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085 我的骨气我的尊严

085 我的骨气我的尊严

轰!

轰隆隆隆!

噼里啪啦轰!

声若狂雷,音似海啸。

狂雷滚滚海啸滔滔,整个会议室所有人被巨浪卷起,被狂雷砸晕!

唐宋元直直看着金铎,嘴角不停抽搐!

孙雨新眯起眼睛,被金铎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天气势所震慑。

蓝关楚的水杯歪到桌上!

顾颜冰错愕当场!

其他每个人都被金铎地方话震得耳膜发聩!

“好!”

“好!”

全场只有周末在奋力为金铎叫好点赞,双眼通红用尽鼓掌,露出最阴冷的笑!

半响,孙雨新和唐宋元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朗声说道:“我尊重你的选择。希望,你能为我们开个好头,也为我们收个好尾。”

孙雨新的话出口,一切尘埃落定!

周末依旧鼓掌不停大步走出会议室,嘴里大声叫道:“东西准备好了!”

“请考生就位!”

顾颜冰眸光含笑即刻起身,推着蓝关楚就往外走。

其他专家们心潮澎湃飞速冲出会议室。

唐宋元脸色阴沉,狠狠将烟蒂塞进烟灰缸绕过会议桌冲到金铎跟前咬牙切齿低吼出声:“你在搞什么?”

“你在搞啥子嘛你。”

唾沫四溅中,唐宋元五官狰狞低骂出口:“那么明显的激将法你都看不出来。太冲动了你,你太年轻了你……”

骂到怒处,唐宋元狠狠重重拍着桌子,直把茶杯盖子都震落。

“你怎么可能说终生不碰古玩这种话。你太莽撞了。你知不知道我和雨哥为了你……”

“还有耿总,耿总他亲自打电话给我再三叮嘱再三交代。就在你来这之前,耿总都给我打了三个电话呀!”

越骂,唐宋元越骂越激动,抄起茶杯盖子狠狠敲打桌面:“你太冲动了……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

又是心痛又是愤怒的唐宋元把所有的怒火都倾泻出来。

“你跟顾颜冰他们斗什么啊,是杀父之仇还是其他不共戴天?”

“你一个小小草根无根浮萍,你斗得过他们吗?”

“人家玩儿你,就像是玩一只狗。你在人家面前就是只蚂蚁。蚂蚁!”

唐宋元啪的将茶杯盖子摔在地上,仰天长叹不住摇头后悔叫道:“早知道你是这样的脾气,当初,当初,我……”

“你怎么看都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呀!”

“哎呀呀……你叫我怎么给耿总交代。不碰古玩儿,你以后吃什么呀你……”

唐宋元怒拍自己脑袋,气红眼的他恨不得将金铎生吃了一般。

金铎静静站在唐宋元跟前仍由唐宋元痛斥,仍由口水溅在自己脸上。神情无比淡然。

“好了!”

孙雨新到了金铎跟前沉声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用!”

“小劳。我问你一句话。有没有把握?”

“这里就我们三个人,给我们交个底。你最擅长的瓷器种类有哪些?清三代里边儿最擅长的是哪些?”

“快点说。我好安排!耿总有交代,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保你过关!”

唐宋元猛然抬头急声叫道:“对对对,快说。有我和雨哥在,怎么也能让你过关!”

金铎平视孙雨新,又看着唐宋元,轻声说道:“这样的作弊,不是我要的。”

唐宋元勃然色变怒指金铎。

金铎漠然说道:“我凭作弊拿的高级鉴定师,是你们要的不?”

唐宋元顿时哑口呆立当场!

孙雨新面色一凛,两道眼剑打在金铎脸上。寒光摄人。

金铎面容清冷,无悲无喜,声音沙哑:“我知道两位是为我好。也感谢两位老总对我的特殊关照。”

“我知道,你们都受耿总的委托违背你们的初心帮我。耿总也是受了其他人委托违心对你们下了命令!”

“我想说,不要因为外力干扰违背了三位老总的初心。”

“或许你们偶尔能容下强赛进你们眼里的沙子。但我不会!”

顿了顿,金铎肃声说道:“我,劳改犯。草根小人物。蝼蚁蜉蝣,无根无萍。”

“但我,有我的骨气。有我的尊严!不用任何人施舍,不靠任何人恩赐!更不需要任何人赈济!”

“我的骨气,我用我的手,靠我的眼睛,去撑起来!”

“我的尊严,我用的我的本事去打——出来!”

肃声重重形成音浪在小小的会议室激回荡漾,壮怀激烈。金铎犹如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威穆赫赫,更似一头冒出深渊的潜龙,向洪荒世界大声宣布自己的回归。

金铎大步上前走出大门,只留下孙雨新和唐宋元在原地发呆!

“他刚说什么?耿总……受人委托……帮他?”

孙雨新点上烟垂着眼皮反问过去:“你真不知道?”

唐宋元怒怼孙雨新:“知道我还问你。”

孙雨新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唐宋元犹豫半响低着头低低说了一句话。

顿时间,唐宋元倒吸一口冷气,瞪大眼张大嘴,直直勾勾呆呆傻傻看着孙雨新,牙关都在打颤。

“这是真的?”

孙雨新鼻孔里哼了一声,突然苦笑两声:“这回好咯。耿总,你,我……都……”

唐宋元两只眼珠子一动不动,呆呆看着孙雨新,慢慢的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没了魂。

就在这时候,突然窗外传来一声大叫。

“姓劳的。有本事把这些瓷片看完。”

“看完了,你就是全神州第一个高级鉴定师!”

“看错一片,你这辈子都别想再摸一件东西!”

唐宋元和孙雨新急忙冲到窗前,定眼一看,顿时悚然动容,慌不迭冲出会议室!

省博后院,一辆厢式货车停在花台正中。

所有专家全都就位。

周末就站在那厢式货车尾箱之下!

远远的看着金铎走来,周末站在货车下猛力打开车门!

哗啦啦!

叮叮当当!

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声响连绵不绝传遍四野!

货箱里倾泻出成千上万片瓷片,花花绿绿红红黑黑,灿烂缤纷耀眼夺目,在阳光照耀下闪动着最刺眼的炫光。

唐宋元孙雨新从四楼从狂奔下来正正看到这一幕,只感觉脊椎冰冷,脑后勺发凉!

瓷片!

瓷片!

蓝关楚顾颜冰他们带过来的是竟然是瓷片!

天呐!

唐宋元心头升起最深的绝望,痛苦的闭上眼睛,咬碎了钢牙!

太他妈不要脸了呀!

这是最难最难的瓷片辨认呀!

你们顾家为了打压小劳,把最难的瓷片辨认都搬了过来!

孙雨新看到那密密麻麻重着摞着叠着的无数片碎片,脸色铁青,呼出来的气滚烫吓人,一双眼睛透出的寒光更是叫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视。

直到这时候,孙雨新也明白过来。

什么中级考试物件落在了机场,不过是顾家和蓝关楚的诡计。

他们就是要把小劳推到高级场逼着小劳考瓷片。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就为了搞一个草根!

顾家,太叫人不耻!

要知道,瓷器是最难鉴定的东西。如果是全器的话,那鉴定起来还有迹可循。

但现在蓝关楚拿出来的是瓷片!

这玩意鉴定的难点不是真假,而是年代!

宗师来了都得抓瞎!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