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044 求求你,不要

044 求求你,不要

听说金铎要给汤静雅治病,老鱼头只是给金铎作揖道谢,面色却没有任何激动和期望。

从老鱼头眼里看得出老鱼头的哀莫大于心死。

滴答探出手来冲着老鱼头冷冷叫道:“我的手,我铎哥接的!”

“没去医院!”

老鱼头冲着滴答笑着点头,对着金铎说道:“劳总。你年纪比我小,我还是要喊你一声哥老倌。”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幺女得的病都是我造的孽,也是她的命不好!”

“我,我……”

说着说着,老鱼头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我幺女太造孽了,我不想让她再受苦,她也不想让人再治……”

“这么多年了,我也看淡了。”

“就等我幺女安安静静好好走完她的路嘛……我这辈子,也就这点想法……”

看着老鱼头不停的抽泣,旁边的董麻子看得一阵阵心酸。

就在这时候,铁栏杆内一个娇弱的声音传来:“爸爸。我想医病。”

老鱼头猛地抬头,只见着汤静雅推着轮椅艰难走出!

黄葛树下,静寂深深。

老鱼头、董麻子和滴答站得远远的。

轮椅上一阵阵恶臭从汤静雅身体上传出,飘散四周叫人难以忍受。

“麻,麻烦你了。”

帘布遮盖下传出汤静雅销魂蚀骨的声音。

“不麻烦。”

沙哑的男声让汤静雅有了一丝丝的安全感。

“谢谢你救了我爸爸。还有我们家。”

“没事!”

那沙哑的声音带着阵阵的磁性,让汤静雅有些忐忑。透过粗布遮帘,汤静雅看见那团身影在靠近,下意识用双手摁住遮帘,紧紧攥着。

“我,我,我很丑,你可以不……不医……”

“别吓到你。”

那团铭刻在脑海整整萦绕一夜坚挺的身影已然尽在咫尺,雄浑的声音就跟惊雷般在汤静雅耳畔炸响。

“昨晚上我都看见了。”

“什么?”

汤静雅语气急促,双脚不停颤抖,两只手将遮帘死死逮住,搅成一卷又一卷。遮帘布被拉得笔直。

朦朦胧胧间,一只手探出抓住遮帘!

汤静雅身子崩得很紧,非常抗拒不愿意松开遮帘。

这时候,那只是突然下滑抓住汤静雅的手。

顷刻间,汤静雅的身子骨发出触电般的抖动,一颗心都在颤栗!

透过黑黑的帘布,汤静雅只感觉那个黑影遮盖住了整个天,那只手更是握住了自己前世今生余生来世的所有。

“别怕。我不吃人。”

一只手抬手搭上汤静雅右腕。

被异性男子触碰,汤静雅本能的回缩,身子骨抖个不停。

脉门处传来三根手指搭着自己的清晰触感,汤静雅感受着最异样的感受,呼吸急促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

“我叫金铎。你是第二个知道我名字的人。”

“不要告诉别人。包括你老汉!”

耳畔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浑厚的鼻息化作威风拂动遮帘,温暖汤静雅死寂多年的心。

汤静雅记住了金铎这个名字,也记住了金铎的话。

“如果让别人知道我的名字,我的下场会很惨!”

听到这话,汤静雅心剧烈一抖:“我不会告诉别人。放心。我说到做到。”

柔怯娇吟自遮帘布内发出,摄魂夺魄!

“好。你现在可以放松了!”

这一刻,汤静雅莫名的安定下来,怯怯切切的低语:“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你的名字?”

“我是劳改犯。在逃。跟你一样,都见得不人。”

这话若是别人听见会吓得不轻,但汤静雅却不一样。尤其是那见不得人让汤静雅一下子就感觉和金铎的距离近到零距离。

“我要被抓回去,会死得很惨。给我保密!”

“哦!好!”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

汤静雅脱口而出,怯怯的声音充满坚定果决。

这个在逃劳改犯身世比自己还惨,让同病相怜的汤静雅感同身受。心里生起要保护金铎的浓浓情愫。

莫名的,汤静雅整个身体就松缓下来。

“吸气!”

“哦。好。”

汤静雅立刻照做。

“吐气!”

“嗯。”

安静下来的汤静雅乖巧听从金铎命令。

这时候,汤静雅感觉到金铎压自己的三根手指在无节奏的跳动!

每摁压一下,汤静雅就只感觉自己血管的跳动都有变化。

随后,金铎又将汤静雅的左手握住,再次把脉。

“放松!”

“吸气!”

“吐气!”

“吸气慢,再慢!”

金铎的命令那是一如既往的沉着,但在汤静雅心里却是多了几许的安全感。

“你家里还有人不?”

“就我一个。他们都死了。”

听到金铎的回应,汤静雅低低说了句对不起。心中对金铎的保护欲更加的强烈。

“那我以后叫你什么?”

“我捡了个身份证。那个人姓劳。劳改犯的劳。”

“啊。这。好巧!”

“金,劳……你多大?”

“二十六!”

“我二十二。我叫你哥哥。”

“好!”

脆脆的声音犹若潺潺山泉叮咚流淌,这一刻的汤静雅彻底放松。

“吸!”

随着这一口缓慢的吸气,汤静雅猛然感觉到把金铎手指一紧。自己双手血管陡然一滞。身子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脑袋顿时下垂。

“吐!”

低沉沙哑吐字出口,汤静雅赶紧吐气!

这一瞬间,汤静雅双手脉门陡然一紧!

金铎的六根手指化作六根重钳压住自己。

“嗯!”

当即汤静雅就痛得叫出声,身子也随着那六道重压绷直!

一阵剧痛自脉门向上延伸扩散到全身,痛得汤静雅抽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痛!”

就在这当口,金铎松手。汤静雅一下子舒缓下来,身子骨依旧不停的抖动。

遮帘下,脓液牵线般滴淌。

“平复。”

无情的命令再次传来!

照着金铎指令,汤静雅调整呼吸。

一次又一次的剧痛抽搐过后,汤静雅已经被金铎折磨得不成样。

但在随后,汤静雅只感觉时间慢慢的慢了下来。

身子变得轻软无力,呼吸也比原先顺畅了许多。阻塞两年多的鼻孔第一次有了通畅感觉。

“闭眼!”

早已对金铎的命令千依百顺深入脑海的汤静雅立刻感觉到阵阵浓浓的睡意涌上。

忍不住的,汤静雅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汤静雅第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这一刻,汤静雅想起了儿时躺在船上看着的满天星河,想起了少年时登上峨眉山看到的满天银白,想起得病之后躺在板车上跟随父亲进入雪域高原看到的神山佛光。

一时间,汤静雅忘却了自己是鬼女的过往,沉浸在往昔经历过的最美时刻中。

突的下,一阵冷风吹过。

汤静雅本能抬手,却发出凄厉仓皇的尖叫。

“快给我盖上!”

“还我帽子!”

金铎手里拿着遮帘,冷冷看着眼前又丑又臭的鬼女!

汤静雅遮帘被扯掉,惶急无措左右摇摆双手乱抓,最后弯腰捂住自己的脸:“金……劳想干什么?”

“你到底想干什么?”

“求求你把帽子还给我。求求你了哥哥。”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