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红楼琏二爷> 第373章 这个哥哥不一般

第373章 这个哥哥不一般

早在昭阳公主和贾琏入住昆玉阁之前,县令等人便让昆玉阁将整个三层都腾空出来,不留一个闲人。

对此贾琏倒是没觉得不妥。

若是没有城门口的事,三人悄悄进城,他自然不会搞什么特殊。

如今既然身份已经暴露,要考虑的事情自然要多些,能少些麻烦,就少些麻烦。

薛家父子三人在小童的引领下,来到贾琏的房间之内。

薛家二老爷表现的十分客气,见面便给贾琏行礼。

可惜其病弱太甚,本就需要儿女搀扶的他,一拜之下,差点摔倒。

贾琏忙上前扶住,然后真诚道:“世叔不必多礼。凭你我两家近百年的交情,世叔大可直唤小侄的名字。”

一边说着,便从薛家兄妹二人手中,接过了薛家二老爷,扶坐于旁边的椅子上,自己方回身坐了。

薛家二老爷面有惭色,倒也不好一再违背贾琏的话。

“既如此,恕我托大,唤大人一声贤侄了。”

贾琏笑了笑,然后看向立于薛家二老爷身后,显得有些拘谨的薛家兄妹。

“这两位便是薛蝌兄弟和宝琴妹妹了吧?在京中的时候,常听姨妈提起,说薛蝌兄弟生的一表人才,文静懂事。宝琴妹妹模样标致,远胜常人,今日一见,可见姨妈说的果是实情。”

贾琏这话一说,使得一对才不过十来岁的少男少女,更是局促,面色浮现羞意。

薛家二老爷知道自哥哥死后,嫂嫂一个人难以维系家业,所以举家迁至京都,如今也还住在亲姐姐家中,也就是荣国府中。

而贾琏,正是荣国府承袭了爵位的公子爷。

因此对于贾琏的话,倒是不觉得意外和唐突。

“蝌儿、琴儿,还不上前拜见你们琏二哥哥。”

闻得父亲之言,薛蝌和薛宝琴皆神色一正,似是早就在心里演练过一般,乖乖巧巧的上前拜见:

“见过琏二哥哥…”

论理同辈之间的拜见,无论年纪相差多大,自当还礼。

但贾琏的身份毕竟摆在那儿,倒也没有太过谦逊,只是笑抬一手。

“蝌兄弟,琴妹妹,快快请起,不用如此多礼。”

薛蝌和薛宝琴抬起头,虽然能够感觉到贾琏对他们的友善之意,当着父亲的面,也不敢造次。

悄然退回父亲身边时,就见父亲摇头说话。

“他们可当不得他们大伯母的话。我也是方才才知道,他们两个之前竟在城外的茶肆碰见过贤侄……

枉费贤侄先前那般为我等出头做主,可他们两个不懂事的,竟然还巧取豪夺,拿走了贤侄心爱之物。

为此我已经好好教训过他们了,还请贤侄不要往心里去才是。”

说完,薛家二老爷都不带停歇,立马皱眉看向薛宝琴,“琴儿,还不快将玉佩拿出来还给你琏二哥哥,并且向你琏二哥哥道歉。”

薛宝琴闻言,一张小小的完全不带一点瑕疵的小脸,顿时眉头紧蹙,似有些委屈。

到底不敢违逆父亲的话,只得从怀里摸出那块玉佩,走到贾琏面前,憋了半晌才道:“琏二哥哥,对不起,这个还给你~”

话音落下,一双大眼睛里都噙着眼泪,越发显得水汪汪的。

她是觉得委屈呢。

若不是父亲、母亲常教导他们,出门在外不要乱花钱,她当时自然愿意再多出一些银子。

若是,她早知道贾琏是远房的表哥,自然也是如此。

可是,父亲一点都不体谅他们,知道这件事后,便将他们责备了一番,现在还让她道歉……

看着薛宝琴双手捧着玉佩,站在自己的面前,哭兮兮的样子,贾琏一时都愣了愣。

不为别的,只因他觉得,他快要被眼前的少女给萌化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薛宝琴绝对是一个,令人一眼看见,就会忍不住喜欢的女孩。

豆蔻未开的小少女,浑身还散发着童趣与天真的气息。

这且罢,天下间但凡俊秀一些的女孩子,在这个年龄段,皆有各自的可爱之处。

然而薛宝琴不单单如此。

她不单有少女的童真和可爱,而且,其还有这个年龄段,远远不该展现出来的美丽、娇俏!

瓜子小脸上蛋上,不但五官精致玲珑到了极致,而且皮肤的水嫩光滑,也到了极致。

白里透红,吹弹可破,这样的词汇似乎只有用在她的身上,才叫人觉得,不带一点夸张之意。

垂髫青丝为背景之下,纤巧的脖颈也是如此。

再加粉色钗裙裹束的苗条身段,袖口露出的十根葱纤玉指,整个看去,正如那二次元世界里面走出来的女主人公一般,令人不忍心触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碰坏了。

单纯从天生丽质来说,只怕就连当初初下江南之时,看见的小黛玉也略有不如。

只因黛玉从小身子不好,又常年服药,肤色虽也白皙美丽,到底比薛宝琴少了几分活力与红润。

就是如此不染纤尘的女孩,此刻就站在贾琏的面前,彷若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直是令贾琏心里直呼难以招架。

“琴妹妹不必如此。”

没有接薛宝琴手里的玉佩,贾琏给了少女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看向薛家二老爷,解释道:“世叔想必是误会了。

当时我初至此地,身无分文,是故才拿随身的一块玉佩出来典当。

琴妹妹也是不愿意看到旁人相欺于我,所以才出手相助,既帮我解了围,又让我成功典当出了银子,可算是一下帮了我两个忙。

说起来,我才是该好好谢过琴妹妹才是呢。”

说着,贾琏作势站起来,对着薛宝琴微微一拱手。

薛宝琴登时后退一步,仰头看着贾琏,此时心里最直观的感受是,琏二哥哥,好高大伟岸啊……

薛家二老爷见状,为贾琏的气度折服,深叹道:“即便如此,此物既是贤侄随身之物,想必平时也很喜爱,万不是小女可以窃为己有的。”

“无妨。休说此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情我愿的买卖。

便不是如此,今日初见琴妹妹,我作为表兄,便是将之相赠也是理应之事。”

说话间,看薛宝琴双手举着辛苦,便一手托起她的一双小手,另一手将其伸开的十指缓缓覆合,温言笑对:“没关系,琴妹妹拿着吧。”

宝琴面颊微微一红,悄悄缩回双手。

“此事世叔便不必再多言了,不过小物尔,值得什么。”

见贾琏真心如此,薛家二老爷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嘱咐薛宝琴向贾琏致谢之后,停顿了半晌,给儿子薛蝌一个眼神。

薛蝌见状,沉稳的从怀里掏出先前父亲交给他的东西,恭恭敬敬的呈送到贾琏面前。

看贾琏疑惑,薛家二老爷解释起来。

“贤侄或许也知道,我薛家商队早在三日前,便已经抵达城外。

一直未能进城,盖因那节度府的纨绔仗势欺人。

今日若非恰巧碰到贤侄替我们解围,我薛家商行不但损失严重,而且连琴儿的名节,只怕都要毁在那无耻小人的手里。”

薛家二老爷,看了一眼面色微微泛白的女儿,抱拳道:“为了表达对贤侄的谢意,这三千两银票,还望贤侄一定收下。”

贾琏早看清薛蝌手中展开之物了,是几张制作精良的银票。当头一张,便是京中最大钱庄,大通钱庄开具的银票,单张数额便高达一千两!

这样面额的银票,即便是大钱庄,也是极少发行的,并且通常只会发行给有实力,有信誉的人或者家族。

毕竟银票最大的好处,便是易于携带,使人不必将笨重的巨额银子,从东带到西,从南带到北。

缺点也很明显,最主要的一个便是,大多数银票都只能到固定的城市,固定的钱庄兑换。因为只有这样,钱庄内部才好对票,防止造假和冒领。

说实话,对于薛家酬谢他,他有所预料。只是没想到,这薛家二老爷这么大气,一出手就是三千两。

他记得,曾经的贾琏捐了个州同知,也才不过花了一千两银子而已!

沉默了片刻,迎着薛家三人的目光,贾琏摇头道:“这银子,我不能收。”

“这……咳咳,贤侄,我知贤侄是高风亮节之人,只是今日若没有贤侄,我薛家商队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货物。

这也是我唯一能够向贤侄表达感谢之意的方式,还请贤侄务必收下!”

薛家二老爷有些急切,竟要站起来拜请贾琏收礼。

他这一拜异常真诚。以他这一趟所花下的血本,若没有碰到贾琏,就算这乌托市只扣押他三成货物,他也至少要多损失一两万银子的货物。

更别说,那纨绔还想沾染琴儿!

贾琏制止了薛家二老爷的客气,言语却还是不改变分毫。

“这些银子

铅笔小说 23qb.net

<= 26目录+书签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