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四六八章 勺子

第四六八章 勺子

距离圣女选婿还有三天,孙大人低调入京第二天,阮三生又来了,笑嘻嘻问道:“大人,要不要先去一睹圣女的风采?”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

阮三生奇怪了:“大人好像对这门亲事很抗拒?”孙长鸣烦躁:“不要满口亲事、亲事。”他又忽然停住不往下说了,因为孙大人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情对大吴来说多少算是“有失国体”了。

一个北原女子,就引得大吴朝几乎所有的皇子不顾体面地争抢起来。后世史书上怕是对此事多有嘲讽。

孙大人若是将来有了极高的成就,成为大吴朝的传奇人物,这件事情在后世的野史上,也会被人津津乐道,成为名人的“风流趣事”。

苦恼啊。

孙大人挥了挥手:“这几天继续监视圣女的一举一动,至于本大人……低调吧。”

……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孙大人想要低调,但京师中这几天风云涌动,一位位第六大境汇聚京师!

有意愿又有资格争夺圣女交配权的皇子有四位,分别是大皇子、老二、老四和老六——本来应该还有个老七,被孙大人提前废掉了。

其余的皇子母族实力不足,也就早早熄灭了争位的心思,这辈子安心做个富贵王爷。而这四位皇子背后的母族至少都有第六大境坐镇,为了对抗已经是六境的孙大人,家族痛下血本,纷纷派出了自己的六境。

北冰圣女始终以“公平”的名义,对于选婿的考核项目进行保密,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同时在大家等候这一场“群雄争霸战”的时候,每一位母族的六境进入京师,都会引起一个新的高潮。

京师从达官显贵,到市井小民,全都在讨论这些个六境,若是和孙大人一战,究竟孰胜孰负?

茶馆的说书先生们,每天不讲故事了,只分析六境战力优劣,就能赚来往日数倍的赏钱。

孙大人在氓江流域名声极佳,但是在京师中的口碑本来是两极分化的。去年的龙蛇榜他狠狠地圈了一波粉,可是朝中大臣们,除了吕广孝一系,全都认定孙长鸣逢迎君上,是个佞臣。而当今皇帝的名声……的确是很不怎么样。

孙大人在氓江都司附近为皇帝张目,粉饰的那些好名声,还没有来得及传回京师,口碑尚未挽回。

最先到来的是二殿下母妃的一位叔祖,修道四百余年,乃是德高望重的老牌六境,如今乃是四勋的层次,最为人称道的便是“一宝、双术、四阵”,一件六阶本命法宝,两种苦修四百年的神术,一生醉心钻研阵法,最擅长的便是“四象陷天阵”!

他成为六境已经整整一百八十年,颇爱提携后辈、奉行与人为善,因而在修行界人缘极佳。老叔祖进入京师的时候,有数百位有名有姓的修士在城门口迎接,声势极为浩大。

在这样的声势之下,一开始舆论几乎是一片倒的看好老叔祖,彷佛就是孙长鸣这个后进,见到了老前辈,就该纳头便拜自动认输。

可是很快说书先生们就开始品评两人,将他们的过往战绩一一列举,对比两人擅长的各种六境手段,一通分析之后,热情的京师尴尬了:彷佛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老叔祖根本不是对手哇!

那些“技术层面”的分析,一般人未必听的懂,只一点:老叔祖至今没有一次六境之战!他过往的那些所谓经典战例,全都是以强打弱,欺负比自己境界低的人。

而孙大人呢,六境大战五六次了,不但全胜,而且有着接连斩杀三位六境的可怕战绩!

(外人并不知道忍四其实没有死。)

于是京师修士们表示学到了:原来好人缘如此重要!仔细一分析,老叔祖并不算很强大的六境,可是因为大家一起吹捧,花花轿子人人抬,竟然都觉得他很强大!

第二位进入京师的六境,是六殿下的母族强者,乃是一位家族的供奉。本是家族中一个家将的子嗣,家族发现他的天赋之后,立刻不遗余力的培养,六十年前成为六境,如今已经是三勋的层次。

这一位称得上“勇勐精进”和老叔祖的和光同尘完全不同。并且这一位曾经在二勋的时候,为家族出手,击退了另外一位三勋尊者。

大家一开始觉得这一位应该能够和孙大人争雄一二。但是说书先生再次出手,头头是道的一顿分析之后,扒出了一段历史,发现好尴尬:这位供奉大人十多年前出面“游说”曾经的中狱镇抚司指挥使宋公权大人。

起因可能是家族某项生意,和中狱镇抚司有了冲突。

但是最终“游说”的结果是,供奉大人回归家族没有踏入京师,而家族则全面退出了这一项生意。结果不言而喻。

但是宋公权显然不是孙大人的对手啊。

随后大皇子、四皇子家族的六境接连到来,整个京师都冷静了不少,等着说书先生们的点评,最后的结果也都是一样:完全不是孙大人的对手!

尤其是大皇子家族十分强大,六境尊者乃是五勋,可是偏偏不管怎么分析,大家也还是觉得,他就是无法战胜孙大人。而孙大人能不能战胜他,大家都觉得至少是有六成的机会。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孙大人已经是六境之中的强者了!他成为六境才多久?或者说他开始修炼才多久?

这热热闹闹的四大六境入京师,有个意外的效果是,京师几百个说书人中,产生了几位“名嘴”,对于六境的分析独到而准确,竟是因此有了一批自身的追捧者!

孙大人对此类的“分析”自然是一笑而过,他很明白不能小看任何一位六境!比如老叔祖,他没有一场六境之战,可焉知他不是故意表现的和光同尘,而隐藏了实力?

京师这些说书人,都是阮三生安排的。手段自然是跟孙大人学的。

孙大人决定低调,但憨妹和孟丫丫想要出去觅食,孙大人又不放心只能自己跟着。

他不是不放心憨妹的安全,也不是不放心那些招惹了憨妹的人的安全,他是不想让憨妹过早暴露。

在这个家里,孙大人解决不了问题交给二弟,二弟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三妹,总结下来憨妹是大腿的大腿,孙大人一定严格保密!

这一天孙大人带着两个小丫头从沿河大街来回吃了三遍,心满意足的返回住处,马车经过一条拥挤的街道,路两边都是摊贩,人来人往时不时的蹲下来看一看摊位上的东西。

孙长鸣扫了一眼,这是一个旧物集市,旧家具、锅碗瓢盆、妇人头面、刀枪剑戟等等五花八门。

孙长鸣对赶车的便装校尉说道:“慢一点,不要撞到了人。”

憨妹忽然鼻子动了动:“哥,那边的水煎包好香。”孙长鸣看到路边有个独轮车的摊子,车上架着炉子,平底铁锅中油汪汪、水煎包在其中滋滋作响。

他不由一笑:“你还能吃呀?”

憨妹认真点头,于是大哥就带她下车,憨妹和孟丫丫各自吃了七八个水煎包,憨妹拍拍小肚子,显得很满足,正要跟大哥说咱们回去吧,可是忽然鼻子又动了动,看向了旁边的一个摊位。

“诶?原来是我闻错了,香味不是水煎包的,是这个东西。”她指向了摊位上一件东西,孙大人过去拿起来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但是孙大人无条件相信憨妹,对摊主问道:“这个多少钱?”

孙大人拿起这东西的时候,不远处靠墙跟站着的一个人,悄悄捏碎了一枚灵符。

摊主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显得有些圆滑,看到孙大人气度不凡,开口给了个高价:“十两银子。”

相邻的摊贩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一只破旧的勺子,刚才有个水桶腰大姐问,你喊价三文钱人家都没要。

但是这事情他也不打算多说,一来双方算是认识,二来这位客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怎会上你这种恶当?根本不用自己多事,弄不好还会指使家仆狠揍这摊主一顿。

“卖便宜了。”那位客官开口还价。

摊主随口回答:“真不贵,这可是前朝古物……等等,你说什么?我卖便宜了?”

“卖便宜了。”孙大人再次肯定,憨妹已经紧紧抱着这支旧铜勺不肯撒手,大哥想了想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白银三十万两;第二,我送你一场机缘,若你不行,可在你家中挑选一位后辈继承。”

孙大人做事干脆,手掌翻开,各自有两件物品从储物锦囊中出现,一边手掌上三十万两银票,一边是一本古书。

两边的摊主都是目瞪口呆,听到“白银三十万两”的时候,隔壁摊主的脸刷一下白了,觉得自己这邻居是真得罪了大人物,人家这是要整治你呀!

三十万两白银,买一个破勺子,你敢要吗?

摊主自己也吓坏了,哆哆嗦嗦的跪下来,不断磕头:“大人,小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