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最强魔法师的隐遁计划> 第十六卷 第90章「神智和魔书」

第十六卷 第90章「神智和魔书」

但丁及其爪牙在这间第二魔法学院发动的恐怖袭击事件,毫无疑问是史上最黑暗的一页。这场史无前例的暴行,导致警备人员和教职人员死亡。原本该在繁忙热闹的气氛中度过的新年头几天,也因此而罕见地动荡不安了起来。

倘若这是魔物干的好事也就罢了,偏偏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的元凶是人类,因此给世人带来格外强烈的冲击。由于恐怖袭击事件的余波仍在持续发酵,第二魔法学院为了照顾学生的身心健康,立刻宣布全校进入特别的长期休假状态。

校内的大部分学生都暂时回到了父母身边,而学院的日常风景也一下子森严了起来。警备人员的数量明显增加,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军方相关人士。沉重肃杀的氛围,笼罩在学院的每一个角落。整座学院丧失了一所学校应有的活力,空气里弥漫着剑拔弩张的味道,看起来就像是某处的军方设施似的。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一份报告再次送到了亚尔斯手上:逃出秘密监狱【特洛伊】的那些越狱犯,已经全数落网或是遭到击毙。

这份报告送到的时间,正好是他打倒煽动越狱犯的但丁,并回到学院的第二天。

对于自己和但丁的那场死斗,亚尔斯只向贝利克做了极为简略的汇报,接着将战斗后回收的【密涅瓦】交还给军方本部,再配合军方人员做了简单的笔录便获准离开。

而隔天送到他手上的东西,除了前一天笔录内容的详细逐字稿以外,就只有这份汇整一连串事件来龙去脉的报告书。

不过,亚尔斯所处理过的地下工作几乎都是如此。尤其是这类见不得光的肮脏差事,不仅绝对不会公布给普罗大众知晓,而且只有极少数高层领导能掌握全部实情,最后只会消失在名为「国家机密」的漆黑暗流之中。

由于研究室严重损毁,因此亚尔斯目前是住在临时的居处。

坐上订制的朴素两人座沙发之后,亚尔斯将同样朴实无华的小桌子拉到面前,再次看向起了那些随手搁在桌上的资料。

「我本来还有点担心维札斯特爵士他们,不过现在看来纯粹是杞人忧天。他们似乎在最小程度的人员伤亡下,完成了对亚鲁法境内越狱犯残党的镇压行动。」

这份汇整报告书尽管内容看起来轻描淡写,可同时也证明了索卡连托现任当家那无与伦比的情报搜集能力。

其中最引起亚尔斯注意的,是关于「人类魔物化」这个近乎超自然现象的项目。虽然军方对目睹这一幕而受到冲击的学生下达彻底的封口令,但很明显不可能瞒得住。

因此社会大众收到的报导中,是以「魔法犯罪者暗中将魔物带入墙内世界」来解释这件事情。尽管如此,还是难以避免民众对军方的不信任感持续扩大。亚鲁法军方不得已只能特地出动现役的首席魔法师作为灭火队,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平息这一连串的风波。身为总督的贝利克,更是直接陷入了大逆风的状况。不过,各国为了隐匿【特洛伊监狱】的越狱丑闻,倒是马上就达成共识,发表了一份共同声明。

另外,虽然那些由越狱犯化身而成的『人魔』,全被莉莉夏所率领的【亚菲鲁卡】部队暗中处理掉了,但在当时的学院里,似乎确实发生了但丁所暗示的那种现象。

(好吧,军方的应对至少有达到及格标准。毕竟在与外界隔离的生存区域里,如果连普通老百姓都开始议论起人魔的话题,肯定会引发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慌。总督──不对,应该说各国首脑都算是勉强捡回一命呢。维札斯特爵士的情报隐蔽工作还是那么厉害。)

说到维札斯特爵士……他的掌上明珠费莉涅菈,在学院里和越狱犯中的危险人物蜜儿•欧斯泰卡交上了手。

而这场交锋的结果,连亚尔斯都不由得大感意外,因为费莉涅菈居然成功击杀了蜜儿。照理说来,还是一介学生的费莉涅菈,在对上蜜儿这种第一级犯罪者的时候,光是要保住性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亚尔斯很好奇整场战斗的详细过程,但报告书里只要是和这场战斗相关的部分,读起来都有一种游移不决的感觉。

维札斯特在整份报告书里,基本上都是保持着就事论事的行文风格,唯独在牵扯到费莉涅菈的时候会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在那些相关的内容里,一眼就可以看出他身为父亲的纠结:在为女儿的出色表现感到引以为傲的同时,又对自己让爱女身陷险境一事感到自责不已。可是这对亚尔斯这个外人来说,无疑只是平白增加阅读上的困难而已。

而且这位傻瓜父亲甚至还公器私用,说什么「如果某位实力足以保护女儿周全的男性,有及早和女儿建立起紧密信赖关系的话,事情或许就不至于演变到如此地步……」在亚尔斯看来,就是有个傻瓜父亲想找人帮忙看住自己的野丫头女儿,老实说他只觉得这件事情麻烦透顶。

(我最好还是不要多问为妙。最近找个时间去探望一下费莉好了。)

亚尔斯发现在报告书的最后,还夹了几张手写的便笺,于是迅速地过目一遍。这几张便笺都来自贝利克总督,上头罗列着半是交代半是抱怨的待解决事项,而第一个被提起的主题果不其然是「人魔化」。

「嗯……的确,如果要揪出幕后元凶的话,只能从人魔化的关键道具──高纯度的仙馔蜜酒开始追查。不过,【亚菲鲁卡】已经去查这条线索了吧,我还是别去蹚这滩浑水了。毕竟我自己也有事情要忙,比方说破译【费格尔四书】的预备工作。」

亚尔斯的心情不由得有些雀跃起来,这也可以说是他身为研究者的性格使然吧。他迅速地瞥了一眼金库,在心里琢磨起今后的行程安排。

在那之后,为了赶紧给手头的工作收尾,亚尔斯再次读起了贝利克所写便笺的最后一段。

「虽然没有明确提及具体内容,但总之就是蕾蒂去【特洛伊监狱】做了实地调查吧?记得那座监狱是由各国共同兴建营运,贝利克这个决策还真是有够果断呢,也多亏如此才能这么快就做出应对。」

贝利克似乎是在得知越狱事件发生的当下,就向蕾蒂下达了前往【特洛伊监狱】调查的指示。在那个时间点,他应该还来不及和其他各国进行政治上的沟通协调。

虽说是直接赶赴事发现场,但这项调查任务当然带有隐密性质,不能做出让人察觉到亚鲁法擅自来过的破坏现场行为。尽管亚尔斯实在不觉得这是适合蕾蒂的差事,不过蕾蒂似是取得了一定的调查成果的样子。

「嗯哼。自动门锁被人手动关闭,所有单人牢房都有从外部解锁的痕迹是吗?」

换句话说,在监狱的高层管理者中,肯定有人直接参与了本次的越狱行动。最有可能的内应人选,自然就是法诺提过的监狱的正副所长。虽然不清楚两人是出于什么动机,但既然确定他们和但丁有所勾结,那这一切的状况就都说得通了。

「除此之外,还发现了一具穿着白大褂的可疑职员尸体……?」

(从身穿白大褂来看,应该是医生、学者或研究技术人员?但后两者不太可能出现在监狱里吧……不对,那座监狱有在执行供给刑呢。)

供给刑是一种从囚犯身上强制榨取魔力的刑罚。而为了储存从囚犯身上榨取出来的魔力,监狱里就一定需要设置专门的大型机器,即便有军方的维修整备人员驻守于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亚尔斯将目光转到下一个段落,发现那里贴着一张用来代替文字说明、经过缩印处理的半焦照片。

「昆西凯……魔力储存库的管理责任人。」

在经过影印之后,附有大头照的员工证看起来相当模糊,不过勉强还可以辨识出上面的文字。

「从职衔来看是技术人员没错,但这家伙多半是染指非法勾当的研究者。」

这类型的研究者根本不在乎什么伦理道德,他们最关心的事情只有满足自己的求知欲。从这层角度上来说,亚尔斯和对方也算是同类,因此能够直观地察觉到这一点。说到底,对方既然会出现在秘密监狱里,就绝不可能是什么正派的研究者。

亚尔斯对已死之人没有任何兴趣,可这份资料出现在报告里的理由倒是令人颇为在意。蕾蒂的着眼点应该是此人的死亡很可疑,但报告里所能提供的情报实在太过有限,就算强行做出结论也只是穿凿附会。

亚尔斯半强迫地切换自己的思绪,姑且先将所有情报都输入了脑袋。然后,他遵照贝利克在文末给出的指示,迅速地抬起手来打了个响指,唤出一团小小的火焰烧掉了整份资料。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背后传来一道欲言又止的声音:

「亚尔斯大人,您手上的工作忙完了吗?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您,这项训练究竟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呢?」

在绘有魔法式的地毯上坐着冥想的露姬,终于忍不住微微睁开一只眼睛询问道。虽说这个新的训练方法确实带有实验性质,但亚尔斯对此倒是很有自信,只要露姬能够持续下去,肯定会收到一定的效果。

002

「你问怎么做才好吗?当初明明是你自告奋勇,现在却对这项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