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五卷 第87章「人类缺陷品」

第十五卷 第87章「人类缺陷品」

亚尔斯抬头仰望天空,感受着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同时确认着在远方隐隐闪动的防护壁。

维札斯特的几名部下就藏身于近处的树丛之中。在现身迎接亚尔斯到来之后,他们便再次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彻底地隐藏起自己的行踪。

无论见过多少回,亚尔斯都对这些人毫无印象。因为他们的变装技巧实在太过高明,甚至到了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记忆的地步。

亚尔斯在心里寻思外界的天气状况,并眺望着将外界和生存区域隔绝开来的障壁(正确来说,是横亘在这两者之间的巨大裂隙),嘴里忍不住嘟囔:

「这个谜团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吧。」

「您是在说哪件事情呢?」

「【巴比伦塔防护壁】的原理。」

这道保卫着全人类的伟大护盾,仿佛光之帷幕一般在空间中摇曳生辉,甚至散发出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亚尔斯一边眯着眼睛眺望远方,一边简短地回答。

「真的吗!?您有办法解开【巴比伦塔】的长年不解之谜……?不过说起来的确是这样没错呢。虽说被誉为人类智慧的结晶,但谁也不晓得【巴比伦塔】的真正运作机制。我还曾经听人说过,只有元首大人和极少数的一部分人知道背后的秘密。」

「是啊。说到底,【巴比伦塔】本身就是个引人注目的巨大建筑物,而且想要接近观察防护壁的人也不会特别受到拦阻。然而,哪怕是名闻遐迩的学者或研究者,都无法再现出同样的防护效果。因此搞不好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而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答案的终极谜团。」

「您是在说笑吧?这样一来,岂不是连维护和管理都有问题了吗?」

「的确是呢……好啦,闲聊就到此为止吧。」

话音方落,亚尔斯周身的气场陡然变得凌厉,即便是露姬也能清楚感受到其中转变。仿佛是周围空气的成分完全改变,甚至给人连颜色都为之一变的错觉。

露姬自己绝对做不到如此彻底的状态切换。虽然她也曾想过这是不是锻炼不足或精神力的问题,但这股骇人的气场甚至不允许她直白地提出这个疑问。自己和亚尔斯的差别究竟在哪里?无论如何,可知这种非比寻常的变化,既非魔法亦非魔力的效果所致。

这是足以唤起本能恐惧的可怕变化,让人如履薄冰地站在死亡深渊的边缘。这种感觉与其说令人不由得为之一凛,不如说是在绝对强者的面前下意识地瑟缩起身子。

露姬默默凝视着敬爱的亚尔斯背影,调整全身的魔力令自己集中精神。亚尔斯允许自己跟在他的身边,可不是为了让自己扯后腿。

在那之后──两人终于跨越生存区域和外界的边境,置身于真正的世界之中。

正如原本所预想,冷入骨髓的外界空气,立刻让他们吐出的呼吸化为白雾。这种与墙内世界迥异的温度差距,恐怕得费一番功夫才能调适过来。

露姬仿效亚尔斯的做法,在身体表面包覆了一层魔力薄膜。

从这里开始就是魔物的领域,两人必须从中找出越狱犯的踪迹,并且将这些家伙全部解决掉才行。现在尚是深夜时分,距离日出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照理说,没有人会在魔物活跃的夜晚展开行动,因为这在外界是不折不扣的自杀行为。亚尔斯明知如此却还是选择这么做,就意味着他肯定有特别的用意。

片刻过后,亚尔斯毫无预兆地奔跑起来,露姬也毫不迟疑地追了上去。

然而,亚尔斯的速度完全不是在墙内世界时所能比拟。老实说,露姬光是要不被甩开就已经竭尽了全力。在她所知的魔法师里,没有人能达到这样的速度。这就是亚尔斯的另一张面孔──不,应该说这也是他的其中一张面孔,同样是他这个人的其中一部分。

亚尔斯只对自己展示了他想展示的一面。倘若自己连这么浅显的事实都不明白,恐怕根本没有资格担任他的搭档。

只不过,最让露姬感到寒毛直竖的,莫过于亚尔斯那近乎鬼魅、无声无息的身法。她甚至有种自己是在追逐幻影,而非亚尔斯本人的错觉。

尽管如此,露姬还是一心一意地拼命紧追在亚尔斯后头。

就在露姬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跑在前头的亚尔斯突然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有什么东西散落在两人的行进方向上──那是一整支不幸阵亡的魔法师小队,一具具尸体横七八竖地倒卧一地。从周围血迹的干涸程度来看,这场残酷的屠杀惨剧才刚落幕不久。

「他们真不走运呐。」

露姬也紧抿着嘴唇轻轻点头。正如亚尔斯所说,这群人实在很不走运。现场总共有五具尸体,正好是一支小队的编制,他们显然是正在这一带执行军方的任务。由于尸体没有被野兽啃咬的痕迹,因此凶手明显不是魔物,而是人类。杀死自己的不是原本的敌人,反而是自己应当守护的对象──再也没有比这更不走运的事情了。简直是让人郁闷至极的光景。

这五具尸体都已经彻底失去生命迹象,甚至没必要走过去确认还有没有气息。

「您觉得……您觉得他们这是和敌人爆发了激战吗?」

「要把这说成『爆发激战』还挺有问题的呢。毕竟双方几乎在一瞬间就分出了胜负。现场完全看不到他们和对方激战的痕迹。」

「有好几具遗体都是背后中招而死,他们应该一心只想着赶紧撤退吧。那具几乎面目全非的男性遗体,很显然就是当时负责殿后的人员。」

亚尔斯静静地凝视着露姬以眼神示意的那具尸体。

「是您认识的人吗?」

「不,我不认识。这几个人全是我没见过的面孔。明明同样都是亚鲁法的魔法师呐。」

露姬也同样不认得这几个人,只是他们身上穿的确实是亚鲁法的军服,所以毫无疑问是自己和亚尔斯的同胞。正因如此,她仿佛能切身地体会到,当时身处这场惨烈血战中的同胞有多么绝望。

一股无能为力的空虚感和近乎战栗的情感,几乎同时席卷上露姬的心头。

然而,亚尔斯却丝毫没有关心露姬精神状态的意思,只是自顾自地调查遗体,并持续分析现况。

而对于此刻的露姬来说,这其实代表亚尔斯对自己有着莫大的信任。

「露姬,发动探查魔法。虽然这样挺麻烦的,但还是由我们主动出击吧。不管怎么说,外界可是我们的主战场呐。」

「是!」

露姬对亚尔斯的指示没有任何异议。即便会因此失去奇袭的机会,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发出了探查用的魔力声纳。露姬立刻就察觉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周围一带不知为何完全没有魔物的气息。少数能感知到的微弱气息,也在距离非常遥远的地方。这也就是说……

「就算会被那些家伙发现追兵到来也无所谓。他们似乎是一边收拾魔物一边前进的样子。这样一加一减下来,从后面追赶的我们反而会比较快。」

探查声纳距离目标愈远就愈难发挥功效,在对象是人类的情况下效果更是大打折扣。如果对方还刻意隐藏自己的魔力,哪怕优秀如露姬也只能束手投降。

除此之外,对于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高手来说,甚至有可能经由探查声纳反推出有人正在追踪自己。而魔法犯罪者当然很熟悉这方面的把戏,毕竟他们全是成天被人追捕的亡命之徒。更别说这次的越狱犯都是实力不凡的强者,自然更是擅长和人玩这种官兵捉强盗的游戏。

「无法感知到越狱犯的反应。」

「无所谓,反正那些家伙是逃不掉的。正好可以作为鬼抓人游戏的开始信号。」

作为一种心理上的施压战术,亚尔斯刻意要求露姬定时投射出探查声纳,并逐渐缩短和猎物之间的距离。

两人从亚鲁法外界靠近卢萨路卡一侧的区域出发,一路朝着南方直奔而去。而在他们行经的沿途上,别说是遭到消灭的魔物残骸了,就连魔力残渣都感知不到。

(真是令人费解呐。我怎么想都不觉得那些家伙会特地花功夫消除魔力残渣。可是现在别说是魔物残骸了,就连存在的痕迹都丝毫未剩。难道他们前去的是一片没有魔物的和平荒野吗?……不,怎么可能有这种蠢事。)

亚尔斯不禁蹙眉自语道:

「不愧是被关进【特洛伊监狱】的凶恶犯罪者,果然没有那么好对付呢。但不管你们怎么躲都没有用,最后等着你们的还是死路一条。」

「亚尔斯大人……!」

听到露姬这声急迫的呐喊,亚尔斯陡然停下了脚步,用凌厉的视线望向盘根错节的树木之上。只见在由几棵参天巨树的枝叶构成的树冠上,有几双和亚尔斯一样凌厉的眼眸正俯瞰着这里。

敌人的踪影终于出现在前方的视野之中。两道人型轮廓背对着黎明的晨曦,缓缓地浮现在参天巨木的树冠层。

跟在亚尔斯身后的露姬当机立断,从腰间抽出飞刀型AWR,摆出了应战的架势。

「三个人啊。露姬,掩护我。」

「是。」

抛下这句话之后,亚尔斯便压低身子冲上前去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