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005 乾隆御制观音

005 乾隆御制观音

敲沙罐是巴蜀方言。沙罐比喻脑袋,敲沙罐就是敲掉脑袋。指枪毙。

所谓的陪过杀也叫作陪杀场!

某种程度上来说,陪杀比敲沙罐还要恐怖。观摩过程中,有的直接吓得尿翔齐流。

站在眼前的男子容貌有些怪异,面部没有丝毫感情波动,像极了僵尸。他的眼睛灰暮呆滞,又像极了行尸。

竹竿盯着金铎眼皮狂跳,脊椎传来阵阵冰冷!

作为数进宫的主,竹竿凭直觉能感受到金铎所说的话绝不是吹牛。因为金铎身上有种不同于任何人的气势。

就连山上那些个恶贯满盈的大佬都没有的气势。

那股子的从容,就像是站在刑场上依旧气定神闲,生死淡漠!

“兄弟……不是。哥老倌哥老倌……”

嘴里满堆微笑叫着哥老倌的尊称,竹竿摸出中华烟主动给金铎递烟。

“统领不下马!”

竹竿面色再变,望向金铎的眼中多了几丝惊恐。满堆谄笑鸡啄米点头迭声应承,根本不敢多话带着众人进入水文站旧房。

旁边备受竹竿欺凌的流浪儿和拾荒者怔怔看着这一幕,无不对金铎充满敬畏。

“帮我开箱子。里面的东西,平半分!”

滴答半边脸脸肿得老高,嘴角淌着血,生硬的语气中带着恳求的味道。

“还回去!”

“不还!”

金铎不再理睬滴答,一脚踩着桥柱,腾空而起把住桥墩边缘倒着翻身飞速上了桥洞!

这距离金马河河面十五米高的桥洞,就是金铎的居所!

目视金铎的超绝身手,下面的人都露出惊骇畏惧的神色。

“老子怀疑他在吹牛逼。哪儿有上了刑场又被拖下来的。”

“就是就是……”

狗笼房中,人渣们七嘴八舌叫着。

竹竿一口浓痰吐在那人脸上:“就是你麻痹。那个人手头绝对有人命。我们在他面前算个锤子。”

一群人渣面露不甘和忿色。

“他就只有一个人。我们这么多兄弟伙。晚上摸上去一起上,把他整死丢金马河!”

“对头三哥。反正他是山上下来的。住桥洞肯定是无父无母。整死他也没哪个晓得。”

“三哥,我怀疑劳改犯看上我们这了。我们好不容易霸占到这个地盘,光是每天晚上偷砂石水泥钢筋都能搞好几百。要是被他截了我们的财路,兄弟伙怕是要躺平等死了。”

竹竿仰望高高的桥洞,目光越来越冷,重重将烟蒂砸在地上,嘶声叫道!

“整死他便宜了他。”

“明晚上做了那单趁人多把他弄翻!”

“卖器官!”

一帮人渣目露凶光如同厉鬼。

人渣们说话极为小声,但桥洞中的金铎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没有任何表情,平静扫掉桥洞雨水,就着肮脏公共厕所接来的自来水洗净馒头。一口冷水一口冷馒头咽尽口中。

这是金铎四天来第一次进食!

日常挨饿金铎最是知道食物的珍贵。馒头里夹着不少泥沙金铎却毫不在乎。

三个馒头吃的时候差点噎死,吃下去以后险些撑死!

等到缓过气来,金铎即刻侧躺在地。

右手张开贴在右耳后,掌托侧脸,拇指摁在耳后,食指中指摁着太阳穴,无名指摁着眉中,小指摁着鼻梁。左手反贴后心握拳攥紧。

不出十秒,金铎立刻进入深度睡眠,口鼻发出匀称的呼吸,几若不闻!

“不要忘。”

“死也不要忘。”

“记住,一定要记住……”

“杀人啦!”

“杀人犯,杀人犯!”

“快跑!”

“逃出去!”

猛地下。

金铎腾然坐起。冷汗长流。脑海回音如惊云暴涛激荡不休。

过了好一会,金铎绷直的身子骨慢慢舒缓。

虽是盛夏酷暑,但早上的河风却冷得刺骨。河水水雾灌满桥洞,打湿金铎全身,腿上崩裂的伤口传来锥心的痛。

回来四天,一事无成。

没钱买不到工具,那批立命的大货也取不出来。

没那批大货,自己就没法出国去找那个人。

要想追查当年灭门案真相,报仇雪恨,根本无从谈起。

已是早上六点半,金铎默默下到桥面!

拾荒者早已起来蹬着三轮去讨生活。流浪儿们睡在第一个桥洞里挤作一团。

左右没见着滴答,金铎眼睛里升起一丝焦虑,目光投射到竹竿住所。

几秒后,金铎嘴角轻轻上翘,步行上了堤坝。

“别乱跑。下午给你带馒头!”

桥柱后面的土堆里冒出滴答的小脑袋,黑黑的大眼睛注视金铎蹒跚远去,手里比出枪的手势冲着金铎连开了好几枪。

金马河距离状元街足有十好几公里,步行需要三个小时。但这里,距离金铎的老家最近。

虽然近,但金铎却不敢回去。

个中原因,只有金铎清楚!

现在回去,就是送死!

因为,自己这次回来,不是释放!

严格说,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自己!

准确的来说,自己在十一年前,就被枪毙了。

西部大开发的轰轰烈烈在锦城如火如荼。儿时记忆中的景象已经成为过往。

步行到一处烂尾楼工地,好些人正聚集在售楼部前义愤填膺声讨着无良开发商。

那售楼部早已人去楼空,紧锁的大门上还贴着封条。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聚集的人们即刻向远处跑去。

“挖到宝了!”

“挖到宝贝了!”

不远处,烂尾楼一处早已拆除的围栏后,好些人正围着一处深坑指指点点。

“慢点。挖轻点。不要伤到宝贝。烂了我不买的哈先说好。”

原先烂尾楼的游泳池基础深坑中,有两个老实巴交的工人正蹲在稀泥中毛手毛脚刨弄泥土。

等到金铎走到围栏的时候,一个老工人从稀泥中捧起一个物件送上地面。

地上接应的工人立刻接住就着浑浊污水抄洗。

顿时间,一尊玉观音赫然映入众多围观者眼帘!

“这么大一坨玉观音。”

“快点拿给我看哈!”

围观者中一个满面贵气的老者嘴里激动不已的叫着。衣着考究的他不顾自己身份,从老工人手里夺过玉观音来爱不释手的抚摸。

突然老者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妈耶一声尖叫;“乾隆御制!”

“乾隆皇帝的玉观音啊。”

“不得了!和田玉的。好东西啊好东西……”

一边叫着,老者脱下名牌外套将那尊玉观音擦拭干净。

露出真容的玉观音赫然有三十公分的高度。黄中夹白,土沁满身,身披璎珞,面容慈祥,造型雕工着实了得。

贵气老者激动得手舞足蹈:“我在图书馆上班二十多年。张献忠屠巴蜀的时候抢了好多东西,有些丢在江口,有的丢进了金马河。”

“去年省考古所的专家叫在这里挖了半个月一无所获。”

“今天倒是被你们挖出来了。你们运气真的太好了。”

贵气老者语无伦次的叫喊着,旁人纷纷凑上前来围观,好一阵的羡慕。

那贵气老者掏出放大镜细细查看玉观音,当着众人滔滔不绝讲起玉观音的来历出处。

“这个绝对就是故宫里头大禹治水大山子的余料做的。是乾隆给他母亲专门雕的。乾隆的妈妈是汉人,最是信佛。”

“像这么大的和田玉,现在至少要卖几百万哦。”

“等到下个月奥运国宝海选开幕,我把玉观音拿去,绝对可以拿下2008个名额其中一个,去鸟巢看开幕式!”

旁人们听得津津有味,对那玉观音更是充满神往。

这当口,贵气老者转身对着老工人叫道:“老哥子。这个玉观音好多钱。我买了。”

老工人黑黑瘦瘦老实憨厚。一身行头不超过三十。茫然看着贵气老者,啊啊两声指指自己耳朵。

当下贵气老者飞快掏空自己包里所有钱全部塞在老工人包里大声说道:“全部给你。”

“你们快点走。不要说出去挖到东西了。不然文物局要把你们抓起来判刑坐牢。”

说完,贵气老者包着玉观音做贼一般飞快跑出围栏消失不见。

周围围观群众猛地反应过来。暗里咒骂贵气老者,后悔责怪自己下手太迟。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