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第五百八十七章 按照惯例,就叫小白

第五百八十七章 按照惯例,就叫小白

原本杜飞对张华兵这个人没太放在心上。

但是随着接触到越来越多情况,他发现这个人竟有些类似枢纽的功能。

由他连接着李志明,连接着周常力,之前还有意无意的想跟杜飞勾连上。

现在又出现在东城分j,他究竟想干什么?

或者说,李志明究竟想让他干什么?

虽然杜飞只远远见过,张华兵跟李志明在一起的场景,但明眼人都不难看出,他们两人的主从关系。

张华兵虽然显得十分活跃,但他确实只是一个工具人。

想到这里,杜飞忽然灵机一动:“张华兵说过,在东直门中学上班,那不就是张野的学校吗?难道……”

之前杜飞还没往这边想。

但是现在,却隐隐有些端倪。

同在一个学校,张野很可能早就跟张华兵有交集。

如果真是这样,青年公园的殴斗会不会另有隐情?

有了这种猜测,杜飞不由得盘算:“等回头,必须让刘匡天和杨志功去打听打听,看之前跟张野亲近的人,是否有知道内情。”

等饭局散了,四个人道别分开。

因为一早上是杜飞骑车子带朱婷出来的。

结果回去的时候,只能杜飞驮着朱婷,再让朱婷双手捧着放着鳄龟的脸盆。

路上朱婷不由得疑惑道:“小飞,你说你弄回来这么个东西干啥?吃吃不了,这么难看,你还想留着?”

杜飞笑呵呵道:“谁说吃不了,这东西跟甲鱼差不多,红烧炖汤都不错。”

朱婷撇撇嘴:“你少来,乐意吃你回家吃去,疙疙瘩瘩的,比癞蛤蟆好不多少,我可吃不下去。”

杜飞也就是开玩笑,好不容易弄来这么个好东西,他哪舍得给吃了。

不一会儿,两人回到机关大院。

把朱婷送回家,杜飞有些迫不及待要回去炮制这头鳄龟,没待一会儿又兴冲冲走了。

朱婷送他出来时,看见杜飞捧着脸盆,看着里边的怪物嘿嘿傻笑,都恨不得狠狠掐他一下,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么丑一个怪物,比自个还招稀罕?

她却不知,杜飞刚离开机关大院,没多远就钻进了一个小胡同。

趁着左右没人,把盆上的网兜扯下来,直接把鳄龟收入到了随身空间内。

这一次,杜飞毫不犹豫,在鳄龟进进去的一瞬间,立即集中精神,引导大量白光,包裹住鳄龟形成了一个硕大的光茧。

接下来就是耐心等待,看一看改造之后的结果。

因为有了之前几次的经验,杜飞也不着急。

根据现在随身空间内储存的白光总量,这一次改造鳄龟最快也得到今天半夜才能完成。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

刚下午四点多。

杜飞想了想,干脆到老杨家,去找刘匡福和杨志功。

……

与此同时,草园胡同附近的一栋筒子楼里。

两名有点流里流气的青年从二楼的一间屋里出来。

其中一个回身冲屋里道:“张叔儿、张婶儿,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们好好考虑考虑。我们跟张野都是朋友……”

原来这里正是张野的家。

张野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母亲是个普通家庭妇女,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

这俩人“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好听的,最后归根结底就是想让张野父母,把张野手上那些东西给拿出来。

之前张野这帮人没少搞好东西,不仅有古董字画,还有金银细软。

虽然在杜飞这里变卖了一些,但也只是一小部分,不到五分之一。

现在张野折进去了,就有人盯上了他剩下那些东西。

当初公an抓人的时候,就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千多块钱,其他东西一概没找到。

不知道被他藏到了什么地方。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里边关上。

还在喋喋不休那人戛然而止,眼中闪过一抹阴鸷,对门啐了一口,恶狠狠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另外一头。

杜飞骑车子没回四合院,径直来到老杨家。

刚进大院,就看见刘匡福骑跨在一条长凳上,正在拾掇木工的工具。

杜飞叫了一声“匡福”。

他扭头一看,立马放下手头的东西,笑着站起来,冲屋里喊:“师父,师娘,我杜哥来了。”

话音没落,杨志功先从屋里钻了出来,看见杜飞忙叫了一声“杜哥”。

老杨跟在后边:“领导,您快屋里请~”说完又往里边叫了一声:“瑞珠,赶紧沏茶。”

一阵忙活之后,杜飞总算到屋里坐下来。

有日子没看见老杨媳妇,身体比当初强多了,不仅脸色红润,也胖了不少。

瑞珠张罗着让杜飞晚上留下吃饭。

杜飞推说刚吃过了,嘴里还带着些许酒气,倒也不算敷衍。

转又问起刘匡福和杨志功,关于张野和张华兵的关系。

两人一听‘张华兵’的名字,全都摇头,说没听过。

其实也难怪,他俩跟张野毕竟不是一个学校的,凑到一起的时间也短,不知道很正常。

杜飞又问:“那你俩在东直门中学还有相熟的人吗?”

刘匡福想了想道:“杜哥,我倒是想起一个人,她叫翟晓彤,说是张野妹妹,其实就是对象。”

杜飞一听,来了精神,让他仔细说说。

刘匡福挠了挠脑袋:“其实我也没见过翟晓彤,不过可以找人问问。”

杜飞点点头,如果翟晓彤真是张野对象,应该会知道不少内情,包括张野是否跟张华兵有联系。

确定了这件事,眼瞅着到饭点了,杜飞没在老杨家多待。

让刘匡福打听清楚,回头再去找他,便在骑车走了。

等回到四合院,将将到五点。

因为是星期天,不少家吃两顿饭,下午早早吃完了。

等杜飞回来,只见中院的水池子边上,聚着好几个洗碗聊天的老娘们儿。

杜飞打了几声招呼,一走一过听她们议论。

白天娄筱娥竟然送医院了,见红要生了!

杜飞先是一愣,还以为娄筱娥早产了。

不过心里一算,似乎也差不多了。

娄筱娥是去年过完年怀上的,正常预产期应该是十二月初。

现在已经快十一月底了,就算提前也没提前几天。

倒是白天杜飞没在家,没赶上去搭把手。

杜飞一边想着,一边推车子进了后院。

刚过月亮门,正好迎面看见秦淮柔从老太太屋里出来,走路带风,十分飒爽。

“哎呀,回来啦~”秦淮柔笑呵呵的,心情挺不错,到跟前就道:“听说了没,娄筱娥要生了。”

杜飞“嗯”了一声,一边停好自行车一边道:“从中院过来刚听说的,你没去给帮帮忙。”

秦淮柔抿嘴一笑:“你是没看着,许代茂那么大一个老爷们儿,看见娄筱娥下边见了红当场就傻了,全是我帮着张罗的,娄筱娥她妈去了,我才从医院回来。”

杜飞暗暗点头,果然这才是秦淮柔。

遇上院里有个大事小情的,肯定会冲在前头。

不说别的,这次许代茂两口子,就得欠她一个大大的人情。

杜飞随口又问了句:“开了几指了?”

秦淮柔生过三个,当然明白‘开几指’什么意思

抬手拍了杜飞一下,小声道:“流氓,女人生孩子的事儿你也琢磨。”

杜飞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这些在后世的常识,在这个比较保守的年代,真未必有几个老爷们儿知道。

尤其杜飞还是个没结过婚的大小伙子。

杜飞撇撇嘴,顺势在秦淮柔屁股上拍回来,小声道:“今儿晚上来不?”

秦淮柔脸一红,忙回绝道:“你个索命的冤家,连着两天你要搞死我呀!”

说完了一熘烟的落荒而逃。

杜飞撇撇嘴,心知肚明秦淮柔是假装的。

自从跟他有了关系,秦淮柔的体质跟着水涨船高。

现在在炕上,早就跟他有来有往,不再像一开始那么不堪一击了。

只不过面对女人这种求饶式的恭维,有几个男人能免疫?

即使明知道三分真七分假,听着心里也很舒坦。

至于秦淮柔为什么拒绝,也不难猜出几分端倪。

老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现在秦淮柔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