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089 鬼手鬼手鬼手

089 鬼手鬼手鬼手

新世纪过来,瓷片收藏热也经历了一波不小的热炒。

清三代的官窑精品重器瓷片,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后面一片炒成四位数,元青花、宣德青花、天字罐等等价值巨万的瓷片更是一片难求。

最难的,当然少不了连神州都有不起的曜变天目碗。

还有全球统计只有六十五件的汝窑!

说起汝窑,自然要说汝窑瓷片。

改开之后潘家园成为神州最大的古玩交易中心,汝窑瓷片从各个地方源源不断送到潘家园,不论大小统统一毛钱一片。

卖不掉的就打包!

几十片汝窑瓷片直接一枪打,一块钱或者一块五。

而现在的汝窑瓷片,则一片则高达近万!

周末有一千万个信心保证金铎看不完这些瓷片。即使看得完,也绝无可能分辨得出所有的瓷片!

别说金铎,再把旁边两面三刀阴奉阳违的唐宋元算进来,周末也百分百的把握保证他们无法辨别清每块瓷片陶片的年代。

能做到的,只有表姐顾颜冰!

表姐之所以能做到,那是因为她的天赋最高,那是因为顾家能为表姐提供上万片的瓷片。

像其他所谓的专家大师,包括国博包括故博的老师傅们,他们来了也不一定能把这些瓷片陶片认得清!

这不仅需要天赋更需要时间的沉淀,还需要名家大师的指点。

周末心里如是这般想着,脑子里浮现出金铎被打脸的画面!

而他却没注意到,金铎的速度在悄无声息中变得快了三分!

每一件瓷片金铎都会上手,但上手的时间也不过区区零点三秒,随后看也不看就将瓷片陶片扔向身后身前。

而在周末的旁边,蓝关楚张大嘴瞪大眼,假牙早就惊得来掉在地上却浑然不觉。

最惊骇的,还是顾颜冰。

从金铎开始捡碎片的伊始,顾颜冰就密切关注金铎。

从金铎手速开始变快的那一刻,顾颜冰同样也留意到。

当工作人员人已经无法跟上金铎的节奏的那一刻,顾颜冰才真真正正的变了颜色。

而后,当天空中闪烁着七彩流星雨片的时候,顾颜冰已经被震撼得说不话来。

直到这一刻,顾颜冰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永生不可饶恕的致命错误。

这个错误,让自己悔恨一生!

眼前的这个让自己成为全古玩圈笑话的劳改犯,他会看瓷器!

不仅会看,他还很懂!

不仅很懂,他还精通!

这个劳改犯,他的手不仅会百补千衲,他的手速更是超乎自己的想象!

还有他的准确度。

手速快不难,难的是准确度。

这个劳改犯啊,这个劳改犯呐,他怎么什么都会呀。

这一刻,顾颜冰又是恐惧又是不甘,还有最深的挫败!

发自心底无法超越,无法追赶的挫败。

时间静悄悄流逝,隔壁的曹腾喧闹震天,省博院坝内却只听见微不足道的忒忒碎片撞击声。

那碎片撞击声就像是刚刚下雨时候,一点一滴落在水里微不可闻。

到了中途,雨滴变密,碎片撞击声开始变大。

又过了会,碎瓷落地的声犹如雨打芭蕉不绝于耳。

“咦!”

“嗯?”

后知后觉的周末到这时候猛地抬头起来,一下子怔住!

眼前出现了周末永生不忘的一幕场景!

原先一米多高的瓷片堆现在只剩下不足两尺高。

而在金铎四面八方却多了大大小小密密麻麻不下百堆的瓷片!

金铎依然坐在地上,双手齐出抄起一块又一块碎片同样看也不看就往各个地方扔。

啪啪啪啪啪啪……

忒忒忒忒忒忒……

一连串碎瓷落地的声音宛若几十道惊雷盖过状元街的剧烈喧嚣。

这些惊雷落在周末耳畔打在周末心尖,让周末张大嘴瞪大眼,整个人都变成了雕像。

金铎手速,太快!

快得自己用尽全部目力也只能看见个大概。

只见着金铎双手放在那里几乎没动,而空中却是飞舞着无数碎片。

这一刻,周末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刻,顾颜冰倒吸一口凉气,娇躯颤栗,倒退三步,摇摇欲坠!

看到这一幕,唐宋元内心掀起十米高的钱塘巨浪,一波又一波狠狠撞击自己的心口。

那巨浪带着自己冲上云霄又复重重砸落深渊!

“鬼……鬼手!”

唐宋元结结巴巴叫着!

“鬼手!!”

唐宋元捏紧拳头大吼出声!

“鬼手!!!”

唐宋元歇斯底里的疯狂嘶吼!

这是……老祖宗的鬼手呀!

他也会!

他怎么会?

他怎么可能会!?

他到底是谁?

难道是他老祖宗收的关门弟子?

他老祖宗已经整整二十年没现身了,难道真的是他老祖宗?

看到金铎幻起的残影,唐宋元身体都打起了摆子。

鬼手!

那是古玩圈里的一个传说,

当年见过鬼手的人现在至少已经古稀之年,

而自己,在十三岁那年曾经亲眼目睹过那位老祖宗施展过鬼手,毕生不忘!

今时今日此时此际,自己又见到了鬼手!

所有人吓呆了!

所有人都吓傻了!

所有人每一个人石化当场,变成木鸡呆狗。

鬼手再现!

鬼手再现!

周末抱着自己的脑袋,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

鬼手。

这不是,这不是……

顾颜冰失魂落魄,犹如行尸走肉。

鬼手,这不是老祖宗的不传绝迹么?

他怎么也会?

他怎么可能会?

他难道是老祖宗的关门弟子?

不可能。绝不可能!

老祖宗二十年前就说过不收门徒了。

要收门徒,老祖宗应该也是收我啊。

老祖宗说过我的天姿是所有后辈里最高的。

他不可能收劳改犯!

劳改犯他,他到底是谁?

怎么会,这么多的绝活儿?

他到底是谁?

所有人都变雕像的时候,却没人注意到另外一个人。

那就是蓝关楚。

当金铎使出鬼手的那一刻,蓝关楚已经疯了。

坐在轮椅上的他,睁大了蛤蟆般的白眼珠子,一把老骨头就像是滚筒里洗衣机的乒乓球,不停的抖,抖啊抖……

蓝关楚那浑浊的眼睛里透出无尽的恐惧,似乎看到了某个绝不可能的怪物,就像是小时候最可怕的梦魇。

忒!

最后一块土色的碎瓷片在空中划出个难以想象的抛物线,落在西北处的瓷片堆里。

核弹爆响过后,整个世界归于平静!

周围没有一丝风,就连那空气中的尘埃在这一块也悬停在半空!

金铎坐在地上依旧一动不动,双手平平垂放在腿上,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回味。

他的身子依然挺得笔直,但在身后所有人的眼中,金铎已然化作了山脉。

每个人都在看着金铎,就像是看一尊万丈神人那般。

高山仰止,高不可攀!

唐宋元五官扭曲手足发软一屁股坐了下去,瘫若烂泥。

周末牙关打颤,三魂七魄都没影踪。

就连最镇定的孙雨新也在这一时刻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顾颜冰直愣愣看着金铎,在顾颜冰的眼里,曾经笔直的青松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柄隐藏在剑鞘内的绝世神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