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第1207章 看她窘迫是很有趣的事

第1207章 看她窘迫是很有趣的事

“非本宫发号施令,而是长公主你的为人不足以让人取信!”秦昭淡然启唇,看向萧策。

当然,也只有萧策能管住永宁斋。

萧策想起永宁长公主的所作所为,便知道秦昭的顾虑是对的。

最起码,在永宁和永春二者之间,他更相信永春。

“永宁,你回永宁斋好好待着。没有朕的命令,永宁斋所有人不得踏出永宁斋!”萧策淡声下了一道御令。

他一开口便是圣旨,让永宁长公主无话可说。

但是无所谓,她觉得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那幢宅子确实是以程瑾的名字所置办,上面印有程瑾的私印,证据确凿,程瑾无可辩驳。

她要嫁进永昌侯这件事,板上钉钉。

“是,臣妹遵旨!”当下她也没有再浪费唇舌,乖巧地退出了养心殿。

她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一眼秦昭。

秦昭淡然以对,目送永宁长公主走远。

待永宁长公主离开,秦昭才问道:“皇上觉得程瑾刚娶永春,还在蜜月期期间,会和永宁长公主发展私情吗?”

程瑾若是这种男人,就不会到现在房里连个通房丫环都没有。

萧策没说话。

“皇上并不相信程世子是这样的人,对吧?若不然,就说明臣妾、皇上和永春都看走了眼。”秦昭冷笑一声:“臣妾倒是觉得,永宁长公主这个人实在可怕。明知永春和程世子才成亲,便想了这一出计策来离间程世子和永春夫妇……”

“够了!”萧策打断秦昭的叨叨絮絮。

“皇上为什么不听臣妾说完?”秦昭不解。

“朕只相信证据。在程瑾未能自证清白之前,朕不会轻易下决论。”萧策冷然启唇。

秦昭对他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他不希望只凭秦昭的三言两语,便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认定这是永宁所设计的一切。

只是这些话,他不能告诉秦昭。

“也是啊,凡事讲证据。程世子若找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说明他无能。”秦昭觉得萧策的话有道理,她看到萧策跟前还有一堆折子需要处理,识趣地道:“皇上在忙正事,臣妾告退。”

萧策看着秦昭的背影,只觉得她行路时扭腰摆臀,风情万种,一时间竟想起那一夜跟她耳鬓厮磨时的一幕幕。

鬼使神差的,他喊道:“秦昭……”

萧策几近呢喃的低语,因着秦昭耳力不熟,她听得真切,狐疑间回眸问道:“皇上有何吩咐?”

萧策的视线定格在她的红唇上,他朝她招手:“过来。”

秦昭不疑有它,折回他跟前:“皇上……”

下一刻,萧策捞过她的腰,狠狠亲了上来……

张吉祥看到这一幕傻眼,他只庆幸此刻没有外人,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能留,便匆匆退到外面。

知秋见他突然出来,而且神色不定,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

张吉祥张了张嘴,想起此前的一幕,暗忖皇上该不会在那平日里办公的场所诏幸贵妃娘娘吧?

距离上回皇上幸贵妃娘娘也有些日子了,他以为那一夜只是昙花一现,皇上已恢复了正常,那方才是什么情况。

“没、没事。”张吉祥惊疑不定,只能帮萧策掩饰。

他探头看一眼室内,突然还是觉得不妥,便又道:“你和其他人都退下,皇上交待,今日这边有我伺候便够了。”

这也是以防万一,又有人长舌,把养心殿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知秋正要离开,突听得里面传来异样的声音,她脸色微变。

她看向张吉祥,张吉祥对她使了个眼色,她会意,不敢再逗留,当下便支会其他人,带上所有人都离开了西暖阁附近。

秦昭自己都没想到萧策会突然间发疯,竟然在大上午的时候跟她做出格的事情,而且还是在暖阁。

直到萧策放开她,已是半个时辰后。

桌上的折子散了一地,她眼角的余光看到,心里懊恼极了。

萧策却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她的脸,她斗胆推开萧策一些,气弱提醒:“皇上该处理政务了,皇上就在锦阳宫,哪儿都不会去,皇上要找臣妾随时都可以。”

但今次不能再肆意妄为。

萧策这时才看到地上的折子。他微皱眉头,又看看衣衫半解的女子惊惶不定的样子。

他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又觉得这没什么。

他是帝王,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幸一个后宫妃嫔罢了,谁敢说他的不是。更何况,贵妃的身子确实合他的口胃,让他……

秦昭在萧策的注视下,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萧策就在一旁围观,好像看她窘迫是很有趣的事情。

他的眼神恍若藏着无尽的黑暗,下一刻便将她吞噬怠尽。

秦昭只觉得,现在的萧策和前世的萧策又有些不一样。那一个萧策古板又严肃,怎会做这么出格的事?

哪怕是这一世的萧策,也不可能做这么出格之事。

她好不容易打点好自己,心惊胆颤地就要离开西暖阁,萧策却扣住她的手腕,唇角上扬,似乎心情不错。

“爱妃今日看着可……”“可口”二字,最后在萧策嘴里硬生生变成“可心”二字。

秦昭干笑一声,用力从萧策的手中缩回了自己可怜的手腕:“谢皇上赞誉,臣妾先回了。”

“朕晚上再找爱妃。”萧策看着秦昭的背影道。

秦昭的脚步顿时沉重了三分,她迈着重重的步伐走远,心情比脚步还要沉重。

伺候在外面的张吉祥见秦昭出来,他忙上前道:“奴才摒退了所有人,娘娘放心,此次不会传出对娘娘的不利传言。”

秦昭强牵出一点笑意,她低声问道:“皇上最近可有什么异样?”

她总觉得萧策不太对劲,像是转了性子一般,但今日处理两位长公主的事情之际,又符合萧策的性子。

“皇上没任何异样。”张吉祥仔细回想之后才回答。

秦昭不欲久留,却也没有多问,抖着腿快速走远。

候在外面的宝蓝一见到秦昭匆过来,便迎上前问道:“皇上可曾为难娘娘?”

,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