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004 统领不下马

004 统领不下马

“当年你母亲生你难产命悬一线。你爷爷奶奶连夜包机飞锦城,跪在我家门口求我爷爷保小。”

“我爷爷把那件天材地宝给了你们顾家救了你和你妈的命。他自己终生残废。”

“九岁那年你爷爷带你来我家,也送来了婚书,上面还有白云观老观主和御医孙重楼四个巨擘的作保画押,谁家反悔甘愿受罚。”

“当年若不是你们顾家把那件东西泄露出去……”

“如今你们顾家功成名就,占据神州……半壁江山……”

“而我金家,五口灭门家破人亡。我,也是早就被枪毙的杀人犯。”

“枪毙我之前的那几个月,你们顾家一个人也没来看过我,更没出手帮过我。”

“那封婚书对于你们来说,就是耻辱的象征。”

“就算我还活着,你们顾家也不会承认这封婚书的存在!”

“可你,九岁那年留在我胸口上的伤口,还在!”

“今天,你又在我心口上捅一刀。”

木然抹去污垢,弯腰从污水中捡起馒头,看也不看地上的钱,金铎咬着牙紧抿嘴佝偻身子一瘸一拐走向住所。

回到金马河边已是下午,雨势稍微减小。

湍急狂暴的金马河水咆哮不休狂奔向南!

建设中的滨河路各种重车碾压,稀泥路一脚下去就陷到脚肚!

路的尽头,是金马河桥。旁边是已经废弃的水文观测点!

桥柱上各种牛皮癣广告和严禁占用桥洞的警告标语形成最强烈的反差对比。

刚刚燃起的路灯如星辰,点亮天色将夜的孤城!

脚下城市管道淌出未经处理的污水,头顶川流不息归家的车流,远处正在建设的摩天高楼……

这里,就是金铎的居所。

大股的黑烟从金马河桥下滚滚冒出,烧糊的焦臭充斥满空。

一个满身污垢的拾荒者正在烧着偷来的电缆。

拾荒者的身后,有个蓬头垢面满身稀脏的中年妇女抱着个漆黑的洋娃娃,手里拿着奶瓶对着洋娃娃咿呀啊呀的叫着娃娃幺儿。

旁边几个蓬头垢面的半大少年或站或蹲挤在火堆旁,眼巴巴的看着拾荒者挑起最后一根方便面,不停的吞咽口水,青嫩的眼神中透出如饥似渴的期盼。

终于,拾荒者将白象方便桶大方的放在地上。

“晚上老子带你们去偷铁。卖了老子给你们一个人买一箱。”

少年们顿时发出欢喜雀跃的叫喊声。

只剩残汤的方便桶在少年们的手里传递,直至残渣都舔食干净兀自意犹未尽。

走到桥下的金铎定住脚步,将一个黑黑的馒头递在半空。

“给!”

桥柱下,一个蹲着的少年歪着脑袋慢慢摆正。一双清澈有力的大眼睛望着金铎。

那少年不过十三四岁,瘦得只剩皮包骨。黑黑的头发凝结成一坨坨硬硬的结。小小的脸上黑的灰的污垢交错,也不知道多少日子没洗。

“你是劳改犯。不吃你的。”

皮包骨少年冷冷说了一句,别过头去,双手抱着自己,目光中带着不屑和坚毅。

“我自己挣的。”

少年不屑一顾瞥了金铎一眼,抱着单薄的身子转头背对金铎,捂住耳朵。

“要想找你姐。先让自己活下去。”

“饿不死,就是活下去!”

少年依旧没有开口。

金铎不再说话,收回馒头迈过少年。一只手搭着桥柱。

忽然少年冷冷叫道:“我欠你一个馒头!”

金铎转手将馒头递了过去,轻声说道:“别嫌脏!”

少年一双坚韧的目光盯着金铎。黑黑的馒头连同黑黑的双手塞进口中。转瞬间就没了。

继而少年不停捶打胸口,眼睛翻白。金铎将从公厕里接的自来水递给少年,轻轻拍打少年后背。

“别噎着!”

少年接过自来水,却重重一把将金铎推开。

眼前的这个身份不详面容模糊的少年是金马河桥下众多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中的一个。

最特殊的一个!

特立独行的他也最受一群流浪儿的不待见,经常被欺负。

别的流浪儿为了吃的会去做乞丐,会跟那拾荒者去偷,这个少年却只捡垃圾去卖。

少年没有名字。那群流浪儿管少年叫滴答。

滴答从不说自己的父母,只说自己有个姐姐。

六岁那年姐姐跟着妈妈走了。没一年爸爸死了,滴答没了家从福利院跑出来找姐姐,在社会上已经流浪了好些年。

看着滴答慢慢有了血色,金铎又递了个馒头过去。

滴答没接,盯着滔滔金马河嘴里吐出刚毅的声音:“我欠你一个馒头。说欠一个,就欠一个!”

金铎垂下眼皮,转身要走。

“劳改犯。你等下。”

“我今天捡到个箱子。你打开他选一件东西,抵你的馒头钱。”

滴答掀开自己的彩条布,提起一个超大的拉杆箱,老气横秋的说道。

金铎随眼一扫定住脚步,轻轻嗯了声:“哪儿捡的?”

“你不管!”

滴答语气森冷,眼睛里浮现出和他年纪完全不相同的成熟。

金铎目光落在滴答颤抖的手上,微微皱起眉头。

眼前的拉杆箱正正抵在滴答胸口,长度超过七十公分。

外壳的真皮包装是非常经典耐看的老花纹饰,纹饰中的LV两个字尤为显目!

这是路易威登最经典款的HORIZON真皮四轮拉杆箱,正版真品!

即便是身家百万的富豪要买这样的顶级奢侈品也得掂掂口袋!

“这个箱子贵得很。放回去。你可以交给特勤。会有奖励。”

“老子不!”

“老子捡的,凭什么……

滴答目光决绝,打着饱嗝倔强的叫着。

“他们要抓老子去福利院。”

“你不要就算。等我找到我姐姐,我还你一辈子都吃不完的馒头。”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颤抖的声音叫喊起来。

“竹竿回来了。”

听到竹竿名字,拾荒者和流浪儿们惊恐万状!

话刚落音,一辆没有牌照的三轮车就开了过来。跳下一群连鬼都不如的活死人。

那群人都有共同的特征。

双眼无神皮包骨,满胳膊满腿都是针眼!

见到这群活死人,拾荒者慌不迭后退,流浪儿面露惊骇就像是看到厉鬼,就连滴答都现出极度恐惧的神色。

拾荒者的老婆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连滚带爬冲进桥下的简易帐篷呜呜筹齐。

这群活死人极度兴奋,嘴里不停叫着,如同腾云驾雾升仙一般。

走在最前面的人大约一米八高,走路摇摇晃晃,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

他就是金马河周边拾荒者流浪汉眼里的煞神竹竿。

仗着自己有爱死病聚集一帮社会渣滓无恶不作。

“哪个的箱子?”

竹竿第一眼就看到了那褐色箱子,立刻走了过来。说着就要去拿。

“我捡的。”

“滚尼玛的……”

竹竿一巴掌重重扇在滴答脸上,抬手抢箱子。

“我的箱子。我的箱子。”

滴答爬起死死拽着箱子把手。

竹竿嘴里骂着,照着滴答脑袋猛踹过去。

冷不丁的一只手探出抓住竹竿脚踝,轻轻一推就把竹竿推翻在地。

“别动滴答的东西。”

竹竿勃然大怒,见是个光头站在自己面前当即怒骂出口:“龟儿子,给老子上,弄翻……”

几个活死人渣滓立刻冲上来。

突然。竹竿收紧眼瞳沉声叫道:“山上下来的?”

金铎漠然说道:“有意见?”

看着金铎身上的破烂囚服,再看金铎胳膊上的伤口,竹竿目光慢慢凝紧,伸手拦住众人,缓缓开口。

“兄弟,几进几出?”

“一次。”

竹竿饶有兴致盯着金铎,曼声说道:“判的几年?”

“陪过杀!”

顷刻间,一帮活死人都吓着了。竹竿面容狰狞嘶声叫道;“你豁老子。”

“现在还有陪杀?”

金铎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神色清冷:“不但陪过杀,还敲过沙罐。”

竹竿倒吸一口冷气,身子情不自禁抖了一下!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