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041 烧房子

041 烧房子

电子元件里含有白银黄金和贵金属,越是精密电器含贵金属越多。

为了保证元件之间接触良好,精密仪器会使用比较耐磨而且抗腐蚀性特别好的黄金和白银。

把这两千个BP机和两百个大哥大里的白银黄金提炼出来,这就是金铎要做的事!

这是自己挖出来的东西,金铎不会只卖塑料!

只要是自己手里的东西,金铎都会让其发挥最大价值!

含金电子元件金铎已经放置在塑料桶中等待时间沉淀再做下一步提炼。

白银提炼并需要多高的技术,只需要按照步骤走就是。

不同于提炼黄金,白银提炼需要玻璃器皿。老鱼头这里就有回收来的实验室物品。

含银电子元件倒进同样配备硝酸和水放置在玻璃器皿中自行反应三十分钟,然后加热搅拌再次冷却。

含有铜和银的滤液收起倒入大号玻璃缸中再次加热,向滤液中加入氯化钠饱和溶液。

当白色泡沫出现后,金铎立刻停手,认真观察。

等到氯化银生成,金铎开始用清水冲洗。将准备的铁丝放入其中,加入硫酸。

一系列的化学反应过后,金铎顺利从铁丝上抹下一大堆颗粒。

接着就是最后一步,高迪粉在废旧钢模中,割枪开动对着颗粒狂喷!

很快,一个银条神奇般的出现在钢模中。

银条从清水中起来的那一刻,金铎有些小小的激动。

将小小细细的银条举到眼前,感受着银条余温,金铎眉间舒展,嘴里发出长长的叹息。

慢慢坐在火坑旁,任由昏黄残灯将自己影子打成瘪瘪的椭圆。

黑乎乎的手摸出一支烟探进火坑点上,金铎径自咧嘴笑了。

初战告捷,金铎乘胜追击!

两千个BP机只是个开始,旁边还有两百个大哥大,那才是重头!

试着拆了个大哥大,耗费时间测算下来,金铎重新拿起新的大哥大放在地上,右手榔头挥动砸了下去。

暴力破拆和螺丝刀拆卸时间相等让金铎有些为难。

沉吟数秒,金铎拿出第三个大哥大,用榔头敲击各个带螺丝部位,再上平口改锥撬开盒盖。

这一次破拆比暴力破拆少了足足三秒!

找到了方法,金铎立刻动手,依法施为。

新的一天到来,金铎已经将大哥大分拆完毕并顺利提取出一根新的银条。

通宵达旦的熬夜并没有让金铎有半点倦意,转过头去又开始提纯黄金。

BP机里含金元件在配置的溶液中已经反应了五个小时,照着步骤加入亚硫酸氢钠继续反应,再加入硝酸和水。等到黑色颗粒变成红色颗粒后,直接上割枪加热熔炼。

提取出来的金块很小。不过指甲盖那么一坨。

捏着指甲盖大薄薄的金块,金铎眉角露出一缕舒展!

从昨天忙活到现在,总算是有了点收获。

就在这时候,一声巨响炸裂!

“老鱼头,给老子滚出来!”

“砍脑壳的,马上给老子滚出来!”

“GR的再当地老鼠,老子一把火把你房子烧了!”

金铎偏头,捏着金块走出猪圈!

废品站内,一台挖机的挖斗正抵在老鱼头的四轮车车头。远处两台皮卡车横着堵死了废品站大门。

挖机旁边站着几个男女,手里拿着锄头,嘴里骂骂咧咧!

“老鱼头,你MMP是不是不出来?给老子上!”

“拆了!”

挖机司机即刻调转挖斗高高举起砸向铁栅栏。

汪汪汪!

栅栏里的一条大黑狗跳出栅栏冲着挖机狂吠。

那挖机司机立刻甩动挖斗!

一声惨嚎,大黑狗凌空飞起重重砸地上!

“GR的就是这条狗,上回把老子咬惨了。压死他!”

中间一个短袖男子怒吼出声。

挖机司机立刻扬起挖斗,直直下压!

鲜血狂飙间,大黑狗呜呜嗷嗷两声,四肢绷直再没了声息。

“GR的老鱼头,你龟儿子再不出来,老子就要挖你房子了。”

“不要以为你鬼女儿有传染病,老子就不敢进来。”

“欠命偿命,欠钱还钱。你龟儿子跑不脱!”

短袖男子嘴里吼着但却不敢靠近铁栅栏,似乎对老鱼头的女儿相当忌惮,甚至是惧怕。

“MMP!”

过了许久,短袖男子不见老鱼头,一发狠尖声叫道:“挖!”

“给老子把这些破烂都给老子挖起走。”

这时候,嘎吱一声响!

铁栅栏后平房门推开,一个看不到脑袋的人出现在门口。

“舅舅,我爸爸出去收货了。”

“你不要挖我们家东西嘛。”

“欠舅舅你们的钱,我们会还给你们的。”

这声音异常悦耳,如黄莺出谷莺声婉转,宛若天籁。

短袖男子一帮人乍见女孩,立刻露出极度恐怖之色,掩住口鼻急速后退。

“不准过来!”

“汤静雅!你站到!马上站到!不准过来!”

女孩一出现,短袖男子厉声大吼,脸上尽是厌恶憎恨:“鬼娃儿你太臭了,给老子滚回去。把门关好!”

“不要出来见人,不要出了丢人了!”

汤静雅半个身子笼在黑黑的遮帘中,瘦弱的娇躯在遮帘中颤栗:“舅舅舅妈,你们不要搬我们东西,求求你们了。”

“我爸爸好辛苦哦,昨天晚上他下货都出血了。”

“你们搬走了,我爸爸靠啥子生活嘛。你们再宽限我们几天嘛。”

女孩的哀求声凄零无助,叫人听得扯心扯肝的痛。

“不是我想要搬你们的东西。你老汉欠了我们三万块钱。四年都没还一分。”

一个女子捂着口鼻大声叫道:“你的病把你老汉拖惨了。也把我们家拖惨了。你晓得不?”

“我们也要生活啊。汤静雅。你给你老汉考虑哈嘛。”

“你把你妈妈拖死,又要把你爸爸拖死。你死不死活不活,我们也要拿给你拖死。”

汤静雅身子抖个不停,一点点矮下去摆着个奇怪姿势。

那女子又叫道:“你活成这个样子不晓得羞耻。你们汤家我们孙家都没得脸见人。你身上那么臭,周围邻居都受不了搬走了。我们出门都要抹下脸走!”

“你早点死了,大家都清净了!”

“你是鬼婆娘啊!鬼婆娘!”

饶是硕大的遮帘盖着,汤静雅的身子也在打着摆子。

呜咽声自遮帘中传出,叫人揪心!

“不要跟这个鬼婆娘多说。今天我们来要钱。不还钱就搬东西。”

“搬好多算好多。”

短袖男子大声叫喊,指挥挖机就开挖。

挖机司机早已戴上双层口罩,操纵档杆调转挖斗。

“不准动我家东西!”

突然间,汤静雅嘴里发出最凄厉的尖叫。

也不知道汤静雅哪儿来的力气,推着轮椅快步走出栅栏!

“别动我家东西!”

唰的下!

只见着汤静雅双手逮着黑黑的遮帘布死命一撕!

滋滋滋——

那黑布一撕到底!

跟着汤静雅用力扯掉大大圆圆的帽子尖声尖叫:“要挖,就先挖死我这个鬼婆娘!”

顿时间,全场肃静!

恶臭满空,闻之作呕!

站在金铎旁边的滴答如惊雷劈中,呆立当场!

站在挖机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鬼!比鬼还有恐怖十倍,丑陋百倍的女鬼!

半面鬼!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