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国宝神鉴> 118 买房子还是买药

118 买房子还是买药

先在看病的医馆里走了一圈,一件东西没拿。又在隔壁注射室看了看,同样一件没碰。

转身进了库房,不到两分钟就用拎了个一尺多高的密封大铁桶出来。

抬手拿来楼梯上了六米高的主屋,看也不看手一抄,搁在房梁上的一根竹竿就握在了手中。

就着竹竿搭在房顶,从房顶上勾下一大坨早已不见本色的谷草。

单手拎着谷草,顺手再从房梁上取下一挂乌黑的药草。双脚外探,脚趾勾着竹梯滑下地面。

将药草谷草夹在腋下,不疾不徐进了卧室。

整个卧室被铲地皮的蹂躏得狼藉不堪,小小窄窄的木床被褥被单全部扔在地上。

仅有的唯一的一个大衣柜更是被翻得乌七八糟。

床头上挂着个老式相框,其中夹着不少黑白照片。从婴儿到少年,从中年到暮年,再到地上被踩碎的遗照。

金铎的目光在照片上停留的时间足足超过十秒。

取下墙上相框,弯腰捡起遗照擦拭干净。

轻轻的一声叹息,金铎到了大衣柜前!

那柜子是老式的三开门衣柜,在八十年代时候最为风靡。

衣柜右侧中间有一个抽屉,原本还有暗锁,刚才被铲地皮用穿心改锥暴力撬开。

拉开抽屉,里面空无一物。

金铎只是看了一眼,目光便自挪移到窗前。

土墙老屋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窗子特别的小。

卧房里只有南方有一个不过半平米的小木窗,就靠着床头。木窗的玻璃早已堆满灰尘,窗户上结满了蜘蛛。

轻轻扫去蛛网,将那只凶巴巴的大蜘蛛弹开。

一抹鲜血凝干的暗红刺入金铎眼帘。

拇指食指夹住那抹暗红,缓缓拖出。

厚厚的灰尘在空中肆意翻飞,这抹暗红也露出了真容。

赤脚医生手册!

三十多年前,神州赤脚医生的横空出世震惊了世界。当时神州大地一村一赤脚被世卫组织誉为最早的农村社区医疗服务。

到现在,新世纪过去的六年,以赤脚医生为基础的村村医疗系统已然在造福着亿万万的国人。

而赤脚医生,则是神州一代人的印记。

赤脚医生手册,则是由最地道最纯粹的村医们所编纂而成。他也被誉为穿越者必带的三大造反救世的宝典之一!

另外两本叫做民兵训练教程、农田水利手册!

除去穿越者必备之外,赤脚医生手册也被誉为末世求生宝典!

即便将来某一天,世界核大战爆发,有这本书,就能从重启蓝水星!

就是这么牛哔,就有这么牛哔!

这本书在神州历史上的地位,空前且绝后。

眼前的这本书是七十年代的第一版,和金铎在无间炼狱中翻烂的那本一模一样。

到现在三十六年过去,这本书上的红塑料皮封面依然还保留完好。

将手册夹在腋下,金铎抬手抓起压在手册下的两个长方形药盒转身出门。

大柏树下年轻人柳大娃依旧躺在青石板上悠然自得的抽着从未抽过的软中,看到金铎出来,正要和金铎说话。金铎却是将两个相框送了过去。

“什么意思?”

“你爷爷奶奶父亲母亲的照片,上面还有你。”

“你留着当个纪念吧。”

难得的,金铎语气变得非常的轻。往昔沙哑渗人的嗓音在这一刻变得非常的低沉。

柳大娃暴怒,一把打落相框对着金铎爆出粗口。

“老子拿来有锤子用。”

“一大家人都死完了,我拿他们的照片放家里,不仅晦气还倒霉。”

“你他妈想咒老子死啊。”

金铎弯腰捡起相框轻声说道:“他们会保佑你平安。”

“滚滚滚滚……”

柳大娃嘴里骂着滚,满脸凶相一脸要吃人的模样厉声叫道:“给老子放远点。放远点!”

“再拿给老子看到,老子不卖你东西。”

“再渣渣一句话,给老子马上滚!”

金铎眼皮下垂,放下相框:“这些东西。说个价。”

大铁桶袋里装的是黑色卷曲的桔皮,年轻人完全不懂。挂着乌黑药草和谷草更不用说。

那两盒密封的盒子也已经没了本色,只在背后的商标处依稀能看见天晋省中药厂一九七几个字。

虽然金铎给年轻人柳大娃进献了两包软中,但年轻人非常看不顺眼金铎。这几件东西收了金铎足足五百零五块的高价。

老鱼头还想在旁边帮着金铎说话,但年轻气盛的柳大娃哪把老鱼头放在眼里。

就连那本赤脚医生手册,柳大娃也额外多收了金铎五块钱。

交易结束,金铎带着老鱼头开着板车回城。

两个小时后,河对岸烟灰滚滚,七辆蒙着车牌的豪车飞驰电掣而来停在大柏树下。

正在青石板上美滋滋数着钱的柳大娃一骨碌翻起来对着来人鞠躬哈腰,破天荒的拿出软中孝敬对方。

对方一行三十来个人根本没人接烟,全部站在那里巍然不动。

中间一台V12陆巡走下一个男子,到了柳大娃面前。

男子不过二十多岁,上身套着件真丝条花T恤,下身是一条纯色的休闲裤。脚下配着双黑得发亮的牛津皮鞋。

他的左手腕间戴着块蓝白相间的满钻手表,右手腕间是一串散发着药香的手链。

而在他胸口,赫然挂着块木牌香囊。

最亮眼的,是男子的双手。

修长的十指又白又细堪比女子,双手垂下,手掌的位置径自差一点就杵到了膝盖。

男子穿着非常整洁。面白如玉身材修长,五官端正星眸闪亮。一头蓬松黑发随风轻扬,超凡脱俗中又透出几许的沉着和干练。

“你就是柳神医的孙子?”

听着对方说的普通话,年轻人赶紧应承。

“你爷爷的五爪黄连在哪?”

年轻人怔怔说不知道。

男子轻声追问,语音中径自带着令人恐惧的风雷之音:“挂在主梁上的。记不记得?”

柳大娃茫然摇头:“你们不是来买房子的吗?怎么问起这个?我没学医,懂不起你说的。”

这当口,有人沉声叫道:“柳大娃。你把你爷爷的东西都卖了?”

男子闻言偏头一看,眉角顿时一挑。

柳大娃丝毫不惧挺着胸口叫道:“你们只说买房子没说买东西。老子肯定要处理撒。”

“要买房子你们就买,不买你们就走!”

“老子不想伺候!”

周围三十来个男人脸色顿沉,两个板寸头男子目露凶光就要收拾柳大娃。

“给他钱!”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