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为何

凌霜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她的感知力却远远超过任何人。

所以神机阁失败了几次后,萧煌便让手下的人改了策略,才能安稳地掌握她的行踪到现在。

凌霜能察觉出有人尾随监视,但对普通百姓却没有防备。

而伪装身份混进各种不同人群中,正是神机阁最擅长的事。

萧煌让无间堂配合暗夜堂,沿着她最后出现的地点和方向大范围搜寻,终于再次打探到了她的行踪。

而等凌霜出现在北境时,神机阁早已准备万全。

只不过所有人除了往京城递送消息外,丝毫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靠近她方圆五里内。

这便是之前黎清玥见到燕霄时,跟他讲明的情况。

然而符土却说:

“凌霜姑娘隐居在深山,她原本每隔几日便会出现在附近的村镇或集市,卖掉些山珍野味换银子,再买些吃穿用品回去,但她最近却一直没出过山。”

燕霄面色一顿:

“难道她发现了你们,悄悄离开了?”

他不由得心里着急,一旦凌霜有意躲藏,再想找到她怕是就难了。

符土摇了摇头:

“王爷稍安勿躁,我们一开始不敢靠近查探,三日前终于尝试着,往那山里派了人,扮成猎户去探探情况,结果竟直接撞见了她本人。”

燕霄的心重重一跳,只听符土又说道:

“当时她坐在那只金色巨熊背上,冷着脸让暗卫离开,暗卫不敢轻举妄动,从头到尾都装成是猎户,应该没被发现身份。”

“但后来两日仍不见她出山去市集,昨日我们便又派了另一个人,这次没遇到她,却在走到半山腰时,被那巨熊赶了出来。”

燕霄听到说到这里,突然紧紧凝起眉:

“在此之前,那山里经常会有普通人进入吗?”

符土面色严肃道:

“那一处极为偏僻,哪怕是本地猎户,也极少去那么深的山里。”

燕霄面色越发沉凝:

“所以你是怀疑,她应该已经发现了你们,却没采取任何措施?”

符土沉默着点了点头。

燕霄当即起身,拿起舆图道:

“位置在哪里?”

待确认了凌霜所在的范围,他毫不耽搁地做好布置,让神机阁所有人将整个区域围住,身边只带上符土,以最快速度赶了过去。

十月的北境深山,已是天寒地冻。

燕霄来到舆图上的区域时,天空开始飘起了雪。

正是今年北境的第一场雪。

他心中从未如此紧张过,既有就要见到她的激动,又生怕她察觉到他来,会避而不见直接躲起来。

北风渐起。

符土看着飘雪的天空,皱起了眉。

这雪若下得再大些,很快就会将一切痕迹掩盖,再想沿着那巨熊的踪迹寻到人,就困难了。

两人加快速度,来到了最后一次见到巨熊的地点。

符土作为暗卫头子极擅追踪,然而风雪越来越大,很快就吹得人难以睁眼,巨熊踪迹也被渐渐掩埋在雪下。

符土重重叹了口气:

“王爷,要不我回去带些人来,大范围搜寻吧,外围把守的人足够,浮空舟也已放出去了,她若真的要躲,就算咱们的人拦不住,也不会把人跟丢的。”

燕霄紧紧蹙着眉,还未等做好决定,突然一块石子砸到他的脚下,不远处传来“吱吱”的声音。

他立刻抬头看去,面色一喜:

“长老!”

只见漫天风雪中,小白猴一路在光秃秃的树枝上连蹿带跳,不多时就到了近前。

它从树上蹿下来跑到燕霄脚下,紧紧拉住他的裤腿,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燕霄俯身伸出手,小白猴就直接蹿到他的肩头,又“吱吱”地叫了两声。

他重重松了一口气,抚了抚它的头:

“带我去见她。”

小白猴极通人性地点了点头,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燕霄毫不迟疑轻身掠上树顶,沿着直线朝那个方向赶去。

在长老的指路下,没多久燕霄就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林间空地。

那空地中央有一间小木屋,看上去像是废弃已久后被翻新过,他现在的位置正对着屋子阴面。

他的心忽地就提了起来,脚步极轻地在屋后落地,用力捏了捏拳,才抬步朝屋前绕过去。

小白猴早已从他肩头跳下来,抢先跑到屋前,吱吱呱呱连蹦带跳地叫了一通。

燕霄终于看见了,坐在屋前一块巨石上,怔怔地仰头望天的少女。

少女纤细的小手伸出,正将一片片雪花接在掌心。

雪白的长发飘逸地在风中舞动,脑后闲闲挽了个半髻,正是离开那日他教她的那种,发间那支银簪闪闪发亮。

一袭白裙翩翩纤尘不染,在这风雪中却显得极为单薄清冷。

燕霄心头五味杂陈,蹙眉解开大氅的系带快步走了上去。

他刚走了两步,凌霜轻飘飘的声音穿越风雪,传了过来:

“你为何要来?”

她说话时仍一动未动,扬着脸朝向天空,却已闭上了眼。

燕霄脚步停住,定定地看着她,一路上早已积累的无数心声,此刻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为何要来?

为何如此普通的一问,竟似刀子一样扎在心上?

燕霄面色僵硬,双拳攥得骨节泛白,未待他整理好思绪,凌霜已翩然起身,径直进了屋内。

他眼睁睁看着那扇门紧闭。

她从始至终,都未曾看他一眼。

就算她看不见,可燕霄从未忘记,曾经她与他说话时,那银色的眸子总会对上他的视线,比月光还皎洁,比水晶更纯净。

他低下头,怔怔地看着手上的大氅,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为什么……”

声音极低,可他知道,他听得见。

然而,并没有回答。

他的裤脚突然被用力拽了起来。

燕霄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来,只见小白猴正眼巴巴地看着他,使劲地拽着他的裤脚,另一只手指向屋门。

他怔怔地看了它片刻,闭上眼长长出了一口气,抚着它的头温声道:

“多谢。”

说罢,他抬步走到门前,轻轻敲了三下。

里面没有回应。

燕霄苦笑了一下,解下背后的一个长条形布包,抱在怀中,转身背靠着门坐了下来。

他低声开口:

“你不是问我为何要来吗?我现在就告诉你理由。”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