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16 按规矩办

116 按规矩办

“凯城砂子坪。”

“那个老中医还在不在?”

“死了……”

昏暗中,金铎凌厉肃杀的眼神叫老鱼头有些害怕:“前几天刚下葬。他们家就只有一个孙儿是混社会的……”

“走!”

“去找他!”

老鱼头怔了怔立刻点头:“明天一早……”

金铎偏过头来沉声叫道:“现在就去。马上走。”

“家伙什准备好!”

老鱼头先是一震,后又一惊,突然眼瞳缩至针眼大小。

中药柜子是老鱼头凯城乡下一家老中医家里收的。这地方也是汤静雅母亲的老家。

同时,也是特级英雄英烈先辈的故乡。

老鱼头讲起这些药柜的来历,也是相当的伤感。

那家老中医在当地开了足足四十多年,最火的时候就连旌城和锦城的病人们都慕名前往。

当西方的科学实践外加真理大棒进入神州,那些总价值不过几块十几块的草草药混杂在一起就能治病救人被无数别有用心的专家大师抨击,传了数千年的神州中医也肉眼可见的速度凋败,成为无人再关注的昨日黄花。

那家老中医虽然坚持到现在,但也没能抗住滚滚前进的历史车轮。

听完老鱼头的讲述,金铎就坐在板车后面一言不发。

路过镇子上加油,老鱼头要出钱请金铎住小旅馆却被金铎拒绝。老鱼头不敢二话开车板车继续前进到了村子对岸。

此时不过凌晨三点,板车就停在路边。整条乡间小道就像是一条蟒蛇蜿蜿蜒蜒不见首尾,前后千米不见一盏灯,方圆几公里内就只听见虫鸣。偶尔传来两声狗吠,那是整个村子唯一的动静。

郪江边上吹来阵阵凄凉河风,让老鱼头连着不停的打颤。

憋了好久的老鱼头终于忍不住低低询问金铎:“劳总,那个老中医前几天才埋下去……”

“今晚是头七。”

“什么意思?”

沙哑冷漠的话叫老鱼头心头发慌,身体更是凉得吓人。

看着板车后面一大堆的家伙什,老鱼头硬着头皮低低颤颤说道:“你说过,不能干黑不黑灰不灰的买卖。”

“如果,如果劳总你真要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也,我也……”

“我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金铎凄冷沙哑的声音在身后传来,老鱼头脑后勺一阵阵冷凉:“劳总,你真要挖……挖的话,应该把董麻子叫上,他是,他原来在,在火葬场专门拉尸体的……”

“哼!”

一声冷哼自金铎鼻子里打出。当即就把老鱼头骇得来缩作一团。眼睛紧闭带着哭音:“劳总,我不敢去挖墓……”

“我胆子小。那个老中医是今晚头七,要回煞。”

“我要是被抓了,雅雅一个人怎么活得下去……”

“谁告诉你我要去挖墓了?”

乍地间,金铎闷雷般的声音炸裂:“你想多了。”

老鱼头战战兢兢转过头来,娃娃脸上早已泪流满面悲呛叫道:“你准备这么多的家伙什,不是挖墓又是去干嘛?”

“还带着这么长的绳子……”

金铎冷冷撇了老鱼头一眼沉声叫道:“闭嘴。”

老鱼头立刻像个小孩般的捂住嘴巴,鼻孔里发出开火车般的粗喘。

“绳子,挖药材用的。”

听到这话,老鱼头身子僵硬,慢慢转过头来,流着泪傻傻呐呐的问道:“劳总。你说的是真的吗?”

金铎板着僵尸脸,冷冷说道:“假的!”

老鱼头的娃娃脸瞬间绷紧又皱成一团,满是卷皮的嘴唇不住蠕动,又是可怜又是可笑。

慢慢熬到凌晨五点公鸡打鸣,天色微微现出鱼肚皮,路上终于出现了第一辆摩托车。

等到早上八点多,老鱼头揉揉疲倦的眼皮缓缓睁开眼,回头却是不见了金铎。

连着叫了几声劳总,老鱼头突然一个激灵,吓得从板车里滚落,不顾一切撒丫子就往河对岸跑。

那是老中医的村子。

果不其然,金铎就在那。

就在那家老中医的门口。

看着背着工具挂着绳索的金铎站在老中医家门口,老鱼头吓得汗毛倒竖,当即调转头要逃走。

跑了几步,老鱼头突然停下,娃娃脸纠葛纠结,突然一咬牙转身又跑了回去。

那家中医馆就在对岸桥头,长江支流的郪江在这里形成了一条反弓形的内弯,而中医馆的朝向恰巧不巧的就正对着内弯中心线。

中医馆门口栽着两颗大柏树,刚刚对着河流上弯和下弯的位置,将整个宽达百米的平缓河水锁在其中。

树下面是一排矮矮的红砖黑瓦老房。

老房子外墙水泥糊墙大面积脱落,露出一块块斑驳的土墙墙体。

“我爷爷所有积存都在房子里面。你们看上什么自己选。价格合适就卖。”

大柏树下,一个眼下最流行的的黄毛年轻人大咧咧的叫着,翘着二郎腿坐在树下的青石板上咬起手指。

黄毛年轻人不过二十多岁,浑身上下加起来也超不过一百块。嘴里叼的不过是五块钱一包的天下秀。

即便如此,年轻人口气却相当的冲。

听到黄毛的话,金铎立刻迈步上前要进屋。

“兄弟。等下。”

旁边两男一女中站出来个男子拦住金铎呵呵说道:“兄弟。打个商量。我们是双喜城的,办完事就要赶火车。能不能让我先进去?”

金铎淡然回应:“先来后到。这是规矩。”

男子笑容可掬掏出烟递给金铎:“都是下乡收东西的。巴蜀双喜一家亲,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下。下回兄弟你去双喜城,我请你喝酒。”

金铎眼皮轻垂低声说道:“你们要先也可以。药材归我。”

对方愣了愣上下打量金铎,轻轻摇头:“我们也是为了药材来的。”

“那就按规矩办。”

金铎冷漠干脆的话让对方直直盯了金铎两秒,突然压低声音带着几许威胁:“谈不了。那就各凭本事。”

说完,对方背着手打出个手势。

对方团伙另外一个同伙狠狠瞪了金铎一眼,目露凶光直直走到黄毛面前,手中多了一支硬中,嘴里尊称着柳总。

黄毛看到硬中就来了精神,立刻坐将起来。听到柳总尊称,更是心花怒放。

那同伙即刻打蛇随棍上和黄毛柳总攀谈套近乎,不时指指金铎。

黄毛回头撇了眼金铎,见金铎穿着普通甚至比自己还不如,面露鄙夷对着同伙点头,同意对方先进老屋。

同伙赶紧道谢,疾步就要往屋里冲。

“规矩坏了,名声就没了。以后也别混了。”

金铎轻漠说出这话,对方两个男子面色轻变。领头男子沉着脸不说话。

看得出来,这三个人就是传说中古玩行的铲地皮。

在晚清时候,八旗子弟们没了收入来源坐吃山空但又要维护自家体面,不得已就典卖田土为生。

田土卖完就卖家里的老物件。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