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长安浮妖录> 第47章 云纹镜2

第47章 云纹镜2

苏兮躲了大半年,到底没能继续躲下去。

因为一年一度的妖集盛会要开始了,这次很准时,就在七月中。

也不知是阿鸾姑姑交代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今年的大妖没找她讨酒。

“去不去?”温言在栈桥上来回游走,若是此刻他幻化出人形来,必然是满脸忧愁。

“不去死的更快。”

苏兮无奈的长叹一声,她现在是明白阿鸾姑姑为什么不来浮月楼外找她,任由她躲着。

敢情是在这里等着,这妖集盛会若是不去,阿鸾姑姑那边暂且不说,光是大妖就够难缠。

“那你打算如何?”

温言还是很焦虑,要是答应了,九幽囚神之地如何闯?

要是不答应吧,这妖集盛会能不能过得去都是个事儿。

“船到桥头吧。”

苏兮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于是一人一蛇出现在妖集大门的时候,妥妥的苦瓜脸一对儿。

看门的童子笑眯眯的,将两人给让了进去。

又笑眯眯的继续等待后头将要来的其余妖怪。

苏兮满怀忐忑的走进酒肆,阿鸾姑姑正同黄雀说着什么,在他们周围还蹲着兔妖和几个不知哪儿来的小妖。

“那是?”温言觉得有个妖很眼熟,又记不起来是什么。

“腓腓,养之可解忧。”

苏兮重重叹了口气,阿鸾姑姑是故意的吧。

温言却不疑有他,恍然大悟道:“我就说长成这样的狸也没几个。”

苏兮斜了他一眼,“只是像,并不是狸。”

阿鸾早就知道苏兮来了,她也不去催,笑盈盈的和黄雀说着长安城最近的趣闻。

听说王忠嗣去岁暴死后,王家那位郎君对其夫人十分冷淡,自新婚到如今,同房不过三四回。

还有说那位李将军被封蓟郡公,连安思顺都对他青眼有加,说不得过几载还得为自家女儿张口求亲。

另说已故凉州都督张守珪之子与胡将走的近,眼见着长安贵族多屈服右相与杨国忠之下,倒是他因安禄山等人硬气许多。

苏兮听着黄雀叽叽喳喳的往外倒八卦,心中忐忑那是一点一点往上堆。

这些人多多少少跟她所授玉璧有关,因果循环本也无常,或善或恶。

阿鸾姑姑这是借着这些人的事情来告诉她,今日抬手一个小忙,他日焉知可渡大劫?

苏兮这心里那是欲哭无泪,小忙也就罢了,但九幽之下的囚神之地,她一个小小的涂山九尾,进去还能出来?

那可是浊九阴当初劈出洪荒、将诸界分开所用空间之力所造,在洪荒时就是用来惩罚和关押诸神所用,如今即便降到九幽之下没了当初的神力维持,可也不是谁都能随意进去。

就如长言,他怎么说也是凤凰一族的战神,不也被困在囚神之地三千多年毫无办法。

苏兮重重叹了口气,她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动不动就打架的洪荒,也不知道当初走时的海内六洲还剩下几个。

听说被烛九阴的儿子吞了一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阿鸾姑姑今日好兴致,长安城每日发生那么多有趣的事,你这可得听到什么时候去?”

苏兮压根不想先跟阿鸾姑姑搭话,哪知道有人想,好死不死那人还站在她身后。

于是阿鸾抬眼循着声音看过来,第一个看见的便是苏兮,而后才是她身后走出来的人。

那一瞬间,苏兮只觉得脸上的笑格外僵硬,还是温言为了打破尴尬,从她腕间探出脑袋,同阿鸾姑姑打了声招呼。

阿鸾抬手将鬓边碎发拨到耳后,笑盈盈的看着苏兮,招手让她过去,随后才朝刚才打招呼的人颔首。

苏兮扭头去看,见是一个身着羽衣的少女,此刻正大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她。

“阿鸾姑姑不愧为鸾鸟,连早已绝迹的商羊鸟都来见你。”

早在春秋战国后期苏兮就很难再见到商羊鸟,每逢阴天下雨之前,本该成群出现的商羊鸟便成了凡人假扮。

凡间对它们多是赞誉,说是上古吉祥之鸟。

唯有苏兮清楚,这些他们口中的吉祥之鸟,最终也是被凡人所害,能残存到如今的,怕是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相较于鸓鸟,商羊鸟消失的更冤。

“你知道我们?”羽衣少女很高兴的问苏兮,它们绝迹已久,早就只是书中的只言片语而已,鲜少有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自然,春秋那会儿曾见过几只,后来它们问我该如何生存,我便给它们指了个地方,再后来就没见过了。”

苏兮只记得这些,其余的早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毕竟都那么多年了。

不过长信和阿鸾姑姑的事,这都过去三千多年了,当时的凡人还什么都不会,神族也并未从这里另辟出去。

照理来说,她这记性也不该记得才对。

“啊,那阿娘说的苏楼主就是你咯?”

羽衣少女更兴奋了,像是见到了什么大神一般的兴奋。

苏兮在心里想,这种兴奋在她这里,至少得是见到东王公那样级别的大神吧。

“应该是吧。”苏兮呵呵笑了两声,使劲冲黄雀使眼色,她不擅长跟小家伙拉家常。

黄雀心领神会,拉着羽衣少女去屏风前和其余鸟类闲聊。

阿鸾依旧笑眯眯,伸手示意温言到自己手上,一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想得如何了?”

苏兮只觉得脊背一阵僵硬,脖子周围跟浇筑了铁汁一般,“没别的办法了吗?”

阿鸾摇头,“三千多年了,这是唯一的机会,大唐盛世将折,王朝气运因一个胡人几近断送,若非如此,以你我之力,如何下到九幽去往囚神之地救人。”

过往许多年里,她不是没试过,可都失败了。

唯独这次,裴润竟能从囚神之地将云纹镜带出来,就足以说明一切。

这盛世怕是古往今来最好,亦是最坏的时候。

苏兮沉默,看着温言动也不敢动的盘在阿鸾姑姑手上,想了想说道:“阿鸾姑姑知道我的规矩,如若非要如此,那你必然也得成为因果树上的一个。”

阿鸾释然一笑,“自然,我不会让你为难。”

苏兮嘴角微微一抽,下九幽囚神之地救个神,这还不叫为难?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