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开局被女魔头误会> 第346章 走,替你报仇去

第346章 走,替你报仇去

第346章 走,替你报仇去

“你你你……你个逆徒……”

于欢欢吓得说话都口吃了。

叶孤城满脸正经道:“这样既能帮圆圆洗髓,师尊也能有个好的休息时间,我也能……咳咳!”

于欢欢捂住他的嘴巴,羞得直跺脚:“我都说了,不准你替过分的要求。”

好的休息时间?

这明明就是要折磨她,比坐着还让人难受。

叶孤城握住她的手,说道:“这个要求过分吗,反正咱们又不是第一次……”

“住口!”于欢欢俏脸通红,恶狠狠的看着他:“这件事不许跟别人说,就算是兰若雪也一样。”

“行,我向你保证!”

叶孤城点了点头,小声问道:“那咱们今天晚上……”

于欢欢别过脸,哼唧道:“我考虑一下。”

“感谢师尊!”

“谢个屁,老娘还没答应你。”

“!!!”

空气中顿时安静下来。

于欢欢心里乱糟糟的。

忽然她发现,两人的手还拉在一起,顿时眼中闪过一抹羞涩,脸上的殷红都满眼道耳根了。

可是她并没有挣脱。

只是好奇的问道:“对了,你之前可修炼过什么武修功法没有。”

叶孤城木然摇头:“没有!”

除了那些武技还有神通之外,真正修炼过的功法也就两个。

一个是九幽殿的功法,另外一个就是造化吞天决。

于欢欢费解道:“那你为何能吸收剑气,甚至还觉醒了法相?”

这种由纯粹罡气凝聚的法相,被称之为武道法相,破坏力比其他法相高多了。

叶孤城:“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阴差阳错吧。”

于欢欢摇头道:“那条银龙非常玄妙,绝对没表面看那么简单。”

“对了,你身上有其他变化没?”

“有!”话音刚落,叶孤陈连忙解开衣衫。

于欢欢别过脸,羞涩道:“淫贼,你这是干什么?”

“师尊误会了,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心口发烫。”

“啊?”

她满脸戒备的回过头,整个人瞬间惊呆了。

只见叶孤城壮硕的胸肌上,多了一柄龙剑,正闪烁着银色光辉。

剑上面那条龙盘踞在心头,连鳞片跟利爪都清清楚楚,仿佛下一刻就要驾云而去一般。

蜿蜒的龙躯威风凛凛,再加上健硕的肌肉,有种莽荒狂野的味道。

于欢欢心跳加速:“你这个印记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叶孤城欧挠了挠头:“在觉醒剑龙法相的时候出现的,只要是我动用罡气,印记便会自动消失。”

于欢欢红着脸,伸出手摸了一下。

“只是精纯至极的剑意,并未发现有其他异常,应该没什么问题,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吧。”

不知道是因为印记的原因还是什么。

于欢欢此时感觉口干舌燥,心脏跳得异常的快。

“咳咳……”

于欢欢平复下心情,说道:“我们走吧。”

叶孤城问道:“去哪?”

她目光一寒,默然说道:“去给你找回场子。”

……

剑湖之畔。

弟子们激动不已。

“怎么那么久了,还会没有回来啊。”

“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吧。”

“闭嘴,能不能说点好的了?”

“放心吧,那可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剑神,不可能会有意外。”

“这么说也是。”

剑湖便一直被迷雾掩盖,别说这些弟子,就算长老们也无法看透。

高台上。

巫北冥紧紧的捏着双拳,眼神无比阴冷。

他本想趁机暗算叶大胆,没想到反而帮对方觉醒天赋。

现在剑湖中的剑气消失,已经跟普通湖泊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结果让他特别憋屈。

“该死的。”

就在此时,他忽然发现到什么,猛然定眼望去。

只见两个身影穿过迷雾,正朝着他们的方向飞掠而来。

其中一人正是叶大胆。

而另外一人身法缥缈,双足赤裸,身份呼之欲出。

万剑至尊,于欢欢。

巫北冥瞳孔剧烈收缩:“剑尊竟然一直在对岸。”

那老夫搞得小动作……她岂不是全都知道了。

……

“是剑尊!”

“剑尊来了。”

“快看,剑尊好美啊。”

弟子们纷纷翘首观望。

这可是藏剑山庄的剑尊,传说中的圣阶强者,众人早就想要一睹风采了。

于欢欢带着叶孤城,缓慢落在高台上。

“参见剑尊。”

长老们纷纷躬身行礼。

于欢欢犀利的眸光扫视众人一眼,最终停在巫北冥身上。

“巫长老!”

巫北冥拱手道:“属下在。”

于欢欢淡漠道:“你是不是年纪大,胆子长毛了?”

此话一出,满座具惊。

于欢欢面无表情的盯着巫北冥。

巫北冥闻言,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脚后跟直冲大脑:“剑尊此言何意,老朽没听明白。”

“呵呵,在本座面前装糊涂?”

于欢欢眼眸微微一眯:“你自己干了什么,心里没点逼数?”

巫北冥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演越烈,最后还是硬着嘴说道:“老朽真不知道剑尊在说什么。”

“好好好!”

于欢欢连续说了三个好:“既然你听不明白,那让本座告诉你也无妨。”

“执法长老巫北冥图谋不愧,暗中操纵阵法,企图谋害亲传弟子叶大胆。”

“公报私仇,残害同门。”

“你说,自己该不该死?”

她清脆的声音响彻全场。

弟子跟执事们瞬间哗然。

原来叶大胆坠湖并不是意外,而是执法长老故意为之。

那他的动机就明显了,摆明了在替儿子报仇。

巫北冥嗓子发干。

听于欢欢的语气,这件事明显不能善了。

他浑浊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狡辩道:“剑尊误会了,我是看叶大胆天赋过人,想要以此来激发她的潜能而已。”

“刚刚老朽一直在高度关注,但凡她有一点差池,老朽肯定会第一时间救她上来。”

“哦,是吗?”

于欢欢冷笑一声:“如此说来,那本座岂不是要感谢巫长老?”

巫北冥罢手道:“不用不用,这都是老朽分内之事,叶大胆身为剑尊亲传,代表着咱们藏剑山庄的未来,我怎么会害她呢?”

于欢欢满脸戏虐道:“叶大胆的天赋,连我都看不清,看来巫长老的眼里在本座之上啊!”

……

(本章完)

铅笔小说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