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终宋> 第658章 防与治

第658章 防与治

胡祗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睡了。

他困得眼皮都睁不开,头直往下点,但每每才想睡过去,便有人上前想方设法地不让他睡。

“狗儿兄弟,你别这样……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们的国力远胜于你赵宋。”

“我都说了,我来就是看着你不让你睡的。”

眼前的人影很遥远,胡祗遹只想要睡。

他低下头,头发又被王狗儿扯起来。

“你们要我如何?说啊……要我招供什么?”

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你先下去。”

“是,大帅。”

胡祗遹抬起头,神志清醒了些,茫然看着李瑕,只见对方精神奕奕得像是在发光。

“哈,宋寇李瑕,你终于敢来见我了。”

“倒不是不敢。”李瑕道:“这几日忙着施政。”

“施政?大可不必了。”胡祗遹甩了甩头,讥道:“等你死了,廉相自会治理好陕西四川行省。”

“哪怕我死了,廉希宪也不可能再就任关中了。”

“可笑,你毫无根基,全凭阴谋诡计,趁人之危,只要你一死,土崩瓦解。”

“也许吧,但忽必烈也不可能再放任廉希宪了。看看廉希宪做了什么,擅自作主夺兵权任汪良臣为帅,擅自作主退出关中……你若是忽必烈,敢让这样的臣子再继续坐镇其经营六年之久的行省吗?”

胡祗遹愣了愣,像是睡着一般。

李瑕正准备去拉他的头发,却听他喃喃了一句。

“陛下的胸襟,以及对廉相的信任,你想象不到。”

“也许吧。”李瑕道:“当年他派人联络朝廷,要杀蒙哥时,我也觉得他胸襟宽广。”

“你说什么?”

李瑕道:“我也比你想像中更了解忽必烈以及金莲川幕府。”

胡祗遹有些狐疑,转念一想,“哈?”了一声,问道:“你在反间我,你要陷害谁?”

李瑕笑笑,不答。

胡祗遹讥道:“没用的,没人在乎先帝是如何驾崩。”

“好,闲话不聊。”李瑕气语随意,道:“说,廉希宪在何处?”

胡祗遹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是在看向很远的地方。

他很奇怪,李瑕本该问那封被烧掉的信、问张氏女才对,但他似乎并不着急。

“你不说也无用。”李瑕道:“耶律有尚打算招了。”

“伯强?”胡祗遹一愣,之后怒道:“你想诈我?”

“是,那人果然是耶律有尚。”李瑕问道:“你觉得他能逃脱我的追捕?”

胡祗遹只觉一切都与预想中不同。

他抿紧了嘴,看着李瑕,任何话都不答,眼睛虽睁着,却如同在梦中。

直到李瑕拿出几封残信。

“这几封信是何意?”

胡祗遹精神了些,想故意脸色一变,同时准备好的话已脱口而出。

“这!这怎没烧掉?!”

“拙劣。你既故意留给我,又何必演?”李瑕道。

“无非是廉相怀疑张家观望局势,与你有所勾结。”

“与我有勾结?”

“李瑕,你别再假装了,你就想问张氏在何处不是吗?”

“好,在何处?”

“我不知道,廉相撤出京兆府时,命我整理公函,我只看了一遍便烧了。”

“说信上原本的内容。”

胡祗遹已无法思忖,总之是依着准备说出来。

“你攻打陇西之后,商公曾传信亳州,请史、张家两家出兵增援。张家曾派千余人马往潼关,之后,张弘道便传信商公询问张氏女的下落。其余的,我便不知道了……”

李瑕问道:“廉希宪预料到你会被我拿下,故意让我知道这些的?”

胡祗遹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李瑕忽然道:“我已得到张弘道的口信,大姐儿还在亳州。”

胡祗遹一愣,抬起头,眼中疑惑一闪而过。

“不可能……哪怕你与张家勾结,也不可能这么快。”

李瑕看了他一会,道:“好吧,我随口诈你的。她如今人在何处?”

“我只……只偶尔听廉相与商公说过一句话……”

“说。”

胡祗遹反问道:“我说了,你会信吗?”

“信不信是我的事,你说便是。”

“退出长安之前,我听廉相与商公说‘人放不放回张家,要看陛下是否信任张柔,但绝不能让李瑕见到她’。”

“之后呢?”

“商公说会派人去趟莲屏……”

“莲屏?地名?”

“也许不全。”胡祗遹道:“我走到公房,只听他们说到这里。”

李瑕上前几步,道:“假的。”

“信不信随你,我就是这么听到的。”

“她根本就不在关中。”李瑕道:“廉希宪只有那一封信,想诈我去找什么莲屏。”

“那你别找,便当没这回事好了。”

“不找便不找。”

胡祗遹瞥了李瑕一眼,默不作声。

然而心里又泛起些疑惑,李瑕看起来也太笃定了,为何?

“我会放你离开关中,告诉廉希宪一声,就说……不必再白费力气了,关中会在我的治理下固若金汤。不信,且看我的政绩。”

说罢,李瑕转身便走。

胡祗遹更觉茫然,低着头,只觉困意泛上来。

脑海中犹在思考自己的应对是否露出了破绽,但思绪却完全跟不上,终于是站在那睡着了……

~~

李瑕转回大堂,便见亲兵赶来通禀了一句。

“大帅,杨公称不必休息,想尽快相见。”

“也好,请杨公来吧……”

在李瑕招降刘黑马之后,已传急信往汉中调文人来长安。

是“文人”而非“文官”,暂时而言,他并不想让宋廷官员接手关中之事。

但如此一来,治理人才便是很缺,也只能先请吴潜、杨果来主持大局,再在北地招募人才。

今日终于是到了,而相比吴潜,李瑕确实更是想先见杨果。

……

杨果显然是哭过,老眼通红,缓缓走着,一路抬头看着各处,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大帅……”

“杨公快请起,不必激动,坐。”

“大帅啊。”杨果由李瑕扶着缓缓落座,“可记得当年……当年大帅之言语,记忆犹新……国强而民不受辱、民强而国不受侮。”

“记得。当年杨公赋词‘一杯聊为送征鞍,落叶满长安’,今年秋,又可见长安落叶了。”

杨果登时便落下泪来。

老人如小孩一般拉了拉李瑕的衣襟,抹泪道:“近来据陇西、据关中,太多话想与大帅聊一聊,可大帅忙啊,我也忙……”

李瑕语气有些像是在哄他,道:“是,近些年或是形势危急,或是时机难得,都太赶了,没好好与杨公聊聊。忽必烈称帝时,我便担心杨公心中懊悔,但好在,没让公等太久吧?”

杨果连连点头,道:“不久……不久,回想当初开封情境,仿佛转眼之间。”

“至今思来,当年杨公做此决定不易。”

杨果感慨不已,喃喃道:“若有朝一日,能看大帅承得天统,我不枉此生矣。”

说完这一句,他才放开李瑕衣襟。

“会的。待稳固了关中形势,也可不似以往那般匆忙,那时我多陪杨公聊聊。”

“好,好……”

杨果抚着椅靠,好一会方才稳住心神。

两人遂谈起正事。

“想请杨公在关中招揽些人才,充实官吏,而非等宋廷派人来。”

说到宋廷,李瑕沉吟道:“眼下时局,很微妙,收复关中不上报,我们沾不到宋廷的好处,兵马、钱粮、人才,样样皆无,却唯独借了宋廷的名义。”

“然而,宋廷的名义在关中未必好。”

“士绅百姓不知宋廷实力,心存着畏惧,这算是一个好处。但抵触有,怕还不小,也幸而有刘家的威望镇着。”

杨果道:“大帅恕罪,说句心里话,如我这般的金国遗民,对宋廷之抵触怕是远多过于畏惧。当年宋廷联盟蒙古灭金,于关中百姓而言,这灭国之仇宋蒙等同……”

世代生活在金国的人们,视宋朝如仇寇……李瑕能理解,但确实很难代入,默默听着。

杨果道:“仇恨相等,然而畏惧却不等同,关中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