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夫人,傲娇傅爷今天不装病了> 第483章 宠婚番外 会好的

第483章 宠婚番外 会好的

第483章宠婚番外:会好的

他没有推开她。

双手慢慢搂住了女孩,似曾相识的感觉愈浓。

一个绵长细密的吻并没有持续太久,他猛地将她推开。

头疼欲裂。

慕晓溪紧张地将他带进车里,她一同坐了进去。

又替他把脉,只感知到他的脉搏紊乱,气息急促。

“萧哥哥,你是不是对我很排斥?”她问道。

闻言,男人反手握住她,眼眸猩红,定定看着她。

“溪儿...”

话音落,他将女孩按在车后座,指尖颤抖着扼住了她的喉,意识不清。

“溪儿…快走…我不知道会不会伤害你…”

“萧哥哥…你看看我,你冷静下来,冷静一点,好吗?”女孩挣扎。

闻言,男人的手倏然一滑,他强烈的意识的告诉他,不可以伤害她!

眼眸之中的泪逐渐滴落,瞬间无力的昏厥了过去。

慕晓溪抱着他,脊背微微颤抖,她抬起手轻轻拂过男人的泪痕。

低低呢喃,“萧哥哥,你先睡了一会儿,马上就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说完,她将男人平稳的放置在车上,自己则驱车离开这里。

回到家后,女孩让司莲与佣人将萧尘寒带了回去,但她并没有下车。

和司莲打了声招呼后,她走了。

因为她的心中依旧还有一事不明。

随后,她前往监狱。

抵达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经过狱警的安排,她来到了向晚晴的窗口。

看着女人一身囚服,面色萎黄的模样,她此时依旧对她恨意丛生。

坐下后,打起电话,对面的女人便冷笑了一瞬。

“呵,没想到你还会来?是来嘲笑我的吧。”

“对,没错,我到你接下来的人生将牢底坐穿。”慕晓溪沉声道。

闻言,向晚晴指尖微动,她面上的笑容仿佛更加灿烂了。

“是吧,我的下场已经是这样了,不过你的人生呢?你的萧哥哥还好吗?”

“是你?他的药是你下的?”女孩遂问。

话音落,向晚晴放下电话,嘴型翕合着,说了一串话。

她笑容璀璨地离开了。

留下慕晓溪竭力嘶吼着,“向晚晴,你给我站住,你把话说清楚。”

但是无论她怎么喊叫,对方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突然,狱警走过来,“这位小姐,探监时间到,请尽快离开。”

闻言,女孩失魂落魄地走出监狱,她的电话‘嗡嗡’响了好几遍,仿佛失了魂。

拿起电话后,只见屏幕之上显示的是‘谭霖’来电。

接起,她蕴着几分怒气,“谭霖,秦清在哪?我要见他。”

闻言,谭霖回答:“慕小姐,我刚好要和你说这件事,见面再说可以吗。”

“你最好别耍我。”女孩应允了。

尔后,她从监狱走出来后,已经是傍晚时分。

她来相约的餐厅,这里空无一人,安静如斯。

缓缓上前,只见落地窗旁伫立着一个高大的人影。

他背向着她,现在看不清他的模样。

慕晓溪唤道,“谭霖,你是什么意思?”

闻言,男人蓦地回头,微微一笑,“小辣椒,听说你要见我?”

话音落,慕晓溪瞳孔一缩,震惊了一瞬。

她双手握成拳状,咬牙切齿地上前,扬起手...

“啪。”地一声。

一个重重地巴掌落在男人的左脸之上,红痕交替。

“伱自己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吗?给我解药,我可以不杀你。”

“你在说什么?我最近才回国,真的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慕晓溪一瞬地打断了他。

“休要狡辩,前段时间萧尘寒住院,你是不是给他注射了不明的药物,促使他忘记了我。”

“.....”秦清震惊。

他并没有做些什么事情,让他怎么承认?

正当他恍神想着,女孩反手一扣,将他压在餐桌之上,气盛凌人的恶狠狠道:

“交出来,听到了没。”

“我真的没有做。”男人回答。

话音落,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声音。

“慕小姐,先放开他,听我慢慢和你解释。”

闻言,女孩猛地一下子放开了他,眼眸猩红,再一次警告。

“你们是不是在耍我?”

而谭霖上前,扶住了秦清,他心疼的问候,“秦少爷,没事吧。”

“我没事,小辣椒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秦清无辜,蕴着几分不明。

谭霖,“少爷,你先去休息,我来劝劝她。”

闻言,秦清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只好暂时离开了。

待他离开,谭霖给女孩斟了一杯水,“慕小姐,你先消消气。”

“少来。”女孩不屑道。

谭霖放下水杯,轻轻叹了一口气,连忙解释:

“慕小姐,事情的确之前那個秦清做的,可是他现在却忘记了一切。”

“他忘记了就可以磨灭他的所作所为吗?”女孩斥责。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他是迫不得己的,现在要想的事,尽快拿到解药。”谭霖继续解释。

闻言,慕晓溪下意识地问,“解药在哪?”

谭霖,“三爷如今大势已去,但是他的残党还在,估计在基地。”

“我要去取解药。”女孩丝毫没有犹豫。

“我知道,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咱们需要做足准备。”

二人经过一番商讨之后,谭霖将发生在秦清身上的事一五一十地全部交待完毕。

慕晓溪甚至还感觉到有一丝丝怜悯,但,萧尘寒依旧是他害的。

她不可能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同情他,事情结束后,她不想再见到他。

然而,临近晚上8点,萧尘寒昏迷不醒,高烧不退。

司莲打电话给女孩,说明后,慕晓溪急匆匆地回到家。

她看着床上的男人一直在唤着自己的名字,瞬间她的眼眸红了一大圈。

扑过去,在男人的怀里,放声大哭,“萧哥哥...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她的声音好像可以刺激到男人的脑,萧尘寒微微抬起手握住她的手,低低呢喃着。

“溪儿...”

闻言,女孩点了点头,“我是溪儿,你为了溪儿也一定要清醒过来好吗?解药,解药我一定可以给你找到。”

“不...溪儿,不要去涉险,我没事...”

看着男人嘴唇泛白,面色无一丝血气,慕晓溪心疼不已。

她轻轻拂着他的面颊,猛地摇了摇头。

“不要,我要你活着,一定会没事的。”

说完,她起身,准备离开。

下一瞬,手腕突然被人攥住。

男人缓缓坐起,“溪儿,你回来,不许去。”

闻言,女孩眼眸泛泪,再次回头,她看着男人吃力的模样,只好勉强答应。

“我不走,不去,你别这样。”

话音落,男人将她拉近,紧紧搂入怀中。

“别离开我,如果哪怕只有一天时间,我也不想让你离开。”

他越抱越紧,炙热的温度让女孩感受到了他的害怕。

她轻拂着他,安慰着他,仿佛安慰一只受伤的小兽似的。

“不走,我哪都不去,就这样陪着你好吗?”

闻言,男人始终不肯放手,他哪怕是睡觉也要将女孩紧紧圈在怀里。

这一夜,女孩无眠,男人也无眠,他们没有说话,却始终都心系对方。

直到天微微亮起,窗外泛出了第一缕曙光,萧尘寒才逐渐疲惫睡去。

女孩抽离了怀抱,她着装整齐,出了门。

甚至连司莲都不知道她去哪了。

三日之后,萧尘寒病重。

他住院了。

而所有的人仿佛都来了,就是少了心中的那个人。

他面色依旧无血,呆滞的眼神看着窗外,外面又是一场大雪。

飘飘零零地,散落一片。

他的溪儿说好不离开,却还是走了。

而苏娉婷知道女孩的目的,她也不敢告诉男人。

这夫妻二人已经受尽折磨了,她更加不敢让老夫人知道。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