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028 一线生机

028 一线生机

捐赠神州超过十亿的爱国华侨!

话谈到这地步,双方都清楚更明了。只是双方都没有挑明。

唐宋元不敢,巴蜀文保负责人们不敢,对方也不敢。

谁也不敢把购买贼赃贼货的帽子扣在侯老头上。这样的后果,没人承担得起。

现场气氛相当尴尬,径自出现了短时间的沉默。就连老成世故的唐宋元也找不到话头化解气氛。

“唐先生,有结果了吗?”

最后,还是侯老打破了宁静。

唐宋元立刻站起来向侯老鞠躬:“我已经接到国博和总部专家回复。确认您老的金印为明代巴蜀藩王世子印玺无误。文保总部组织了专家组晚上会到锦城。”

“刚才你都鉴定出来了,专家组来也是多此一举。”

“这金印确定是贼赃?”

开门见山的话叫唐宋元身形一滞,硬着头皮回应。

“应该是!”

唐宋元能坦然说出这话,那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

说出这话来,唐宋元可是要担责任的。

唐宋元的话刚说完,只听见啪的下一个茶杯砸在地上。

侯家少爷巴掌重拍而起怒声呵斥:“姓唐的,你特么再说一遍!”

“有种你再说一遍。”

“老子花八百万买的破金印,你敢说是黑货?”

“我特么看你想黑吃黑了?”

现场沉寂下来,满屋子里尽是侯翔的雷霆爆喝回音。

“唐宋元,知道老子侯家这次带了多少钱来锦城不?告诉你。两亿!欧币!”

“你他么这是在打老子侯家的脸!”

“给老子想清楚了再说话。否则,我侯家跟你没完。”

巴蜀本省文保系统头头们一个个气得不轻,但又没有半点勇气回应。

两亿欧币等同于二十亿神州币。

这数字,足够的吓人。

因为八百万损失二十亿投资,这笔账,谁都算得清楚。更知道损失二十亿的后果。

小会议室里死寂得可怕。所有的压力全都堆积到唐宋元肩上,唐宋元杵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极度尴尬。

“阿翔。给唐先生道歉。”

侯老轻声开口。

“我给他道歉。他算什么东西?”

“江叔请我们来投资,不是请我们来受气!”

“买个破金印还变成我们是买黑货的。爷爷。我们侯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侯翔悻悻不平叫着骂着:“我这就打电话给江叔。让他过来评评理!”

“我侯家背不起买贼赃的黑锅!”

听到江叔二字,巴蜀本省一帮子人脸色变了又变。

唐宋元就杵在那里,保持着固有的笑容,默默承受侯翔的痛骂。

在古玩圈里,唐宋元的地位很高。但在侯翔眼里,唐宋元,还真的算不上东西!

“电话放下。你出去!”

侯老轻描淡写一句话让侯翔放下电话。

“我还懒得待这。”

侯翔恨恨盯了唐宋元一眼,用力呸了一口,抬手就将大雪茄扔进唐宋元的茶杯里,背着手昂着头大步而去。

侯翔一动,两个保镖立马跟上。

会议室里再次恢复宁静,但气氛却相当怪异。

“唐先生。我是长隆实业总部法律顾问。请问唐先生,你确定我们家少爷侯翔先生购买的金印确实为贵国被盗物品吗?”

“你是否愿意为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说这话的是坐在侯老身边的一个中年妇女。普通话说得极好,像是个播音员。

唐宋元立刻回应:“我敢确定。我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这话算是唐宋元对侯翔的反击。

对方不动声色在侯老耳畔轻声细语。

听完自己顾问的汇报,侯老缓缓抬头轻描淡写问出一句话。

“既然唐先生说得这么肯定。我也相信唐先生所言不假。”

“唐先生可以说说这金印的来历不?”

淡然从容的话从侯老嘴里冒出来,泼天重压从侯老单薄的身躯飚射而出,现场空气陡然凝固,火药味顷刻间就充斥全场。

唐宋元眼皮一跳,其他负责人心头一紧。

侯老这话问得水平之高,就连唐宋元都未曾料到。

这话明着说是请教,但另外一层意思就是问,你唐宋元和你们巴蜀文保负责人凭什么认定这金印就是贼赃鬼货?

这块金印要是贼赃鬼货,又出自哪儿?

哪儿哪儿的墓被盗了起出了这方金印这是最起码要告知的。

另外,既然是贼赃,你们就拿出足够的证据比如说抓获犯罪团伙和相关证词来证明!

拿得出来再说下一步,拿不出来,那后果就比较严重了。

买贼赃这瓢脏水,侯家不会接。

对于应大佬盛邀过来投资的海外富豪,又是捐赠祖国十亿巨款的爱国华侨,发飙的后果有多严重,无法想象。

这样身份的人发飙,无人能够承受其重!

顷刻之间,现场气氛猛然紧张起来。空气被侯老的威压压实凝结再压紧!

小小的会议室里静得可怕落针可闻。火药味极浓!

各个人都屏住呼吸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就会点爆这会场。

一旦点爆,就是大爆炸,神州一方必然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唐宋元站在那里,整个身子僵硬如铁,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但心头早已慌得一比。

自己无意中摊上这事,完全就是身不由己。

要是处理得好,那还有一线生机。

要是处理不好,轻则乌纱不保重则锒铛入狱!

若是这方一级国宝不现世被侯老带走了就算了,但偏偏让自己遇见了,那肯定要管的。

此时此刻唐宋元被侯老区区一句话逼上绝路。明明是侯老自己找上门来要自己鉴定,结果却将自己套了进去。

自己找柴自己生火,完了自己再主动跳上柴堆自己烤自己。

这飞来横祸的苦,谁又能理解!

自己敢用脑袋担保蜀世子宝是黑货贼脏,但却道不出蜀世子宝金印的来历出处。

这才是最要命的!

到现在,包括天都总部众多大师们也没确定这块金印的主人到底是哪一位蜀王世子?

金印又是从哪儿挖出来的?

“唐先生,给我个准确答复。”

“我在锦城遭遇的不愉快太多。我想回家养身体了。”

侯老的这句话直接将唐宋元的一只脚都推到万丈深渊之上。

面对侯老的质问,唐宋元不敢回应!

自己大可违心说自己鉴定错误,把这事搪塞过去,让侯老带着金印走人。等到哪天东窗事发水落石出,再通过组织关系登门拜访,堂堂正正拿回金印。

但唐宋元做不到!

侯老一走,就是出国。

以唐宋元的性格和他身处的地位,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眼睁睁看着一级国宝从自己眼皮底下流失海外,这是神州任何一个文保人都无法做到的事。

但是,当唐宋元面对侯老质问的时候,他却无法回应。

“看来唐先生不好回答我呀。”

“这样吧,我把这金印捐了?咱们都不伤和气!”

“唐总,您看这样做可否?”

冷不丁的,侯老冒出这话。现场清风雅静,鸦雀无声。

暗地里,却是惊云暴涛,漫卷全场!

这种反将的话,唐宋元如何听不出来。

其中利害,唐宋元如何不清楚!

真要让侯老把这枚金印捐了,事算是完美解决,但唐宋元以后也就不用混了。

包括在场巴蜀文保系统各个头头们,以后统统都不用混了。

贼赃拿不出证据,来历又说不出来,白白泼了人一脏水,还他么要人把东西捐出来!

天底下,有这本书卖!?

捐的那个人还是上过国家新闻、老总们亲自接见过的著名的爱国华侨!

这事要传出去,天都捅破!

无形的压力如万吨水轮机压在唐宋元双肩,压得他几乎都要晕厥。

唐宋元依旧笑着的脸绷紧,牙关紧抿,努力摆出最自然和睦的神色。

但,唐宋元的颈后已经冒出一层冷汗,一颗心,已经沉到谷底,陷入绝望。

比起侯翔的痛骂来,侯老的温言细语才是最致命的大杀器!

现场其他人等看在眼里急在心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