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鬼手天师> 第219章 生杀大权

第219章 生杀大权

“咣..”一声巨响,洞内的空气仿佛都跟着摇晃了几下。

这声音震的我耳朵生疼,抬眼再看,巫马昇的手居然卡在了魔女的黑色屏障中。

“不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更希望巫马昇赢。

“哈哈哈,明知有诈你也敢打,你们华夏人真蠢..”魔女控住了巫马昇一只手,此刻得意的笑出声来。

“哼..”巫马昇却是不慌,冷笑一声又是一拳打出。

这波操作别说是魔女,连我都看傻眼了,一只手卡在里面还不够,难道要把两只都卡进去?

正当我为巫马昇揪心之际,魔女却是皱起了眉头。

“咣..”又是一声巨响,这一次比上一次声音更大,甚至产生了一股气浪,一时间石走沙飞。

“哐啷..”不知道巫马昇这一拳是使出了多大的力量,一阵如同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

魔女跟前的黑色屏障应声而破,魔女本身就被巫马昇这一拳的力道震飞,直接撞在身后的岩壁上。

看到魔女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我差点忍不住拍手叫好,奈何我现在动不了。

正常情况下战局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是眼前这两个就不是正常人。

魔女重新起身,巫马昇也在活动手脚,估计刚刚打碎屏障也受到了一些反噬。

两人明明都伤了,可还是一肉眼难辨的速度又扭打在了一起,这完全推翻了我对武技的认知。

这个时候我们几人都不敢说话,甚至是大气都不敢喘,就看着两人从暗处打到明处,又从亮光下杀入黑暗。

突然,不知道什么情况,巫马昇脚下一顿,魔女的嘴角也浮起一抹邪笑。

魔女一掌击中巫马昇的胸膛,巫马昇反应神速,不管不顾也是轰出一拳,正好打在魔女身上。

两人同时飞退,魔女再次咳出一口血来。

巫马昇虽然没有吐血,但是嘴角也挂着一丝血痕,而且看起来巫马昇伤的更重,因为此刻他脸色煞白。

“巫马昇被煞气影响了..”身旁的海棠低声解释。

这个时候我才看了一眼海棠的面色,也不知道是这丫头恢复能力强,还是抗击打能力高,此刻海棠的面色已经有了些许红润。

“再打下去,我死不死不知道,反正你是必死无疑。”魔女笑的很得意。

“区区煞气就像取我性命,你太天真了。”巫马昇说着又动了。

魔女眉头紧锁,估计她也没想到巫马昇杀心如此决绝。

但这一次两人的动作都明显慢了下来,我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时候若是任何一人再受伤,这场战斗就真的结束了。

虽然速度慢了下来,但两人依旧打的难舍难分,可是这么长时间的打斗,两人基本都摸清了对方的招数。

现在可以说比拼的已经不是实力,而是耐力和心智,就看谁先顶不住露出破绽来。

两人肯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打着打着不再躲闪避让,而是直接对轰起来。

双方的拳头不断碰撞,在这山洞里“咚咚”的撞击声不断回响,如同战鼓齐鸣。

明明只是两个人的战斗,却如同千百金戈铁马,我似乎还能听到战场将士的嘶吼肃杀。

“嗷..”巫马昇再次挥出一拳,破风声如同龙吟虎啸。

“啊..”魔女一声嘶吼,那拳头煞气弥漫。

“砰..”两只拳头再次碰撞。

那响声如同平地惊雷,一阵气浪扑面而来,我们几人直接被这气浪冲击的移动了位置,可想两人这一拳的威力有多大。

我本以为两人会被彼此的力道同时震退,可眼前灰尘散尽,却见两人还站在原地,甚至一双拳头都还黏在一起。

毕竟他们都不是正常人,我以为这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招数,等了好久却仍旧不见两人有什么动静。

“彼此实力相当,这一击两人都拼尽了全力,这个时候谁先撤力,必定经脉尽断。”海棠再次出声解释。

“你怎么对这些东西这么了解?”我实在有些纳闷。

“我学医,不了解这些怎么治病疗伤。”海棠说着缓缓坐起,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了自己身上,同时闭眼念咒。

她这是在给自己疗伤,她念的这咒我也熟悉,正是祝由术中疗伤的咒法。

等了许久,魔女和巫马昇依旧保持着之前的造型。

海棠也终于缓缓睁开眼,我本以为海棠要上前帮忙,没想到海棠却是扭身解开了我的穴道。

紧接着海棠掏出银针、符纸,在我身上施展起了祝由术,我只感觉体内翻涌的气血渐渐平息,气力也逐渐恢复了一些。

“我的双腿还动不了,剩下的交给你了。”海棠说完虚弱倒下,好在是撞到了我的腿上。

“你先前那一番操作就是为了恢复功力帮我起身?”我扶住海棠的脑袋,心里感慨万千。

“你的伤也不轻,千万不要强行发力,你只需打退他们其中一个,被击退的那个必死无...”海棠说着说着两眼一闭就又昏了过去。

我拖过我的背包,小心翼翼的将背包垫在海棠头下,抓起我的陨铁伏魔刃,慢慢的站起身来。

看了一眼同样受伤倒地不起的伙伴,此刻大家也在看着我,我朝众人点了点头,提剑朝着魔女和巫马昇走去。

确实如海棠所说,我伤的不轻,海棠一番急救下来,我也就勉强恢复了行走的能力。

但是换句话说,现场还能走动的,也就只有我了。

尉于成和梁风受了伤,顾柔又是女鬼,本就阴气极重。

就算二鬼没受伤,顾柔和他们两个也不能上前,这魔女身上的煞气不同于邪祟身上的阴煞之气。

魔女身上这煞气比起邪祟身上的阴煞之气更纯粹,也更邪恶,自然更容易对三鬼产生影响,所以我也一直没敢让“蛊祖”出来助战。

让罗刹帮忙那就更不可能了,两股煞气撞在一起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提剑的我来到魔女和巫马昇跟前,两人除了眼珠子,一个地方都不能动。

此刻两人的眼珠子紧紧盯着我,我也分别看向他们两人。

魔女的眼神中只有怨恨和不甘,巫马昇的眼神中却少了几分敌意,多了几分释然。

其实两边都是我的敌人,我完全可以一人给他们一下,这样一来我就永绝后患了。

但我却是朝着魔女微微一笑,一剑拍在了她的脑门上。

“砰..”声音不大,只是在魔女脑门上留下一道红印。

但这随之而来产生的效果却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本就有伤在身,拍她这一下自然是没什么力道,但这魔女却像被车撞了一样,一下子就飞出去好远。

我和众人吃惊的看着飞在半空的魔女狠狠的撞在岩壁上,而后缓缓滑落在地,彻底死透了。

扭头看向巫马昇,依旧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只是没了魔女这个支撑物,整个身子僵硬的就要朝前倒去。

我赶紧一把扶住了他,而后给他翻了个身,温柔的把他放倒在地。

“你现在可以杀了我了。”巫马昇总是一开口就让你无言以对。

“我该怎么帮你?”我没理会他的疯言疯语。

“帮我?我当初可是想杀你的。”巫马昇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东瀛邪术为祸中原,你我好歹也算同仇敌忾,杀了你,我们华夏又少了一个能对抗东瀛邪术的高手。”我可不是圣母心,这番话是我的肺腑之言。

不管这巫马昇出于什么目的对抗魔女,单凭他视死如归的这份精神,就足以让我钦佩。

“哈哈哈,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不过你帮不了我了,煞气入体,我早晚是个死。”巫马昇笑了,不是那种邪邪的笑,这一次,他笑的很温柔。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