中的。因为在这栋古老民宅中所展开的会谈,最后确实演变成了只能用「混沌」两字来形容的诡谲局面。

在费莉涅菈催促之下,亚尔斯和法诺等人步入了屋子里。尽管屋内果不其然地布满了厚厚的尘埃,但明显可以看出最近有不少人在这里活动过的痕迹。

「我这就来给壁炉生火。」

费莉涅菈这么说完,立刻俯下身去把柴薪一根根地堆放到壁炉里。法诺部队的女性军人见状,也从厨灶间取来了合适的废纸和稻草帮忙点火。最后,费莉涅菈像是在弹水珠似地弹了一下手指,一小撮迸发而出的火花登时落进了壁炉里。

这是非魔法师也能掌握的小伎俩,亦即俗称「生活魔法」的其中一种。

点燃废纸和稻草的火焰,转眼间便吞噬了干燥的柴薪,很快就给室内带来一股令人莫名心安的自然暖意。

在和煦的暖意之中,亚尔斯和法诺率先在粗糙的桌子前坐了下来。露姬则是直接站在亚尔斯身后待命,法诺的部下们也面无表情地伫立在队长身旁。

在那之后,双方就只是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喘不过气的沉重氛围。

说起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齐聚在小屋里的这一行人,直到前一刻为止都还你死我活地打成一团。以双方刚才火拼的激烈程度,哪怕有人因此受了重伤或掉了性命都不奇怪。

然而片刻过后,将一行人领到此处的那名少女,率先开口打破了这种沉闷的气氛。

「那么,在等水烧开的这段期间,我们就来轻松地聊一聊吧。首先是库列比迪多的各位贵客。」

站在桌旁的费莉涅菈,在说这句话时隐隐带着几分谴责的味道,似乎是对法诺等人『侵犯领土』的轻率行为非常不满。在壁炉忽明忽灭的火光映照下,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晦暗不明,但还是可以看出那抹强挤出来的僵硬笑容。

以法诺和爱珂瑟蕾丝为首的库列比迪多军人,全都感受到了费莉涅菈散发出来的静谧怒意,每个人都不由得心虚地别开了自己的视线。

「爱珂瑟蕾丝小姐?幸好没有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呢。」

「是、是啊……」

听到这句仿佛是在向自己一行人兴师问罪的话,爱珂瑟蕾丝只能无地自容地哑着嗓子应了一声。非常不可思议的是,费莉涅菈明明只是亚鲁法的一介学生,此刻却像是头顶上司似地镇住了法诺部队的所有人。

与之相对地,亚尔斯则是面无表情地跷着二郎腿,不发一语地抬头看着费莉涅菈。而费莉涅菈也在这时候转过头来向亚尔斯说道:

「亚尔斯大人,虽说是非正式的任命,但我父亲指派我担任法诺大人的向导,代表亚鲁法接待这几位来自库列比迪多的协助者──」

费莉涅菈没有失了任何礼数,在恭敬地给亚尔斯加上敬称的同时,脸上也没忘记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

在三言两语间简单说明状况之后,费莉涅菈非常刻意地停顿了一下,接着才话中带刺地继续补刀说道:

「不……正确来说,我这个向导可当得真是失职呢。因为原本应该由我接待的几位库列比迪多贵客,突然一句话也不说地就把我这个向导给甩掉了。」

费莉涅菈刻意地装出冷静自持的样子。

「这是误解啊!费莉涅菈小姐!」

法诺的其中一名部下立即出声反驳道。正是在刚才的战斗中,于露姬手下吃鳖的女性队员。

「……你说这是误解?你们不仅践踏了我父亲维札斯特•索卡连托爵士的好意和提议,还做出了给两国关系带来巨大危机的行动,我倒是很想请教一下哪里还有误解的余地?」

费莉涅菈不假辞色地将对方的话给顶了回去。就连露姬也是第一次看到费莉涅菈如此不怒自威的模样。正因为她没有直白地表达出自己的愤怒,反而更让人感受到她深藏的怒火有多么可怕。

尽管现场的气氛剑拔弩张到了极点,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法诺却对费莉涅菈的话置若罔闻,只是漫不经心地将视线落在了亚尔斯身上。她的视线没有直接对上亚尔斯的眼睛,而是把亚尔斯的整个上半身纳入自己的视野……虽然她的目光不像是在打量评估,但也实在称不上是什么友好的眼神。

突然,法诺动了动嘴唇,从嘴里蹦出了这么句话来:

「我说,你可以稍微安静一下吗?」

「──!!」

听到这句突如其来且毫不客气的话语,费莉涅菈不禁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然而,法诺却依旧连看都没看费莉涅菈一眼,视线自始至终都锁定在亚尔斯身上。

尽管她紧盯着亚尔斯的眼神绝对称不上友善,但也透露出了她对亚尔斯这个人的强烈兴趣。

「喂,你刚才施展的魔法可真有意思呢,居然连我都琢磨不出它是怎么构成的。没想到你们亚鲁法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颠覆了魔法师和魔法系统的常识啊。」

面对这句略带挑衅意味的话语,亚尔斯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

「法诺大人,您方才的态度再怎么说都太过分了……!如果您完全不打算修正这样的态度,我们也不得不重新审视和你们暗中合作的互助立场喔?」

费莉涅菈已经声色俱厉地插话进来。

「…………」

可是,法诺的视线依旧只锁定在亚尔斯身上,对费莉涅菈的疾言厉色完全视若无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身为无双魔法师的法诺,确实是有本钱摆出这种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态度。

法诺这种傲慢无礼的态度,让同为无双魔法师的亚尔斯的眉头静静地蹙了起来。原本只是古老民宅的破旧空间里,顿时弥漫着宛若战场的沉闷空气。

「喂,费莉涅菈都已经说到这种份儿上了。你如果不肯认真回答她的话,那我同样也没有义务理会你的问题。」

在尚未摸透法诺真正用意的情况下,亚尔斯也不打算做出打草惊蛇的举动,不过他还是姑且事先声明。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法诺只是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这样啊~」,随即在转眼间卸下了原本的冷漠态度,换上笑盈盈的表情向费莉涅菈说道:

「好啦好啦。唉,所以说,费莉涅菈小姐,你刚才是说我们把你给甩掉了是吗?」

「……呃、嗯。」

或许是法诺的笑容实在太过耀眼,费莉涅菈一时不知该做何

铅笔小说 23qb.net

<=22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